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思思屁股在椅子上一扭,眉一挑,「之前我不愛親近她們你總說我,現在吧我想親近呢,你又以那種心思想我,這真是好人難做呀。」

劉思思屁股在椅子上一扭,眉一挑,「之前我不愛親近她們你總說我,現在吧我想親近呢,你又以那種心思想我,這真是好人難做呀。」

雖然她是看著簡家的條件好起來才想去湊近,但她這樣一說,反而到成了楊平華的錯了。

「行,行,不過現在也不需要你幫忙,你也不會做,等過段時間房子建好了,你準備好東西和我一起過去就行」,楊平華道。 織錦仙子身姿婀娜地走進姻緣府,左顧右盼,面色歡喜,心中更是感嘆。

這姻緣府果然是個好地方,位於天河岸邊,周圍有百里桃林環繞,外面看著神秘巍峨,裡面卻是清新雅緻。

織錦仙子早就聽說姻緣府後院有一棵姻緣樹,今日好不容易進了姻緣府,自然要去後院瞧一瞧那姻緣樹。

姻緣府的後院很是開闊,各種奇花異草中,一棵兩人多高的大樹最是醒目,樹上有一朵紅色的花,花瓣層層疊疊,紅色花蕊細長繁密,帶著血氣的香味瀰漫在周圍。

「這棵就是姻緣樹吧?」織錦仙子指著姻緣樹,問身旁的桃仙君。

「是。」

織錦仙子身穿彩色錦衣,輕移腳步,準備伸手觸摸姻緣樹。

「不可!」桃仙君一把拉住織錦仙子,「這棵姻緣樹只有上神能碰,其他人若不小心碰觸,輕則受傷,重則危及性命。」

織錦仙子收回手,心有餘悸地說:「竟這麼厲害?!可我聽說,表哥手裡的姻緣線是從這棵姻緣樹採下來的。」

「姻緣花的花蕊是姻緣線不錯,但只能我家上神來采,其他人卻是萬萬不能。」

「姻緣樹認主人?!」

「是。」

「難怪表哥能被封為姻緣神,原因竟在這裡。」

織錦仙子感嘆著,腳下又靠近姻緣樹一步,保持距離,但離得更近,待離姻緣花僅有一丈距離時,織錦仙子明顯感覺到一處結界將她隔離在外。

「表哥還給姻緣樹設了結界?」

「嗯,既是防止有人對姻緣樹不利,又是防止姻緣樹傷人。」

織錦仙子本想著從姻緣樹上取一條紅線,現在直接取不行,只能跟姻緣府求了。

「桃仙君,」織錦仙子面上帶笑,「我想求一條姻緣紅線,可否?」

桃仙君面色為難,「姻緣紅線平時由我家上神姻緣神掌管,上神現在不在,織錦仙子要多等一會兒才行。」

織錦仙子估摸了一下時辰,還要等上好一會兒,不如在姻緣府再轉一轉。

「桃仙君,我自己在這裡等表哥就好,您不必管我。」

桃仙君在織錦仙子來之前,正跟幾個在天河邊巡邏下職的天兵聊幾日後西王母蟠桃宴,突然有人闖入桃林陣,桃仙君才不得不趕回來。

如今織錦仙子不用他陪著,桃仙君自然想再去天河邊。

「那織錦仙子就在府內靜候我家上神,若有什麼需要,吩咐吉祥如意就好。」

桃仙君離開后,織錦仙子又在姻緣府內信步觀景,正看得有些無聊時,兩個小仙童抬著一籃子紅線正要出姻緣府。

兩個仙童從織錦仙子身旁經過,給織錦仙子行禮。

「見過織錦仙子。」

「你們兩個是吉祥、如意?」

「小仙吉祥,小仙如意。」

吉祥如意抬著紅線正要往前走,織錦仙子攔住兩人,「這些紅線要送去哪裡?」

「送去太上老君那裡。」

「太上老君?他要這麼多紅線幹什麼?」

小仙童吉祥脆生生地回答:「不是給太上老君的,是我家上神借用太上老君的丹爐,將這些紅線煉化成花肥。」

「用姻緣紅線練花肥?什麼花這麼嬌貴?」

織錦仙子心中暗想:我們平時求一根紅線都很難得,現在竟然用紅線練花肥!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姻緣府後院有一株曇花,這些紅線從天上老君那練成花肥后,就用來滋養那株曇花。」

織錦仙子想起,剛才在姻緣府的後院,是發現了一株曇花,小小一棵花苗,中間打了一個花苞,看起來很瘦弱,無甚特別,怎會如此受表哥關照?

按下心中疑問,織錦仙子心疼這一籃即將變成花肥的紅線。

紅線如此多,不如拿一根,也省的在這裡等幾個時辰再跟表哥討要。

打定主意,織錦仙子直接跟兩個仙童說:「送我一根籃子里的紅線可好?」

沒想到,兩個小仙童竟連連搖頭,「不行,我家上神吩咐過,這些紅線都要送去太上老君的丹爐,不可轉送他人。」

織錦仙子心想,果然是表哥調教出來的人,古板得很。

直接求不成,那隻能暗中取了。

待兩個小仙童離開姻緣府,去太上老君府邸的路上,織錦仙子用法術隱了身,跟在兩個仙童身後,趁機從籃子中取走一根紅線。

拿到紅線,織錦仙子心中歡喜,想著雖然表哥姻緣神說過,姻緣紅線對仙人們不是很靈驗,但有紅線在手,圖個好兆頭也讓人高興。

拿著紅線回到織雲司,織錦仙子先是將紅線系在腳踝上,但想到萬一被人看見,會被嘲笑思凡,於是將紅線幻化成一朵粉色桃花,放在寬大的衣袖兜里。

——

織錦仙子每日的工作便是在天界各處布雲。

一日,織錦仙子去布晚霞。

待凡間天色將暗,織錦仙子將火紅的晚霞佈於天邊,正要返回織雲司的時候,袖中由姻緣線幻化成的桃花竟不小心滑了出來。

桃花隨著晚霞,飄搖的跌落凡間。

織錦仙子心疼好不容易取來的姻緣線,急忙隨著桃花進入凡間。

小小的一朵桃花跌落凡間,轉瞬消失。

還好桃花上有織錦仙子留下的氣息,追尋著氣息,織錦仙子終於在凡間一處湖泊旁找到桃花的蹤跡。

紅艷的桃花正安靜地躺在湖邊岩石上的一堆衣服中,寬闊的湖面周圍是綠油油的莊稼,零星幾棵大樹散布在湖邊田野間,幾頭老黃牛在湖邊悠閑地啃著草,不遠處有小村莊,縷縷炊煙升上空中,一副人間落日農夫歸家的溫馨場面。

織錦仙子正要走上岩石,拿回桃花,湖裡忽然響起一陣「嘩啦啦」的水聲。

緊跟著,一個男人從湖水裡冒出來,他走上岸,皮膚上掛著水珠,在夕陽光線映射下閃著晶瑩的光。

織錦仙子忙轉身,並用仙法隱去自己的身影。

非禮勿視!織錦仙子心裡默念著,就聽身後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穿衣服聲音。

那男人在湖裡游泳,現在上岸穿衣服。

不好,岩石上的那堆衣服是那男子的,桃花還在衣服上。

織錦仙子忙轉身,但見那男子已穿好衣服,桃花卻不見了蹤影。

織錦仙子心急,忙在岩石周圍尋找,草叢裡,湖水裡……都沒找到。

突然,那男子口中傳來「咦」的一聲感慨,「這麼漂亮的桃花甚是少見。」 簡寧是拜託加督促工人,兩間房趕著工期總算在十天後完成了,簡寧和高園兩人將東西都搬到了新的制衣房裡,裡面還添加了八台淘來的二手縫紉機,都是為了節約成本,縫紉機雖然是舊的,但使用效果不錯。

楊平華帶著劉思思、楊峰來祝賀,手裡提著滿滿的東西,油、雞蛋等,這些東西都是劉思思買的,難得她大方一回。

趁著楊平華和楊桂花講話,劉思思進了院子眼睛轉了轉,然後進了制衣房,看到裡面擺著的縫紉機和材料,心裡訝異,好傢夥,這才多長時間沒見呀,這家裡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這看來簡家是真的變有錢了。

簡寧看到劉思思的模樣,也大致能想到劉思思心裡在想什麼,她繞到劉思思的身後,從她身後探出頭來,「舅媽來了呀,要不進裡面瞧瞧。」

「啊,不了,我就是隨便看看,隨便看看」,劉思思尷尬的道,「我看你現在這做衣服弄得有點名堂,裡面還有這麼多的縫紉機,這得請好幾個人吧。」

「是啊,要不然我媽一個人做不過來呀,那不得把我媽累壞。」

劉思思點頭,請幾個人,這一天開多少工錢啊,果然是真發了。

由於動土建房是喜事,關係好的鄰里之間也會上門恭賀,所以和簡家平日里相處不錯的有幾戶人家提著東西上門來道喜,其中就有高園一家,只不過只有王婆一個人過來了,簡寧要高園把家裡的其他人也叫過來一起吃飯。

「算了,哪有一家子都過來吃的,他們在家裡有飯吃,我婆婆做好飯後才過來的」,高園拒絕,雖說她和簡寧關係好,但一家子上門來吃飯就像佔人便宜似的。

簡寧笑著,「我媽做菜做得多,不差兩雙碗筷,之前建房也多虧了你老公幫忙,吃頓飯怎麼了,要是不願意吃飯,我包個紅包也行,要不然我以後可不敢讓你老公幫忙了。」

「你可別,好了,真是怕了你了」,高園抿嘴笑,「那我回去叫他們過來。」

簡寧提前買好菜,楊桂花掌勺,高老太太打下手,其他人則自動撿活干,中午吃飯的人足足坐了三桌,其中還有在這裡幹活的女工。

吃完飯大家則各自回家,今天制衣廠也休息,高老太太也打算今天就跟著楊平華他們回去了,這裡暫時也不用自己了,自己老呆在女兒家也不是事,時間久了還怕劉思思有想法。

劉思思吃飯的時候就看上了高園穿的裙子,一問才知道就是這裡做的,吃完飯後一個人轉悠到了制衣房裡,看到了裡面已經做好的成品衣服,拿在手上一下子就相中了,好看。

「大姑姐,我瞧你們這做的裙子挺好看的,我這正準備買裙子呢,這不正好省得把錢讓別人賺了,直接從你們這裡買好了」,劉思思朝著楊桂花開口,其實話說的好聽,她了解楊桂花這人,根本就沒有打算出錢。

高老太太聽了后道:「這裡的衣服都是年輕姑娘們穿的,哪有你穿的呀,你要買衣服還是讓平華陪著你去別處買。」

劉思思不滿,「怎麼就沒有我穿的了,我看裡面有的衣服就挺適合我的。」

「弟媳年輕,能穿,正是穿的時候」,果然楊桂花開口,「簡寧,你帶你舅媽去成衣裡面挑兩件,看看有沒有合適的。」

劉思思早就有看好的衣服,等簡寧帶她進去的時候,她一下子就拿了其中的四件,「這衣服多少錢一件呀?」等挑完后她問。

「二十五一件」,簡寧就站在一旁看著她挑,也沒想從她身上拿回衣服的錢來。

「這麼貴?」劉思思張大嘴,然後嘀咕,「這麼貴,誰會買呀」,又轉而一想,自己手上的這幾件衣服就有一百塊,那真是賺到了。

最後當然也沒有要劉思思的錢,一家人離開的時候,劉思思還親切的說道:「要是家裡有事情要幫忙,和她說一聲,她立馬過來」,那和藹可親的樣子和之前去遇到的冷臉,簡直像是變了一個人。

新的制衣房建好后,新招的幾個女工也都來上班了,漸漸的形成了一定的小規模,之前合作過的服裝店鋪也不斷的有訂單過來,一切運轉良好,但是英語補習班這邊卻發生了點事情。

胡鵬在校外辦英語補習班的事情不知道為何被學校領導發現了,學校對他私自在學校外面辦補習班創收的事情很不滿,認為他打著學校的名義在做這件事情,進行談話,對他進行了嚴厲批評,並且勒令他儘快停止在外面的辦學。

所以他現在面對兩種情況,要不就是把補習班停了回去當大學老師正常上架,還有一種,就是辭掉大學教師的這個鐵飯碗。

「也不知道事情怎麼就傳到學校領導那裡去了」,胡鵬撓著頭,這兩天也沒有睡好,眼下都是黑的,「真是對不起你了」,對簡寧她覺得抱歉,畢竟人是他找過來的。

現在英語補習班的學生們都還不知道這個情況,他也只把這個情況同簡寧先講了。

簡寧問:「那胡老師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胡鵬現在也很糾結,一個是鐵飯碗和令人羨慕的職業,一個是比鐵飯碗還賺錢的活,關鍵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一個也不想放棄,如果真要放棄的話…

「對不起了,如果真要選的話,這補習班可能要開不下去了。」

簡寧能理解對方的想法,換作大部分人,可能都會是這個選擇,不過…

「胡老師有沒有想法自己出來闖一闖呢,大學英語老師是不錯,也是個鐵飯碗,我知道放棄很難,但沒準英語補習班的潛力巨大,未來的發展會更好呢。」

「這我是有想過,說實話我之前考慮過,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胡鵬說道:「你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覺得英語補習班的潛力更大呢,一般人都會勸我回去做老師。」 織錦仙子回頭,看到那從湖水中剛上岸的男子穿戴好衣服后,是一位十八九歲的農夫。

雖然衣衫是灰色的粗布麻衣,有些破舊,但洗的很乾凈。

男子眼神溫厚,不似織錦仙子想象中普通凡間農夫那般粗蠻。

年輕男子手中正拿著織錦仙子遺落的桃花,似撿到寶貝一樣,看了又看,還放到鼻下聞了聞,「好香,不似一般桃花的香味兒。」

男子朝周圍望了望,寬闊的湖面被風吹起陣陣漣漪,除了莊稼地就是幾棵零星的老槐樹,沒有桃樹,哪來的桃花?

男子皺眉,抬頭望天,看到天邊彩霞,眉頭又舒展開來,「莫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聽說月下仙人便住在天上,他手中一條紅線可以使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桃花莫不是月下仙人送予我的?」

織錦仙子隱身站在男子身旁,聽著男子的自言自語,臉上微笑,心想,這男子想象力倒是豐富,竟猜了個大概,只是紅線不是牽給他的,而是本仙子遺落下來的。

織錦仙子正想把男子手中的桃花拿回來,那男子卻突然將桃花放入懷中。

桃花被男子貼身放著,織錦仙子伸出手又縮了回來。

這可怎麼取回?又不能在凡人面前使用法力。

男子將桃花貼身放入懷中之後,便走下岩石,趕著湖邊兩頭還在啃草的牛往村莊方向走。

織錦仙子只能跟在後面。

男子牽著牛,哼起鄉間小調。

聲音悅耳,織錦仙子沒想到凡人的歌聲竟也這樣好聽。

從湖邊到最近的一個村莊,村莊前有一塊山石,上面粗糙的刻著三個字「董家莊」。

男子牽著牛進了村莊,一路上很多人跟他熱絡的打招呼,男子也同樣熱絡的回應。

「阿永,這麼晚才回來啊。」

「是啊,讓牛在湖邊多吃了會草。」

「阿永啊,晚飯還沒做吧,大嬸這兒有兩個煮好的紅薯給你帶回家。」

「謝謝大嬸,我這有今天在湖邊摘的野果,送給你嘗嘗。」

叫「阿永」的青年男子,收下胖大嬸塞過來的兩個紅薯,同時把自己手邊的幾個野果送了出去。

往前再走幾步,又經過一戶人家,其中一個大叔站在門口看到阿永牽著牛回來,笑著打招呼,「阿永,你三嬸今天蒸的包子,給你帶幾個回去。」

「謝謝三叔,我今天晚飯已經有著落了,而且我就一個人住,吃不了那麼多東西。」

阿永笑著婉拒,繼續往前走。

董家莊靠東的邊緣處,有三間農舍,那是阿永的家。

農舍是最簡易的土坯房,房頂蓋著茅草,院子里有一間牛棚。

阿永將牛拴進牛棚,又添了些草料和水,最後才進了屋。

織錦仙子也隱身跟著阿永進了屋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