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刻鐘不到,將近兩米長的巨形石斑魚就被他吞吃完畢,只剩下一些李沐白不願意碰的內臟和一副巨大雪白的魚骨。 在吞吃石斑魚肉時,李沐白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那些精氣不但能補充元氣,還能療傷。

半刻鐘不到,將近兩米長的巨形石斑魚就被他吞吃完畢,只剩下一些李沐白不願意碰的內臟和一副巨大雪白的魚骨。 在吞吃石斑魚肉時,李沐白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那些精氣不但能補充元氣,還能療傷。

當石斑魚肉被李沐白吃完之時,他身上的傷已經癒合了大半,只剩下一些鱗片上的划痕,和一些細小的傷口,而且那些傷口也在持續癒合中。

吃飽之後,飢餓感消失,李沐白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看了眼石斑魚剩下的骨架,突然,一顆綠豆大小的水藍色顆粒從石斑魚的內臟中掉落,引起了李沐白的注意。

這是一顆水藍色的透明晶體,在李沐白的感知中,它裡面充滿了能量,那能量的強度大概和自己體內的氣流能量差不多。

「這是石斑魚體內的能量,變成了結晶?」不管了,先帶走再說,嘴巴一掌,將那顆晶體藏在了嘴中。

隨後看著那石斑魚骨架,李沐白內心一陣嘆息,「是你先要吃我的,物競天擇,現在被我吃了也怪不得我。」

感嘆完,李沐白直接向小廟方向游去,石斑魚肉所化的精氣他還沒有完全吸收,而且石斑魚死前說的那句話,讓李沐白知道,它可能是有同夥的,所以這裡並不安全。

他要找個安全的地方修養和研究那顆舍利子,這附近在他心中最安全的就是那座小廟了,那廟宇有神奇的力量籠罩,其他魚類都發現不了它的存在。

一路快速遊動,到現在,李沐白已經有些適應了自己這幅鯉魚的身體。

回到廟中,李沐白吐出那顆舍利子,和水藍色晶體,盯著舍利子仔細觀察起來。

「佛祖有留下傳承,就在這顆舍利子中,上面雖然遍布佛文,但是這上面的佛文我根本一個字都不認識,怎麼修習?」

正在苦惱之時,他想到了體內那道氣流,雖然現在才恢復了一半不到,這還是吃了石斑魚肉,體內精氣充沛的緣故。

腦海靈光一閃,他決定將體內的那半股氣流能量注入到那顆舍利子中。

李沐白調動體內的那股氣流,想要控制它將舍利子包裹住,但是因為不熟練,對體內能量的控制極為粗糙,第一次直接失敗。

這和利用能量發出「水爆術」不同,發「水爆術」李沐白只要心中所想,那些能量就會自動消耗,根本不用他控制。

之後,李沐白特意練習控制體內那道能量,多次試驗之後,終於能勉強操縱。

控制那道能量將舍利子包裹后,李沐白仔細地盯著那顆舍利子,發現被能量包裹住后,它竟然在緩緩吸收那些能量。

「果然有效!」

見到自己的能量舍利子吸收,李沐白心中驚喜,將那顆晶體也靠近舍利子,期待著它發生變化。

但是舍利子好像對那顆晶體並不感興趣,它將李沐白的能量全部吸收后,也沒有什麼其他變化。

若說有的話,就是原本金黃的色澤變得晦暗了一些。

在李沐白的想象中,這顆舍利子吸收能量后,應該金光大放,隨後佛文出現,自動湧進他的腦海,隨後他就得到了佛祖留下的傳承,從此一飛衝天。

但是,現實與他想象的差異太大,這顆舍利子根本沒有什麼反應,反而變得更加晦暗,那璀璨的佛光根本沒有再出現過。

試驗了半天,沒有絲毫結果,這讓李沐白頗受打擊,而且他發現自己現在精神疲憊。

一天之內,從一個人,重生成了一條小鯉魚,又立刻受到巨形石斑魚追殺,走投無路之下又得到寺廟庇護,意外之中進化,又和石斑魚一場生死搏殺,這一天,他的精神消耗太大了。

原先他心中對舍利子有強烈的好奇和濃重的期待,但是現在,他發現自己根本研究不出舍利子的功能,內心失望之下,所有的疲憊都爆發了。

李沐白重新吞下舍利子和藍色晶體,既然現在研究不出,那慢慢來,現在他就想找個地方去睡一覺補足精神。

隨後李沐白來到廟宇的角落中,帶著濃重的疲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在李沐白入睡之時,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一位全身被佛光籠罩的神秘背影正在對他講道,他聽的虛虛實實,似乎有所悟,又似乎毫無所獲。

而此時,在李沐白腹中的那顆舍利子,竟然發出了一種微弱的震動,這股震像心跳一般,但是又極為微弱,若是不仔細感知還發現不了。

隨著這舍利子的震動,竟然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李沐白的心跳節奏,竟然讓李沐白的心臟跟著它的節奏跳動。

跟心臟統一之後,又帶動了李沐白的呼吸節奏,達到了「三位一體」的神奇狀態。

此刻李沐白的呼吸變得很慢,而且陷入一種特殊的節奏中,這種呼吸節奏,跟那顆舍利子的震動和心臟的跳動完全一致。

這時,在他周圍漸漸匯聚出了一些肉眼不可見的能量因子,在他的呼吸中,湧入他的體內,改造他的身體,能量因子的吸收,使得他體內的細胞活性大大增強。

而且在李沐白嘴中的那顆藍色晶體,也在這種神秘的呼吸節奏中被分解,一半駁雜的能量消散,一半被李沐白吸收。

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那些能量因子越來越濃郁,甚至因為這些能量因子被吸引匯聚過來太多,李沐白周圍的海水都變成了深藍色,遠遠看去,猶如一塊巨大的藍水晶。

隨著眾多能量因子被李沐白吸收,他體內新陳代謝急劇加快,細胞活性大大增強的同時,又轉換出一些體內的廢物,他的身軀竟然又開始變大。

這種神秘的呼吸節奏持續了一刻鐘,那舍利子的震動才漸漸消失,而李沐白的心跳和呼吸節奏也慢慢恢復了正常,在他周圍的濃郁能量因子和排出的廢棄物質也在海水的流動中,漸漸散去。

就這一刻鐘時間,李沐白的身體吸收眾多能量因子,原先只有一米五的魚身,直接又長大了三分之一,變成了一條全身漆黑,長達兩米的黑鯉魚,而這些,他現在都還不自知,因為他正在睡夢之中。

……

這一覺,李沐白睡得踏實無比,一覺醒來,神清氣爽,已經是第二天了。

醒來之後,他頓時發現了自己身體與之前的不同,他在這一夜之間,竟然又變大了,達到了兩米,不僅如此,就連他體內的那道能量氣流都粗大了一倍以上。

而且他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力量和反應速度與睡覺之前相比,都有所增強。

「這是怎麼回事?睡了一覺,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變強了,這麼神奇?」

「這肯定有原因,我昨天睡覺之前,只是研究了那顆舍利子,給它注入了能量,難道是因為這個?」

一番思索,李沐白心中立刻有了猜測,他吐出那顆舍利子,一番觀察,這顆舍利子和昨天並沒有什麼不同,看不出什麼頭緒。

而且他發現,那顆水藍色的晶體消失了,這怎麼回事?

「難道不是因為舍利子,而是那顆晶體的緣故?」

就在這時,突然「嘎吱」一聲轟響,這座小廟竟然坍塌了,整個房頂都轟然落下。

這時,李沐白反應奇快,魚尾一甩產生巨大的推動力,他的身形猶如箭矢一般,從廟宇中直接衝出,來到了院子中間。

此時不止廟宇倒塌,整個院子周圍的建築都全部化為碎末,就連之前阻擋住石斑魚撞擊的那扇堅硬木門,也一同化為了碎屑。

這個變化,讓李沐白心中震驚,這是他突然來到陌生的海底世界,第一處給他庇護,讓他覺得心安的地方,現在就這麼在他眼前坍塌了,成了一處廢墟。

李沐白心中一陣失落,昨天還堅固無比的寺廟,竟然在一夜之間腐朽成了廢墟,這是那尊佛像碎裂,我取走舍利子的緣故嗎?

奸臣當道 此時,李沐白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石斑魚在死前,說的那句話,「虎鯊王會為我報仇的!」

「不行,我不能再留在這裡了,必須得趕緊走,那石斑魚可能只是一個小弟,它大哥現在可能已經知道它被吃了,而這裡離那裡又不遠,現在寺廟倒塌,不能再對我形成庇護,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寺廟的坍塌,讓李沐白心中生出了危機感,他決定立刻離開這裡,當時石斑魚是從西邊過來的,他決定向東邊離去。

而且,他腦海中一直在思索,這一夜之間他身上的巨大變化,到底是因為舍利子還是因為那顆水藍色的晶體。

彪悍寶寶無良媽 此時,在石斑魚被吃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副兩米長的魚骨,它的內臟在一夜之間,就被各種海底生物吞吃乾淨。

一道速度奇快的大魚從遠處游來,停在了石斑魚的骨架前。

這條大魚足有五米長,眼大,身軀呈流線型,體表光滑,背部黑色,魚身為銀白,尾鰭深分叉呈彎月狀,最奇特的是它的吻部扁平而尖銳,一直向前延伸,猶如一柄利劍,佔據它身體的三分之一的長度。

這是一條劍魚,他的身軀長度是普通劍魚的兩倍,而且劍魚是海中游速最快的魚類,普通劍魚時速可達130公里,但是他過來時,那速度已經遠遠超出130公里的時速。

劍魚的視力敏銳,他在極遠處就看到了這幅骨架,覺得有些熟悉,到近前一看,這是石斑魚!

他心中一驚,石斑魚可是吃過一顆神果進化過的,實力比他也就弱了一線,這還是自己仰仗身體比它大,速度比它快,但是它卻在這裡被吃了,怪不得它昨天沒有回大本營去。

在東海西邊這片海域,竟然有生物敢吃虎鯊王的手下,平時可都是它們吃別人的。看著只剩下骨架的石斑魚,這條劍魚心中大震,同時還有一些后怕,他謹慎地朝四周遊了一圈,自語道:「這附近出了凶獸,石斑魚被吃了,我得趕快去稟報黑鯊王。」

劍魚尾鰭一轉,「長劍」劈開水浪,以驚人的速度向來處游去。

半小時后,劍魚來到一處海溝中,這處海溝的岩壁上,到處都是一個個巨大的天然孔洞,正好成了一個個絕佳的「洞府」,但這著孔洞只是像石斑魚這樣底層的小弟平時居住的地方。

一來到這,劍魚直接向海溝深處游去,大概向下遊了百米左右,才開始喊道:「報告虎鯊大王,我發現我們一名巡邏隊員石斑魚在一百海裡外,被不明怪物給吃了,只剩下一副骨架,我出去巡邏時發現,就立刻趕回來報告大王。」

這劍魚一喊,從那海溝深處,出現了一條個巨大的大白鯊,它的體型有將近十五米長,巨大的頭顱上有一張血盆大口,一枚枚足有二十厘米長的三角形利齒寒光閃閃。

不僅如此,他似乎還發生了某種變異,在它的背脊上,長滿了一排幾十厘米長的尖銳骨刺,看起來兇惡異常。

這條大白鯊碩大的眼睛盯著劍魚,張開巨口道:「虎鯊大王去深淵捕食了,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即可。」

劍魚有些懼怕地看著這條大白鯊,它知道,這條叫白鯊的大白鯊是虎鯊王的親衛之一,平時都是他在率領它們。

立刻道:「是,白鯊統領,我出去巡邏時,發現我們虎鯊門的一名巡邏小弟,石斑魚被吃了,只剩下一副骨架,而且還是在我們虎鯊門的管轄海域內。」

「嗯,」白鯊統領一聽,竟然在他們的海域內,有一名小弟被吃了,立刻大怒,碩大的雙眼中殺氣散發。

張開大口道:「你速速帶我去,不管是誰,敢在我們虎鯊門作亂,我都要將他撕碎吃掉!」

劍魚一見白鯊統領那巨大血口,內心就是一陣懼怕,道:「是是是,白鯊統領威武,我這就帶路。」

劍魚此話剛一說完,白鯊統領就眼珠子一轉,又問道:「石斑魚是直接被吃還是一番搏鬥之後不敵被吃?」

「屬下看到石斑魚的枯骨后,在周圍觀察了一圈,發現它是經過一番激烈搏鬥的,周圍的珊瑚礁叢都被他們撞爛無數。」

「嗯,原來是這樣,這麼說來吃了石斑魚的那個傢伙也就比他強那麼一絲,那我就不去了,這大本營還要我留守,就讓鯊九跟你去吧,剛好也可以讓它歷練一番,你們兩個足可以將那人擊殺了。」

此時,白鯊統領發出了一種奇怪的音波,一條將近四米長的大白鯊從海溝深處出現,尾巴一甩,就到了劍魚旁邊,與劍魚一起對白鯊統領回復道:「是,大統領,我們這就前去。」

……

這條叫鯊九的大白鯊,雖然只有將近四米,但是劍魚絲毫不敢怠慢,若是近身搏鬥,自己還多半不是他的對手,自己只能憑藉速度逃跑,而且他還是白鯊統領的族群內的。

鯊九身形強壯,矯健,游速也是不慢,半個小時之後,兩條魚來到了石斑魚的骨架旁,鯊九看了眼石斑魚骨架上的傷痕,就立刻道:「他是被一條魚吃了。」

說完這句話,鯊九就不再多說,劍魚知道,這鯊九一直都是冷酷少言,而且大白鯊是大海中食物鏈頂端的獵食者,他們的嗅覺極度敏銳。

普通的大白鯊能嗅到一公裡外血液稀釋五百倍后的氣味,而已經進化后的鯊九,它的嗅覺起碼增強了十倍以上,只要鎖定了獵物的氣味,它能在十海里內輕鬆憑藉氣味找到獵物。

極其強大的嗅覺和追蹤能力,還有強壯龐大的身軀,讓大白鯊成為了大海中極其可怕的殺手,和追獵者。

檢查完石斑魚骨架,鯊九在周圍的珊瑚叢中觀察起來,此地有無數種氣味被它的鼻子捕捉到,服食神果進化之後,它有了一項特殊能力,可以憑藉氣味判斷出生物的強弱。

沒一會,他鼻子一動,就在珊瑚叢中找到了一枚拇指大小的鱗片,憑藉這枚鱗片,鯊九判斷出了吃了石斑魚的是一條鯉魚,而且實力比他們都要弱。

「找到了,這裡三天之內,除了你之外,只有一條鯉魚有這種實力,而且珊瑚叢中還有它掉落的鱗片,跟我來!」

鯊九直接根據李沐白在這裡留下的氣味追尋而去,十幾分鐘后,鯊九和劍魚來到了小寺廟的廢墟處,鯊九又在周圍遊了一圈,道:「這裡的氣味比較濃,看樣子它在這裡休息過,而且離開時間還不長,我們追!」

而此時,李沐白正在海底邊游邊玩,對他來說,這海底的景色和環境基本可以說都是陌生和新鮮的,唯一有所印象的就是以前在電視節目中,看過的一些海底場景,但是這些又怎麼能和自己親自在海底遊玩所看到見到的場景相比。

在沒有危險的時候,這炫彩繽紛,五顏六色的海底是那麼美麗。

此刻,鯊九和劍魚正在尋著李沐白留下的氣味追近,但是李沐白卻沒有絲毫察覺,也沒有感受到危險的臨近…… 鯊九和劍魚的游速飛快,他們追尋著李沐白的氣味,一路上,所有的魚類碰到他們都迅速向兩邊躲避,落荒而逃。

而此時,他們也沒興趣去追捕那些普通的魚類,現在他們只對李沐白感興趣。

而離他們幾十裡外,李沐白此時悠然愜意,他發現,自己已經漸漸喜歡上了這海底美麗的風景,海底生物捕食的場景,對他來說都是那麼新鮮,感覺,就跟當年的旅遊觀光一樣。

只是心中突然莫名的有一絲煩躁揮之不去,「難道是因為石斑魚的同夥?應該不是,我都已經離開那麼遠了……」

一刻鐘后,李沐白心中的煩躁之感越來越強烈,突然,他感覺到了不對勁。

一股危險從後面直逼自己而來,李沐白立刻魚尾一甩,在水中形成強大的推動力,從右邊閃避而過。

此時一道巨大的身影從他原先所在之處穿行而過,那身影猶如一柄利劍,攜帶著巨大的衝擊力,分開海水無聲無息,若不是自己心神預警,這一下就會被那條大魚直接刺穿。

偷襲不中,那條大魚衝出幾百米后,又調轉身形,向這邊靠近,出現在李沐白幾十米內。

直到此時,李沐白才看清,這竟然是一條將近五米長的劍魚,他頭部的上吻處一根像長槍一樣的「骨刺」,散發著濃濃的危險。

這條劍魚的偷襲,讓李沐白心中暴怒,無緣無故竟然偷襲我,雖然你身軀比我兩倍還要大,但是身上的氣息並不比我強多少,李沐白心中也沒有懼意。

而且他在一路上也見到了無數魚類捕食的場面,知道了在這海底,優勝劣汰,有時候襲擊並不需要理由,只是為了果腹而已,往往一不注意,就會淪為食物。

這海底的生存規則雖然血腥殘暴,但卻是符合最原始的自然規則,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在這海底,弱小是一種罪,弱小的生物只能被強者吃掉,成為他們的進化資源。

但是正當李沐白準備跟這條劍魚搏殺時,從後面竟然出現了一條大白鯊,他一出現,就盯著李沐白,雙眼中滿是冷酷之意,那五米長的身軀,看起來更是強壯無比,那血盆大口一看,就讓人心底生寒。

看到這條大白鯊出現,從他和那條劍魚的眼神交流之中,就可以看出他們是一夥的,這讓李沐白的內心直接跌倒了谷底。

「是你吃了石斑魚?沒想到竟然會是一條沒用的鯉魚!」

「他們是為了石斑魚而來,竟然能在這裡找到我!」李沐白心中一片震驚,看了眼那條大白鯊,李沐白心中才想起,大白鯊是海洋中最頂端的獵食者,他們的嗅覺極度靈敏,看樣子他們是追尋我的氣味而來的。

「你們是虎鯊王的手下?」

「你果然知道我們虎鯊門,也知道石斑魚是我們虎鯊門的手下,你還敢吃了他,果然是好膽色!」

「是那條石斑魚先要吃我的!」

在鯊九說話之時,李沐白說了一句,但是那鯊九並沒有理他,那冷漠的雙眼中,好似忽略了他的存在,又好似他已經成了砧板上的肉,生死都在它們的掌握之中,而他說的話,像是在對李沐白進行死亡宣告!

「在這片海域,從沒有外面的生物敢吃我們的人,只有我們吃他們的份,現在你破了這個例。」

「而我們虎鯊門的規矩,凡是殺了我們的人,都會被抓回去,承受萬鯊噬身之刑,你不用想著逃跑,因為在我面前,你逃不了!」

「哈哈哈哈,真是只有強權,沒有對錯的世界,既然如此,你以為我會束手就擒,想要殺我,我必然帶上你們一個陪葬!」

既然無可避免,李沐白經過昨天的生死搏殺,內心也被激發出了一股狠勁。

「老子一個人,怎麼會對你們兩條臭魚低頭,還想要吃我,就算是死,我也要咬死你們!」

李沐白沒有被動迎擊,而是率先出手,在鯊九說話之時,他早就在嘴中偷偷凝聚出了一顆壓縮「水珠」。

此時出手,他調動全身肌肉,尾鰭划動,藉助強大的推動力,直接暴起撞向他身後的劍魚。

那劍魚沒想到李沐白這條黑鯉魚這麼狂烈,面對它和鯊九的圍堵,竟然還敢先行動手!

要知道他和鯊九兩個都不弱於李沐白,而且鯊九還是大白鯊,就算是同一級別,鯉魚也根本不可能是大白鯊的對手,換成一般的鯉魚,被圍堵住,早就在瑟瑟發抖了!

雖然李沐白現在的身體是一條鯉魚,但是它們不可能知道,他的靈魂是一個人!

他是一個受過九年制義務教育的人類!

因為如此,他才敢暴起對他們動手。

李沐白的力量經過神秘呼吸節奏之後,比和石斑魚搏鬥之時,又有了顯著提升,現在他的力量,並不比任何同階的生物弱,而且,速度也是極快。

所以,在李沐白突然暴起,撞向劍魚時,劍魚根本躲不開,被直接撞在了頭部側面,在水中飛出幾十米遠,而且頭昏腦漲,一時根本辨別不了方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