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木感覺的出來,急忙解釋道:「事情是這樣的……」

古木感覺的出來,急忙解釋道:「事情是這樣的……」

龍靈聞言恍悟,然後嘆道:「她挺可憐的,為了那個弟弟付出這麼多,換來的卻是欺騙和利用。」

古木也是如此認為。

但他只是覺得伯一菲可憐,卻沒有去同情。

一開始,古大少對魔藥典非常在意,所以在為伯一菲化解毒針前,曾試圖敲詐,看能否將其搞到手。而未曾想到的是,這個女人竟然答應了,作為條件則是放過莫殤離。

古木當真是無語了。

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傻啊,莫殤離那麼坑她,還要為他著想,這真是搞不懂,但既然對方有這個請求,無恥的古木當然不能拒絕。

所以他收了魔藥典,然後將二人的毒都給化解了。

古大少還是有點良心的。

在拿走魔藥典后,隨之仿造一個假的,然後交給伯一菲,讓她放在房間暗格里。

起初伯一菲不知道什麼意思。

古木的解釋則是:「你為了莫殤離付出這麼多,再看看他的是否會感恩,是否會記得你的好呢。」

感恩嗎?

今天莫殤離手中拿出那本假的秘籍,這顯然根本就不感恩,否則也不會潛入伯一菲房間盜取。

伯一菲的心涼了。

自己為了他,將魔葯道最重要的魔藥典都交了出去,換來的卻是一次更為強烈的心痛。

這一次她也許真的明白,自己是太傻,太天真了。

……

伯一菲對莫殤離徹底死心了。

我們的古大少則是美滋滋翻閱著魔藥典。

在葯堂修鍊醫藥之道這麼久,不但掌握諸多丹方,同時還得到了這種神奇典籍,其中記載著很多提升等級的神奇丹藥,一旦回到尚武大陸煉製出來,絕對可以在短短几年時間,就能將古家勢力提高几十倍啊!

魔葯的煉製,需要耗費精血,這是一個巨大弊端。

但是,古木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手中有上品的蓮花,而且還有恢復靈魂缺失的丹方。

耗費精血煉丹,然後再恢復,那種弊端形同虛無。

他已經開始幻想。

如果自己煉製出沖靈丹,然後讓古山,讓自己的師兄服下去,他們紛紛晉級武皇,屆時不管是古家,還是歸元劍派,湧現出無數武皇,豈不是稱霸天下的節奏嗎?

想至此,古大少嘴角抹出哈喇子。

此次東州之行,雖然沒有突破武聖,但獲得了真元,獲得了魔藥典,醫藥兩道更是質的飛躍,簡直是受益匪淺啊。

龍靈看到他那副模樣,升起一頭黑線,道:「你在想什麼呢,這麼開心。」

古木回過神,然後抹去嘴上的口水,道:「靈靈,你說我們回到尚武大陸,然後打造出一個超級勢力,這是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龍靈微微詫異,道:「你想建立自己的勢力?」

古木點點頭,道:「既然突破武聖失敗,那麼只好親手打造一個大勢力,然後我當大王,你是壓寨夫人,領著一票手下,看還誰敢得罪我們。」

龍靈臉頰泛起微紅,然後嗔道:「誰要做壓寨夫人!」

古木見狀,抓住她的小手,認真的道:「我決定了,回去后就會建立自己的勢力。」

如果說一開始他只是在自我意淫,如今卻堅定了這個想法。

因為他意識到,就算自己達到武聖,也不可能做到絕對的無敵,也有可能會發生意外。

所以,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勢在必行。

而且他也早就看出,尚武大陸雖然平靜,但不久的將來會爆發戰爭,到那時候有著自己的勢力,至少可以在亂世中可以立足,可以保護更多的親人。尤其,自己已經達到武皇巔峰,擁有五種真元,在尚武大陸真正算得上一方強者,是有資格建立勢力了!

恐怕古大少不會想到。其實此刻的尚武大陸,因為兩件法器的出世,戰爭開始爆發,而混亂的時代也算正式拉開序幕。 手中的香檳,隨手放在了侍應生的托盤裡,她雙手提起過長的裙擺,邁步就要離開。

「林小姐。」

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在身後響起。

她腳步一頓,硬著頭皮回頭,「慕少,好巧。」

她極力忽視慕靖西身邊的男人,慕靖西薄唇微勾,「剛好跟陸總說到林小姐,沒想到就見到了。真是有緣。」

陸胤算是明白了,慕靖西這是添亂來了!

什麼有緣,分明是他自己一手作成的!

如果他不提,他或許還不知道林沁兒今晚也來了。

若是早知道……他或許會避免尷尬,拒絕出席今晚的宴會。

陸胤輕輕頷首,還沒開口,身邊惹人厭的慕靖西又開口了,「林小姐,我就不打擾你跟陸總敘舊了。先走一步。」

說完,拍了拍陸胤的肩,他噙著意味深長的笑,離開了。

陸胤:「……」

這個混蛋!

他什麼時候要跟林沁兒敘舊了?

林沁兒也有些拘謹,慕靖西走後,她便想找借口先走。

「最近還好么?」

「一切都好。」林沁兒四下張望,劉熠去哪了,怎麼還不回來?

「聽說,你最近在相親?」

「嗯。」

林沁兒反應淡漠,似乎並不願多談。

陸胤淡淡頷首,「也好,祝福你。」

祝福?

林沁兒抬眸,瞥了他一眼,他依舊英俊,氣質卓絕,依舊是殺伐果斷的陸總裁。

從他口中聽到一句祝福,林沁兒只覺得諷刺。

「雖然陸總好意,但還是不必了。」她謝絕,「我不需要陸總的祝福。」

不等劉熠回來,林沁兒轉身就走。

洗手間里,劉熠剛整理好被潑了紅酒的襯衫出來,江洵連連道歉,「抱歉先生,我賠您一件吧?」

「不用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說完,劉熠便繞開了江洵,快步離開,去找林沁兒。

找了一圈,才發現她已經離開了。

江洵回到慕靖西身邊,有些不解,「三少,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為什麼要替陸胤和林沁兒製造見面的機會?

本來今晚他們兩人完全可以避免見面的,是他讓他纏住了劉熠。

慕靖西抿了一口紅酒,「為什麼?大抵是為了讓他有些事忙,不要一直纏著喬喬。」

江洵:「……」

三少,您可真記仇!

當晚回到下榻酒店,慕靖西看了一眼時間,算了一下時差,便給喬安打去電話。

「喂?」

睡意朦朧的喬安接起電話,聲音都是迷迷糊糊的。

帶著她特有的嬌軟特質,格外的勾人。

「吵到你睡覺了?」

「唔……還好。」喬安臉蛋在蓬鬆柔軟的枕頭上蹭了蹭。

「老婆,今晚的宴會我帶了女伴。」

「什麼女伴呀?」

「秘書室里的一個秘書。」

喬安睡意有幾分清醒了,秘書室里的秘書?!

據她所知,現在帝國集團總裁秘書室里的女秘書,屈指可數!

他今晚的宴會,竟然把女秘書帶上了,這不就說明,他把女秘書帶出國,一起出差了?!

說她度量小也好,說她心眼小也罷,總之,她就是生氣! 只要一想到,他帶著女秘書一起出國出差,又是出席宴會當女伴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氣得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就連質問的話,也梗在喉間。

「喬喬?」

慕靖西試探性的叫了一聲,發現她沒有任何反應,便多少能猜到一些,她大概是生氣了。

「老婆,我們只是單純的上司和下屬關係。這次出差,因為工作需要,所以必須帶一個女秘書過來。」

喬安仍舊不說話。

慕靖西溫聲解釋著,「當然,你要是不放心,可以隨時查崗。」

「騙子!」

憋了良久,喬安只憋出了這麼兩個字來。

隨後,便把電話給掛了。

掛了電話,氣得捶了兩下枕頭。

這下,睡意全無了!

「臭男人!」

偏巧這時,陸胤的電話又打來了。

為了報復慕靖西,陸胤把看到他跟秘書一起出席宴會的事,添油加醋了一番。

「喬喬,那秘書跟你是同一類型,乍眼一看,我還以為看到了你呢。」

這番話,無疑是點燃了隱形炸彈的導火索。

喬安氣呼呼的掛了電話,立即給江洵打電話。

接到三少夫人的電話,江洵受寵若驚,「少夫人,您找我有什麼吩咐?」

「把慕靖西女伴的資料發給我。」

「現在嗎?」

「現在,立刻,馬上!」

江洵連聲應是,掛了電話,心想,三少,您這次闖大禍了!

少夫人看起來氣得不輕!

不敢耽擱,他立即把雅悅的信息,一股腦的全都發到了喬安的手機上。

點開雅悅的資料,喬安才明白,陸胤口中的跟她同一類型是什麼意思。

證件照上,雅悅明艷動人。

證件照都這麼美,真人恐怕會更美。

江洵久久沒有接到喬安的下一步指使,有些忐忑不安。

第二天,慕靖西再打喬安的電話,已經被拉黑了。

他無奈的扶額,立即把行程壓縮了,提前兩天回國。

回到京都,他連官邸也沒回,直奔航天基地。

喬安還在科研室里工作,慕靖西讓夏霖去買了新鮮食材,他穿上圍裙,親自下廚,做了一頓豐盛的宵夜,等喬安回公寓。

晚上十點。

喬安回來了,因為忙碌,夏霖忘了準備巧克力。

下午五點吃的晚餐,到現在,她已經餓得頭暈眼花,雙腳無力了。

一路扶額,快步走回公寓,剛踏進室內,便聞到了飯菜的香氣。

「哇!好香!」喬安享受的深嗅了幾口,太香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