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魂沉吟片刻,道:「不要與他再進行正面戰鬥,盡量避著他接下來的進攻…當然,你也千萬不要被他的言語所激怒,只要等到他這股氣息弱下來之後,就會任你宰割了!」

劍魂沉吟片刻,道:「不要與他再進行正面戰鬥,盡量避著他接下來的進攻…當然,你也千萬不要被他的言語所激怒,只要等到他這股氣息弱下來之後,就會任你宰割了!」

陳揚一點頭,旋即拔起地面上的求敗劍,而那層層火圈也跟著揮散開來,不過下一刻一條火焰巨蟒卻悄然浮現在陳揚的頭頂!

「這…這是?!」

台下有人驚呼。

「能夠將劍意領悟到這種程度,這陳劍果然厲害!」


慕柔美目突然閃爍出一絲絲異彩,嘴角掀起,「看樣子,冷家二小姐的眼光…並不差。」

火蟒猩紅的目光緊緊盯著林羽,只要對方一有動作自己便會立即撲上去!

而見到這條火蟒浮現出來之後,林羽本人也是皺起了眉頭,雖然水克火,但是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自己的劍意並敵不過對方那條火蟒!

既然這樣…那就使用那一招!

想通了之後,林羽陰森一笑,「焚心掌!」

語落,林羽的身子一晃,緊接著自陳揚的身後竟然也出現了一道林羽的身形!

此刻,兩道人影一前一後將陳揚死死夾在中間,而二人也是不約而同的揮起右掌,分別對著陳揚的左右心方向拍去!

「你面前那個是假的!」劍魂疾呼。

知曉了面前的端倪之後,陳揚淡淡一笑,不再去理會面前的林羽,而是快速轉身,一指點出,「浮屠指!」

「一指滅浮屠!」

就這樣,陳揚的手指緊緊抵在了林羽的手掌心,而下一刻瞬間爆發出驚人的破壞力!

轟隆隆!

而台下有的人見到陳揚竟然選擇轉身去對付幻化出來的林羽,當下皆是嘆了口氣…

但是斬天崖卻是拳頭一緊,「他竟然這麼快就能發現到了!怎麼可能?」


就在眾人目光的直視下,陳揚手指竟然迅速凍破林羽的掌心,緊接著立即點在後者的心口!

「噗!」

再也忍不住,林羽一口鮮血直接噴出來,整個人的氣息徹底焉了下去…

先前,他倒是計算的挺美好,認為陳揚只要在判斷真假的時間上浪費幾秒鐘,自己的焚心掌就能直接轟碎陳揚的心臟!

可是,他錯了!

陳揚不僅沒有片刻的猶豫,竟然是毫不猶豫地轉身反擊!

焚心掌,自己費儘力氣幻化出另一具幻影,又將真身移至後方,已經將自己的氣力消耗殆盡…又怎能與陳揚氣勢洶洶的浮屠指一較高下?!

「跪下!」

陳揚一腳踢在林羽的膝蓋上,後者下意識的就忍不住跪倒在陳揚面前!

「陳劍….陳劍他竟然勝了!」台下立即有人捂起嘴驚呼道。

「怎麼可能!」

冷夢琪的眼圈也是微紅,陳揚足足將自己關在小屋裡將近一個月…

現在他出來了,以一種極為強勢的手段迅速擊敗林羽,終於找回了當日的面子!

也算是為,不少外宗弟子出了一口氣!

而此時,當日被林羽羞辱過的那名疾電堂二師兄也在台下,他此刻看著陳揚,良久朝著對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陳劍,好樣的!」

斬天崖見到林羽落敗,隨意的聳了聳肩,「輕敵,果然不出我所預料。」說著,便欲轉身離開。

但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台下人的驚呼。

轉過身來,見到陳揚竟然將求敗劍抵在林羽的心口前!

「這傢伙要做什麼,擊敗了林羽就可以了,難道還要趕盡殺絕?!」斬天崖眉頭緊鎖,迅速閃掠至慕柔身邊。

「我們一起出手,能不能攔下陳劍?」

慕柔看著陳揚,良久道:「不好說…如果他身上那股氣勢依舊存在的話,我們倒是可以擊倒他,但是林羽就活不成了。」

「快去找長老!」斬天崖用力向台下的人喝道。

聞言,立即有數十名弟子朝著長老堂衝去,他們要找的,就是韓墨等人!

此時,陳揚的劍就抵在林羽的心口,淡笑道:「怎麼樣,你還有什麼想說的么?」

林羽的面如死灰,良久竟然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斬天崖在台下看著林羽此時的模樣,搖了搖頭。

這時,一道血紅色的人影突然出現,同時用力擲出一把飛刀,直接將抵在林羽心口的求敗劍擊中並且偏移了位置!

見到自己得救,林羽連忙向後連連退去。

只見這道血色人影緊緊地盯著陳揚,聲音冰冷,「我猜出來了…這樣的實力,的確可以殺掉我表弟。」

「你、可算是讓我好找啊!」韓天猛血腥的雙眸盯著陳揚,彷彿在看死人一般!

!! 「你就是韓長老口中的韓天猛?」

陳揚望著一身血煞之氣的韓天猛,眉頭不由的一皺。

這傢伙或許先前就一直在台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全程看到了自己跟林羽之間的戰鬥,所以林羽犯下的錯誤他一定不會再犯。

至少,如果他要對自己出手,那就一定會使全力了!

此時的韓天猛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也沒管數名長老正在朝這裡趕來,便幻化出一把血色巨劍。

「血之送葬!」

一聲怒吼,只見那把血色巨劍突然從韓天猛的手中飛出,接著再次化成了一條條手臂粗細的血色鎖鏈,目標直衝著陳揚的四肢!

見狀陳揚暗罵一句該死,旋即向後快速退去,一邊又從儲存袋中取出幾張靈火陣,快速將手指點在陣法中央!

「去!」

靈火陣迅速化為一團團幽紫色的火焰纏繞向不遠處的韓天猛,此時後者雙眼通紅,竟然沒有做出躲閃的準備!

他這是要,跟陳揚金石俱焚!

台下傳來一聲驚呼,隨後只見一道黑色身影迅速掠上擂台,緊接著玉手向前一拍,那一條條血色鎖鏈以及陳揚的靈火陣全部當場消散!

見到來者,陳揚有些無奈,「你來做什麼…」

而韓天猛見到來者之後血紅的目光逐漸恢復了一絲理智,旋即悶哼道:「這件事情跟你無關,讓開,不要真正激怒我。」


冷夢琪的目光有些發冷,淡淡道:「他殺了你的表弟,但是你表弟當初同樣抱著殺掉我們二人的想法…可以說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至於陳劍,你休息傷害到他!」

韓天猛猩紅的眸子隱隱透露出些許瘋狂,就在他又要準備出手之時,突然數名准劍王六重劫以上實力的長老紛紛衝上擂台,將陳揚以及韓天猛二人全部用靈力鎖鏈捆綁起來!

韓墨此時臉色發苦的看著陳揚,嘆道:「我告訴過你不要意氣用事,唉!」

「我不後悔!」陳揚淡淡道。

這幾名長老將二人控制住之後便由韓墨向台下喝道:「今日之事就此結束,你們速速散開,明早之前,任何人不得踏進廣場半步!」

聞言廣場上大部分內宗弟子連忙快速離開了廣場,萬一惹怒了這幾名長老,將自己也捆起來那就不好玩了…

見到這些內宗弟子紛紛退去,韓墨也是極為滿意的點了點頭,但是無意間卻是發現了那兩個人!

「斬天崖,慕柔,你們二人還在這裡做什麼?」

一襲青衣的斬天崖淡淡一笑,「我們就是好奇,想看一看,韓長老如果不希望我們在這裡的話,我們也可以走。」

韓墨沉吟了片刻,苦笑道:「算了,你們想留在這裡就留著吧。」

他很清楚,這二人的師尊可是內宗宗主,暫時不是自己這樣的長老能夠得罪得起的。

所以便轉過身去,凝視著陳揚,道:「你擊殺了本能進入內宗的弟子韓天皓,現在我們將你抓起來,可有異議?」

「隨便你們。」陳揚仍舊是淡淡道。

但是在內心陳揚可不像表面上那麼平靜,而是與劍魂展開了激烈的交談,「劍魂,有什麼辦法能離開這裡?」

不多時,劍魂那略帶戲謔的聲音傳來,「怎麼,在凌劍宗呆夠了,下一步準備去哪裡?」

聞言陳揚愣了愣,隨後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覺得…陣法師聯盟如何?」

「嗯,倒不失為一個好去處。」劍魂說完之後,就暫時切斷了與陳揚的聯繫。

冷夢琪望著被鎖鏈捆起來的陳揚,俏臉帶著些許焦急,連忙問道:「韓長老,陳劍…他接下來會怎麼樣,你們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韓墨聞言與另外幾名長老交換了一下眼神,隨後說道:「陳劍他殺了弟子,此事已經構成死罪…我們先將他關進劍池,三日之後準時由執法宗的總長老親手擊殺他。」

「不!」冷夢琪驚呼一聲,「我要他活著!」

韓墨的臉色有些難看,無奈道:「這是我們宗門的規定,希望你能遵守。」

陳揚聞言倒是頗為隨意的聳了聳肩,對冷夢琪說道:「你先離開這裡吧,相信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聞言旁邊一名長老立即一拳砸在陳揚的後背,喝道:「你覺得你還有機會逃脫?給我老老實實的,說不定到時候還能給你個痛快的死法!」

轉而這名長老又看了看其他人,隨後喝道:「兩個人都帶走,韓天猛你冷靜一點,此子不允許你殺死!」

聞言旁邊的韓天猛竟然露出了一絲陰森的笑容,「放心吧,我會跟他好好地溝通溝通…」

「帶走!」

大喝一聲,這數名長老直接扣押著陳揚跟韓天猛朝某個地方走去……

見到這些人走遠,冷夢琪的臉色越發冰冷,「你們誰敢傷陳揚分毫,我定讓內宗永無安寧之日!」

這時,一旁的慕柔以及斬天崖也走了過來。

慕柔的神色明顯有些尷尬,她看著冷夢琪,勸道:「冷姑娘…你不必如此動怒,陳劍他…可能跟你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以後可能也無法在一起,你還是借這個機會忘掉他吧。」

斬天崖沖著她微微一笑,「你好,我是斬天崖,內宗劍榜第一人。」

冷夢琪那冰冷的令人心頭髮寒的目光轉移到二人身上,道:「希望你們能幫一些忙,我希望這一次他能平安無事…就權當我欠你們一個人情!」

語落,冷夢琪沒有返回內宗,而是向著天池郡趕去!

如今陳揚面臨著生命危險,只能讓冷管家出手相助了!

哪怕……因此會驚動父親,只要能救出陳揚,一切都值了!

陳揚…你一定不要有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