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手的鴨子飛了,他們豈能不怒?

到手的鴨子飛了,他們豈能不怒?

「走,去神族看看!」

雖未交流,但周圍勢力的高手們卻在同時做出了相同的決定,前往神族所在一窺究竟。

來的神族疆域之後,眾人看到的還是一如既往的景色。若非神族氣運消失,僅看此地的情況,任誰也不會想到,偌大的神族,已經被人滅了。

「還有陣法遮掩?」

「那幕後之人做事,倒是還挺謹慎的。」

這種情況,眾人自然猜到,這是有人用陣法遮掩了此地的情況。

當即,就有人冷笑一聲,施展神通,幻化成一隻大手,要將欺天大陣撕開。

但二十萬伏魔天兵聯手,所爆發出的力量已經不遜色於先天道君了。那人的神通打出,非但沒有破開欺天大陣,反而被陣法之力震開,連退了幾大步。

「該死!」

當着眾人的面丟了這麼大人,那人直接漲紅了臉,羞得恨不得找地方把自己埋起來。

不過,很快就有他的同伴出言,替他化解了尷尬:「諸位,這陣法怕是非同小可,僅憑一人之力,難以破開,不知道我等聯手,如何?」

此人聲音一落,立即就有人附和道:「是極!是極!神族乃是我等的鄰居,如今為人所滅,我等自然要為他討個說法,要個交代,以告慰神族諸位同道的在天之靈。」

窺一隅而知全身,欺天陣法的威力,已經讓眾人意識到,那幕後之人怕是不好惹。但讓他們就此放棄神族的利益,那也不可能。

所以,眾人決定聯手。

他們這些勢力,背後都有先天道尊坐鎮,若是聯手,只要對方不是准聖級別的大人物,他們便無懼。

「起!」

心中有了決定,眾人不再猶豫,各自施展神通,一併朝欺天大陣轟去。

欺天大陣終究不是主攻殺伐的陣法,而是輔助類的陣法,如何能是這些人的對手?在眾人的攻擊下,欺天大陣很輕易的就被撕裂了。

然後,二十萬身穿天河戰甲,手持天河戰矛的伏魔天兵,就那麼突兀的出現在眾人眼前。

「嘶……」

「這些士卒看起來好像是天兵,這麼多的天兵,為何會出現在神族?難不成,是天庭動手剷除的神族?」

「還有,他們身上的盔甲,竟然全是用星河神鐵打造而成,還有那戰矛,看那上面金色的大日神紋,應該是煉製的時候加入了太陽神金。」

「如此精良的裝備,這些天兵,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天兵精銳中的精銳,直屬於玉帝管轄的天庭禁衛?」

氣勢洶洶的眾人,待看到伏魔天兵身上的裝備后,一時間竟然被唬住了,遲疑着不敢上前。

ps:雪中要播出了,竟然在央視8套。只能說牛逼。

7017k —————————–

最後的兩個人是驪珠和許林,這兩個人的臉,剎那間就是通紅一片了。驪珠猶豫了一下子,道:「莫不是你們在故意地整我吧?」

想到這裡,她一把就把閹紙展開了,裡面赫然寫著大大的一號!她的心裡,驀然間就開掛了!

「這個,這個,怎麼可能?」她是不敢相信這個的。要知道。在夷疆的寨子里,女人要是跟別的男人在一起睡了,那是何等嚴重的事情!

「許。許先生,要不你的也展開來看看,看是不是也是一號?」驪珠只有把希望放在許林身上了。

她真的是沒有了辦法。許林也是無語,他展開來一看,也是一號。他的臉上,就只剩下無語了。

「現在怎麼辦?」許林問了出來。

蓋麥爾和蘇雲曦之前是發過誓的。誓言是不好改變的。她倆相視一笑,苦笑。苦笑之後,二人也就進了各自的房間了。

客廳里只剩下兩個人了,帥氣的許林,美麗的驪珠。驪珠的心,在客廳里咚咚地跳著,跳得好高好激烈。

許林也坐在那裡,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了。

良久,二人才站了起來。許林道:「那樣吧,你先去洗個澡。我呢,再去跟她們說一下,跟咱們換個房間不就是了嗎?」

「誓言,許先生。」驪珠來了這麼一句。

「誓言?」許林反問了一句,「誓言是她倆發的呀,跟你有個啥子關係?你說呢?」

「我在心裡,也是發了誓的。如果抓閹成功,我一定會尊重結果!」這是驪珠的話。

許林介面道:「驪珠。你傻呀!你是寨主的女人,跟我同處一室,回去了可要怎麼說呢?」

「這裡,也不會有人說出去的。除非,……」她向下又欲言又止了。

「除非什麼?」許林問。

「除非你們三個中間的一個說了出去,否則不會有外人知道的。」驪珠道。這倒是真的,他們只要不說,還真的不會有人知道。

那麼,這個樣子。是不是就是意味著他們之間的協議有效了呢?許林一時之間,還是不敢做決定。

驪珠去洗澡了。這裡的浴室,雖然比不是果覺寨的好,也還是很有用的。嘩啦啦的淌水聲響起后,他還真的去求了兩個美女。

蘇雲曦倒是想要替代驪珠,奈何有誓言在那裡:「許先生,你也就認命了吧!今晚又要做新郎了,還有什麼怨言呢!」

這話又被蓋麥爾重複了一遍:「這種誓言,在我們沙漠人群中是比什麼都要重要的。你想要我違背誓言。沒門!」

這話一出,許林也是無語了。他乘著驪珠去浴室的空檔,將卧室里的被子弄出一床來,鋪在了客廳裡面的沙發上。

他就想要這個樣子湊合一晚。天亮了之後,事情也就好說了。如果明天需要繼續這樣睡,那他就提議再來抓一次閹。

至少。那兩個美女是不會拒絕的。再說,天亮之後,驪珠就要回去了,那個時候每人一個房間,也就拉開套了。

驪珠在半個小時后回來了。她一襲睡衣,一頭的濕發,蓮步輕移間,顯得十分的動人。

她走過許林身邊時,看到了他抱出來的被子。於是。她大吃一驚:「許先生,你這是在做什麼呢?」

「我,還是不要進去睡了。」許林道。「這個樣子,也是對你的負責任。」

他的話一說出口,驪珠臉上的眼淚就下來了:「許先生。你這個樣子,是要置我於死地的!」

「啊?」許林頓時就被針刺了一般跳了起來,「驪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違背誓言,連帶著我也違背誓言。」驪珠輕輕地說,「在夷疆,違背誓言的人,是不能存活下去的。」

「啊?」許林還是第一次聽到了這樣的話。他一抬手,對著驪珠道,「咱們不說出去,那就好那就好。好的,我現在就去洗澡。你稍候一下。」

驪珠的臉上,像新嫁娘般嫣然一笑。這一笑里,有著萬般的嫵媚和千般的妖嬈。許林只是輕輕地看,也足以魂斷驪珠了!

他幾乎是在浴室里沖了幾下就衝出來了。到了房間門口,他發現房門是緊閉的。為了表示尊重,他輕輕地叩了幾下子。

「是許先生么。門在虛掩著,你直接進來就可以了。」裡面的聲音是謹小慎微的,聽起來很讓人舒服的那種。

許林倒是猶豫了片刻。他不是害怕,自己帶隊到夷疆來,事情還沒辦妥,就弄了這檔子事出來。

蘇雲曦回去后,定然是會向汪蠻蠻彙報的。不過,他也想清楚了,為了能在夷疆將工作開展踏實,他也就豁出一身剮了!

他推開了房門,驪珠坐在床鋪上,回頭看了他一眼,確認無誤后,又立馬轉了回去!

這下子,許林的心,猛然地就顫抖不已了!這個樣子的事情,怎麼可以按捺住此刻心中的激情。

他關掉了電燈,在黑暗中走向了床鋪,走向了驪珠,走向了這個夷疆最漂亮的女人。

不是半個時辰,也不是半個夜晚,是徹夜的浪漫和激情。直到黎明的時分,二人才有了睡意。

這一睡,就是兩三個小時。八九點鐘的時候,房門被人擂響了。二人抬著一看,都嚇了一大跳!

這可是怎麼回事喲。定睛一看,原來是在武覺寨,如果寨子里的人不知道,也就可以免除很多的風險了。

果然不是他們,是蘇雲曦來叫他們起床吃飯了。許林答覆道:「馬上就來。」他們也就起床下床了。

蓋麥爾還不死心地回望了他們,眼神里真的是複雜難言。很多的時候,這種事情,就是很難說的。

現在,又怎麼能一句話說完呢。驪珠在他的身後也走了出來,她刻意地躲在許林的身後走了出去。

早餐倒很是豐盛,驪珠卻是不能動筷子。蘇雲曦道:「驪珠姑娘,吃了早餐才能做事,吃了早餐才能回家,吃飽了才不想家呀!」

「我……」驪珠已經激動得不知所言了。

【本章完】

。 公元前1027年9月15日,姬周天子姬誦的遺體被衛國國君姬封發現於驪山腳下。頓時之間,天下嘩然。

人們沒有想到,這個13歲繼位,統治了姬周16年的天子,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收場。

而在人們驚愕之餘,另外一則消息也以飛快的速度傳遍了整個關中,傳入了那些進京勤王的諸侯的耳中。

那個消息的內容就是,姬誦的太子伯服,與姬誦一起死在驪山腳下了。

而為了防止讓姬釗那個不孝子繼位,現存天下諸侯之首,文王第九子的衛國國君姬封以姬周宗室中年齡最長者的身份宣布,自己將從姬誦的弟弟們中選取一個人繼承姬周天子之位。

而選人的標準,就是這次驅逐犬戎軍隊的軍功!

在接到這個消息之後,所有有資格參與王位角逐的諸侯都瘋魔了。

他們瘋狂地率領自己的軍隊朝著犬戎的軍隊發起攻擊,只為自己能夠順利地繼承姬誦的天子之位。

至於那個號稱天下第一美人,疑似被犬戎軍隊擄走當壓寨夫人的羋娃,則是已經沒有人去關注了。

美人再美,能跟江山比嗎?

只要自己成為了新的天子,羋娃這樣的美人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一時之間,無人再去關心羋娃的下落。而這個消息,也讓躲在家中日夜操勞的沃日鬆了一口氣。

「美人,咱們繼續。」

在將報信的侍女趕出去之後,沃日轉身朝著羋娃撲了上去。

而原先還對逃出生天,通風報信以求給自己兒子報仇抱有一線希望的羋娃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則是徹底熄了這個念頭,全心全意地服侍起了沃日來。

事已至此,既然自己不能反抗,何不試著去享受呢?

而且,身為一個帶兵大戰的將軍,沃日那方面能力也確實比姬誦那個死鬼要強上許多。

這麼多天的交流下來,羋娃也漸漸愛上了這個感覺。

「或許……這就是我最好的歸宿吧……」

被沃日擺弄著的羋娃如是想道。

……

另一邊,在沃日和羋娃沒羞沒臊地日夜不停地造人的時候,姬周的諸侯們也對入侵關中的犬戎軍隊發起了最後的總攻。

在姬周諸侯的努力下,原本人數就不佔優,且還客場作戰的犬戎軍隊節節敗退。沒多久,就被姬周大軍趕出了關中,撤到了申國附近,依託有利地形組織防禦。

而在將犬戎軍隊趕到申國之後,姬周的諸侯們也並沒有再次進行追逐,而是匆忙率軍返回了鎬京,準備參加決定姬周歷史走向的大會。

天子選舉大會!

自古以來,天子都是兄終弟及,或是父死子繼的。可是如今,姬周卻鬧出了一場諸侯選舉天子的鬧劇。

而究其原因,就是已故天子成王姬誦沒能留下有資格繼位的子嗣,因此諸侯們才能參加這樣的盛會。

「多子多福,少子被人吃絕戶,古人誠不欺我啊!」

與會的諸侯們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想道。

「肅靜!」

主持大會的姬封對著與會的諸侯們吼了一聲,而後大聲說道:

「武王育有五子,分別為已故天子,邘叔誕,唐叔虞,應侯達,以及尚未受封,與召公一同死於鎬京城中的幼子。如今長子與幼子皆已去世,尚留三子在人間,諸位諸侯,爾等可對天子人選有建議?」

「這還用問么?自然是武王次子誕繼位啊!」

有諸侯站出來說道:

「既然是兄終弟及,那自然是要由最大的兄弟繼承天子之位啦!」

「這不妥!」

這時候,有人站出來反駁道:

「邘叔雖然是武王次子,但是他卻不是嫡出。若是武王沒有其他嫡子的話,由他來繼承王位自無不可。然而武王如今尚有嫡子在世,這王位又怎麼輪得到邘叔來坐呢?因此我提議,由武王嫡次子,唐叔虞繼承王位!」

「閣下此言差矣!若是太平年景,由嫡子長子繼位自然是沒有問題的。然而可惜的是,此時我姬周正值動蕩之際。在這種時候,一個能夠穩住局面,讓國家重回秩序的天子才是咱們姬周最需要的。因此我提議,由此戰之中殺敵最多的應侯達繼位,諸位以為如何?」

有和應侯達關係比較密切的諸侯發聲道。

「荒謬!此戰咱們又不曾有過計數,誰知道應侯達殺的犬戎是不是最多的?你說他是殺敵最多的,我還說邘叔才是殺敵最多的呢!你有證據么你?」

與邘叔交好的諸侯反駁道。

「就是,應侯達論年紀比不過邘叔,論出身比不過唐叔,唯一可以拿出來說道的能力,到最後也是無法證實的。在這種情況下,你如何敢說讓他繼位?」

與唐叔虞交好的諸侯冷笑道。

「你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