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聽在那灌木深處,忽然傳來了一聲笑聲:“呵呵….你來了…我的人馬小姐。看來我命不該絕。”

卻聽在那灌木深處,忽然傳來了一聲笑聲:“呵呵….你來了…我的人馬小姐。看來我命不該絕。”

奧莉薇婭循着聲音走過去,一眼就看到了虛弱躺在草叢中的梅洛伊德,以及倒在她身邊的一個衣衫襤褸的女人。

奧莉薇婭雙腿彎曲蹲了下來。她查看着蜘蛛身上的傷勢眉頭一皺:“你不要說話,你被聖光審判之錘所傷,一身魔力又消耗殆盡,你的情況很危險你知道嗎!居然還笑得出來?”

卻見梅洛伊德咧開滿是血絲的嘴角,指了指身邊的人道:“救她…她是霍爾格的王后,真正的王后….其餘內幕…等我睡醒了再告訴你,但現在…我們必須立刻返回魔鷹堡。”

蜘蛛說完這句話就疲憊的閉上了眼睛,一股睏倦之意如潮水般將她包圍,她再也支撐不住,就這樣半昏半睡的閉上了眼。

奧莉薇婭顧不得其他,她先對那位菲利普皇后施加了一層聖光祝福,又查看了一下梅洛伊德的傷勢。

由於對方是魔物,她的聖光治療術對其效果微乎其微。不過她記得蜘蛛的身上應該帶着一些小領主贈送的特效藥?

半人馬在蜘蛛的身上摸了摸,果然摸出了幾瓶藥!卻是兩罐雲南白藥,以及一瓶速效救心丸。

也不知道克洛澤給蜘蛛拿這些救心丸幹什麼?後者又沒有心臟病。 不明所以的半人馬用手撐開了梅洛伊德的嘴脣和牙齒,將雲南白藥合着速效救心丸一股腦的倒了進去。

倒下半瓶速效之後,她這才吩咐兩個騎着熊的暗魔軍將坐騎貢獻出來,用來馱傷員。

這兩隻棕熊脊背寬大,行走步伐又較穩。只要不是高速奔跑,很適合給傷員當坐騎。

做完這一切, 棄婦之盛世嫁衣 ,心情有些沉重。

在這裏遇到詠歎大教堂的聖騎士實在相當令人可疑….而她當時之所以會遭人暗算掉進索羅海里,又漂洋過海來到這兒….也正是因爲她窺得了教廷的一些內幕並提出質疑。

原本奧莉薇婭只是想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沒想到約她見面的大主教卻誣陷她是教廷的叛徒!並埋伏了人對她進行圍攻。

如果不是半人馬靠着自己高超的作戰技藝,以及那麼一點點的運氣,恐怕早就變成索羅海那些海怪的肚中食糧了。

說起來也真是,能從聖白大路的海岸一路飄到萊恩大路而沒有被吃掉,半人馬的運氣何止是一點點好?用逆天好都不足以形容啊!

然而被克洛澤撿到的那一刻,似乎纔是半人馬命運的轉折。她有時獨處的時候也會思考這個問題,她之前所學所認知的一切,在到了這裏之後都完全派不上用場!除了訓練士兵和打仗的記憶,她幾乎什麼都不會做。

可就是自己這一生本領,似乎學來就是爲了要與克洛澤殿下相遇似的!冥冥之中像有一條線將她拉到了這裏。

奧莉薇婭一直沒有說過,她在第一次踏足魔鷹堡的時候,就對魔鷹堡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就好像自己什麼時候在夢裏來過這裏似的。

你是幽冷的深淵

克洛澤看到剛走不久的人馬騎士又返回城堡,頓時覺得有些好奇。可當他再看到棕熊背上馱着那奄奄一息的蜘蛛時卻是心頭巨震!

“梅洛伊德她怎麼樣了?怎麼會傷成這樣?!”

克洛澤不是瞎子,蜘蛛爬在熊背上臉色蒼白,嘴角都沾滿了鮮血,雙手也是冰涼的可怕!

在詢問了事情的大致經過後,克洛澤急忙將梅洛伊德抱起,帶回了自己的臥室中。

將蜘蛛放在大牀上,他此刻的腦袋上滿是黑線….他覺得蜘蛛之所以有現在這種表象,估計受傷都只佔了小部分,而更大一部分原因則是因爲服藥過量造成的。

一下子半瓶速效救心丸!就算是魔獸也背不住啊!

打開了速效救心丸的說明書,克洛澤匆匆閱讀了一下。卻發現這種藥主在行氣活血、增加冠脈血流量,其副作用也只寫着噁心嘔吐,腹瀉等情況。藥效很溫和,一般來說很少有副作用的。可梅洛伊德怎麼會變成這副樣子?

情急之下,克洛澤解開了梅洛伊德的衣領,將耳朵貼在對方胸口上聽了半天,結果卻是臉色大變!

這傢伙心臟跳的那叫一個微弱!如果不是貼着仔細聽幾乎都感覺不到了。

這時,聞訊趕來的夜風幾人也圍在了旁邊。

夜風說:“她是魔獸體質,要不讓我用黑暗魔法試試?”

克洛澤搖了搖頭:“不,這不是魔法能夠解決的。黑暗魔法我也會,可剛剛在她身上用出來卻絲毫沒有效果。估計是那些藥的問題。”

奧莉薇婭臉色一變:“啊?這麼說是我害了她?”

克洛澤搖了搖頭安慰道:“不,你做的沒有錯!當時那種情況你也沒得選。而且藥也沒有問題,我不知道是不是梅洛伊德對這種藥物過敏?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就有些難辦了。”

克洛澤咬着牙在房間中踱步。他手上拿着速效救心丸的說明書翻來翻去的看,忽然看到那上面寫着藥物的成分中含有“冰片”!這種成分能夠起到涼血降溫的作用。

他忽然停下腳步站在原地。

“等等!涼血降溫?可是梅洛伊德是蜘蛛…蜘蛛是冷血動物啊!她的體溫和心跳本來就比其他人要緩慢的多,體溫也低的多。如果繼續給她涼血的話….嘶….”

克洛澤吸了口氣兒,心想那不是促使她提前陷入冬眠了嗎?

想到這裏,克洛澤走到梅洛伊德身前翻開她的眼皮看了看。又摸了摸她的手,發現的確很涼。

他爲後者蓋好被子,便對小麗莎說:“快去燒上一些開水,煮一點生薑在裏面。我覺得她可能需要一碗薑湯。”

是的,有時候事情就是那麼簡單,只不過是人們將它想複雜了。

梅洛伊德身爲魔獸體質,受傷之後只要不是立即死亡,她總會在時間的推移中自愈的。除非是一些慢性詛咒類魔法,又或是被審判之錘砸出的內傷。

其實這一次梅洛伊德在休息一段時間之後應該就可以痊癒的七七八八。但半人馬一口氣給她喂下了半瓶的速效救心丸!使得她原本就跳動緩慢的心臟跟停了差不多。

而且身爲冷血動物的蜘蛛又被清涼解毒了一回….對梅洛伊德來說,這個傷害幾乎比神聖之錘捱上一下還要來的更加嚴重!

要知道蜘蛛可不怕毒,它不需要清熱解毒!似乎是這麼個道理。


小麗莎不一會兒就端來了一碗熱氣騰騰的薑湯。克洛澤把蜘蛛的腦袋放在臂彎下,將她的上身托起,拿着盛薑湯的碗一點一點向後者的嘴裏倒去。

但克洛澤試了半天,已經處於冬眠狀況的梅洛伊德卻嘴脣緊閉,根本就喝不下去。

要不…用漏斗給她灌嗎?那樣會不會嗆死她?

忽然,昏迷中的梅洛伊德渾身都顫抖起來!那嘴脣慘白,雙眉緊皺,牙齒也咯咯咯的上下不停碰撞,似乎非常的冷。

克洛澤將蜘蛛身上的被子緊了緊,直接把她抱在了懷裏,又讓小麗莎去多拿來一些炭火將屋裏的壁爐燒的旺一些。

可即便這樣,梅洛伊德身體上傳來的冰涼感仍然絲毫沒有好轉。

克洛澤暗道不行!外部的保暖畢竟沒有直達內部來的有效!可是….她牙關緊咬嘴脣緊閉,根本沒有辦法自己喝下薑湯啊。

看了一眼表情痛苦的梅洛伊德,克洛澤一咬牙自己喝下一大口,將湯含在口中的他,直接俯下身貼在了後者的嘴脣上,用嘴對嘴的方式爲梅洛伊德一點一點把薑湯餵了進去。

如此反覆了幾次,梅洛伊德的喉部上下涌動,還真的喝進去了!

克洛澤看到真的有效,乾脆就一口氣將那一碗薑湯全部用這個方法給後者灌下了肚。

他倒是沒有多想什麼,純粹是心急爲了救人!


可當他將一碗薑湯全部送進蜘蛛口中之後,在擡起頭卻發現這一屋子的女人全都愣愣的望着他,表情有些奇怪。

夜風更是直接扭過了頭去,裝作沒有看到。

克洛澤舔了舔嘴脣不明所以的問:“你們都這麼看着我幹嘛?我臉上有花嗎?”

衆人有些尷尬的挪開了目光。奧莉薇婭躬了躬身說:“大人,那麼我先下去了。看來梅洛伊德小姐已經沒有大礙,那麼我就帶着暗魔軍繼續西進,去完成我的任務了。”

“嗯,去吧"。

克洛澤點了點頭,而小麗莎則紅着臉蛋兒說再去燒一些開水,便逃也似的跑開了。

站在門口的傑西卡看着克洛澤揚起腦袋冷哼了一聲,嘴裏好像還說着什麼“果然是個色胚”之類的話,轉身也走開了。

而拉娜的表情便有些玩味。她翹着嘴角還衝克洛澤挑了挑眉毛,豎了下大拇指。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克洛澤感到莫名其妙,但還好母龍戴安娜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反應,她仍舊是那麼默默的站在房間角落裏。

可暗精靈似乎在跟克洛澤目光接觸之後有些刻意躲閃,顯得很不自在。

克洛澤納悶的撓了撓頭,心想這些人都是怎麼了?

可忽然間!當他看到呼吸逐漸均勻,臉上又恢復了血色的梅洛伊德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和這位蜘蛛小姐溼吻了好十幾分鍾?!

剛纔他心急救人並沒有什麼感覺,可現在回想起來….饒是他臉皮過厚也忍不住一陣兒臉頰發燙。

只不過克洛澤在心中想道,梅洛伊德的舌頭好軟啊…..

呸呸呸!自己在瞎想些什麼?自己明明已經有夜風姐了,不能再對其他女人動歪心思!你那是治病救人!是很神聖的~正所謂衣不避醫,在醫生面前不分性別和老少,就算這次生病的是胡波魯,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嗯…..毫不猶豫的命令另外一個人用嘴給他喂下去!

克洛澤如是想。 梅洛伊德在喝下薑湯後面色慢慢趨於正常,呼吸也平穩了許多。而那原本冰涼的手腳也似乎有了一些溫度。

克洛澤將她擺好,蓋好被子,又吩咐小麗莎幫着照顧一下,這才抽空去看看自己那位後媽。

由於奧莉薇婭已經事先對她施加了聖光治療術,所以這位王后的情況要比梅洛伊德好上許多,此刻已經能坐着自己吃點東西了。

而當克洛澤推門走進那間客房的時候,這位菲利普皇后卻仍舊習慣性地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傲人姿態,想要用下把去看克洛澤。

不過克洛澤並不生氣,這是他的地盤,而對方的這種做派也只讓他感到好笑而已。

克洛澤攤了攤手說:“尊敬的王后,我這魔鷹堡的飯吃的還習慣嗎?”

聽到克洛澤說的話,菲利普王后也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可沒有任何驕傲的資本,甚至如果不是對方派出的人,她很有可能就要死在那不見天日的潮溼地牢中黴變發臭吧?

王后咳嗽了兩聲,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這才說:“不要以爲你派人救了我,我就會感謝你。只不過現在霍爾格大敵當前,你們幾兄弟必須聯合起來儘快發兵王都!將那些魔鬼從殿下的身邊趕走!現在立刻送信去奔雷平原,讓菲利普立刻帶兵北上增援!”

克洛澤瞥了瞥嘴並沒有否認,只不過他下面的話卻讓王后整個人呆在了原地。

“我想….您的兒子恐怕收不到您的信,因爲他並不在奔雷平原。而且….他似乎在西境吃了不小的虧,差點就沒了命。”

“什麼?!小菲利普他怎麼了? 總裁爹地要轉正 ?”

克洛澤搖了搖頭:“您也許在地牢裏待的太久了還不知道,奔雷河對岸的灰鴿公爵對太陽花大皇子發起突擊,已經攻佔了太陽花堡以及太陽花的大部分重要城市。

您的兒子得到消息後,本想要順着奔雷河去偷襲對方大本營,但卻遇到了那位七海之王的狙擊,險些在奔雷河上丟了性命。

不過我聽說他的船隊已經靠岸,此時正在太陽花領地上和那位灰鴿公爵打游擊呢~至於他是不是還活着….我也不得而知了,我的人只傳回來這些情報。

而我有理由相信,灰鴿公爵的突然進犯和王都裏發生的這些事是有聯繫的,那麼現在您能不能給我說說具體發生了什麼?”

菲利普王后一臉不可置信的搖着頭。他的兒子菲利普是她的驕傲,也是她一生的希望。她希望菲利普能夠繼承霍爾格公國的國王之位,至於大皇子…她甚至早就想好了應付的對策。


不過這突如其來的西境之戰和跨海而來的教廷,都將她的計劃徹底打亂。

其實現在的她還說什麼計劃?自己的性命都差點不保!

不過菲利普王后到底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她急忙擡頭說:“那麼我親筆寫一封信,你派人立刻送去我的孃家!我的父親也會立刻出兵,並向新聖城求援!”

克洛澤再次聳了聳肩:“我想您的這個要求我恐怕沒法實現。您知道嗎?我有一個朋友,他叫銀獅公爵西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此刻您的孃家恐怕已經變成他的領地了。”

“什麼!?”

這一次,菲利普王后像是被天空中的一道閃電忽然劈中,整個人都石化在了牀上。

她的所有驕傲,她的所有倚仗,在這一刻竟然全部分崩離析!

她從高高在上的王后直接跌落到谷底,現在不管是自己的家族還是自己的兒子,都已經自身難保,那麼她還能依靠誰?真的只剩下這個私生子了嗎?

王后緩緩低下頭,即使眼淚已經佈滿了面頰,她自己竟然都沒有發覺。

克洛澤搖搖頭輕聲道:“你放心,雖然銀獅公爵的戰略部署不能被我所左右,但讓他留你父親一條命還是能做到的。而且你口中的新聖王野心更大,就算這次銀獅子不對菲利普家動手,新聖王也即將南下。

據我所知,班卡茲已經被四方介入的力量瓜分殆盡。您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妹妹蘇迪,已經和德里亞三皇子遠渡重洋離開了戰爭的漩渦中心地帶,班卡茲王國分崩離析,已經在劫難逃….整個萊恩大陸的格局都將迎來一場大變革。

這不是我們一兩個人所能左右的,時代的車輪在轉動,這些變化在所難免,就算換上一批人結局仍然不會有多大的改變。你先休息吧,具體的勤王事宜我會和自己的手下們好好商量一下。放心,陛下仍舊是我的父親,我不會見死不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