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曾浩就只有一件靈獸袋,又在江慶波那裏得到一個,現在黑毛殭屍和金蟲卵是分開放的。

原本曾浩就只有一件靈獸袋,又在江慶波那裏得到一個,現在黑毛殭屍和金蟲卵是分開放的。

曾浩將一隻只黑毛殭屍輪流放到圖陣上,以達到主人的要求,又向每隻黑毛殭屍嘴裏滴進一滴自己的鮮血。

黑毛殭屍在曾浩往其嘴裏滴入自己的鮮血後,身體狂的一抽,就好像被電到一樣,接着又不再動彈。

曾浩將所有的黑毛殭屍都認主完成後,又將所有的黑毛殭屍全收回靈獸袋後。

接下來曾浩又開始了練制大量的藥水給黑毛殭屍泡澡。

這一練製藥水也花了曾浩三天時間。

極品總裁黑道妻 ,自己便離開,到了修練室內,開始研究起御神術來。

御神術曾浩也達到了修練的要求了,只是曾浩現在並不打算修練此術。

主要還是曾浩沒有時間,過十來天,自己就要去綜合閣赴約。

爲了自己的本命法寶,爲了難早日回到伏牛山突破築基期,曾浩巊肖山之行是必須的。

十天後,曾浩回到大廳,將所有的黑毛殭屍都收到了靈獸袋中。

這十天來,曾浩每天都會在固定的時間內給黑毛殭屍喝上一些藥水,好早目助他們完成氣合階段。

曾浩走出洞府,來到了洞府前的山壁前,放出一隻黑毛殭屍。

這此殭屍都被在收入靈獸袋前付上一絲靈識,已然受曾浩的操控。

黑毛殭屍一出靈獸袋,便直手直腳的走到了山壁前,雙手慢慢的插入山壁中。

只見石鋼炎的山壁讓黑毛殭屍用巨力,和強硬的身體,就這樣直接穿入。

曾浩嘴角上翹,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練屍不到築基期,攻擊幾呼都是靠本能攻擊,也不會用什麼法術。

但然,練屍的身體比起靈獸來有強不弱,其防禦力驚人之及。

曾浩再次回到洞府內,將洞府內的東西清楚乾淨,再次離開了洞府。

現在離和綜合閣約定的日子已然只剩下一天了,明天就是約定出發的日子。

自己的洞府離坊市不遠,但也得花上大半天時間。


而曾浩有個習慣,那就是和別人約定都會提前赴約,至少在發生什麼變故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曾浩的身影在洞府前一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幾十米外,就這樣曾浩一跑不停的趕赴即翼山坊市。

大半天后,曾浩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坊市前,看了看人來人往的坊市,曾浩微微一笑走了進去。

曾浩並沒有直接去綜合閣,只是一直在坊市中溜達。

他的目地可不是想要買什麼東西,只是在付近看看有什麼情況。

或者打聽下綜合閣最近的動態,是嘛有什麼反常,這纔是曾浩最爲在呼之事。

然打聽的結果綜合閣最近並沒有什麼反常之事,如果說一定給說有,那也只是最近綜合閣請了大批高手做護衛。

最近經常有高手出入綜合閣,綜合閣並未公開招收高手,只是這些人暗中明中聽到綜合閣在聘請高手辦事,而前去自薦。

至於這此人成功於否就衆說紛紛了。

還有一個消息讓曾浩大感安心,那就是綜合閣每一段時間都會聘請一批高手爲此辦事,事後酬勞都非常理想,所以纔會有不少人跑去綜合閣自薦。

第二天曾浩嘴角上翹,帶着一慣以來的笑容走進了綜合閣。 綜合閣內,曾浩走了進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待女跑了過來,此女只有開光期的修爲,長有一張娃娃臉蛋。

恐怖系筆記 前輩,請問有什麼能爲你服務嘛?”待女招呼曾浩道。

“我和你們的主事有約,不知他在何處?”曾浩依然帶着笑容道。

“啊,原來前輩是來赴約的啊,我們主事早就吩咐過了,我帶前輩前去。” 靜候錦年 ,也難怪了,他可根本就看不出曾浩的實際修爲,只知道曾浩最少練氣期以上修爲。

這次被邀請之人最少修爲也會是練氣後期的修士,也就是說曾浩最少是練氣後期的修士,如果是,那以曾浩現在看上去十幾二十的年齡來說是很難得之事。

如果他知道曾浩已經是四十歲的人了,就不會這麼吃驚。

“前輩,這邊請。”待女越發尊敬出來。

曾浩也不客氣,跟着待女走上了綜合閣二樓。

“道友你來了,我還在擔心道友不願意前來呢。”曾浩剛走上二樓就聽到一女子的聲音。

此說話之人正是綜合閣主事,也是之前邀請曾浩那名少婦。

“呵呵,曾某向來是應承別人之事,就會做到。”曾浩微微一笑回答道。

“呵呵,道友果然是講信用之人,來我爲道友引見幾人。”少婦輕微下,示意曾浩跟其後面。


曾浩也只是點了點頭,並不在言語。

少婦帶着曾浩穿過大廳,走過一條走廊,來到一間偏廳前停止了腳步。

“道友,這是我綜合閣應承過道友的酬金,請道友查看下是否有少。”少婦從腰儲物袋中拿出一個足足有麻袋般大小的袋子遞給了曾浩道。

曾浩也不客氣,靈識一掃下將袋內所有的仙石清點一遍,數量正是當日自己給綜合閣的八萬塊下品仙石。

曾浩接過仙石,收入自己的儲物袋後點了點頭。

少婦微微一笑,也不言語,帶着曾浩走入偏廳內。

偏廳內有十幾二十個人,而偏廳正坐上坐有兩個人。

曾浩一眼就發現這兩個人竟是築基期高手,連忙上前行了一禮:“晚輩曾浩見過兩位前輩。”

兩名築基期修士也只是點了點頭,並不說話,算是迴應了曾浩。

“這兩位前輩是我綜合閣的客卿,葉爽瑾和吳行爽兩名前輩。”見兩位築基期修士不理會曾浩,少婦馬上上前打圓場道。


曾浩再次一行禮,曾浩自然明白少婦這是借打圓聲,實則立威,讓曾浩知道綜合閣可不是街角小店,要曾浩好好爲其辦事。

“這十七位道友是我綜合閣邀請來的高手,這位是胡致良道友……。”少婦一次爲曾浩引見,曾浩也很識趣的上前一一打過招呼。

而在築基期面前,曾浩本身修爲又不弱,倒沒有人裝大牌,也都趕緊回禮。

“各位道友稍休息下,我去接幾名前輩前來就可出發了。”少婦半蹲下身道。

少婦又跟兩名築基期行了一禮才離開了偏廳。

少婦離去後,偏廳在無人說話,曾浩也找了把椅子坐了下去,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綜合閣內離曾浩所在房間不遠處的一間較濠華的偏廳內,其主坐也坐有一名老者,其下坐有幾名年紀不依,男女都有之人,

跟曾浩所在的偏廳況態差不多,只是人數少了,但修爲足足高出了一大階。

這主坐上之人是一名金丹期修士,其下個個都是築基期高手。

這些人也都是綜合閣請來的築基期高手,只是陪等之人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

又過了三刻鐘後,少婦終於再次出現,這次他又帶來兩人,也是練氣期修士。

在這三刻鐘內,少婦路續帶來了十來名練氣期修士,和曾浩相同,每一名練氣期修士最少都擁有練氣大圓滿的境界。

“讓各道友久等了,我們的人都到齊了,接下來可以出發了。”少婦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兩名築基期帥先站起,走出偏廳,曾浩一行人也紛紛起身跟了出去。

衆人一直走到綜合閣樓下,並未走出大門,而是向着後院行去。

等衆人來到後院後,少婦又叫等人稍等片刻。

這次沒讓曾浩等人多等,又有一羣人走進了後院中。

爲首之人有兩人,一名大概四、五十歲的男人,此男子品貌非凡,一副久居上位者的氣質。

一名年青人,此人英俊瀟灑,玉面郎君,大概二十左右,比起曾浩的表面上大不了多少。

在這兩人後面還跟着七八人之多,這些人個個都是築基期級的高手。

“兩位前輩,一切都按排安頓好了,隨時可以出發了。”少婦見此二人前來,立馬上前行禮道。


“兩位前輩?”曾浩心裏一頓,難道這位少年也是位金丹期高手嘛?

“各位道友,這兩位金丹期前輩是我綜合閣長老,這位是陳嘉輪長老。”少婦指向少年介紹道。

“這位金傲長老,原本呢是準備金傲長老一人負責此事,閣主又讓陳嘉輪長老一同前往,也就是說這次之行會有兩名金丹期高手陪同。”少婦微笑的說道

“嗯,出發。”少年冷冷的說道。

接着少年單手一揮,一道火影一閃,一條長達二十米的巨蛟出現在曾浩等人頭頂。

“嗷”一聲驚天地的咆哮聲從其口中發出,讓曾浩有種天威前不敢造次的感覺。

“你們都上來吧”少年帥先跳上了巨蛟上,用冷到讓人發寒的聲氣說道。

另一名金丹期也跳了上巨蛟身上。

緊接着一名名築基期高手都接連上了巨蛟身體上。

練氣期不會飛行,不過跳高還是行的,只見近四十名練氣期修士峯擁般跳起,穩穩的落到巨蛟身上。

巨蛟長嘯一聲,向着遠方急速而去。 曾浩早就聽說過一此高手會抓一此靈獸來做坐騎,然這還是曾浩第一次見到,也得實嚇了一跳。

一隻歁比築期後期的巨蛟竟讓人抓來當坐騎,這須要什麼實力才能辦到?

雖然說一名金丹期高手想要對付一條六階的巨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只是想要活抓巨蛟那就是千難萬難之事。

要知道別說是六階了單是五階的巨蛟肉體也要強金丹期的修士強上不少,想要修他也沒那麼難易。

更別說要活抓他,讓其自願做自己的靈獸了,當然從小養成的那是另當別論。

只是蛟龍在五階前,是蛇形的,想要讓其成功進階成蛟龍那比一個練氣期進入築基期可難上不少。

特別說蛟龍族,也算是上古神獸龍族的一員,雖然只是有一點神獸龍族的一點血脈衝,當也是實打實的神獸龍族的子子孫孫。

如此高貴的種族又什麼會情願做別人的坐騎呢?還隨便讓人騎在自己身上。

曾浩這一路來都沒有心情看風景,他的心會在爲什麼綜合閣要請這麼多人來做什麼?

要知道這裏可有兩名金丹期高手,這兩人隨便一人出手都能將曾浩一行人給滅個七八十次了。

那還須要他們來保護什麼?再說了,送的物品是放在儲物袋中的,讓一名金丹期高手帶着飛,不是更快更安全?

原本曾浩已然護送寶物是不能放入儲物袋中的,只能靠馬車獸車之類拉着前行。

可現在巨蛟都上路了,都沒見有寶物,看來此寶肯定是被裝儲物袋了。

竟然能裝儲物袋,還用這麼多人保護,不是說明擺着造訴別人,這一行人中有重寶嘛?

這讓曾浩很是想不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