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人就很熟悉了,就是天天在一起玩的凱利,這傢伙平時打架的時候不是吉蒙的對手,但總愛跟吉蒙擡槓,就經常找魏言組隊。

另一人就很熟悉了,就是天天在一起玩的凱利,這傢伙平時打架的時候不是吉蒙的對手,但總愛跟吉蒙擡槓,就經常找魏言組隊。

魏言一看現場,差不多也明白了剛纔發生了什麼,道:“抱歉,剛剛我有些失去理智了,不小心對你們出手了。”

“沒事,咱們不是好哥們兒嗎?只要人沒事就可以了”凱利跑過來,一拍魏言的肩膀,倒是很灑脫。

指着旁邊的青年,說道:“阿爾卑斯,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哥哥,斯塔文•凱亞,他可是騎士,非常厲害的。”

騎士?魏言看了看凱亞,倒是有些罕見,竟然兩隻手都持有盾牌,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就算沒有長劍,剛剛凱亞那一下也很厲害。

“對了!阿爾卑斯你怎麼沒有去參加覺醒的檢測?今天可是大日子,一旦錯過了可就沒有了。”凱利這傢伙只要一說起來就很難停住,這也是魏言有點煩他的地方,太煩了,就沒有見過一次是他主動住嘴,從來就只有別人不耐煩跑開的。

“我是因爲一些原因錯過了,你不也在這裏嗎?凱利,你好像也是這個年齡段的吧,爲什麼你還在這裏。”魏言有些奇怪,不太理解到底面前的凱利是個什麼情況。

凱利嘿嘿一笑,露出得意的表情,笑到:“你猜猜?”

猜!猜你大爺,魏言直接就是一腳踹過去,凱利被踹的吃痛,委屈的說到:“我就想跟你開個玩笑嗎!算了,其實我哥早就已經能推測出我有天了,基本上已經被內定了,不用去參加檢測也可以的,只要跟着我哥後面再去慢慢覺醒就可以了。”

魏言一愣,還有這種操作?這種東西還能這樣靠推算的?

凱亞一個瞪眼,凱利也沒看到,依然喋喋不休的在魏言耳邊東拉西扯說個不停,讓凱亞也是感到頭疼。

一方面是氣惱自己這個弟弟口無遮攔,啥都往外說,也不分事情的重要性,真有點想抽打他這張嘴,怎麼就管不住呢。

另一方面,他也非常的煩凱利這張嘴,一路上就沒理過他,沒想到他自己一個人也能說的起勁。

看到魏言也投來了詢問的目光,凱亞也是無奈,這大嘴巴子,就沒他不能說的,啥時候能封起來就好了。

“其實很多時候都是可以推測的,如果出現了那種在某一種屬性上特別突出的天才,就算沒覺醒,在快要覺醒前的幾個月都會表現出很多異常”

“我也是聽說了凱利出現了這種情況,所以才急忙趕來,帶他到這裏來確認一下。”

聽到凱亞的解釋,魏言雖說依然有些似懂非懂的感覺,心中也有了點譜。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滿臉期待的朝着凱亞問道:“凱亞大哥,那你說我有沒有這個可能,可以不用檢測,直接就去覺醒的?”

凱亞一愣,這小子也真自來熟,這都叫上大哥了。

微微一鈍,說到:“有這個可能,我不太敢確定。”

“不過既然遇到了,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倒是可以帶你去嘗試一下。”

魏言一聽,還有希望,心中再次活絡起來,不過心中的恨意依舊未消,一想起林迪夫婦就想要把他們生吞活剝。

凱亞吹出一個哨聲,後面跑來一匹似馬非馬的生物,頭上有角,背生雙翅。

“這是我的夥伴獨角駒,它的名字叫悠悠,我們要在晚上之前趕到黃石鎮,全靠它了,休息一下參加明天的覺醒儀式。”

天刑紀 ,籲一聲,悠悠立刻飛奔起來,那速度,比前世的小車還帶勁,並且還沒有安全帶。


這和世界有沒有賣保險的?本大爺現在買還來得及嗎!

凱亞決定帶魏言一起的原因一方面確實是因爲他的弟弟,而另一方面,剛剛在和魏言過兩手的時候,他幾乎就已經確定魏言會有資質,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強,這樣的人才,肯定要賣一下好感的。 黃石鎮

對於卡西里爾王國,不光是卡西里爾,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今天這個日子都是最爲重要的時刻。

整個黃石鎮中央的巨型平臺,被軍隊裏三層外三層的重重包圍着,可惜,今天這些軍隊不是主角,他們的任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保護。

保護在場的所有人生命安全,保護儀式正常進行不被影響,斬殺一切想要引起破壞動盪之人。

而今天的主角,正是周圍好幾個村落聚集起來的少年少女們,只有今天,他們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當然,前提是他們能夠擁有資質,如果沒有任何資質或者天賦一般的話,那他們也只是那些天才的襯托而已,連綠葉都算不上,只能算是雜草。

周圍幾個村子聚集起來的少年少女不算多,平均下來,每個村子也就不過十人左右,畢竟每年都有覺醒的,正好在十二歲年紀的孩子才行,一旦錯過,後面想要再覺醒幾乎就沒有什麼可能了。

這羣小孩子都是以村落爲集體站成一片,似乎他們的領地意識也是挺強的,和其它村子的孩子並不友好。

主要原因還是這些集體之中,以村落爲團體都互相有過“舊怨”,小孩子嘛!這個年紀就喜歡爭強好勝,難免會有些摩擦,等到長大之後再來看,他們爭執的東西都能羞恥得讓他們往地縫裏鑽,慢慢的全是黑歷史。


好滴!堰石村率先發球。

吉蒙第一個站了出來,朝着鐵石村一指,囂張的說到:“杜魯斯!今天就來比比,看我們堰石村厲害還是你們鐵石村厲害,要是我們贏了!你就得把上次拿走的寶貝還給我!”

好吧!第一個肯定是放狠話環節,鐵石村和堰石村的小屁孩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上次交鋒,就以堰石村落敗結束。

至於吉蒙口中的寶貝,就是一把木頭削成的木劍,拿着這把木劍,吉蒙也不知道囂張過多少回,可惜上次被杜魯斯他們搶走了。

堰石村的回合完畢,接下來就是鐵石村的反攻,他們接過了球,向着對方的球門過去。

杜魯斯冷哼一聲,樣子似乎比吉蒙更拽,不屑道:“比就比,我們難道還怕你們堰石村不成?手下敗將,這次就比我們哪個村子的人厲害,資質更好”

“吉蒙,我看你們是輸定了,我們贏了,我就還要凱利手中那面盾牌。”

吉蒙沒有任何的猶豫,立馬就答應了杜魯斯的賭約,反正那面盾牌不是他的,是凱利他的那個騎士哥哥送給他的禮物,可不是木的,倒是真傢伙。

吉蒙之前也眼紅了好久,可惜一直沒能弄來,要真輸了,就讓杜魯斯自己去找凱利要,自己沒損失,況且,他得不到的東西,也更不想別人一直擁有。

加上凱利雖然和他是一個村子的,可總是不對付,本來他們堰石村的整體實力要高過鐵石村一截的,就因爲不一致,上次纔會輸給杜魯斯。

兩邊打定主意,各自打起了心中的小算盤,開始盤算接下來該怎麼辦。

上方,各家的村長顯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雖然有些幼稚,但就算是他們這個層次的人,也會有些爭強好勝,只是沒這麼明顯而已,誰家都想比另外幾家好,人性就是這樣。

更高位,纔是這次覺醒測試的主要人物,左邊一個看起來三四十歲的中年男人,帶着金絲眼鏡,髮型有些亂,手上的筆和小本子從不離身。

另外一邊,是一個還不到三十歲的女人,儘管長得一般,身段卻是嫵媚動人,不管是臉上還是動作,都盡顯媚態,身上衣物很少,只是遮住了大部分不好在公衆場合露出的地方,胸口一大片邪惡露出,看的另外兩邊的男人忍不住嚥唾沫。

“哎呀,安培爾老師,沒想到希迪夫學園這次的來人竟然是你,你會選人嗎?選擇有天賦的學生可不是像你那樣整天盯着白紙看就行的。”

“尼蕾老師,請注意你的言辭和着裝,你這樣子只會給你們古拉凱學園抹黑,你們學院也不知怎麼想的,竟然會派出你這麼一個傷風敗俗之人前來,簡直是有辱斯文,有辱學院門風。”

安培爾是之前的眼睛男子,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冷冷朝着全身暴露的尼蕾看去,眼中沒有任何淫邪與慌亂,有的,只是不屑和鄙視。

尼蕾對於安培爾這樣的目光當然是選擇性的無視,她雖然是古拉凱學園的老師,但卻連希迪夫學園也很熟悉。

畢竟在那裏面,還有好幾個老情人,每次因任務前去的時候,都會找他們溫存一番。

至於眼前這位安培爾,恰好沒在她那些老情人之列,對於男女之事太過古板,每次都讓她不爽。

尼蕾不理安培爾,轉頭看向另一邊,發出咯咯的笑聲,道:“達古爾城主,沒想到這次的儀式竟然您這樣的大人物也會到,真是讓我們受寵若驚”

“不過人家上次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問清楚,這次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向您討教呢?”

安培爾暗罵一聲騷貨,耳朵裏塞上兩朵棉花,聽不見心不煩。

一旁,達古爾那肥胖臃腫的肚子壓在椅子上,似乎讓椅子都有些吃力,發出吱呀吱呀的響聲,可他卻沒有絲毫的感覺,反而換個姿勢,癱坐在上面,舒服慵懶了許多。

達古爾嘿嘿一笑,立馬就與尼蕾約定要在晚上進行一場學術的交流。

雖然他玩過的女人夠多,比尼蕾漂亮的也比比都是,可卻沒有她更有韻味,也不如她主動,跟她玩起來也更有一番風味。

不過,今天的這種儀式,原本像他這個一城之主是可以不用來的,但既然來了,肯定是另有目的的,眼前的這個尼蕾還不足以成爲他跑來這裏的原因。

輕咳一聲,達古爾清了清嗓子。

沙啞的嗓門兒有些像鴨子的叫聲,朝着下面的人喊道:“都這個點兒了,怎麼還不開始,快點吧!早開始早點結束。”

負責檢測事務的負責人眉頭一皺,準備工作都還沒有做好,眼下這個色不急待的城主竟然開始催促自己,這可不是兒戲,要是出了岔子自己可是要負責的。

有心反駁,可聽說達古爾不光人品不好,連性格也是眥睚必報,無奈得罪不起他,也只能趕鴨子上架了。

大喊一聲,讓手下的人立刻開始準備。

另一邊,遠處的林迪夫婦雖然被軍隊攔在了外面,但一看到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臉上期待之色漸濃。

魏言那邊,到現在了都還沒有看到人,看來那個野丫頭早被自己的詭計騙過了,回去的時候再看看,要是沒有老實待在家裏的話,看我不好好收拾她! 儀式已經開始

在正式測試之前,負責人走了出來,情況還是簡單說明一下的。

“你們都是各個村子裏正好適合覺醒的孩子,今天,能決定你們一生命運的時候就要來了。”

“覺醒了,你們就是能力者,你們就是人上人,擁有力量、權勢、數不清的財富,如果達不到要求,那麼你們還會註定是平民,並且連報名費都拿不回去。”

負責人看了看孩子們的臉色,剛纔這一番話就是讓他們要敬畏,同時也要提起讓他們明白今天覺醒的重要性。

頓了頓,再次大聲說到:“此次覺醒一共分爲兩個步驟,第一個便是將你們的手分別放在那邊的幾個水晶上,一旦你們有資質,那麼水晶上便會發出不同顏色的光芒。”

“這是第一步,但卻是能夠刷下去大多數人的一關,只有達到了要求的纔可以參加第二關。”

“第二關便是覺醒了,這個步驟必須要在明天才會開啓,期間伴隨着常人難以忍受的苦痛,要是堅持不住就會爆體而亡,你們要想好,第二關我們不會強制你們參加,不過不參加第二關,即使你們資質再好,不覺醒也沒有半點作用。”

話罷,不少小孩在聽到後面的時候臉色都微變,他們之前似乎沒聽說過覺醒還會有危險,現在反而猶豫起來了。

儘管猶豫,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要退出的,只是簡單的一思索,立馬就堅定起來。

“杜魯斯,聽大人說這個是有危險的哦,怎麼,你現在不怕死了?要想退出就趁早,不過還是要算你輸。”



“吉蒙,我看是你害怕了吧!既然怕了就早點認輸吧,省得到時候嚇尿褲子。”

兩人再次嘲諷一句,撂下狠話,轉頭就把目光注視在水晶上,身體微微顫抖,還是有些緊張。

“第一個,白石村裏斯汀”

被叫做里斯汀的孩子立馬走上前去,跟着指示,將手放在了第一顆水晶球上。

小臉紅撲撲,顯然也還是免不了緊張,水晶球也沒有任何反應,這時旁邊的人不停讓他放鬆,不要緊張。

水晶球的測試跟心態有很大的關係的,要是沒有冷靜下來,是無法檢測出結果的。

顯然這些人對於怎樣讓小孩子平靜下來還是有一套的,不一會兒,水晶球上開始出現淡淡的白光。

這時,有人振臂高喊:“里斯汀,精神力低等,記錄”

小孩子一蒙,低等?就算是低等也不錯了,原來第一個是測試精神力的,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

很快,再次被人帶到第二個水晶球面前,將手輕輕放上,這一次,就比上次快多了,僅僅幾秒鐘的時間,水晶球就開始閃耀紅光,不過光芒卻比之前的水晶球強上一些。

一旁觀察的人的人再次振臂一呼:“里斯汀,力量屬性中等,記錄”

一聽是中等,還未來得及高興,叫做里斯汀的孩子再次被帶到另外三個水晶球面前,一一測試。

“里斯汀,韌性屬性低等,記錄”

“里斯汀,魔法適應性弱等,記錄”

“變異屬性,無,記錄”

高處的幾個學院老師,一聽到這個結果,冷眼看着,似乎並未激動。

“五大屬性,只有力量達到了中等,韌性和精神力都是低等,這樣的天賦只能算一般,未來的成就可能不會高。”

“按照他的天賦來分配,似乎也只有成爲狂戰士或騎士,既然力量高於韌性,那麼還是成爲狂戰士好一點。”

……

幾人就小孩子的天賦進行討論,似乎都不太看好他的未來,沒有任何一個學院的老師有心動的痕跡。

下面的那五個水晶球是檢測基本屬性的,準確來說,基本屬性只有四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