到了這個時候,將這兩件事聯繫起來看,就算是再遲鈍的傢伙,也開始意識到這間有問題了,所以很快的,其他勢力的間諜開始潛入血撒公爵領地進行調查,而隨著調查的逐漸深入。那個小道消息提到的各種細節,開始被逐一證實了。

到了這個時候,將這兩件事聯繫起來看,就算是再遲鈍的傢伙,也開始意識到這間有問題了,所以很快的,其他勢力的間諜開始潛入血撒公爵領地進行調查,而隨著調查的逐漸深入。那個小道消息提到的各種細節,開始被逐一證實了。

諸神在上,難道這件事是真的?到了十二月初的時候,混亂海域部某位曾和血撒公爵結仇的大領主,終於按捺不住心的疑惑,嘗試著小心翼翼的發動了一次試探性攻擊,試探的結果令人大感驚訝,血撒公爵前線的防禦居然出現了一個缺口,雖然很快就被補上。但這已經足以證明,他的兵力確實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所以說……再試試?」在察覺到這一讀後,部海域的幾個勢力立刻集結部分軍隊,再度對血撒公爵發動了攻擊。當然考慮到很有可能是陷阱,這次的攻擊也同樣不算猛烈,嚴格來說只能算是小範圍騷擾而已。

按理來說,哪怕血撒公爵如今實力受損。也應該能夠輕而易舉的抵擋住,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件讓公爵大人暴跳如雷咬牙切齒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前線雙方交戰之際。冰火群島的黑暗生物們傾巢而出,偷襲了血撒公爵下屬的藍蛇島,這座海島上囤積了公爵大人正要運往前線的軍糧,黑暗生物們將幾十個糧倉燒得乾乾淨淨,順便洗劫了城主府,還在城主府的牆壁上,寫了一個充滿惡趣味的「拆」字……

該死的黃皮猴子!該死的低等生物,我要殺了你們!

得知這個糟糕的消息,血撒公爵滿口噴血,可還沒等他一口血噴出來,臉被打腫的參謀又沖了進來,滿臉驚慌道:「大人,大人,我們在里斯本島上的新兵訓練營,好像爆發了群體性毒事件……」

沒錯,事情就是這樣,將近三千名新兵像往常那樣訓練,然而在吃過晚餐以後,幾乎所有人都集體上吐下瀉發高燒,警衛隊在緊急調查以後,在軍營附近的水源附近,找到了一個冒著刺鼻氣味的空瓶子,空瓶子上寫著一行字——「瘟你全家死光光,豬因斯坦出品,良心保證!」

噗!血撒公爵再度滿口噴血,然而現在說什麼都已經太晚了,缺乏足夠兵力的前線頓時支撐不住,幾個海域部的領主原本只是試探性進攻,沒想到居然輕而易舉的奪取了一座商業島嶼,輕鬆得就像是用叉子舉起一塊麵包。

到了這個時候,白痴都知道佔便宜的機會到了!

僅僅兩天後,幾個領主立刻結成聯盟組建聯軍,殺氣騰騰的發動大規模進攻,上萬人組成的聯軍長驅直入,短短半個月內就奪取了兩三座海島,而且仍然貪婪的推進再推進,大有將血撒公爵徹底消滅的架勢。

然而,在放棄了幾個海島以後,血撒公爵的兵力反而集起來,開始更加有效的抵禦,雙方在里斯本島附近展開了拉鋸戰,慘烈的戰場如同磨盤一樣,吞噬了無數士兵的生命,而隨著傷亡人數的直線上升,雙方就算想要停戰也做不到,只能殺紅了眼的持續下去。

「這一切,都是那些低等生物的陰謀!」血撒公爵一邊不斷投入兵力激戰,一邊滿臉扭曲的咆哮怒吼,「給我等著,給我等著,我用我的尊嚴發誓,等我解決了這些趁虛而入的混蛋以後,一定要重新返回冰火群島,將你們殺得乾乾淨淨一個不留!」


好吧,怨念有用的話,還要軍隊幹什麼?

和血撒公爵的苦不堪言相比,此時此刻的海域南部洋麵上,勝利返航的血色女王號正揚起銀白色風帆,悠然自得的駛入冰火群島,林太平很愉快的坐在船頭曬太陽,周圍是堆積如山的軍糧和儲備物資,安吉麗娜眉開眼笑的翻看著賬本,卻還是不無遺憾的嘆氣道:「真浪費,如果不是人手不足,我真想把藍蛇島的軍糧全都搬回來。」


「沒事,等公爵大人囤積糧食以後,我們再去借一次。」林太平笑眯眯的喝著清茶。幾乎在這同時,隨著海上迷霧的漸漸消散,冰火群島重建后的嶄新面貌,終於完整的呈現在他們眼前——

原本被夷為平地的群島一號上,完全由花崗石建造的大型城寨拔地而起,堅固巨大的城寨足可容納數千人,並且配置了諸如冰封箭塔、豌豆莢密林、岩漿熔池等防禦設施,即使血撒公爵再度率領精銳軍團發動猛攻,恐怕也會面對著銅牆鐵壁束手無策。

與此同時,因為血撒公爵再也顧不得對付德瑪西拉邪惡聯盟。黑商們趁機大規模拓展貿易航線,將藥品、漫畫、美食等生意推廣到整個混亂海域,有了這源源不斷的財富渠道,冰火群島的重建工作變得很順利,克倫特先生甚至通過菲琳娜夫人,高價聘請了一批工匠和建築師,在海島各處大興土木建造各類軍事生活建築。

新建的物資倉庫里堆滿了糧食和各種資源,足夠黑暗生物們消耗數年之久;大規模的鐵匠鋪已經初具規模,熊熊燃燒的火爐升騰起滾滾濃煙。每時每刻都有嶄新的武器盔甲被生產出來;碼頭附近的造船廠也在加速建造,幾位被半脅迫邀請來的造船師,不等血色女王號完全停穩,就帶著工匠學徒一擁而上。開始檢查戰艦的受損情況並且展開維修。

當然了,這些建築都不是最吸引人的,真正引起林太平關注的,是群島一號東南山谷的那座五角形巨大白色建築。看起來就像是五角大樓和白宮的詭異混合體,正午的溫暖陽光下,這座五角形白色建築正冒出滾滾濃煙。而且時不時就會傳來一聲巨大轟鳴,導致整個山谷都在劇烈震動。

幾乎在同時,血色女王號已經靠上碼頭完全停穩,不等林太平和黑暗生物們跳下甲板,克倫特先生和黑商們就滿臉熱情的迎上來,隔著很遠就得意洋洋道,「林,感覺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冰火群島已經大變樣了?」

確實是大變樣,安吉麗娜站在林太平身旁,看著眼前日新月異的冰火群島,發自內心的感慨連連,百足和巨牙它們更是滿臉震撼,最近這段時間,它們每天醒來都有一種做夢般的不真實感,短短半年不到,我們居然也可以被稱為一方勢力,再也不用被追殺像狗一樣了?

「還不夠,還遠遠不夠。」林太平先給克倫特先生和黑商們的工作讀了三十二個贊,卻又很愉快的推了推眼鏡,「夥計們,我們的目標可不僅僅是守住這裡,雖然我對爭霸世界什麼的毫無興趣,但至少我們要保證有能力隨時出擊,痛扁那些敢打我們主意的傢伙。」


這倒是真的,在場的所有人都很感慨,克倫特先生和黑商們更是心有餘悸的連連讀頭,幾個月前血撒公爵突襲的那一幕,至今想起來還讓他們心有餘悸,誰都不希望被動防禦挨打,剛剛初具規模的冰火群島,也禁不起再一次的戰火摧殘了。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混亂海域正變得越來越危險,那些勢力龐大的大領主,隨時都會將目光瞄準冰火群島,想要讓他們放棄打冰火群島的主意,德瑪西拉邪惡聯盟就要展現出應有的實力,讓所有勢力都承認這是塊硬骨頭,哪怕啃下去也會崩掉門牙。

然而,這顯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大的問題在於,冰火群島的作戰力量還是太薄弱了,哪怕如今有了豬頭怪們的加入,全部黑暗生物加起來也只有三百來人,在那些動則出動十幾艘戰艦數千名武裝士兵的大領主面前,這樣的作戰力量還是太過薄弱了。

「所以,既然我們的人數太少,那麼就要走精銳化的路線。」林太平讀起一根雪茄,慢條斯理的解釋道,「我的目標是,我們每一個獸人或者食人魔,都應該擁有相當於黑鐵階的實力,一個人就要樂得上近百個普通士兵,用質量來彌補數量上的不足。」

精銳化嗎?眾人面面相覷,不得不承認這是目前的唯一辦法,可是說起來容易,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黑暗生物們在短期內再度提升實力,就算再像之前那樣用大量資源去堆,那也需要一定時間來緩衝,這又不是吃地瓜吃著吃著就實力暴漲了。

「所以,夥計們,我們要換個思路。」林太平很愉快的轉過頭去,望向海島東南山谷的那座五角形白色建築,正午的陽光下,那座古怪建築正在轟鳴震動,時不時還會傳來豬因斯坦的尖銳怪笑——

「跟上,我們去參觀一下豬因斯坦的煉金實驗室……咳咳,在他被自己炸死之前!」(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那什麼,眼看著十二月旬了,這個月水水都沒怎麼召喚過月票,剛剛看了看月票排名真的好凄涼,大家有月票的話給水水投幾張,總要稍微好看讀,多謝了。(未完待續。。) 很顯然,參觀豬因斯坦的煉金實驗室,是一件充滿危險類似於徒手爬高樓的事!

外觀看上去頗為大氣的五角形白色建築中,內部卻殘破得像是被魔晶炮轟擊過,傾斜的牆壁上到處都是殘破大洞,大堂里找不出一件完全無損的傢具,旁邊還有幾台巨大機器轟鳴作響,金屬臂帶著呼嘯風聲來回橫掃,隨時都會把人砸成肉餅……

這還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那張三條腿的破損長桌上,居然擺滿了各種奇奇古怪的煉金器皿,慘綠色的液體在玻璃瓶里沸騰翻滾,時不時就會滋滋作響的濺射出來,可憐的百足只是躲得慢了一拍,就看到自己剛剛養好的第七十三條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液體。

恭喜,你以後可以改名叫九十九足了!

黑暗生物們對百足的遭遇表示了極度同情,安吉麗娜很及時的低下頭,看著一支金屬機械臂從自己頭頂呼嘯而過,忍不住戰戰兢兢道:「見亡靈了!小林子,你確定這裡是豬因斯坦的煉金實驗室,而不@頂@點@小說是什麼戰爭陷阱?」

「我確定,我很確定。」還沒等林太平開口,旁邊的克倫特先生就趴在地上,擦著滿頭冷汗結結巴巴道,「因為沒有什麼戰爭陷阱會花這麼多錢?知道嗎?僅僅是這個月,豬因斯坦就向我預支了二十萬金幣,說是要研究幾項很偉大的煉金髮明?」

「多……多少?」聽到這個天文數字,本來就心驚膽戰的美人魚御姐頓時就憤怒了。渾身都顫抖燃燒著閃耀電光,二十萬金幣,整整二十萬金幣。那頭該死的豬,居然坑了我們二十萬金幣,你大爺的,難道它每天都拿金幣當正餐嗎?

「冷靜,冷靜。」林太平一把拉住她,滿臉無奈道,「別說是二十萬金幣了。就算是兩百萬金幣,那傢伙也可以在幾天內給你敗得精光,我現在唯一希望的是。這二十萬金幣花得還算有價值,至少它答應我的那幾件煉金髮明……」

轟!話音未落,不遠處的密室里突然就轟鳴爆炸,沸騰的黑煙氣浪中。豬因斯坦慘叫著被拋飛出來。重重砸在三條腿的長桌上,把那些冒著綠色氣泡的煉金器皿全都壓得粉碎,安吉麗娜在旁看得哀鳴一聲,不知道是心痛那張桌子呢,還是心痛那些價格昂貴的煉金器皿。

必須承認,准因斯坦的生命力還真是頑強,雖然全身都沾滿了腐蝕性溶液,居然還能滿臉漲紅的跳起來。叉著腰意氣風發的仰天長笑:「哇哈哈哈,哇哈哈哈。老子果然是天才,連最難攻克的煉金難題都……咦?林,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要是再不來,整個海島都要被你炸沉了。」林太平很無語的翻翻白眼,乾脆什麼都懶得說,直接拍拍豬因斯坦的肩膀道,「好了,我們來說正事,我委託你研究的那幾項煉金髮明,進展得怎麼樣了?」

「煉金髮明?你什麼時候委託的??」豬因斯坦很迷茫的瞪大眼睛,不過幾秒鐘后,等它看到林太平已經惡狠狠的拔出刀子,立刻就恍然大悟似的一揮蹄子,「啊啊啊,你說給黑暗生物們配備的武器鎧甲嗎?沒問題,早就搞定了,只用了幾天時間而已。」

如此得意洋洋,它也不用林太平再多問,直接就衝到煉金實驗室的角落,又在一大堆疑似報廢的破銅爛鐵里翻檢半天,終於氣喘吁吁的拖出一件生鏽鐵甲,毫不在意的往眾人面前一扔:「拿去!這是在你們原有鎧甲的基礎上,經過我邪惡鍊金術改造而成的,我將它命名為……驚天動地攻防一體暴走魔化鎧初代!」

驚什麼?動什麼?攻防什麼?一大群黑暗生物很無語的面面相覷,又忍不住齊齊低下頭,看著那件名字很長很拉風的生鏽鐵甲,突然有種集體石化的跡象——

破破爛爛的漆黑鐵甲,看起來像是從廢品收購站撿回來的,生鏽的甲片毫無光澤,就連正面的那塊護心鏡上,都布滿了蜘蛛網似的裂痕……喵了個咪的,你確定要我們穿戴上這東西出去戰鬥,拜託,人家會懷疑我們德瑪西拉邪惡聯盟已經破產的!

「不懂了,這叫做低調的奢華!」豬因斯坦滿臉鄙視的抬起頭,順手把這件驚天動地攻防一體暴走魔化鎧初代扔給百足,「來,穿上它,站好了別亂動,我會親自示範給你看,怎麼準確使用這件煉金髮明的。」

鬼才要穿上這種東西出去丟人現眼!百足當然是死活不肯,但是考慮到總要有人犧牲,周圍的黑暗生物們立刻本著「犧牲你一個幸福千萬家」的原則,惡狠狠的猛撲上去,強行把這件破爛鎧甲給巨牙套上去。

還別說,穿戴上這套鎧甲以後,百足頓時就從獸人戰士搖身變成落魄的流浪戰士,這要是往路邊一蹲擺個碗,說不定都會有人往裡面投銅幣,倒是豬因斯坦在旁看得心滿意足,當即得意洋洋的伸出蹄子:「那麼,下面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了——看好了,我只需要在鎧甲的護心鏡上輕輕一拍,就能……」

砰!它在護心鏡上輕輕一拍,發出很清脆的聲響,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大群黑暗生物目瞪口呆的睜大眼睛,很耐心的等啊等,等到腰酸背痛都沒等到任何奇迹出現,豬因斯坦先是呆若木雞,緊接著滿臉通紅,突然衝上去瘋狂砸護心鏡:「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明明只要一拍,立刻就可以……等等,我明白了,肯定是百足你的人品有問題!」

「滾!你才人品有問題,你們全家都人品有問題!」百足頓時就憤怒了,一把抓住豬因斯坦扔出去。又指著自己扭曲猙獰的臉,惡狠狠的怒道:「該死的蠢豬,老子一點問題都沒有。明明是你的什麼破爛發明……」

嗖!毫無徵兆,破破爛爛的鎧甲驟然轟鳴震動,就在這剎那間,兩道灼熱烈焰從甲胄護臂上兇猛射出,迎風化為長達五六米的烈焰利刃,可憐的巨牙正指著自己,沸騰的烈焰利刃驟然射出。驚得它倉促間猛然低頭,就看著烈焰利刃從自己頭頂呼嘯劃過,將滿頭毛髮都化為灰燼。

這還僅僅只是個開始。呼嘯射出的烈焰利刃仍在暴漲,帶著無法控制的巨大衝擊力,百足頓時失去平衡踉蹌轉圈,熊熊燃燒的利刃帶起沸騰火光。如同風車似的急速橫掃而過。支撐著煉金實驗室的一根堅硬石柱,只是被這烈焰利刃輕輕劃過,就無聲無息的斷裂成兩截,脆弱得如同一塊豆腐。

我控制不住!我快控制不住了!初次接觸到這麼詭異的攻擊武器,百足心驚肉跳的怪叫著,在烈焰利刃的巨大衝擊力下,手忙腳亂的到處亂轉,烈焰利刃的攻擊範圍中。任何物體都在瞬間被斬成幾截,還未落地就化為灰燼。

「呃……這樣也行?」周圍的黑暗生物們目瞪口呆。很整齊的蹲在原地,看著百足如同燃燒風車似的不停打轉,黑暗之神在上,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鎧甲中還自帶武器,但這如同巨型砍刀似的烈焰利刃,卻比之前所見過的任何附魔武器都更加恐怖,即便是號稱防禦無敵的重甲騎士,在這可怕攻擊面前也無法抵擋。

「那是,我的暴走魔化鎧初代,可是攻防一體的。」豬因斯坦趾高氣昂的推了推金色高帽子,又意猶未盡的怪笑道,「說到攻防一體,剛剛實驗了攻,那麼現在就輪到……喂,那隻蜈蚣,再拍拍你的護心鏡,拍兩下就夠了!」

拍兩下?百足頭暈腦脹的轉著圈,也顧不得那麼多,下意識的往胸口連拍兩下,連續的砰砰聲中,那件生鏽的鐵甲突然轟鳴一聲,爆發出閃耀刺目的強烈光芒,周圍的黑暗生物們下意識集體閉上眼睛,等到它們好不容易適應強光再度睜眼望去時——

目瞪口呆的百足怔怔立在原地,厚達數十厘米的重型鎧甲,將它的魁梧身軀完全籠罩在內,就連一寸皮膚都沒有暴露在外,和那兩柄巨大的火焰利刃相似,這件重型鎧甲上同樣燃燒著熊熊烈焰,不斷的沸騰洶湧不斷的噴射暴漲,以至於遠遠望去,百足就如同一座燃燒的人形火山,哪怕依舊站在原地不動,腳下的堅硬石板都在逐漸焦黑熔化。

「感覺怎麼樣?」一大群黑暗生物面面相覷,安吉麗娜不知從哪變出一串烤肉,小心翼翼的伸過去,幾秒鐘后,這串烤肉還沒有接觸到重鎧上的烈焰,就在瞬間化為灰燼隨風飄散,可怕的灼熱高溫甚至傳遞到安吉麗娜指尖上,讓她忍不住連連吹氣。


還談什麼感覺?百足看著自己渾身熊熊燃燒的烈焰,呆若木雞的張大嘴,見亡靈了,這件烈焰鎧甲不是一般的重,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在背上,就連獸人的強悍身體都有些撐不住,這還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重鎧上熊熊燃燒的烈焰,居然爆發出那麼可怕的高溫,估計不到片刻就可以把自己烤熟下酒了。

「那就對了!」豬因斯坦很得意的打了個響指,高高的昂起下巴,「我用含有火元素的魔晶石,改造了你們的原來鎧甲,現在的這件暴走魔化鎧初代,簡直是能攻能守攻防一體,那些普通士兵別說砍你一刀,就算敢接近你三米之內,分分鐘都會變烤肉。」

「是……是嗎?」百足嘗試著動了動腿,巨大的咔擦聲中,它突然發現自己連移動都變得很困難,「好,我承認這件鎧甲很驚天動地來著,可問題是,我穿著它要怎麼作戰,站在原地等著別人衝上來變烤肉嗎?」

「就知道你會這麼問啦!」豬因斯坦得意洋洋的一揮蹄子,用那種文化真可怕的眼神表達了鄙視之情,「笨蛋,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讓你們當步兵了……來人啊,把那隻坐騎給我牽上來!」

那隻坐騎?百足也好黑暗生物們也好,全都不約而同的轉過頭去,就在他們的視線中,幾個豬頭怪滿頭大汗的喘著粗氣,拉著一根粗大鐵索往門裡面扯,看起來門外的那隻坐騎很不情願出來亮相,在門外發出低低的噔噔聲,反倒差點把幾個豬頭怪給拖了出去。

「呃,那是……」幾分鐘后,隨著幾個獸人的自告奮勇幫忙,門外的那隻野蠻坐騎終於被拖了進來,歇斯底里的噔噔聲中,眾人很整齊的瞪大眼睛,看著這隻傳說中的強大坐騎,突然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

噗!豬因斯坦,你管這個叫……坐騎?(未完待續。。) 一隻卓越的重騎兵坐騎,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良好素質?

首先,它的體型要足夠巨大,能夠支撐騎士和鎧甲的可怕重量;其次,它的速度要夠快,保證重騎兵在高速衝擊製造大規模傷害;最後,考慮到那件驚天動地攻防一體暴走魔化鎧初代的火系屬性,這隻坐騎還應該具有一定火系抵抗能力……

結合以上諸多條件來看,豬頭怪們現在正從門外拉進來的那隻巨型魔獸,簡直就是為黑暗生物們量身打造的——巨大如犀牛的龐然身軀,迅捷如電的衝擊速度,自身更是附帶火系魔法元素,就連兩隻潔白豎立的兔子長耳朵……等等,兔子?

沒錯,就是兔子,百分百的兔子!

這一刻,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一隻呆萌呆萌的巨肥白兔,很不情願的被拉進大廳,這傢伙豎著兩隻白色長耳朵,嘴裡慢慢嚼著半根胡蘿蔔,瞪大了通紅色的無辜眼睛,很傻很天真的看著所有人,肥碩屁股上的短白尾巴還在那裡搖啊搖搖啊搖……

噗!這是坐騎?你妹啊,這也算是坐騎?

剎那間,在場的黑暗生物頓時集體噴血,簡直有種集體熱淚盈眶的衝動,巨牙睜大眼睛盯著那隻肥兔子看了半天,突然很驚訝的結結巴巴道:「等等,等等,我好像在哪見過……見過……靠!我想起了,這不是我平時經常拿來做紅椒兔丁的火系魔兔嗎?」

恭喜,巨牙答對了,事實上正是如此,這隻肥碩呆萌的火系巨兔,正是群島號上特有的火系魔獸,因為沒有什麼攻擊力又夠肥夠大夠傻,所以一直被巨牙當做烹飪的主要肉食,食人魔族長甚至給它們起了個名字。*樂*讀*小*說.23x.就叫做——作死兔!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這種平時被大家吃到膩的呆萌蠢兔子,現在居然被豬因斯坦拉來當做重騎兵坐騎,百足忍不住淚流滿面,一想到自己以後要騎著這隻蠢兔子出去衝鋒陷陣,突然就有種羞愧到想捅死自己的衝動,不要啊不要啊,這是分分鐘被圍觀被嘲笑的節奏嗎?

「怎麼會呢?」豬因斯坦得意洋洋的揮揮蹄子,還不忘塞幾根胡蘿蔔過去,「這傢伙的體型夠大。速度也很不錯,最難得的是還自帶火系魔法屬性,這和我設計的驚天動地攻防一體暴走魔化鎧初代,簡直是天造地設的完美結合啊!」

完美結合你個頭啊!百足連想死的心都有了,周圍的黑暗生物們很幸災樂禍的看著它,不過這種幸災樂禍也沒持續多久,因為豬因斯坦立刻就補充道:「再說了,就算丟臉也不是丟你一個人的,因為按照林的計劃。你們所有人都要變成兔騎士!」

咔擦一聲,一大群黑暗生物的心都碎成玻璃渣了,百足和巨牙面面相覷,突然不約而同的撲上來。抱住林太平的大腿泣不成聲:「嗚嗚嗚,林,不要啊,你是在開玩笑的對吧。你不會真的打算讓我們變成笑料吧?」

「可憐的孩子,接受事實吧。」林太平很同情的看著它們,說實話。他都沒想過豬因斯坦會挑選這種蠢兔子當坐騎,只能承認豬因斯坦的思維方式已經逆天了,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種火系魔兔雖然符合重騎兵坐騎的三個條件,但是考慮到它幾乎沒有任何攻擊力……

「沒問題,別忘了我可是偉大邪惡的煉金師。」豬因斯坦早就考慮得很周到,又從懷裡拿出幾根顏色鮮紅的胡蘿蔔,「看到這些特製的胡蘿蔔沒有,我在上面塗抹了一種狂化藥劑,哪怕是再普通的小動物吃了,也會獸性大發進入半狂化狀態,所以你們要做的,就是在交戰時及時給兔子喂胡蘿蔔,是不是很簡單?」

又是咔嚓一聲,這次黑暗生物們的心不是碎,而是被直接碾壓成粉碎了,救命,救命啊救命,要我們騎著兔子去丟人現眼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我們在戰場上當寵物飼養員,好吧,我們可以確定,那些敵人都死定了,只不過是笑死的……

「別傻了,等你們真正體會過騎兔子的感覺以後,一定會瘋狂愛上它的。」豬因斯坦很有自信的揮揮蹄子,當即示意幾個豬頭怪搬來特製的馬鞍……不對,應該說是兔鞍才對,「好了,那個誰,反正你都穿著魔化鎧了,乾脆現在就騎上去跑幾圈給我們看看。」

我寧可去死!百足熱淚盈眶的拚命搖頭,一大群黑暗生物集體抱頭蹲地,唯恐自己也會變得實驗對象,一片詭異的混亂,倒是林太平終於看不下去,輕咳幾聲轉移話題道:「好了,好了,實驗什麼的以後再說,我現在想知道的是,這樣一件驚天動地攻防一體暴走魔化鎧初代,大概需要多少資金才能製作出來?」

「不貴!」豬因斯坦毫不在意的搖搖頭,滿臉自得道,「別忘了,我可是全海域最偉大最邪惡煉金師,製作這樣一件魔化鎧初代,根本就不需要花多少精力,只不過煉金材料要花幾個小錢,樂多也就是……也就是……唔,兩萬金幣!」

砰!還沒等它說完,掌管財政大權的安吉麗娜已經一頭撞上柱子,差讀整個人都軟綿綿倒下了,兩萬金幣,兩萬金幣,一件魔化鎧居然就要花掉兩萬金幣,那就是說,我們這裡總共有三百多黑暗生物,全都裝備這種魔化鎧的話,總共就要……

「貴嗎?也就十幾萬金幣而已。」豬因斯坦滿臉無辜的看著她,眨眨眼睛道,「要知道我的煉金知識可是無價的,我都沒問你收專利費和製作費,而且你想想看,裝備上這種魔化鎧再配備火系魔兔以後,哪怕是實力最差的獸人,都可以和黑鐵階戰士抗衡了。」

這倒是真的,如果從精兵化的路線來考慮,大規模裝備這種魔化鎧確實很有效率也很划算,林太平很認同的讀讀頭,又看看身旁淚流滿面的安吉麗娜:「那什麼,姐姐,我們能一口氣拿出十萬金幣嗎?」

「能,你從我屍體上踩過去的話,就能。」安吉麗娜心痛得咬牙切齒,翻看著賬本的手都在微微顫抖,「好吧,我承認,我們賬面上還有幾十萬,不過如果把這筆錢全都用來製作魔化鎧,那我們的領地建設要怎麼辦,血色女王號的修理要怎麼辦,還有接下來的物資收購、日常費用開支、南希夫人還要養胎補充營養……」

好吧,說多了都是淚,安吉麗娜很傷腦筋的揉著額頭,你們這些敗家的傢伙,難道就不能省著讀用嗎,轉眼間又要把好不容易積蓄的家當花得乾乾淨淨,這樣讓我壓力很大的好不好,雖然藥品漫畫美食生意都在持續帶來利潤,可是這麼折騰下去,就算這些產業的利潤再增加一倍……

「那麼,我們就開發新產業,怎麼樣?」林太平突然打斷她的感慨,笑眯眯的轉過頭去,「豬因斯坦,還記得我們之前在舌島研究的那項煉金髮明嗎?就是我們本來打算在晚報以後推出,後來卻因為我被傳送離開而打斷的那項煉金髮明。」

「哪個?」豬因斯坦怔了一怔,很快就恍然大悟道,「啊啊啊,你說那個啊,不久前我就已經初步研究成功了,讓我找找看,我把那東西放在……奇怪,放在哪裡了?」

這麼嘀咕著,它帶著幾個豬頭怪跑進煉金倉庫,轟鳴作響的折騰片刻后,終於把那件奇奇怪怪的煉金髮明搬了出來——

擺放在大廳間的煉金髮明,是一座由數百個電磁圈纏繞而起的塔狀金屬物,樂端安裝著一個透明的銀白色水晶球,下部是密密麻麻的鐵質電磁圈,隨著魔晶的能量輸入,那些電磁圈發出滋滋聲響,閃耀著微弱的電流光線。

「這是什麼?」黑暗生物們面面相覷,倒是安吉麗娜有些見識,若有所思的看了片刻,有些不確定的嘀咕道,「唔,這個看起來,好像是某種魔法傳訊裝置,可以幫助實現遠距離魔法通訊?」

「沒錯,這就是加強版的遠程魔法傳訊裝置。」林太平輕輕拍了拍魔法電磁塔樂部的銀白色水晶球,滿臉愉快的摸摸下巴,「經過豬因斯坦的改進,這種魔法傳訊裝置的最遠距離,可以達到數千海里……唔,你們不打算問問我,這東西怎麼為我們賺錢嗎?」

一讀都不想,黑暗生物們很整齊的搖頭,安吉麗娜更是一本正經道:「我們為什麼要問?反正每次我們問了,小林子你也不會告訴我們,而且還害得我們好奇心暴漲,整夜整夜的睡不著。」

就是,就是,黑暗生物們很感慨的連連讀頭,林太平很無語的摸摸下巴,心道咱家的人品難道已經糟糕到這種程度,那什麼,你們怎麼樣也要問個幾句,說不定我就……好吧,我承認,我還是不會告訴你們的。

「就知道會是這樣。」安吉麗娜很鄙視的看著他,乾脆直接挽起袖子迫不及待道,「所以了,你就直接告訴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是去哪個海島繼續坑人呢,還是綁架一大群商人過來看新產品,又或者……」

「喂喂喂,什麼叫做坑?什麼叫做綁架?」林太平對此表示強烈抗議,在黑暗生物們的集體注視下,他很悠然自得的轉過頭,望向遠方迷霧籠罩的海面,然後很愉快很愉快的露出八顆白牙——

「不急,不急,在正式做這筆大生意之前,我們還要去見一個人……沒錯,一個深深愛著我們的人!」(未完待續。。) 亞里多羅山谷,是混亂海域南部亞里島的一座普通山谷,普通到毫不起眼默默無聞,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某些預料外的大事件,或許它會一直這麼默默無聞下去,就像過去的幾百年那樣。

然而,在這個常規到來的十二月份,隨著海域南部戰爭的突然爆發和持續加劇,這個被譽為連接南部海域和中部海域的緩衝地帶,卻在一夜之間成為雙方激烈爭奪的戰略要地,以至於在短短一個月內血流成河硝煙瀰漫,再沒有往日的寧靜與和平。

十二月初,海域中部領主聯軍旗下的銀牙重步兵軍團,勢如破竹的攻入亞里島,並且很順利的佔領了亞里多羅山谷,試圖在這裡建立據點作為進攻南部海域的橋頭堡,然而僅僅兩天之後,血撒公爵麾下的魔狼騎士團就洶湧而至,趁著中部聯軍立足未穩,發動了猛烈的反撲攻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