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把劍,慢慢開始融合,先是劍柄,然後是劍胎,再然後是劍尖,劍刃……

十四把劍,慢慢開始融合,先是劍柄,然後是劍胎,再然後是劍尖,劍刃……

又過了一個小時。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著這奇幻的一幕,就連小饕餮都憋了好大一口氣,生怕打擾到自己的主人。

女媧石,七彩色的光芒越來越盛。

茶店中的所有人,眼眸都被迫閉上了。

刺眼的光芒一閃而過,光芒散盡,一抹劍影消失在茶多魚的心口,初生之劍需孕養劍意。只是那一抹劍影,看在所有人的眼中,似蛇似龍。

「成功了?」器靈們不確定的問道。

茶多魚點點頭,神情有些呆板,心神似乎是沉浸在靈海中,正在觀察初生之劍。

「姐,讓我們看看吧,肯定特酷!」吳所謂好奇的說。

「不行!」葯爐老爺子一掌拍在吳所謂的腦門上,「這劍,第一次出鞘是要見血的,你準備喂劍嗎?不要命了?」

「見血?」吳所謂一愣,連忙搖頭,「那還是算了,她下次超度鬼怪的時候再用吧。」

煉器結束。

熬了一宿的眾人,全都打著哈欠準備睡覺。

「有人吃飯嗎?」茶多魚回過神兒來,這一宿她連口水都沒喝,肚子早就餓了。

「不吃了,睡覺去。」

「睡醒再吃,沒胃口。」

「多魚,別折騰了,你也睡吧。」

沒人捧場,茶多魚這位廚師做起飯也就沒什麼動力了,昨晚也沒人燒水:「算了,睡醒再說吧。」

茶多魚這樣想著,然後就隨李紅繩上了二樓,吳所謂跟范小猴還有葉川睡在一樓的後堂,三隻寵物則趴在大廳的躺椅上。

外面的世界亂成了一鍋粥。

奈何茶店眾人卻完全不知道,一點都沒有意識到。

僅僅半天時間,國家機器就全速運轉起來,一級戰備,各類專家也開始研究事故的源頭,應對的策略,無所獲。到了下午的時候,一條很簡短的新聞突然在朋友圈爆了,比病毒的傳播速度都快,到傍晚的時候,幾乎就被刷屏。

這次的疾病具有傳染性。

接觸傳播。

傳播成功率超過了非典。

有一種特效藥可以治療這次的疾病。

有人誤服了一種新葯,病情得到明顯抑制…… 想做一個很酷的人,兩手插兜,絕不回頭。

……

朋友圈爆出來的是一段小視頻,一名面色蒼白的女人對著鏡頭說:「我感覺自己病了,打噴嚏、咳嗽、頭痛、高燒,我也沒多想,就隨便吃了些葯。可能是當時眼花,拿錯了葯,吃完葯就睡了,下午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吃錯了,這葯根本就不是治療感冒發燒的,但就是這葯卻治好了我的病。」

視頻沒頭沒尾,但是那盒葯卻有一個特寫,一段很長的英文。

現在的網路世界,騙子太多,大家看到了視頻,但是去藥房詢問卻都不知道這是什麼葯,好吧,又是一個騙子。

半天之後,這段視頻就被淹沒在更多的新聞之中。

全球所有的科研機構都介入到這次的疫情當中,茶多魚睡醒的時候,病毒的源頭就被找到了。

茶多魚迷迷糊糊的從二樓上走下來,剛要去廚房裡燒水做飯,直接就被葉川制止了:「快看這條新聞,全球都在鬧瘟疫,傳染源初步懷疑是家用的自來水。」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茶多魚開始從頭觀看視頻,最前面的一分鐘都是對昨晚的死亡事件做回顧,然後是今天白天各地醫院的人滿為患,其中夾雜著一些特例的採訪。

沒看完,茶多魚就意識到,這是一個超級病毒,一夜之間竟然就能讓這麼多人患病,而且夜間的死亡率如此之高,還會讓人產生幻覺。

新聞視頻的最後。

一群專家開始介紹,他們在今天下午從自來水中提取到一種從未見到過的生物。

那是一種類似病毒,又類似蟲子的東西。

如果被這種東西鑽進血液之中,很快就能讓人生病,而且很詭異的是。當沒有陽光的時候,它會分泌一種致幻因子,控制大腦的行為;當陽光充足的時候,它則會讓人產生髮熱、頭痛的癥狀。身體抵抗力差,病情最嚴重的患者,今天下午的時候就在醫院裡不治身亡了,先是大量的嘔血,最後全身的血液都開始燃燒……

新聞中最後一個鏡頭是在一家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拍攝的。

一名滿身插著管子的病患,突然開始渾身顫抖,隨後臉色驟變,瞳孔竟然出現了兩道火焰,然後是嘴巴、胸膛、四肢……燃燒是從血液開始,直至燒成灰燼。

范小猴這時候也剛醒,直接就走到廚房裡,準備燒水。

「住手!」

孽妻 「放下水壺!」

「這水不能喝,裡面有東西!」茶多魚眼角的餘光剛好看到范小猴要燒水,趕緊制止。

「店裡不是安裝了凈水器嗎?燒開了肯定沒問題。」范小猴刷的一聲打開水龍頭。

「咦?」

一滴水都沒有!

停水了!

不停不行啊,既然知道是自來水場出了問題,國家肯定立即就關停了這些工廠,可是病毒已經散布出去,成千上萬人的身體里都出現了這種『蟲子』。

很快,大家都陸續醒了過來,新聞上的消息也都傳開了。

「咱們是不是先去採購一些桶裝的純凈水啊?」吳所謂突然小聲的說道,「我看新聞上說的病毒爆發時間是昨天,那咱們只要去買生產日期靠前的水不就行了?沒有水可不行,會被渴死的。」

一句話點醒了眾人。

醫治是國家的事情,但是怎麼活下去可是自己的事兒,就算是鬼神也要喝水的,沒有水,沒有食物,一樣會被餓死。包括菩薩跟羅剎,都要進食,只不過吃的東西不一樣罷了。

此時已近傍晚。

落日血紅。

晚霞遮蔽了整座天空,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李紅繩抱著白泡泡,茶多魚背著一個雙肩包,包里藏著金剛跟龍丟丟,後面是三位男同胞,吳所謂跟范小猴騎著共享單車,葉川騎著一輛共享電動車。

五個少年,三隻寵物開始在榕城裡瘋狂尋找超市。

疫情已經爆發了整整一天。

此時此刻,很多沒有被感染的人都變得猶如驚弓之鳥,網路時代中,無數的末日都在告訴大家,如果災難來臨,什麼最重要?

水跟食物!

缺一不可!

尤其是下午專家們公布了傳染源頭是自來水廠,很快就有人反映過來,趕快囤水,短時間之內,安全純凈的水肯定是最珍貴的東西。

出門的時候,茶多魚幾個人還沒有太過擔心,認為第一天傍晚,就算需要排隊買水,應該也不會太誇張。

然而,當他們來到第一家超市,看到市民瘋狂搶購桶裝的純凈水,純凈水的價格翻了一百倍時,這才意識到,事情的發展好像超出了大家的預料。

茶多魚也沒有料到會這樣。

她的腦海里一直都在擔心嬰鬼的問題,自己只有七天的思考時間,七天之內必須給嬰鬼一個答覆,加入他們或者戰鬥。

原本茶多魚是沒有什麼信心的,器靈又不能走出奈何茶店,依靠自己怎麼跟鬼王級別的嬰鬼戰鬥?可女媧石的出現,給了她希望,融合了十四把劍的神器,威力肯定是驚人的。

睡夢中,茶多魚都在思考怎麼戰鬥。

葯爐老爺子的煉藥被她暫停了,換成了劍侍,先解決燃眉之急吧。

劍侍對劍的理解真心讓茶多魚開了眼,同樣是劍,同樣是簡單的一刺,茶多魚的刺跟人家的刺,天壤之別。

嬰鬼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又出現了恐怖的傳染病疫情,還要囤水囤食物。隱隱約約間,茶多魚覺得這可能跟黃泉羅剎也有關係,可是專家們已經發現了實實在在的病毒,那種似蟲非蟲的未知生物可不是鬼怪,也不是黃泉應該有的東西,那僅僅是一種變異的病毒。

「親愛的顧客,非常抱歉,本超市的所有飲用水都已經售罄,包括飲料類的水,請大家克制情緒,不要哄搶,超市的工作人員緊缺,請您見諒。」

茶多魚剛剛走進超市,耳邊就傳來電子廣播的聲音,超市的水已經賣光了。

掃了一眼食品區,基本上也已經被清掃一空。

「看來我們要抓緊時間了。」

「否則連喝的水都買不到。」

「快走,去下一家。」 曾經有句話特火:「少聽成功者的言論,多聽失敗者的教導。」

我總結了一下失敗者的核心教導:1、做的再多都沒用,回家種地吧;2、回家種地吧;3、種地吧。

……

五個人,三隻寵物,逛遍了榕城老區,所有的超市包括小賣部,一瓶純凈水都不剩,就連飲料都被哄搶一空,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七點鐘。

飯店沒有乾淨的水,大多選擇了停業,沒有服務生跟廚師,也沒有辦法再提供食物了。

「這樣不行。」

「漫無目的的尋找,最後肯定是一無所獲。」

「我現在已經是口乾舌燥了,咱們要想想辦法啊。」范小猴吐著舌頭說道。

大家都很渴,路上的行人一樣都很渴,跟茶多魚她們同樣找不到純凈水的人,大有人在:「一天時間,純凈水就被兜售一空了?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茶多魚很疑惑,大家能想到這一層的時間都差不多,什麼時候超市的行動力這麼快了?都不看看市場的反應就全部賣光?

認真思索。

會不會是有人在故意囤貨?

水在這段時間會是最珍貴的東西,尤其是生產日期靠前的,因為水就是生命。在國家沒有研製出疫苗時,誰都不敢再喝自來水,那基本上等同於自殺。

「查一下老城區的超市倉庫,還有看看附近有沒有礦泉水製造工廠,我們去調查一下。」茶多魚朝范小猴吩咐,這可是黑客的強項。

五分鐘之後。

十幾個地名跟三個工廠被范小猴在地圖上標註出來。

「分頭查?」李紅繩問茶多魚。

「最好不要分開,最近不太平,我擔心會有危險,還是一起吧,咱們一家一家的查。」茶多魚自從遇到了嬰鬼,直接就對榕城的安全係數做了全新的評估,這座城市彷彿一夜之間就讓茶多魚非常陌生,無論是哪裡都似乎會隱藏著危險。

沿著老西路一直朝北走了三條路口,茶多魚就來到地圖上的第一個標註地點,大華超市的倉庫。

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

茶多魚示意大家待著別動,自己進去看看,貓著腰靠近倉庫,門竟然是開著的,閃身走進去,碩大的倉庫被分成了好幾個工工整整的區域。

迅速找到食品區。

空空蕩蕩。

食物跟水,全部都被取走了,一點都沒剩。

離開大華超市的倉庫,茶多魚又察看了兩個超市的倉庫,全部都被清理過,裡面根本就沒有可以飲用的水,也沒有可以吃的食物。這些大家都能查出來的儲存區域,明顯被做了手腳,可能是商家提前搬走了,也可能是出了其他問題。

「去水廠看看。」

「三清礦泉水廠,就這家吧,看看廠子里有沒有庫存。」茶多魚指了指地圖,已經有些焦急。

事情似乎越來越超出掌控。

背後彷彿藏著一隻手。

一隻無形的手,悄悄的操控著一場陰謀。

半個小時之後,茶多魚帶著所有人來到這家三清礦泉水廠,這裡已經是靠近郊外了,共享單車被仍在遠處,大家步行靠近。

耳邊傳來貨車的倒車聲。

「有人!」

「應該也有水!」

一時之間,大家的眼睛都亮了,工廠的大門緊閉,但這根本阻擋不住大家,都不用茶多魚出手,李紅繩一腳就踹開了旁邊的小鐵門。

鐺的一聲。

廠子里的人嚇沒嚇到不知道,但著實把茶多魚她們給嚇到了。

「姑奶奶,您幹嗎呢?小心打草驚蛇啊!」范小猴趕緊拽住李紅繩,手拽著人家的手,扶桑之旅結束之後,吳所謂依然是沒完沒了的黏著茶多魚,范小猴卻是轉移了對象,李紅繩現在在他眼裡就是天使,完美的女神。

「我渴,裡面有水。」李紅繩的嘴唇已經有些乾裂。

「別吵了,已經打草驚蛇了。」茶多魚說了一句,直接就竄了進去。

工廠里現在人聲嘈雜。

一位穿著綠大衣的男人,高聲吆喝著:「大家抓緊時間運貨,所有生產批次在昨天之前的水,全部裝車運走,一箱都不能剩下來。 田園小辣妻 都加把力氣,今天的工資翻五倍,現結,幹完活兒就給錢。」

廠子里的工人很多都還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他們還以為世界和平,一切安好呢,工資翻五倍!這老闆一定是腦子抽瘋了!

沒人察覺到綠大衣眼睛深處的綠色。

一閃而過的綠色。

當李紅繩一腳踹開鐵門時,最後一箱水剛好搬到貨車上,整整五輛貨車,基本上把廠子的庫存清理的乾乾淨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