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璽傑京又捏着一塊臭豆腐放進了自己的嘴巴里,至於其他人的評價,璽傑京根本不在乎,有此美味足矣!

原來璽傑京又捏着一塊臭豆腐放進了自己的嘴巴里,至於其他人的評價,璽傑京根本不在乎,有此美味足矣!

衆人聽到有人高呼他在吃屎,紛紛看去。

“臥槽!他真的在吃屎!”

“太恐怖了!竟然有人吃屎!”

“這個人是什麼奇葩啊!”

狗子在後面不斷地追逐着,他看到璽傑京不斷地將一塊又一塊的臭豆腐放到自己的嘴巴里,他頓時極了。

“璽傑京!我求你了!給我吃一塊好不好!”

這話又引起了人羣中的軒然大波。

“臥槽,這條狗竟然跟那個人在搶屎吃!都求了啊!”

“那屎難道有那麼好吃?”

“你想試試?”

“滾滾滾,我纔不吃屎呢!”

就這樣,火雀城突然流傳出有一人一狗街頭搶屎吃的傳聞,並且還成爲火雀城以後的茶餘飯後的談資。 對於璽傑京和狗子去了哪裏,王宇一點都不擔心。

杜心已經準備去渡劫了,王宇讓他渡劫成功之後就直接回青蓮宗,不需要再來跟着他。

而這天天色剛黑的時候,王宇來到了白日裏陳影梧說的長樂公主府的門口。

門口熙熙攘攘,許多看上去頗有風雅的文人騷客此時全部聚在外面,等着長樂公主府開門。

白天王宇見過的奇修齊,此時也在人羣之中。

“見過奇公子。”

一邊的文人雅士全部朝着奇修齊行了個禮。

“見過諸位。”

奇修齊也回了個禮。

“聽說此次長樂公主舉辦了一個比試,分別是對對子、作詩、以及題詞。”

“比試的第一名,可以與長樂公主一起恰談詩詞歌賦,甚是妙哉。”

“真的麼?能與長樂公主洽談?此等美事兒我們渴望之極啊!”

“唉,有奇公子在此我們怕是沒有希望了。”

此時一個人將話題轉到奇修齊的身上。

奇修齊見到衆人都認爲他能第一,也是露出謙虛地姿態:“諸位誇獎了,奇某對於這些只是略懂一二。”

就在這時候,陳影梧出現在王宇的身邊。

“誒,李白兄來的挺快的嘛~看來你也很想看看長樂公主的尊容啊~”


陳影梧將手搭在王宇的肩上。

王宇感受到沒有惡意,連忙將身上的護體靈力給收了。

不然的話,就陳影梧這樣的金丹,可能會直接被王宇的護體靈力直接給反彈彈死。

雖然陳影梧聲音不大,但是確實也不小。

奇修齊他們都注意到了王宇這邊。

陳影梧笑着跟其他的那些文人騷客拱手打招呼。

然而輪到奇修齊的時候,陳影梧恭敬地說道:“平山宗陳影梧,見過奇公子。”

奇修齊擡着頭,看都不堪陳影梧,不屑地說道:“陳影梧你與一低等廚子如此稱兄道弟,也不怕辱沒了自己的身份。”

陳影梧愣了一下,他是認識奇修齊的,但是爲什麼奇修齊今天卻對他如此?

他說的廚子又是什麼?

陳影梧看向王宇,心想,難道他說李白兄是廚子?

就在這時候,王宇說話了。

“有些人自詡爲名門大家,自認爲詩詞歌賦高人一籌,可是這滿嘴噴糞的本領,卻是連個人都算不上啊,至少人不會滿嘴噴糞。”

王宇笑眯眯地說道,也沒有看奇修齊,也沒有點誰的名。

但是在場的哪有傻子,他們都知道,這明顯是在說奇修齊呢。

“你!好一個粗鄙之人!”奇修齊看着王宇生氣地說道。

“忒,我再粗鄙也是人,難道你爹跟你娘就不需要做一些粗鄙的事兒? 夜宴:總裁獵愛小丫頭 ,你又是怎麼剩下來的?難道你娘跟狗生了你?”

王宇不屑地看着奇修齊,說髒話?

21世紀的鍵盤俠那纔是真正的高人,就你奇修齊?

算個屁!

“你個廚子,竟敢如此羞辱於我!”奇修齊十分生氣,他指着王宇,氣的都有些說不出話來。

王宇還打算說什麼,這時候長樂公主府的門開了。


從長樂公主府裏走出來一個十六七歲左右的侍女,她似乎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面前這麼多青年才俊也沒讓有任何一絲的異樣。

“諸位,請出示請柬,如無請柬者,只需回答奴婢三個問題,若是答上了,便可進去,否則還請自行離去。”

“對了,剛剛奴婢忘了說,此次請柬只能本人進入,不能像以前一樣一張請柬帶着多人進入。”

侍女的話剛落,便有人問道。

“小鶯姑娘,那沒有請柬的人,只能通過答題才能進去麼?”

一名男子問道,他之前是跟着別人的請柬進去過的,面前的侍女他也不是第一次見。

“若非小鶯嘴巴有問題,說的話語不夠清楚?所以公子纔有此問?”小鶯笑着看向剛剛提問的人,打趣着說道。

“哈哈哈……”

此話引得大家都是轟然一笑,顯然他們都是認識小鶯的。

“諸位公子且安靜。”小鶯這話一說,原本嬉鬧的氣氛頓時變得安靜了下來,他們靜靜地看着小鶯,等待着她後面的話。

“現在,請想要答題的公子上前來,若是一刻鐘後大會開始,屆時將不再允許進入了哦。”說着小鶯俏皮地一笑。

衆人又是在退讓,都認爲自己的謙謙君子,應該對方先上去。

陳影梧此時看着王宇,他有些爲難:“李白兄,我只有一張請柬,這……”

王宇感受到陳影梧的爲難,笑着說道:“沒事,你進去就行,我等等答題。”

說着便往前走去。

而離他們不遠的奇修齊聽到王宇的話,頓時發出一聲訕笑。

“就你一個廚子?還想答對小鶯姑娘出的三道題?”

奇修齊的話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關注。

“他是個廚子,有何文采可言?”


“長的人模狗樣,還是下來吧,別上去丟人了!”

“別耽誤小鶯姑娘的時間了,回來吧你!”

“你也敢羞辱奇公子,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啥樣。”

無數的謾罵聲都朝着王宇涌去,而唯一一個沒有指責他的人,就是陳影梧了。

奇修齊走到陳影梧的身邊,他語重心長地說道:“影梧兄,交朋友,得看清楚這個朋友值不值得交,那種粗鄙之人,怎能與影梧兄爲伍呢?”


陳影梧想張嘴反駁,但是想了想,還是決定放棄。

在他看來,李白跟奇修齊爭,完全是爭不過的。

王宇一直在等陳影梧表態,如果陳影梧打算堅定地站在自己這邊,王宇是打算擡一手陳影梧的。

然而,陳影梧讓王宇失望了。

他朝着王宇投去一個抱歉的眼神,然後默默地站到了奇修齊的身後。

這個態度就很明顯了。

奇修齊見到王宇現在孤家寡人一個,眼中流露出一絲得意。

王宇本來是沒得罪他的,但是在院子裏,璽傑京對奇修齊的辱罵,他無力還手,可是對於王宇這個廚子,他就把氣撒到了他的身上。


而且誰讓王宇做的好吃的,他還沒吃到呢。

如果王宇知道奇修齊找自己的麻煩是因爲璽傑京,恐怕王宇又要狠狠地揍一頓璽傑京了。 小鶯好奇地看着王宇。

她很好奇,爲什麼王宇會被這麼多人懟。

而且她也很好奇王宇的身份,她真的是一個廚子麼?

可是看上去並不像。

“這位公子可否報上姓名?”

小鶯眨着眼睛看着王宇。

“怡紅院,李白!”

王宇的話一出,包括小鶯在內,所有的人都露出詫異的表情。

怡紅院!

風頭正盛,誰不知道怡紅院實力超,都是一羣打架狂魔。

唐三:你加不加入青蓮宗?不加入是吧?滅了你!

李雲龍:二營長!開炮!

璽傑京:吃的給我!不給我就揍你!

怡紅院三個名人的語錄已經深深地印入所有人的心裏,他們覺得怡紅院都是一羣蠻夷之人,只懂得打打殺殺。

“公子真是怡紅院之人?”

小鶯好奇地問道,她感覺面前的這個怡紅院的李白,就很翩翩公子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