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張大仙衣袖飄飄,腳點水面,在河面上飄行,身姿瀟灑。

只見張大仙衣袖飄飄,腳點水面,在河面上飄行,身姿瀟灑。

衆人齊聲喝彩:“道長好身手,好厲害的道行!”

葉知秋用法眼查看,發現張大仙兩腳之下,各有一團陰風盤旋,卻是兩個水鬼,在託舉她於水面上前進。

以此看來,張大仙的實力,恐怕尚不如閣皁山的蘭國雄夫婦。借用鬼童子之力,凌波渡水,葉知秋自信也能做到,只需略微練習一番,找到配合的默契就行。

張大仙在河面上飄了一圈回來,躍上河岸,只有腳面上有一點水漬。

姜銘濤問道:“張師妹有沒有看見什麼?”

“沒有發現漩渦所在……”張大仙搖頭。

柳雪一指河面,說道:“西北方一百五十米左右,漩渦正在生成。”

衆人聞言,急忙順着柳雪的手指方向看過去。

果然,那裏的水面上,有一個小小的凹點,凹點四周,河水盤旋轉動,浪花生生滅滅,次第不絕。

葉知秋技癢,忽然一個奇門遁形,縱身衝向水面,然後再換成茅山御風訣,凌波而去!

衆人一愣,隨後大聲喝彩,紛紛道:“難怪是太湖降妖第一人,眼見爲實,這道法道術好生厲害!”

因爲葉知秋這可是真功夫,沒有借用鬼童子之力。在場的都是道門高手,你用了鬼童子,人家看得出來。

龐昊更是愕然,低聲問身邊的許佩加:“小師妹,葉知秋用的是風遁之術嗎?”

“好像是茅山御風訣,法師級別中的高手,纔可以練成。”許佩加比龐昊有見識。

龐昊服氣,點頭道:“葉知秋早就是法師了,看來,他的道行,很快就要進入宗師級別。”

葉知秋催動御風訣,直奔西北方的旋窩。

那漩渦在這頃刻間,已經擴到了一丈方圓,轉速極快,發出鴿哨般的呼嘯聲!

“知秋小心,當心漩渦吸人!”柳雪大聲叫道。

臨近旋窩,葉知秋也在小心提防,卻不料旋窩的吸引力遠遠超過了預測!

葉知秋距離旋窩邊緣還有一丈遠,身體便不受控制,隨着漩渦的轉向,開始凌空轉動起來!

因爲葉知秋用的是茅山御風訣,人在風中行走。

而漩渦之上,風氣轉動極快,所以自然就把葉知秋捲進來了。

葉知秋努力抵抗,想遠離漩渦中心,然是卻身不由己,轉着圈,向漩渦中心漸漸靠近。

想用奇門遁形之術逃出去,都無法實現!

因爲這裏的漩渦之力,不是自然之力,其中蘊含法力,易進難出。

“知秋小心啊!”柳雪知道葉知秋陷於險地,不由得變色,也一個奇門遁形,踏着水面向葉知秋奔去。

可是柳雪還在半途,葉知秋卻已經轉到了漩渦中心,嗖地一下,被旋窩吸了進去,消失不見!

其實葉知秋知道抗拒不了漩渦的吸力,所以乾脆順勢而爲,打算潛入水中,看個究竟。

“知秋!”柳雪大吃一驚,也猛地撲向漩渦,隨後消失!

“師父!”

“姐姐!”

幼藍和小太歲,也是一聲大叫,各自撲向水中。

岸上衆人紛紛變色,驚愕無語。

“完了,這回葉知秋裝逼裝大了!”龐昊一跺腳,衝着許佩加叫道:“小師妹,祭起茅山法橋,我們下去救人!”

份屬同門,龐昊對葉知秋,還是夠義氣的。

無論是太湖降妖,還是上次在大窯灣林場對付鬼王都金城,龐昊都是勇往直前,置生死於度外。

許佩加更不猶豫,一揮手,向河面拋出幾十張紙符,掐訣唸咒:“茅山法橋,上天入地,起!”

法橋迅速成型,在水面上拱起。

許佩加和龐昊同時躍起,踏在法橋之上,各自守着一頭,掉轉方向,向着葉知秋和柳雪落水的地方而去。

岸上旁觀者更是驚歎,竊竊私語道:“茅山派傳承久遠,底蘊深不可測,就這一手茅山法橋,恐怕也不弱於少林達摩老祖的一葦渡江!”

說話間,茅山法橋已經劈波斬浪,前進了五六丈遠。

“咚……轟隆隆——!”

忽然間水下一聲巨響,漩渦處白浪滔天,一條巨大的水柱衝起,直射雲天!

隨後,河面上波浪迭起,宛如大海狂濤,浪頭直達一人多高!

浪花之中,隱隱可見刀光翻滾,時不時地殺出水面,似乎水底下,隱藏着十萬蝦兵蟹將一般。

許佩加和龐昊的法橋,被水流氣流衝擊,搖搖晃晃,出沒風波,看起來驚險無比。

“龐師兄,水下有殺氣,下不去了!怎麼辦?”許佩加反手抽出七星斬龍劍,在法橋四周亂指,一邊叫道。 龐昊也紅了眼,一邊掌控法橋的平穩,一邊運用茅山掌心雷向水中亂劈,叫道:“小師妹,起天地直橋,我下水看看!”

“還是我下水吧,我有七星斬龍劍!”許佩加叫道。

“少廢話,起橋,護法!”龐昊咬破舌尖,噴血在指訣上,點向水面。

許佩加沒辦法,一咬牙,身體向上縱起。

茅山法橋的方向一變,斜斜豎起在水面上,龐昊那一端指向水面。

龐昊漸漸下沉,帶着法橋前半端,沒入水中。

水面上,只有許佩加踩着符紙,懸浮於空中。

岸上圍觀者,一顆心都懸在嗓子眼裏,大氣也不敢出。

但是,卻沒有人願意下水幫忙。

清靜派掌門張大仙似有不忍,轉臉看着龍門派的掌門姜銘濤。

但是姜銘濤卻以目示意,微微搖頭。

這次無極之地在終南山兜了一圈,姜銘濤的弟子死傷慘重,所以姜銘濤心裏不平衡啊。如果茅山派也受點損失,全真派的面子,才能保住。

忽然間,河面上的許佩加忽然拔高,將法橋和龐昊帶了出來。

龐昊雙腿血紅一片,大叫:“下面有刀子,好厲害!”

衆人看時,發現茅山法橋都短了一截,似乎被水下的東西吞噬掉了。

“祖師度我出紅塵,鐵樹開花始見春。化化輪迴重化化,生生轉變再生生!”就在此刻,遠處木魚聲響,伴隨着佛歌梵唱。

大家回頭看,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僧人,穿着一領灰白破舊的骯髒僧衣,手裏託着木魚,飛奔而來!

“哈哈哈……欲知有色還無色,須識無形卻有形。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和尚口中放歌,身影頃刻間來至河邊,手裏的木魚‘篤篤篤’一通猛敲!

岸上衆人紛紛驚喜,低聲道:“這和尚有本事,且看他的手段!”

和尚繼續唱歌敲木魚,瘋瘋癲癲,旁若無人。

在木魚和放歌聲中,河面上的驚濤駭浪,果然有所收斂,漸漸呈現平復之勢。

龐昊和許佩加催控着法橋,看着茫茫水面,心中同樣茫然不已。

……

花開兩朵,單表一枝。

卻說葉知秋被漩渦的吸引力牽扯,落入水中,立刻便被捲進了漩渦中心!

才進水裏的時候,葉知秋根本就身不由己,只能隨波逐浪,嗖嗖嗖地轉圈子。

隨後進入河底暗流這種,旋轉之力才解除,葉知秋終於可以稍稍控制自己的身體。

想到水下兇險不明,葉知秋急忙將南陽開國印摸索出來,握住上面的銅鈕,一邊順水前進,一邊睜大眼睛嚴陣以待。

葉知秋身在河底,隨着水流向前,並不知身向何處。

憑着感覺,葉知秋覺得自己被水流帶着向下,已經移動了不短的距離!

忽然間水流去速加快,葉知秋髮現前方有一個張開的巨大嘴巴,正在等待自己,似乎要將自己一口吞下!

在洪水的裹挾中,葉知秋無可迴避。

來不及細想,葉知秋急忙亮出南陽開國印,對準那巨大的嘴巴!

一道紅光從印面上射出,快逾奔雷。

對面的妖物知道厲害,急忙閉嘴,巨大的腦袋忽然縮回,消失不見。

同時,水流的去向不再穩定,驟然停止前進,在葉知秋身邊迴旋激盪。

葉知秋一愣,正在發呆,忽然身後黃光一閃,水流退去,卻是柳雪藉着無極符闢水,趕了過來。

“知秋!”柳雪找到葉知秋,不由得驚喜大叫,撲上來一把抱住!

葉知秋也激動不已,急忙接住雪兒,擁在懷中。

“你沒事吧知秋?”一個實實在在的擁抱以後,柳雪這纔開始上下打量葉知秋,詢問情況。

“我沒事,就是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葉知秋環視四周,說道。

柳雪看着腳下:“腳下有平整的石頭,我們已經離開河底了……當時,我跟着你進來,被捲進水流之中,感覺向下移動了不短的距離。我們現在,應該處在河底更下面的地方。”

葉知秋低頭看,藉着無極符的光芒,果然發現腳下是褐色的石頭。

石面平整,但是卻有人工開鑿的痕跡。

柳雪一手催動無極符,拉着葉知秋,向左右查看。

走了一丈多遠,左側一堵石牆出現在闢水範圍裏。

“原來是個地下的水道!”葉知秋擡頭看看頭頂,說道:“雪兒上去看看,上面應該有頂!”

如果上面沒有頂,葉知秋和柳雪可以直接升上去,重見天日。

柳雪答應一聲,腳下用力,向上跳起。

葉知秋雙手掐住柳雪的細腰,向上輕輕一拋。

柳雪仙子一樣飄起來,立在葉知秋的掌中。

然後,葉知秋的胳膊一曲一挺,將柳雪向上送得更遠。

須臾之後,柳雪飄落,點頭道:“果然沒錯,這裏是一個巨大的通道,在山石中開鑿出來的。高三丈,闊三丈,工程龐大!”

葉知秋和柳雪繼續向前查看,沉吟道:

“古書上記載,當年禹王治水,足跡遍佈華夏九州,可不僅僅是地面上的工夫。據說在地下,禹王也開鑿九縱九橫十八條水道,連通江河湖海,如果地面上江河氾濫,就會啓動地下的工事,加速引導水流歸海……難道這裏,就是禹王的地下治水工程?”

柳雪打量着四周:“有些道理,但是缺少實在的證據,還要再看看。”

葉知秋回頭看看,停住腳步:“我們剛纔落水的時候,大家都很擔心。雪兒,我們要不要先回去,給大家報個平安?我擔心岸上的人找不到我們,會在河底搜尋,遇上危險。”

柳雪掐指算了算,搖頭道:“我們向回走,出不去,因爲吉位在前面。所以,只能先不管上面的人,繼續向前走了。”

“好吧,那就向前。”葉知秋點點頭,繼續向前走,又把剛纔遇到的大嘴巴怪物,跟柳雪說了一下。

“這種古蹟出現妖異,不足爲奇。或許那個怪物,就是被無極之地的氣息刺激而醒的。如果我們找到這個東西,說不定,會有些收穫。”柳雪沉吟道。

巫師自遠方來 葉知秋來了精神,問道:“雪兒覺得,我們會有什麼收穫?” 葉知秋來了精神,問道:“雪兒覺得,我們會有什麼收穫?”

柳雪詭祕地一笑,說道:“我明知道無極之地最後不會落在這裏,但我們還是來了。如果沒有收穫,我們又何必來冒險?”

“到底會有哪方面的收穫,雪兒快說!”葉知秋更是感興趣。

柳雪壓低聲音,說道:

“天地靈物,都是有靈力的……好比蘇珍幼藍和小太歲,身上都帶有靈力。這些靈力,也可以奪爲己用,增加自己的修爲。和抓鬼煉鬼,其實是一個道理。但是鬼魂的靈力最小,如果有靈物的話,你將之靈力吸收,豈不是大收穫?”

“又是吸星大法?”葉知秋驚愕。

柳雪點點頭,說道:“在以後的三年裏,靈界會變得非常混亂,互相搶奪靈力,弱肉強食。我們獵食別人,也將是別人獵食的對象。”

葉知秋心中悚然,問道:“會是什麼人,在搶奪靈力?”

“當然是靈界中的人,比如十殿冥王,比如我,比如龍虎山天師……”柳雪說道。

葉知秋愣了半天,皺眉道:“可是目前,冥界並沒有對我們動手啊。以我們現在的力量,真的打起來,肯定不是冥界的對手。”

“那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覺得還沒到那一步。”柳雪繼續向前走,又說道:“所以,我們凡事都要搶在前面,才能避免被動。”

說話間,兩人向前走了十來丈,前方一道巨大的石門,攔在了身前。

石門是那種對開門,每一扇門板,都寬及一丈,用手去推,巋然不動。

高大的門頭上,有四個斗大的古篆字,葉知秋卻不認識,問道:“雪兒,這上面的字,你認識嗎?”

柳雪這才注意到門頭,凝神看了下,點頭道:“上面寫的是‘禹王水道’四個字,看來真的是禹王遺蹟。”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原來大禹的地下河道,是真的。這麼大的工程,當時的大禹,是怎麼完成的?”葉知秋驚訝不已。

柳雪摩挲着石門,說道:“大禹治水的時代,絕地天通剛剛結束,那時候的人間,還有很厲害的靈界高手。所以,大禹治水中的某些工事,可不僅僅是人力完成的,其中有神靈的參與。”

葉知秋點頭:“大禹本身就是神。”

柳雪指着石門:“這裏的所有古怪,應該都在石門後面。你看到的那個怪物,也就是我所說的靈物,應該也在石門後面。我們的目的就是,抓住它,取它的靈力!”

“那怪物,會不會是大禹留下來的上古神獸?”葉知秋問道。

“管他上古神獸,還是下古神鳥,抓住它再說!我用無極符切割石門,你用南陽開國印,做好準備。”柳雪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