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秦天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他沒想到秦天居然在這半小時內直奔「狩獵」總部並控制了亨利。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秦天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他沒想到秦天居然在這半小時內直奔「狩獵」總部並控制了亨利。

「你好,布朗!」秦天調侃道:「很抱歉我沒能按照你的要求趕到『幽靈』,你沒有為難我的那些同事吧!」

布朗沒有回答,而是帶著警惕的目光打量了秦天一番,然後就向亨利說道:「不,董事長。我認為我們不能這麼輕易的就讓一個人進入我們隊伍,我們有一套審核制度……」

「你在開玩笑嗎,布朗?」亨利笑了起來:「他救過凱麗,不久前他的槍還頂在我的腦袋上!」

「就因為這樣我們才更不能錄用他!」

「不,布朗!」亨利回答:「這至少說明了他沒有殺我的動機,否則他早就這麼做了而且沒人知道是他乾的……對我來說,這才是最安全的!」

既然亨利都這麼說了,布朗當然沒有理由反對,只恨恨的看了秦天一眼,然後就帶著一眾部下離開了。

為了表示對秦天的感覺,凱麗主動要求送秦天回去。

當一輛賓利添越停在秦天面前的時候,秦天不由瞠目結舌……在索馬利亞這地方開這種頂級豪車,果然也是只有有錢人才做得出來。

「需要我表示感謝嗎?」當秦天上車時,凱麗就問了聲。

「我認為你更應該道歉!」秦天回答。

「為什麼?」凱麗一邊開著車一邊疑惑的問:「就因為那輛車?」

「不!」秦天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上面一塊於青:「這是那晚戰鬥中我唯一留下的傷!」

凱麗反問:「那與我有關嗎?」

「與你無關,難道還與椅子有關?」

「說對了!」凱麗笑了起來:「所以我不需要道歉,你說是嗎?」

秦天翻了翻白眼,接著看了看車前車後跟著的幾輛車,車上還滿是荷槍實彈的美國傭兵,忍不住問了聲:「我想知道,那些綁匪是怎麼把你抓走的?」

「這似乎不是你該問的事!」凱麗似乎不願意討論這個問題,因為這會讓她尷尬。

「你錯了!」秦天回答:「我認為這恰恰就是我該問的事,如果我需要保護你們的安全的話!」

秦天說的沒錯,做為一名保鏢,當然需要知道之前出現過什麼狀況,這樣才能使下一次不會再出現同樣的錯誤。

沉默了一會兒,凱麗就回答道:「我父親只相信美國人,所有雇傭的全是美國人。但事實證明這並不代表安全……」

「出了內奸?」說到這秦天就猜到了出了什麼事。

「是的!」凱麗回答:「我的車隊遭到了攻擊,我的司機駕著車看起來像是躲避敵人,但其實卻是把我帶進他們的另一個埋伏點!」

「真是個好辦法!」秦天贊道。

接著又看了看凱麗手裡的方向盤,問:「你不會也打算這麼做吧!」

凱麗忍不住笑了起來。 「私人保鏢?」貝特朗不可思議的望著秦天,問:「為什麼,秦?你是『幽靈』的總裁,住著這樣的房子,每天都有數十萬美元的收入,擁有一支戰鬥力強悍的部隊,而你卻會答應他們做私人保鏢?雖然那是『狩獵』造船廠……」

「你不了解,貝特!」秦天打斷了貝特朗的話:「然後呢?」

「什麼然後呢?」貝特朗不解的說:「我們會賺很多錢!」

「賺很多錢之後呢?」秦天反問:「我們用這些錢做什麼?存在銀行里?買武器?還是招募更多的軍隊?或是丟下這裡帶著這些錢去別的國家享福?」

聽著這話貝特朗就愣住了。

貝特朗的確比安格斯有遠見,但他的眼界卻被錢給擋住了……一心只想著賺錢,卻沒想過要用這些錢做什麼。

不過這似乎並不奇怪,貝特朗在來到索馬利亞前是個典型的窮人,秦天甚至還查到他曾經在法國當過一段時間的保安。

對於窮人,他們幾乎從出生起就在因為想買什麼、擁有什麼但卻不得不因為經濟情況而猶豫不決,時間一久,沒錢就成為他們沒有安全感的主要來源之一。

其結果就是,他們會削尖腦袋的賺錢、賺錢、賺更多的錢,然後只要一想到銀行里有這些存款或是資產就能得到心理上的滿足,卻沒想到應該怎樣把這些錢花在有意義的地方……錢沒有花出去前,其實就是一個數字、一堆紙張或是一個符號。

「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貝特!」秦天說。

總裁爹地悠著點 「那麼你想要的是什麼?」貝特朗問。

「我想要的是另一種安全!」秦天回答:「只有我們能活著,才能安心的花這些錢。而如果我們想要活著……那就要讓自己更強大,你說是嗎?」

「說得對!」貝特朗回答:「可是我們有什麼威脅呢?」

「你以為沒有嗎?」秦天給貝特朗遞上了一根煙:「比如德維爾,比如『狩獵』造船廠……不久前他們還在幾分鐘內控制了『幽靈』並以此威脅我!」

這一來貝特朗就沒話說了。

的確,「S」部隊雖說已頗具戰鬥力,但在索馬利亞這龍蛇混雜的地方,它只能算是剛剛躋身二流隊伍,想靠它來保護所有人的安全以及「阿爾特朗」里讓人眼紅的生產線及財富,還是力有未逮。

「我明白了,頭!」貝特朗點頭道:「你是對的!」

秦天沒有告訴貝特朗的是,他真正擔心的其實是「暴雨」。

其實秦天現在也差不多可以從「幽靈」的事務中脫身而出了:

吉拉基地有酋長打理,基地里的事務主要是索馬利亞部落之間的糾紛,熟悉風土人情的酋長處理這些很合適。

阿爾特朗有貝特朗負責……武器裝備的生產已基本進入正軌,其它的就是貝特朗的老本行,他完全可以勝任。

安保公司並不重要。

石膏公司就更是個幌子。

唯一的問題就是約翰對管理石膏公司不太滿意。

「並不是說這份工作不好,秦!」約翰回答:「事實上,它是份很好的工作,每天除了吃飯就是睡覺,然後簽署一大堆我看不懂的文件,或是召集員工開個會什麼的……問題在於,我又胖了十斤,我擔心有一天會被自己肥肉壓死!」

這個擔心的確很有道理,雖然秦天知道這不過是約翰的一個借口,他實際上更喜歡在安保公司與一群拿著AK47的人打交道而不是一群白領。

秦天滿足了約翰這個心愿讓他返回安保公司協助安格斯,石膏公司就由一個叫亞伯的英國人頂上……這個亞伯是個可以信任的人,當初貝特朗以武力佔領巴薩克時,只有亞伯一人冒險與阿奇爾取得聯繫並向他報告情況。

安排好這些后,秦天才放心的去「狩獵」上班。

其實秦天沒什麼好擔心的,因為如果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同時管理幾個公司只怕會分身乏術,但對秦天來說……他隨時可以用量子晶元跟蹤幾個公司的帳戶及資金出入,一有什麼問題甚至是一個小小的會計計算上的錯誤,他都能第一時間知道。

秦天依舊是開著皮卡,不過當然,這只是屬於他私人的交通工具。

到了「狩獵」公司大門報上身份后,負責接待秦天的秘書就將秦天領進了藍區的傭兵宿舍……藍區的傭兵都是經過層層考核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能在這裡工作的,秦天算是個例外。

不過這僅僅只是個開始。

「這是你需要遵守的藍區規則!」秘書將厚厚的一堆文件堆在秦天面前:「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背下它們,然後按它上面的做!」

「你是在開玩笑嗎?」秦天望著秘書。

秘書是個十分幹練的職業女性,一身傳統的黑色職業裝,雖然漂亮但臉上卻冷冰冰的,就像是已經忘了怎麼笑的木偶人。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秘書反問:「你有半天的時間記熟它!」

秦天隨手翻了翻眼前這堆文件:「我不認為有誰能在半天內能將它們背完!」

「你說的沒錯,秦先生!」秘書回答:「但你是唯一一個剛來就進入A區的傭兵!」

「哦,這麼說我應該感到榮幸了?」

「當然!」秘書說:「因為你至少要對得自己五萬美元的月薪!」

秦天揚了揚眉……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月薪,五萬美元。

亨利似乎對秦天不薄,直接給了他一流傭兵的雇傭價格。

腹黑妖孽纏上我 只是亨利和眼前這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秘書不知道的是,秦天一天賺的錢都比這個月薪要多得多,而且以秦天的素質和能力……絕不是以五萬美元能雇得起的。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在秘書要離開時,秦天問了聲。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秘書頭也沒回,一邊走出門一邊回答:「你只需要知道,這裡或許是你人生的轉折點,你應該努力抓住這個機會!」

說著「嘭」的一聲就關上了門。

「人生轉折點?」秦天笑了笑,或許是吧。

只不過秦天所想的「轉折點」,絕不是秘書所說的「轉折點」。 秦天告訴秘書說「沒有人能在半天內將規則背下」這句話當然是假的……秦天只用了不到兩秒鐘。

當然不是翻這些規則,而是通過量子晶元從「狩獵」公司的內部網路里下載了一份。

如果翻這些文件的話,即便秦天同樣也可以將這些文件掃描在腦海里,但僅僅只是翻完這些文件只怕都需要半小時。

規則定得很死,比如外部進入公司的裝備和交通工具等只能進入C區,保鏢必須統一使用公司配發的裝備並在軍械庫領取、登記。

這似乎的確有必要,因為這可以保證絕大多數的槍械和交通工具都在監控中……他們為所有的這些東西都裝上了跟蹤裝置,甚至還對此用各種不同的顏色和編號進行界定,於是他們就很清楚的知道這些槍是否呆在它們應該呆的地方。

然後就是公司的地圖、活動區域、禁止區域、職責等等。

衣櫃里還為秦天配上了一套西裝,專用手機、藍牙等……上帝,在索馬利亞這樣的地方穿西裝。

不過後來秦天才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因為他穿上西裝執行任務時,幾乎所有地方都開著冷氣。

這規則至少有一個好處,秦天很容易就在走廊的拐角處找到了軍械處。

「兩把手槍!」秦天對管理員說:「M10。」

秦天沒有再選擇之前常用的M1911。

之前自己選擇M1911是看中它的威力……11.43MM口徑的子彈遠比M10隻有9MM口徑子彈的威力大。

但現在秦天突然意識到了一點:在量子晶元的協同下,手槍威力大小似乎不太重要了,原因是量子晶元能精確的讓子彈命中目標要害,那麼一發威力更小的子彈命中頭部、心臟,還是一發威力更大的子彈做同樣的事沒有太大的區別。

而M10還有很誘人的優點:重量輕,後座力小,尤其是15發容彈量……這一點是M1911可憐的7發容彈量沒法比的。

「不需要別的了嗎?」這讓管理員有些意外。

「不,不需要了!」秦天回答。

秦天知道私人保鏢是怎麼回事,他需要與僱主一起參加會議、舞會或是其它交際,這些場所顯然是不適合帶著一把長槍的。

「你就是個華夏人吧?」管理員說:「他們都在討論你!」

「應該是吧!」秦天漫不經心的回答。

自己之前對亨利做的事,的確夠他們討論一番了。

秦天在試槍室里試了幾槍,然後手機就響了。

「外勤任務!」手機另一頭傳來秘書的聲音:「馬上做好準備,十分鐘後到辦公樓天台!」

「可是我還沒有背完規則!」秦天說了個謊。

「忘了它吧,你知道該怎麼做!」說著秘書就掛上了電話,她真是一點都不浪費時間。

十分鐘,秦天準時趕到了辦公樓天台,上面停著兩架直升機,雖然外形一模一樣但顯然一架是亨利的另一架則是保鏢的。

因為布朗及幾個傭兵已經全副武裝的在樓上等著,不用說,他們望向秦天的眼光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黑道少爺:老婆欠調教 布朗雖然沒說什麼,但卻朝秦天這方向吐了口唾沫。

秦天不以為意,他知道這不僅僅是因為上次他們敗在了秦天手下,更是因為秦天一舉獲得了「私人保鏢」這個身份……這不只是薪水問題,更是一種榮譽、一種信任。

不一會兒亨利、凱麗以及秘書帶著幾個人急匆匆的走了上來,一邊走還在一邊討論著什麼,其間秘書還緊張的翻看著資料和文件。

看起來像是個重要的會議,而且形勢有些不妙。

不過就算在這時候,亨利在看到秦天時還是打了個招呼:「很高興見到你,秦!」

上了直升機后,凱麗看了看秦天的樣子,嘴角就露出了一絲笑意:「看來你很快就適應了自己的新角色!」

「我至少應該要對得起自己的薪水!」秦天借用了秘書的話。

這讓正與亨利討論著事情的秘書走了一會兒神。

影帝的黑鍋 直升機徑直飛往摩維酒店,它們在酒店的樓頂降落然後走進了酒店的會議室……這讓秦天不得不感嘆直升機的效率,原本至少要兩個多小時車程的路段,搭乘直升機只需要十幾分鐘。幾乎是剛上飛機還沒適應然後就到達目的地了。

會議室里已經候著一隊人,看起來不像是善與之輩,因為他們都身著迷彩服,而且門外還有端著AK47的警衛。

「亨利!」為首一個戴貝雷帽的軍官起身熱情的亨利打著招呼。

亨利客氣的回應著,只不過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氣氛並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融洽。

「你應該收到『帕拉斯』號沉沒的消息了?」軍官笑裡藏刀。

「是的,我表示遺憾,桑蘇!」亨利回答:「我們在兩小時前得到消息!有什麼我們能做的嗎?」

「當然!」軍官朝後招了招手,一名部下就打開文件夾取出一份文件遞到亨利面前:「這是我們的損失清單!」

「什麼意思?」亨利問。

「『狩獵』難道不應該賠償我們的損失嗎?」桑蘇將上半身往前傾,用惡狠狠的目光盯著亨利,說道:「亨利,我們損失的人員就不說了,一千多萬美元的船以及價值兩千多萬美元的貨物……」

「等等,桑蘇!」亨利打斷了桑蘇的話:「我希望你明白一點,我們只對因為貨輪質量問題而沉沒的船隻進行賠償!」

「那就是質量問題!」桑蘇回答。

「我們需要對它進行調查!」亨利補充道。

「當然!」

「所以,你應該提供給我們沉船及航行的相關資料!」

「抱歉,亨利!」桑蘇攤了下手:「我們不太會使用船上的那些設備,而且它們在風浪中出問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所以……」

言下之意,就是他們對此也是一無所知。

於是秦天就明白了,這是一起典型的騙賠事件。

沉船比較特殊,它不像陸地交通工具一樣發生意外之後至少還有殘骸。

如果像桑蘇所說的那樣,那就是「毀屍滅跡」一點痕迹都沒有。 原本秦天不太想管這事,因為他的任務是負責安全而不是其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