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中噴出一股鮮血,中年男子這一次的傷勢比較嚴重,半天都沒有從地上爬起來。

口中噴出一股鮮血,中年男子這一次的傷勢比較嚴重,半天都沒有從地上爬起來。

趁你病,要你命!

對於這個道理,鳳王鷹似乎也清楚,沒有任何猶豫,「本命之火」再次噴出,並且飛撲而下,巨爪有著開山斷金之威。猛地抓下來。

「噗!」

中年男子的身體被瞬間撕碎,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

這位中年男子的死去,直接左右了局勢的變化。

原本處於有利一方的杜青,此刻臉色鐵青。他唯一的失算之處就是沒有料到這裡還有著一隻如此強大的寵獸。

在與弗洛的戰鬥中,他雖然佔據上風,但想要獲勝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別想逃,老夫這一次一定要清理門戶!」弗洛看出了杜青的用意。大喝一聲,剛剛處於防守的他,此刻竟然展開了猛烈的反擊。

至於杜青帶來的那些手下。雖然有心過來支援,不過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們面對的戰鬥也不好過!

「咻!」

就在這時,杜青突然射出一團信號彈,明亮得猶如小太陽,瞬間點亮了天空。

幾乎在一瞬間,密如雨的箭矢穿空而來,而且強烈的魔法波動顯示,那些蓄勢待發的魔法師們,也已經展開了行動。

杜青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他準備借著這個機會暫時撤離,可是一種強大的束縛之力,驟然間傳遍全身。

「不好!」杜青臉色一變,想要掙脫已經晚了,面對弗洛奮力揮出的一錘,他只能勉強抵擋,速度明顯慢了半拍。

「轟!」

巨響之後,杜青也被打了下來。

這個時候,辰月再次結印,又是一道束縛施加在了杜青身上。

「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那些箭雨已經從天而降,眼看已經將這裡全部罩住。

「吼!」

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之後,一個龐然大物驟然對著天空揮出一拳。

巨大的拳風,好似颳起了龍捲風,竟然盡數將箭矢吹飛。

「吼!」

綠臉巨人再次大吼一聲,腳下驟然發力,轟的一聲,在地面踩出一個大坑的同時,他那龐大的身體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里。

「轟!」

「轟!」

緊接著,聲聲巨響從遠處傳來,先前感受到的魔法波動,驟然中斷。

可以想象,在綠臉巨人的手上

,那些脆弱的魔法師,將是多麼得不堪一擊!

至於那些將整條街包圍的精兵,更是和炮灰沒有什麼區別,除了聖階實力,還有誰可以抵擋住綠臉巨人的發威。

杜青被弗洛給殺了,而杜青埋伏在一些房舍里的家族高手,也沒有逃脫掉,在雅雲與四位執法的全力廝殺下,盡數清理乾淨。

戰鬥經歷了將近一個小時,終於結束。

整個世界好似安靜了下來,只是空氣里彌散著濃濃的血腥味。

此時的東方修哲,因為剛剛釋放了那團陰陽力,整個人顯得格外的虛弱,那小小的一團能量,幾乎耗盡了他體內所有的能量,讓他連呼吸都變得吃力起來。

不過就算如此,他嘴角的笑意始終沒有斂去。

杜青的死,宣布著杜家徹底完了。

而中年男子的死,對於「天火帝國」來說,更是猶如一場暴風雨,各方勢力蠢蠢欲動。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東方修哲展露出雷霆般的手段,不但接收了杜家的全部產業,並且將勢力打入到了皇室,扶植了一位傀儡新帝王。

從此以後,整個「天火帝國」幾乎成為了他的殖民地。

雖然還有著很多事情需要解決,不過歸心似箭的東方修哲,還是按照原計劃,動身返回「鐵秦帝國」。

鳳王鷹連續飛行了數日,終於在午夜時刻,抵達了「鐵秦帝國」境內。

半個時辰后。

「少爺,快看,我們已經到了『南王府』的上空。」辰星指著下方燈火通明的府邸說道。

「總算是到了,扶我起來!」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他的雙腿已經可以站立,雖然走上一段距離仍會有些吃力,但是與剛開始比起來,好太多了。


站在眾人身後的弗洛,此刻正好奇地打量著下方的府邸,說句心裡話,他蠻失望的,原以為東方修哲的住所會是一個氣勢磅礴的所在,卻不料竟然是如此狹小的一塊地。

「嗖!」

就在這個時候,弗洛見到有一團黑影從下方直射而來,嚇了他一跳,不禁脫口說道:「什麼東西,大家小心?」

辰星咯咯一笑,介紹道:「別緊張,那是『黑羽』,應該是迎接我們的。」

就在她的話落,黑鴉已經飛到了東方修哲的近前,甚是親昵的樣子。

不僅是黑鴉,此刻,下方已經有人出來迎接了,最當先的便是柳紅與雲芝。

「好了,我們到家了,下去吧!」東方修哲輕輕一笑。

眾人落到地面,鳳王鷹再次變回迷你形態,在簡單的介紹之後,弗洛等人被安派住處去了。

柳紅與雲芝兩人,都十分吃驚東方修哲的受傷,不過兩人很有默契地什麼也沒有問,左右陪同著,向著東方修哲的小院走去。

「怎麼不見鬼娘?」東方修哲隨口問道。

按理說,他回來之後,鬼娘應該是首當其衝出現才對,可是到了現在,竟然還沒有看到影子。

「好像是在修鍊!」雲芝輕聲說道。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家裡沒有發生什麼吧?」東方修哲再次問道。

「不知道怎麼的,最近的治安不是太好,王府里曾經遭到好幾批盜賊光顧。」

「哦,其他的呢?」東方修哲並沒有放在心上,繼續問。

「四大家族中的東方家,前幾天派人剛剛造訪過,他們走後,老爺就變得古怪起來,整日里心事重重,不知道因為何事?」雲芝接著說道。

「東方家?」

東方修哲的眼睛突然眯了起來,早在「帝國學院爭霸賽」上,他們就曾與東方家起過衝突,不料東方修哲竟然派人到此,看來不會是什麼好事。

「東方家派來的那幾人,趾高氣揚的樣子,我看著就來氣,當時竟然還對我出言不遜!」這個時候,一旁的柳紅氣鼓鼓說道。

「好了,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暫時不要叫我父母知道我受傷的事,免得他們擔心!」東方修哲說話間,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小院。

小院里的一草一木,與離開之時,有了很大的變化,看得出來這段時間裡,一定是受到了米奇的特別關照。

米奇可是一隻「迷伽小精靈」,也不知道這段時間不見,她那獨特的植物能力,有沒有增強?


東方修哲正如此想著,花叢之中飛出兩道幼小的身影來。

為什麼是兩道?(未完待續。。)

… 飛出的兩道幼小身影,一個是米奇,另一個則是蟲族母王,想不到這兩個小傢伙相處得還不錯。

「少爺少爺,你回來啦,看看我弄得花園怎麼樣?」米奇嘰嘰喳喳地問道。

說話間,米奇扇動著透明的翅膀,已經來到了東方修哲的肩膀處,習慣性地坐下。

而肩膀的另一處,則是被母王給佔去了,兩個小傢伙倒是十分對稱。

「這個花園很漂亮,米奇,你的植物能力,有沒有長進啊?」東方修哲笑著問道。

他雖然也擁有植物能力,不過與米奇擁有的植物能力並不同,米奇的植物能力,是那種快速促進植物生長,複製見識過的植物,讓植物的某些基因得到改變……

而東方修哲的植物能力,最大的特點就是對能量的吸收,然後就是對身體的修復。

「我的能力進步了好些呢,連雙老都請我種植藥材,我每天可忙了!」米奇一臉可愛地說道。

東方修哲知道米奇口中的「雙老」是指「判生雙老」,不禁誇獎道:「米奇受累了,想要什麼獎勵?」

「米奇不想一直被留在家中,也想跟著主人四處逛逛,米奇想要認識更多的植物!」米奇一臉認真地說道。

伸出手指,在米奇的小臉蛋上輕輕觸碰了一下,東方修哲笑道:「好,這個沒問題,下一次再去什麼地方,一定帶你去。」

「真的么,太好了!」米奇高興地手舞足蹈,並且向著對面肩膀坐著的母王拌了個鬼臉。

母王有些小孩子氣地拽了拽東方修哲的鬢角,雖然沒有說什麼,不過她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好好,下次也把你帶去!」東方修哲不得不如此說道。

別看母王現在只是如此渺小,可是她的能力卻是非常恐怖的。東方修哲可是親眼見識過,一直到現在,他都說不準這個小傢伙的潛力到底有多大?

母王高興地揮了揮雙臂,她的表情暫時還無法像米奇那樣豐富。

「哦,對了!」東方修哲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一臉笑意地對母王說道,「我這裡有一個好東西給你!」

母王眨眨眼睛,有些疑惑地盯著東方修哲。

東方修哲並沒有直接揭開謎底,而是讓辰月在四周施展了一個結界。

在一下,就連雲芝等人都開始好奇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竟然如此神秘?

東方修哲手腕一翻,將存入於納戒中的「蠱蟲」給放了出來。

他的這個蠱蟲,可是從古盟妻子的身體里取出來的,威猛無比,而且速度快得猶如一道光。

果然,在他釋放出來后,這隻蠱蟲就像是出籠的鳥,入海的魚。一下子四下飛竄,身上散發著白光,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條條正在編織的絲線。

「那是什麼?」

柳紅驚呼一聲,直覺告訴她。那東西絕不簡單,千萬不可以靠近。


由於「結界」的緣故,蠱蟲雖然速度極快,但是卻無法逃脫。它開始將目標轉移,竟然準備攻擊先前把它抓住的東方修哲。

此時的東方修哲,身體正處於虛弱的狀態。很有可能也被這隻「蠱蟲」給感覺到了。

「嗖!」

蠱蟲竟然沖向東方修哲的眉心處,看它的架式,好似是要佔據這副身體。

一旁的辰月,正準備出手,而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驟然間鎖定住了這隻蠱蟲,竟然讓這隻無法安分的蠱蟲,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