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玉一臉不敢置信,全程他跟柳大哥在一起,並沒看到他收取龍魂。

古玉一臉不敢置信,全程他跟柳大哥在一起,並沒看到他收取龍魂。

「刑宮裏面的那些怨靈,其實是龍魂所化,因為年代太久遠,龍魂沾染太多的煞氣,才演變成怨靈,裏面的怨氣,已經被我剝奪出來。」

柳無邪簡單解釋一遍。

神龍死後,魂態不滅,卻無法離開刑宮,一直呆在裏面。

隨着時間的流逝,龍魂變得暴躁無比,加上煞氣的影響,才變成怨靈的形態。

藉助吞天神鼎,將怨氣剝離,剩下的龍魂,純正無比。

可惜這些神龍死去太多年了,龍魂恢復純凈狀態,就像是一張白紙。

如果能吸收龍族的記憶就好了,就能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

真要是那樣,以柳無邪現在的修為,根本壓制不住龍魂。

「那神秘捲軸我就不看了,柳大哥留着一個人觀摩吧。」

畢竟龍魂是柳大哥收取,他跟着佔便宜,不能在閱讀捲軸裏面的東西,這樣對柳大哥不公平。

神秘捲軸裏面記錄什麼,兩人都不知道。

「你我之間,還客氣什麼。」

柳無邪拍了拍古玉肩膀,示意他不用計較這些。

當年在血海魔島,沒有古玉,面對幾大堂口的追殺,他早就死了。

兩人相依為命過,又同生共死過,這層關係,絕非一點點資源跟寶物所能衡量。

古玉嘿嘿笑了兩聲,抓了抓腦袋,猛的點頭。

拿出龍族

權杖,漂浮在空中。

柳無邪祭出天龍印,同樣漂浮在空中。

天龍印跟龍族權杖應該是同一個龍族打造,兩者之間,沒有一點排斥。

「龍魂,出現!」

柳無邪打開吞天神鼎,兩條粗壯的龍魂,從裏面躍然而出。

「古玉,快剝奪一縷元神出來,注入龍魂之中,從此以後,龍魂只受你一人控制。」

柳無邪一邊說話,自己也剝離出來一縷魂態,注入右側的龍魂之中。

古玉不敢遲疑,迅速剝奪一縷靈魂,注入左側的龍魂之中。

兩條神龍吸收靈魂之後,多了一股靈性。

這一刻,柳無邪彷彿進入一片浩瀚的海洋,龍魂太強大了,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靈魂操控龍魂,將兩大寶物包裹。

龍魂長時間呆在外面,肯定會受到世間污垢之氣的侵蝕,時間久了,又會變成怨靈。

最好的辦法,為其尋找一個載體。

簡單一點解釋,給龍魂尋找一個軀殼,一個身體。

而天龍印跟龍族權杖,正好符合這個條件。

如果是其他兵器,根本承載不了龍魂。

強行融合,龍魂會死,兵器也會裂開。

龍魂猶如水銀一般,一點點滲透到兩大法寶之中。

兩大寶物深處,早就打開了自己的空間,龍魂進去之後,盤踞在核心區域,成為兩大法寶的器靈。

融合的那一刻,整個煉器室,傳來陣陣龍吟之聲。

天龍印散發出萬丈精光,照耀整個修鍊室,亮如白晝。

龍族權杖釋放出的光澤竟然是墨綠色,跟天龍印完全不同。

其中的龍族法則,帶着淡淡的威嚴。

龍族權杖代表權力的象徵。

而天龍印代表的則是戰鬥力。

一個是象徵,一個是兵器。

古玉需要龍族權杖,柳無邪需要天龍印,當日兩人選擇的時候,各取所需。

柳無邪不是龍族後裔,權杖對於他來說,完全是雞肋。

兩大寶物等級不斷的攀升,天龍印缺失的一角,又鼓起來一塊,已經微不可見了。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打出手印,幫助龍魂跟兩大至寶趕緊融合。

無數道器紋,交織在煉器室,形成一道道新的龍紋,鑽入天龍印還有龍族權杖的內部。

時間一天天過去,融合龍魂,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轉眼五天過去,龍魂徹底跟兩大法寶融合。

「接下來我們煉化龍珠,讓兩大法寶,晉級地靈器。」

柳無邪從盒子裏面拿出龍珠,漂浮在空中。

拿出龍珠的那一刻,兩條龍魂忽隱忽現,欲要將龍珠吞服。

龍魂雖然沒有意識,但是他們的本能還在。

龍珠裏面蘊含極強的龍族法則,更可怕這枚龍珠之中,蘊含龍族一生的精華。

打造兩枚兵器,應該綽綽有餘。

唯一不能提升兩人修為,有些缺憾。

如能提升到靈玄境,柳無邪的戰鬥力,還會繼續飆升。

聖地出現地玄境的事情,柳無邪必須要格外注意。

他們能忍住五年的寂寞,默默的在聖地修行,這種人性格絕對極端。

古玉已經做好了準備,他的煉器術並不低,雖然不如柳無邪,要比一般人強大的多。 因為陸母要去古家的宴會,趙敏瑤就提前去陸家接她。

到了陸家,發現陸母竟然還沒有化妝。

趙敏瑤下意識蹙眉:「馬上就要出發了,你怎麼還沒上妝?」

從海城驅車到臨江市,還要近兩個小時。

時間很緊湊,根本沒時間化妝。

陸母捏緊手指,抬眸對趙敏瑤笑了一下:「化了淡妝,只是不明顯而已。」

趙敏瑤仔細打量了陸母一會,皺眉:「臉色太蒼白了,黑眼圈也很重,彷彿受氣的小媳婦,一點精氣神都沒有。」

說着,她打開手袋,拿出一根眼線筆:「我給你畫個眼線,顯得人精神一些。」

「算了。」陸母拒絕,「這樣就行,我又不是主角,沒人會注意我的。」

說着,急匆匆往外走。

她是去博同情的,怎麼能精神奕奕呢?

——

這次宴會的地點臨江市古家城郊的一處別墅。

趙家一行人到的時候,已經有很多客人在了。

趙元海趕緊推著趙老爺子去跟那些商場大佬們寒暄。

陸母在來的路上,一直垂著眸,情緒不高。

到了古家才算是有些精氣神。

手裏緊緊抓着手包,目光一直在人群中逡巡,似在尋找什麼。

可惜,根本不見陸細辛的影子。

一直關注陸母的趙敏瑤這會也有些奇怪,細辛不是古老的孫女么,古家舉辦這麼大的宴會,她怎麼會不在場?

連古家旁系古青葙她們都在幫着招呼客人。

白芷林景天更是親自迎接到場的每位客人,卻獨獨不見陸細辛的身影。

而且,更奇怪的是。

這場宴會並不是想像中的高規格,那些京城的大人物一個都沒來,不僅如此,距離稍遠的一些世家也都沒到。

怎麼會這樣?

趙敏瑤蹙眉。

這會陸細辛沒來,她也就不太盯着陸母,而是去趙老爺子那邊。

「爸。」她低聲,「人到的不多。」

倒不是說來的人不多,而是沒有達到想像中的牌面。

連龐家都沒來。

古家可是於龐家有恩。

趙老爺子也覺得不對勁,但卻沒說什麼,只是低聲:「靜觀其變。」

剛說完,一個熟悉的胖乎乎的身影就迎了上來:「趙老爺子,您也來了?」

譚茂實目光在趙老爺子身|下的輪椅上掃了一眼,語氣調侃:「您老還真給古家面子。」

都這樣了,還從還海城折騰過來。

不會是為了古家的醫術吧?

可惜啊可惜,醫術高超的那位這會正在病床上躺着呢,剩下的白芷和林景天可治不好他的病。

譚茂實的語氣不對,話里也暗藏意味。

趙敏瑤抬了下眸子,語氣試探:「譚總不也一樣給古家面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