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戰將軍被他們兩人圍着打,現在白衣男子想跑,戰將軍哪能讓他這麼輕易就跑掉。

剛剛戰將軍被他們兩人圍着打,現在白衣男子想跑,戰將軍哪能讓他這麼輕易就跑掉。

“想跑?已經晚了!” 張林的突然出現,扭轉了整個戰場的局勢,原本戰將軍被打壓着,眼看着就要敗落,但沒想到中途殺出張林這麼個黑馬,利索的解決掉一名引氣境選手,剩下的一人根本不是戰將軍的對手。

看到局勢變化,白衣男子知道完了,腳下一動,快速逃了出去,可戰將軍又豈能讓他輕易逃脫,手握長劍,緊追了上去。

張林沒有跟去,剛剛能斬殺那引氣境選手,靠的是出其不意,現在他再去,是幫不上什麼忙的,更何況有着戰將軍一個已經夠了。

兩人深入密林,片刻之後,伴隨着一聲慘烈的嚎叫,那逃走的白衣男子再度飛了回來,只不過這次,他身上已經被利劍刺得千瘡百孔,喉嚨處更有着一道猙獰的口子,落在地上後再也沒有了動彈。

“呵呵,多謝張兄相助了。”戰將軍行了過來,臉龐上帶着感激的笑容。

“戰將軍嚴重了,你我之間這是應該的。”對於戰將軍,張林是一直打算幫他,更何況他還是把戰將軍當成了朋友看待。


“你小子行啊!記得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應該還是鍛體階層吧!沒想到一個多月時間便直接衝到了出靈境後期,嘖嘖!不簡單哪!”目光在張林身上打量了一下,戰將軍拍了拍張林的肩膀,忍不住讚賞道,在南陵帝國,像張林這樣速度的,他也就只有在那些宗派的人員身上見到過了,不管有沒有資源支撐,這般速度,在他眼中,張林已經算得上一個天才,但至於以後究竟能夠走多遠,那便要看造化了。

“呵呵,我只是運氣好罷了,有什麼不簡單的。”張林謙卑的笑了笑,不過他也確實算得上運氣好,有着震天鈴幫助,他順利的突破到了出靈境,當初救了葉子行,那兩百粒純陽丹讓他直接衝到了出靈境中期,後來在山洞中意外發現大吞噬術,靠着大吞噬術一舉突破到了現在的出靈境後期,這一路走來,運氣確實佔了一大半,如果正常修煉的話,即便張林是天才,想要達到現在的境界最少也得要半年時間。

“你就別謙虛了,運氣好也是一種天賦,能夠保持下去就行,另外,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話題轉過來,戰將軍帶着狐疑之色向張林問道,被傳送到這裏,他跟張林都被分開了,但沒想到張林會在這關鍵時刻出現。

“我?呵呵,我也只是恰好路過,看到你被人圍攻就幫了你一把,對了,被傳送到這裏的人都到哪去了,到現在我怎麼一個也看不到。”這個問題憋在張林心裏很久了,畢竟當初一起傳送過來的有上千人,到現在一個也見不到,這種事顯得有些詭異。

“隕落之界何其之大,你見不到人也正常,其實我也沒見到過幾個人,不過倒是聽說,在這山脈中部的一個山谷出現了一個小型墓葬,而且即將開啓,想來這些人應該都是奔那裏去了。”戰將軍是直接傳送到這山脈當中的,他了解的果然要比張林多一些。

“墓葬?”聽到這熟悉的字眼,張林眼珠開始轉了起來,前世的他就是跟墓葬打交道的,他倒想看看這個世界的墓葬究竟是什麼樣的。

“那你可知道墓葬的具體位置?”“具體位置我不太清楚,但方向還是知道的,本來我也打算去碰碰運氣的,沒想到中途就遇到了這兩個蠢貨。怎麼?你也想去撈一把?”看到張林眼珠滴溜亂轉,戰將軍不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

墓葬即將開啓,這個消息傳出去,到時候必然會有大批的強者前往,張林一個出靈境選手,一般來說,這種實力在那種場合下是連湯都喝不到的,他不知道張林在想什麼鬼點子,但想要在那一堆強者手裏搶食,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東西張林自然知道,不過既然他敢去,那便是有別的辦法,偏過頭看着戰將軍,他狡黠的一笑,“有寶貝幹嘛不撈,走吧!咱們也去看看怎麼回事。”

“你要知道,那裏強者必然很多,你有把握對付他們嗎?”張林能夠快速斬殺一個引氣境初期強者,但戰將軍並不認爲他就能應付那些奪寶的人,畢竟張林的實力只是出靈境而已。

“怎麼?戰將軍你怕了?”

“呵!我有什麼怕的,好吧,既然你打定主意想去,那我就奉陪了。”戰將軍笑着搖了搖頭,拍了拍張林的臂膀,轉身向密林深處掠了進去。

綠色的林海覆蓋在山脈之上,陽光透過層層樹葉,灑在地面,彷彿天上的點點繁星一般。

一路掠過來,在密林中行了有兩三個時辰,張林仍然沒有見到什麼墓葬,不過見到的人卻是越來越多,而他們的方向,都是跟張林他們一樣,想來應該都是衝墓葬而去的。

隕落之界,地域遼闊,張林他們所在的地方,只是其中一條小山脈而已。


在山脈的中部,這裏有一個山谷,而在山谷中間,一片有足球場大小的綠色草地突兀的平鋪在濃郁的樹林當中。

此時,草地上已經站滿了人,而他們的臉龐,皆是帶着火熱之色,一道道目光盡數向草地邊緣的一個小山包匯聚而去。

而令得他們興奮的源頭,便是小山包上鑲嵌的一道石門。

高大的石門散發着濃郁的古樸氣息,一股強大的波盪在四周蔓延而開,令得在場沒有一個人敢接近。

這裏,便是戰將軍口中所說的小型墓葬。

咻!兩道身影從樹林間的空隙滑過,最後頓在了一顆大樹之上,自然便是向這裏趕來的張林和戰將軍。

“我說怎麼見不到人,原來這幫孫子都在這。”目光從草地上那密密麻麻的人影上掃過,張林心裏嘀咕了一聲,視線當中,足足有上百人之多,即便這樣,都還有着人不斷向這裏涌入,不過還好,人雖然多,似乎還並沒有化形境以上的強者。

視線落在那古樸的石門之上,張林眸子微眯了眯,石門之上有着一層淡淡的光芒縈繞,不過石門上散發的波動卻是忽強忽弱,不太穩定。

“這就是你說的小型墓葬麼?”目光從石門上收回,張林偏頭輕聲向戰將軍問道。

“應該就是,石門的能量波動不太穩定,封印應該就快破了!”戰將軍目光死死的盯着石門,眸子中有着火熱之色,看來他也對這墓葬當中的東西很是垂涎。

張林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前人留下的東西果然很是具備吸引力,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麼。

“走吧!別看了。”拍了拍戰將軍的肩膀,張林起身準備離開。

“走?上哪去?”墓葬快要開啓了,這時候張林卻要走,戰將軍有些詫異。

“這裏這麼多人,你能搶得過他們嗎?既然搶不過,那咱們就來個先下手爲強!”張林嘴角揚起了一抹陰笑的弧度,眼珠又是在眼眶裏打轉。

戰將軍不知道張林想搞什麼鬼,這墓葬的門沒有開,怎麼先下手爲強?

張林已經跳下了樹,他也沒有辦法,只能不甘的跟上去。 古樸的石門被一層微弱的光芒縈繞,周圍的波盪強弱不定,那保護着墓葬不知道多少年的封印就要破開,伴隨着波盪的越來越不穩定,周圍密密麻麻的目光也是逐漸升溫,更有忍不住者想要去試探一下,結果被那強大的能量波盪生生撕成了碎片。

在這些人的注意力都放到即將開啓的石門之上時,張林卻是帶着戰將軍繞到了小山包之後,藉着小山包和樹林的遮掩,那些注視着石門的人是看不到他們的。

“你來這幹什麼,你讓我帶你來墓葬不會就只是看一眼吧!”看到張林鬼鬼祟祟的樣子,戰將軍是越來越不解,這要是去晚了,到時候就真連湯都喝不到了。

“呵呵,來這幹什麼?當然是帶你進墓葬了。”

“從這進墓葬?”

“對,咱們要趕在他們之前,從墓葬外挖進去。”

聽到這話,戰將軍苦笑了一聲,還以爲張林會有什麼方法,原來是要幹這種蠢事。

“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知道這墓葬有多深嗎,知道墓葬的牆壁有多硬嗎,更何況你連這墓葬究竟通往哪都不知道,想挖進去,純屬做夢。”

張林輕笑了一聲,戰將軍會這麼說也屬正常,畢竟這個世界沒有聽說過盜墓的,那些進墓葬淘寶的都是等封印破開了才進去,像前世那樣打盜洞的,應該沒有。

“你懂尋龍點穴嗎,知道土壤勘察嗎?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明白,別廢話了,照這個樣子,用你的劍給我削兩把鏟子。”張林不想給戰將軍多解釋,說多了他也一時不明白,在地上畫了一把洛陽鏟的模樣,給戰將軍指了指。

戰將軍不明白張林是什麼用意,但既然跟張林來了,那他也只有認了。

視線落在旁邊倒在地上的一株大樹幹上,手中長劍一抖,只是片刻時間,兩把木質的洛陽鏟便飛到了張林手中。

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鏟子,張林點了點頭,雖然是木製的沒有鋼的結實,但也能夠用了。

目光掃視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張林用木鏟在一個個地方察看着地下的泥土。

前世雖然盜墓並不多,但尋龍點穴,找最容易打盜洞的地方他還是會一些,約莫有一刻鐘時間,張林便將方位定下來,沒有遲疑,手中木鏟一抖,就開始在地上挖了起來。

張林現在是出靈境後期實力,不管是力道還是速度,前世的他都是沒法比擬的,手中木鏟彷彿鑽頭一般,飛快的向下挖了下去,而戰將軍,這個引氣境強者則是擔負起了搬運泥土的任務。

火紅的耀日升到了天空最頂端,隨着時間的推移,又是漸漸向下落去。

草地之上,一道道目光滾燙,因爲在他們前面,那古樸的石門已經出現了一絲裂縫,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石門上的封印便會徹底破去。

摩挲着手掌,部分人已經悄然將體內的靈氣運轉起來,就等着封印破開直接衝進去搶一個先機。

而在這些人興奮等待的時候,那邊張林已經挖到了盡頭,隨着一聲石頭爆開的聲響,一片漆黑的空間終於是出現在了張林眼前。

一顆魔獸晶核扔下去,在下面稍微亮堂一些後,張林跟戰將軍陸續跳了下去。


踏!腳底落在石板地面上,張林當即便擡起頭在四周掃了掃,在確定沒有機關暗器之後,方纔放下心來。

“你小子行啊!居然真的挖進來了。”戰將軍落在張林身旁,目光中帶着濃郁的驚詫之色,他沒想到張林真能夠找到墓葬最薄弱的地方,趕在墓葬開啓之前挖進來。

“呵呵,小兒科而已,別廢話了,那封印應該快破了,咱們抓緊時間,能搜刮多少是多少。”張林不想給戰將軍解釋那麼多,現在也不是時候,時間就是金錢。

“嗯!這裏應該是墓道,好東西都在裏面,動身吧!”話音落下,兩人都沒有遲疑,手中舉着兩顆魔獸晶核便向裏踏了進去。

墓道里漆黑一片,一股濃郁的古樸氣息瀰漫在墓道的角角落落。

墓道很寬也很靜,雖然只是戰將軍口中的小型墓葬,但跟前世的那些古墓相比,這墓道也算是比較寬的了,不知道這個世界大的墓穴又會是什麼樣。

兩人走得並不快,目光警惕的在四周掃視着,體內靈氣涌動,隨時準備應對各種突發事件,可張林想象中的機關暗器並沒有見到,直到他們的腳步停在一個交叉口處。

“走哪邊?”目光從交叉口收回來,戰將軍偏頭向張林問道。

張林能夠定準位找進來,他相信張林在這裏面也能確定正確的方向。

張林看了戰將軍一眼,心裏暗自乾笑了一聲,你還真以爲這墓道是我修的不成,不過這個時候他也不能認熊,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左邊有丹藥味傳過來,咱們先從左邊看看。”戰將軍點了點頭沒有任何意見,在這裏面他是完全聽張林的。

確定好方位,兩人的腳步向左邊的通道邁了進去。

也不知道墓主是故意要把這些東西留給後人還是別的原因,一路走來,兩人竟然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往前沒有走多遠,通道兩邊便出現了一些石室,但張林沒有進去,他知道,這些石室裏面的東西都是便宜貨,真正的好東西是在更裏面。

封印馬上就要破開了,現在他們沒有時間浪費在這些東西上,就這樣一路前行,最後他們的腳步停在了一道石門之前。

這是一道古樸的石門,但是跟外面的那石門不一樣,這個相比起來要小很多,表面上也沒有光芒縈繞,倒是佈滿了一些灰塵。

“這石門裏面應該有一些東西,咱們進去看看。”視線落在石門之上,張林鼻子動了動,剛剛在外面聞到的丹藥味應該就是從這裏面散發出來的。

“這石門應該不簡單,小心一些。”戰將軍要比張林稍微老道一些,這一路行來都沒有遇到危險,是有些詭異。

點了點頭,張林也知道,或許這就是要你放鬆警惕,而後給你致命一擊。眸子死死的盯着這靜靜的石門,張林跟戰將軍緩緩向石門靠了過去。

沒有想象中的機關暗器,整個墓道當中只能聽到他們清晰的腳步聲。

片刻之後,兩人的身形頓在了石門之前,相互對視一眼,兩人都是有些詫異,或許只是他們多心了。

石門沒有任何雕飾,上面也沒有開啓的機關,就這樣像是一個石板一般平鋪在那。

“呼!”深吐了一口氣,張林定了定神,而後伸出手向石門推了下去。 掌心觸摸到石門,一股涼意浸入了張林的皮膚,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異動。

手臂猛的一發力,伴隨着一聲轟隆之響,古樸的石門被張林推開了一條一人多寬的縫隙。

呼!石門剛剛打開,一股濃郁的丹藥味便飄了出來,張林無意間吸了兩口,全身竟然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而伴隨着丹藥涌出的,還有一股澎湃的能量。

“裏面應該都是丹藥,走吧!進去看看。”目光向裏面掃了掃,戰將軍這時候輕聲道。

“等等!”張林眸子謹慎的閃爍了一下,手中一顆魔獸晶核扔了進去。沒有任何響動,一切依然這樣平靜,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一前一後踏了進去。

“轟!”腳步剛踏進石門,突然間,隨後身後一聲響動,那剛剛被張林推開的石門再度合在了一起。

“不好!”見狀,張林面色一變,體內靈氣當下涌動而出。

“閃開!”還未等張林做好準備,這時候戰將軍便大喊了一聲,緊跟着戰將軍身形一動,拽着張林便向一邊拉去。

就在這時候,石室的一個角落,一杆鋒利的長槍閃電般向張林射了過來,長槍的速度非常快,若不是戰將軍及時將張林拉開,恐怕他現在已經被射穿了,但即便這樣,那槍尖還是擦着張林手臂過去,在張林手臂上留下了一條傷口,鮮血順着手臂滴了下來。

還沒等他們多想,這時候在他們頭上突然一聲響動,緊跟着一個大石猛的向他們砸了下來。

有了剛剛的教訓張林很是謹慎,在石頭向下落來之時,腳下太遊虛步瞬間踩動,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

腳步向後退去,張林跟戰將軍靠在了一面牆上,目光陰厲的在周圍來回掃視着。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整個石室當中,除了他們的呼吸和心跳聲,再也沒有其他聲響,也沒有機關暗器向他們襲來,似乎這一切就此結束一般。

“你怎麼樣了?”石室當中漆黑一片,戰將軍看不清張林的狀況,只能在耳邊問道。

“我沒事,你呢?”

“我也沒事,怎麼沒有動靜了?”

“不知道,扔兩個魔獸晶核看看。”他們看不清這裏面的狀況,現在也不敢貿然行動,只能先將這裏面照亮再說。

啪啪!戰將軍單手一甩,幾顆魔獸晶核便被打入了天花板上,柔和的光芒灑下,他們的視線變得清晰起來。

這是一間石室,一間有半個籃球場大小的石室。石室有兩道門,一道是張林他們剛剛進來的,一道是在另外一邊,應該是通往墓葬深處的地方。

石室當中擺着一排架子,而在架子之上,每隔一米都有一個水晶盒子,在那水晶盒子裏面,自然便是各種丹藥。

在架子旁邊,有着一堆火紅色的藥丸,仔細一看,原來是純陽丹,看那體積,恐怕少說也得有一兩萬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