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好男,不怕困難!

勇敢好男,不怕困難!

只要他收包袱的速度夠快,師兄的眼睛就追不上他。

別問為什麼他有儲物袋,還要用包袱這種東西?

問就是劇情需要,問就是作者這個傻叉這麼安排的。

莫見山:「……」

莫見山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也不知自家這個師弟怎麼整天都想著往外跑?

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封藏秘境就要開啟了,以師弟這個修為,想要藉助進入封藏秘境這個機會突破至結嬰境……

那是極為困難的。

而師尊也是想著師弟沒定性,才對他嚴厲了些,拿棍子抽他的力道重了些。

師弟怎麼就老想著離家出走呢?

師尊也難得這般關愛門下的弟子,師弟怎麼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寧郃:這種福氣給你要不要.jpg

寧郃自少英大比結束回宗后,就接受到自家老爹的鐵棍教育,才想著偷偷的離家出走,順便去雲天宗找陸盡歡玩的。

沒想到才…… 崔家,崔翡閨房。

崔翡看著啃雞腿的小黃丫,一邊吃還一邊吮手指,吃得滿嘴油,就這麼個啥也不懂的小丫頭,真的能當自己的姨娘嗎?

不行,絕不能答應!

倒不是自己拉不下臉叫她一聲姨娘,實在是自己那八個姨娘都不是省油的燈,單純的小黃丫怎麼會是她們的對手呢。

「小黃丫你先別吃了,」崔翡鄭重地問,「你覺得我爹這個人怎麼樣。」

「老爺當然好啊,有學問,還會賺錢,對我們下人也客氣,我要是有這麼個爹爹就好了…」

「別說了!」崔翡扶著額頭,我爹真不是人!

其實小黃丫不是她的丫鬟,而是妹妹崔玉的丫鬟,是崔玉小時候用壓歲錢在路邊買下來的。

兩個小女孩年齡相當,在崔翡看來她們兩個都是自己的妹妹,而在小黃丫看來,可能她也把父親當成自己的爹了吧。

不成,絕不能看著小黃丫被爹糟蹋,崔翡決定給妹妹寫信!

她從來沒給妹妹寫過信,因為父親不讓,說那樣會影響妹妹的道心。

而崔玉也沒給家裡寫過信,崔翡嚴重懷疑,就是因為父親娶了八個小妾,妹妹對這件事有所介懷。

父親在家中就是絕對的權威,如果說有誰能管得住他,除了崔氏家族的大族長外,也就只有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崔玉了。

妹妹肯定也不希望兒時玩伴小黃丫成為她的繼母吧。

說干就干,崔翡文筆很好,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希望妹妹能干預父親的這一荒堂想法。

不過想要把信送到妹妹手上,她必須去修仙一條街找玄符宗的徐掌柜,而且自己本來也答應過蕭寒帶他去的。

沒有自己,蕭寒連明天的拍賣會都參加不了。

所以這件事還是要和蕭寒商量,於是崔翡又寫了一封信,現在她出不去,只能讓小黃丫幫自己去范府送一趟。

小黃丫擦了擦嘴巴,問了小姐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那我晚上能在他們家吃完飯再回來嗎?」

崔翡敲了小黃鴨的腦袋一下,怒其不爭道,「那火鍋就那麼好吃啊!」

崔翡喜食清淡,對火鍋倒沒有特別狂熱,只是覺得那是一種很新奇有趣的飲食方式,充滿了市井生活氣。

「好吃!超好吃的!不過我更喜歡吃雞,如果火鍋里能涮雞那就好了。」小黃丫暢想道。

~

范府,大姐夫范穩神秘兮兮地拉住蕭寒,「我知道你四姐要開店,但現在才知道她開的竟然是酒樓!」

「對呀,姐夫你害怕了?」

「開玩笑,我會害怕,我是擔心她呀,餐飲行業的水很深,我怕她一個女兒家把握不住!」

作為河東餐飲巨頭,把分店開到京城的一代名廚,大姐夫確實有說這種話的資格。

不過蕭寒也沒在意,他知道大姐夫是一片好心,但四姐已經開始行動了,沒有什麼能阻止她。

他只能反過來寬慰大姐夫,「四姐的酒樓跟你們的酒樓都不一樣,總之到時候你拭目以待就好了,應該不會賠錢的。」

大姐夫嘀嘀咕咕一句,「難道賣的是仙家美酒?」

這話倒是提醒了蕭寒,他讓仙葫處理過的酒再兌進普通酒里,估計都能比那些凡人佳釀好喝,可是又能賣幾個錢呢。

所以當四姐從她正在裝修的火鍋店回來后,蕭寒問她,「四姐,你這火鍋店開業后,預計每天的利潤有多少?」

「一天的話,怎麼也有七八兩吧,多了說不定能有十幾兩?」四姐邊說邊算,「按照每餐300文,利潤100文計算,每天要開200桌,刨去人工店租才能剩十幾兩純利呢。」

「才這麼點?就算每天十幾兩的話每年也就五千兩左右啊。」

「不少了,咱家仙童記煙花每年的利潤也就不到一萬兩,」四姐很知足道,「而且將來還能開分店呢,像饕餮樓一樣把分店開到京城!」

看來是自己把家裡的收入想多了,就算加上田裡的收成,恐怕每年也就不到兩萬兩的進項,之前四姐給自己買的一顆靈石,幾乎用了全家一個月的收入。

而一顆靈石在修真界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修仙果然很費錢!

蕭寒很想說,等將來自己在修仙一條街開了店,就讓四姐幫自己看店,每天都賺靈石!

不過現在說那些太夸夸其談了,還是等自己成功邁出第一步再說吧。

第一步就是賣大力丹,還有幾個時辰就能出爐了!

可是出爐后自己明天能踏進修仙一條街嗎?

正想著這個問題,小黃丫帶著阿翡姐姐的信來了。

在信中崔翡說了她被父親禁足三天的壞消息,而且沒有她本人出面的話,蕭寒無法使用她的會員玉牌。

所以她希望明天蕭寒能偷偷把她弄出去。

看著信,蕭寒笑了,都說崔大姑娘溫文爾雅,知書達理,是名門閨秀的典範,而以他這兩天之所見,阿翡姐姐明明野的很嘛。

見蕭寒看信看笑了,不識字的小黃丫撓撓頭,「小姐是不是說晚上我可以留下來吃飯啊?」

蕭寒笑得更歡了,看著小黃丫不禁想到了家裡的吃貨五姐,「當然可以,還是火鍋?」

「嗯,火鍋要得!」

四姐弄火鍋都是避開大姐夫的,倒不是怕他偷師,就是想開業那天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火鍋店的吃法沒有饕餮樓那麼精緻,要價也沒那麼高,她面向的就是那些平時不怎麼下館子的群體,走差異化競爭路線。

等小黃丫扶著肚子離開范府,她手上也多了一封蕭寒的回信。

看到這封信,崔翡臉蛋紅了,信上只有簡簡單單的一行字:明日清晨,我來偷人。

然後這一晚崔翡就有些難以入眠了,翻來覆去不知道想了些什麼。

所以當第二天蕭寒出現在她床頭輕輕呼喚的時候,崔翡眼睛緊閉,起床氣十足道,「讓我再睡會兒…」

說著一隻玉足從被子里探了出來,晶瑩剔透,分外撩人。

小黃丫很勤勞,起得也早,聽到小姐的話,她湊了過來,嘀咕道,「我也沒叫你啊~」 第440章

聽到唐萱兒的話,唐青城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難道你懷疑……那三個人的死,真的跟林壞有關係?」

唐萱兒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表情凝重:「我不確定,但是我覺得……」

「我覺得林壞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

「以前我還沒怎麼在意,但是仔細一想,確實有很多地方說不通……」

就比如,唐氏集團的由來……雖然是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

但這其中所有的『一點點』,幾乎全都和林壞脫不了干係。

一兩次是有貴人相助,或是運氣,那這麼多次,可就不是了!

唐青城也若有所思道:「其實我也經常有這種錯覺。」

「我嚴重懷疑林壞這小子在扮豬吃虎。」

「就說我這腿,能治好我這腿的那個醫學專家,多少人都請不來。」

「可是林壞,不僅把人家請來了,反而還一分錢沒花,這太詭異了。」

「趙衛東那三個人的死,要真和林壞有關係,那他的身份,就不止是一般的不簡單了……」

柳虹在一旁聽著,忍不住開口道:「管那麼多幹什麼。」

「不管小林是什麼身份,反正他是我們家的人,他又不會傷害我們。」

「再說這麼好的女婿上哪找,我可不許你們懷疑他。」

父女倆沒再繼續猜測。

其實,他們跟柳虹想的一樣,只是對林壞的身份有些好奇。

唐萱兒:「那我去公司了。」

她走後,柳虹拉著唐青城道:「對了老唐,哪天你單獨跟小林聊聊,你們都是男人,應該更好溝通。」

「你好好問問,他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唐青城點點頭道:「沒問題,回頭我買兩瓶好酒,等我把他灌醉,什麼都問出來了。」

柳虹嘆了口氣:「那到時候,估計就不是你問他,而是他問你了。」

唐青城:「我靠,你啥意思。」

「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能侮辱我的酒量。」

……

大牢。

高德彪三人的屍體,已經整整齊齊擺放到一起了。

這三個人,死狀極慘,而且表情扭曲,好像死之前受盡了折磨……

可這裡是大牢,不可能有人折磨他們。

張守成望著眼前這三具屍體,不禁有些頭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