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想見,有了林韌這個長老在,只要天星宗一日不倒,則五玄門一日無憂。而這,也可以說是林韌獻給穆雲帆最好禮物了吧!

可以想見,有了林韌這個長老在,只要天星宗一日不倒,則五玄門一日無憂。而這,也可以說是林韌獻給穆雲帆最好禮物了吧!

想到這一層,那穆雲帆更是眉開眼笑,兼之眼見星兒與林韌眉目交流模樣,一張臉更是笑成了菊花一朵。

然而,就在穆雲帆眉開眼笑之際,一個平淡如水的聲音響起在眾人二胖,頓時讓所有人都為之側目:

「阿彌陀佛,林施主,不知這瘦牛,該放在何處為好?」

………………

在五玄門盤桓數日之後,一心證道,或者說是急需提升修為的林韌便向穆雲帆提出了辭請。自然,星兒不例外的堅持要跟著自己心上人,明知勸阻無效的穆雲帆,只得對著林韌又是好一陣千叮嚀萬囑咐,讓林韌苦笑不已。

不過,三人之中,卻是那殺生佛最為高興,口中善哉善哉宣個不停,一雙無邪眼睛里,早已是冒出了期待的光芒。看來,在這五玄門之中,這武痴著實是找不到人切磋的。

就這樣,這奇怪的三人組,在流雲城留下一段傳說后,終於是失去了蹤跡。當林韌再次回歸流雲城時,卻已是數年之後的事情了,而彼時早已物是人非。

年余之後!

這裡是十萬魔山,是血腥殘酷的所在,更是強者的樂園。

此時,十餘名初階馭靈魔修,在一名半步馭靈魔修的帶領下,小心翼翼的向著一頭身高丈許,卻仍只是半大的暴烈火犀靠近著,眼中滿是激動而貪婪的光芒,顯然是一隊獵獸人。

暴烈火犀,以性情暴烈聞名。不過,它一身厚皮,卻是製作甲衣及盾牌的絕佳材料,自然成為獵獸人追逐的目標。而難得遇到一頭尚未成年的暴烈火犀,自然是讓這十餘名獵獸人喜出望外了。

此時,十餘人在那名身著藍色勁裝漢子帶領下,靠著濃密灌木叢的掩映,呈扇形一步步接近了那暴烈火犀,一絲殺意,在叢林中擴散開來。

「動手!」

一聲暴喝,猛然自那藍衣漢子嘴裡發出。暴喝聲中,只見十餘人發一聲喊,各自亮出自己靈器,從四面八方,向著那沒有一絲防備的暴烈火犀掩殺了過去。

「昂!」

眼見被襲,火犀一聲驚嘶,暴烈的性子上來,也不顧敵我力量懸殊,竟然以一隻堅硬如鐵,泛著幽光的犀角,向著眾人便是發起了進攻。

如此場景,自然是正中眾人下懷。

只見在各色靈力涌動中,那犀牛雖是皮堅肉厚,且悍不畏死,奈何畢竟尚未長成,加之對方人多勢眾,不久便是身中數下,鮮血汩汩而流,左突右撞卻不得脫身,只得一邊狂暴攻擊,一邊發出陣陣哀嘶。

眼見時機成熟,旁邊一直並未出手的藍衣漢子,此時眼中冷芒一閃,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鬼頭長刀,向著那正作困獸之鬥的暴烈火犀碩大腦袋狠狠劈去。

面色陰狠的藍衣漢子,不愧是半步馭靈魔修,此時揮動鬼頭刀,竟也是勁風如潮,眼見便要劈中那火犀腦袋。

然而,就在這間不容髮之際,卻見四周灌木突然如潮四處翻飛,一道巨大的魔獸身影電閃而至,並在三名漢子慘呼聲中,一隻高達三丈上下,渾身棕黑色塊塊肌肉墳起,宛若岩石般的巨大火犀,向著那藍衣漢子便是猛衝了過來,顯然是那半大火犀的母獸。

「昂!」

一大一小兩隻魔獸幾乎同時仰天狂吼出聲,與此同時,那後來的暴烈火犀,眼見藍衣漢子鬼頭刀即將劈在自己幼崽頭上,巨嘴猛然一張,一團直徑數尺的耀眼火球,向著空中那藍衣漢子便是閃電般噴了出去。

火球炙熱,顯然非同凡響,藍衣漢子雖是眼見便要劈殺半大火犀,奈何卻不敢以身犯險,只得將身子在空中狠狠一扭,以刀為盾,向著那火球便是擋了過去。

「蓬!」

在鬼頭刀的格擋下,火球暴烈四散,大小不一的火星四射,頓時落在幾名獵獸人身上,不免又是一陣慘呼四起。

身在空中,那藍衣漢子眼見擋下火球,不等身子落地,便欲再次揮刀劈向正向自己猛衝而來的狂犀。卻不想,那巨大的狂犀或是護崽心切,竟是不管不顧,又是一團火球噴出,與此同時,碩大的腦袋一低,一根長達數尺,宛若鐵槍一般的犀角,於火球的掩護下,向著藍衣漢子便是直刺而來。

獵殺與被獵殺的身份,於瞬間轉換,在火球與犀角面前,饒是那藍衣漢子修為不弱,此刻也是自顧不暇,雖是狂舞著鬼頭刀,卻也眼見便要落得血濺當場的下場。

「噗!」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青蓮 就當藍衣漢子心膽欲裂時,卻見一道烏光如電,噗然一聲射中那狂犀眼眶,竟是深深陷入其中,直沒至柄。

轟然一聲,狂犀巨大的身子如一堵牆,轟然倒在了前沖的路上,將一路灌木壓得七零八落,而狂犀臉上,汩汩鮮血正自那獸眼中流出,隨即將地上染紅了一大片,顯然是活不成了。

閃著鋼鐵般光芒的犀角,距那藍衣漢子的胸膛,已是不足半米。

驚魂未定的藍衣漢子,眼見自己竟然差點命喪獸角之下,心中不覺一陣狂怒,陰狠的眼中狠厲之色一閃,揮動著鬼頭刀,向著那眼見母獸倒地不起,正圍著其哀嘶不已的半大火犀砍去。 於絕境中,藍衣漢子自知活命無望,在召出一個拳頭大小獸骨盒子后,臉上變得無比猙獰:

「哈哈,都陪我下地獄吧!」

狂呼聲中,只見藍衣漢子將那獸骨盒子猛然揭開,隨即像是聖物一樣,被他用顫抖的雙手擎著,高高舉過了頭頂。

林中寂靜依舊,藍衣漢子手中的骨盒也依舊一動不動,就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昂!」

就在中人心有疑惑時,一道明顯帶著狂暴之意的獸吼,自遠處傳來,在寂靜的林中顯得如此驚心。

「昂!」

「嗷!」

就在第一聲獸吼響起后,接二連三的狂暴獸吼,自充斥著蠻荒之氣的崇山峻岭間響起,漸有呼應之意,且吼聲所在的位置,距林韌三人也是越來越近的樣子。

「不好,韌哥哥,莫非是獸潮?」聽到這狂暴的獸吼,星兒雖是一向刁蠻精怪,此刻也是小臉煞白,一臉焦急的盯著高大的林韌。

於如此詭異局面下,林韌意念一動,魂力如潮,瞬間將那藍衣漢子手中骨盒內內外外感應了一個仔細。

林韌眼中終於露出了一絲震驚,對著依舊猙獰的藍衣漢子冷聲道:「竟然是拜月散,看來,你是真找死!」

「哈哈,你也知道這是拜月散?哈哈,可是現在知道得太遲了,都陪我下地獄吧!」眼見林韌模樣,那藍衣漢子更是猙獰,雙手一揮,便要將那一整盒子拜月散灑出。

原來,那拜月散為獵獸人常備奇物,以月亮石精華煉製而成,對各階魔獸有著幾乎不可抵擋的刺激作用,尋常不可多見。

作為有經驗的獵獸人,即使是要依靠此物刺激引誘魔獸,也只是小心翼翼的祭出少許即可,萬萬不可多放,否則必將被淹沒在獸潮之中。

眼下,那存了必死之心的藍衣漢子,竟然打算將如此大一盒拜月散全部灑出,其後果將是什麼,林韌三人如何不知?

「找死!」

一聲冷喝聲中,驚魂訣全力運轉之餘,只見林韌眼底青芒一閃,一道潮水般的魂力如錐,向著那藍衣漢子攻去。

「轟!」

一聲悶響聲中,那藍衣漢子手中骨盒不及扔出,整個腦袋便像是遭遇了巨大的無形撞擊,猛然間化為漫天血肉,竟是在林韌的強大魂力攻擊下,整個爆裂了開來。

相隔數丈的兩人,林韌驚魂訣下,同為半步馭靈魔修境界的藍衣漢子,竟然就這樣輕鬆的被林韌所擊斃,眼前的這一幕,讓殺生佛心中一陣震撼。

顯然,若是林韌全力施展,他殺生佛雖同為半步馭靈,但卻絕對支撐不過十合!

這就是差距,顯而易見的差距。

「不好,快逃!」

不過,就在殺生佛震撼之際,只聽焦急的聲音喊道,隨後在股巨大的力量作用下,自己的身子便如沒有了重量,風馳電掣般的向著林子飛去。

原來,於關鍵時刻,林韌雖是以驚魂訣將那藍衣漢子擊殺,卻終究是讓那骨盒傾倒了開來,其中那粉紅色拜月散,也終於如天女散花一般,被全部傾倒了出來,迅速的消失在了空氣中。

狂獸如潮,已然不可避免!

情急之下,來不及多說的林韌,這才一邊拉起星兒,一邊拉著殺生佛,向著場外如飛遁去。

獨裁情人 然而,林韌動作雖快,奈何這裡是魔獸聚集的十萬魔山,在拜月散的刺激作用下,只見不及數息,四處便傳來了如在耳側的狂暴獸吼,讓人心驚膽戰。

下一刻,空氣之中飄散來一絲血腥之氣,一雙雙赤紅的雙眼,慢慢的出現在了林韌三人面前,像是在他們四周亮起了無數盞魔燈。

「韌哥哥!」

「林施主!」

面對如此恐怖一幕,星兒與殺生佛幾乎是同時驚呼出聲,一邊警惕的望著四周,一邊不由的向著林韌的身子靠了靠。

緩緩自儲物戒中召出青影槍,林韌冷靜的眼睛微微一瞥身邊的星兒與殺生佛,渾身青色靈力涌動,整個人瞬間便被青芒所籠罩,無邊的威壓瀰漫開來,像是一尊凌天殺神。

感受到林韌身上強大的威壓,星兒與殺生佛心中微微一定,也不及多想,同樣是紛紛召出了自己靈器,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

影影綽綽間,四周樹木沙沙作響,不多時,無數的魔獸,終於是紛紛的顯出了身形。有身高數丈的暴烈火犀,有嘴裡冒著股股煙霧的碧眼龍蜥,有身影如電的赤影貂,有背生肉翅的撲天倪俊,還有許多莫可名狀,甚至是叫不出名字來的魔獸。

不過,於林韌的感知中,周圍這千百頭兇悍魔獸帶給他的壓迫感,卻遠不及獸群最前面一隻小不點來得可怖。

說那魔獸是一隻小不點,倒也不算委屈,它整個身子連頭到尾總共也就數尺不到,嘴裡既沒有可怖的獠牙,如緞子般烏黑的毛皮下,也沒有墳起的肌肉,甚至連身形與叫聲,都有些像那小奶貓,整個帶著一絲與眼下局勢不相符的呆萌可愛。

想必要不是在這危機時刻,那星兒多半是會跑上前去,將那小奶貓抱起親近一番的。

主持婚事的男人 不過,就是這看起來像是奶貓一般的怪物,卻讓林韌感到心中一陣陣悸動,因為那小奶貓,竟然讓他用魂力都看不穿。而這其中的原因,便是因為那小奶貓在吸魂。

一隻魔獸,竟然能夠吸收敵人的魂力,這豈不是驚世駭俗?

就在林韌對這小奶貓如臨大敵之際,身旁星兒的舉動,卻是讓他嚇得差點喊出聲來。

眼見於眾多兇悍魔獸堆中,那身材嬌小,一臉呆萌模樣的小奶貓,就連給其他魔獸塞牙縫都不夠,少女心起之餘,身子一閃,便要上前將其小奶貓「救離苦海」。

此刻,那小奶貓原本正有些擬人化的一臉嚴肅研究著魂力強大的林韌,卻不想他身邊的另一人竟然向著自己便沖了過來,不明就裡之際,凶性大起,小嘴微微一張,發出嗚嗚「怒吼」!

嗚嗚聲中,卻見小奶貓身後那千百隻兇悍魔獸,像是得到了什麼號令,一時間獸吼如雷,於大地震顫中,向著林韌三人便是沖了過來。

「我那個佛祖啊!」

「救命啊!」

面對如潮狂獸,縱使星兒再是愛心泛濫,殺生佛再是一心求虐,也不由的大喊出聲,慌亂間祭出靈器,與林韌一道背對而立,共同抵禦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嗜血狂獸。

狂獸怒嘯,碧血如水,鐵與血的較量,在這十萬魔山深處上演著。

此刻,林韌青影槍如龍,凌冽的殺意,在槍身的激發下,簡直就如進入無人之境,在魔獸群中攪起陣陣血浪,一隻只魔獸,只要被那槍影所中,要麼頓時血肉橫飛,要麼直接炸裂開來,端的是威力驚人。

與此同時,林韌間或施展那殺傷力驚人的驚魂訣,直接對著身前那眾多魔獸的靈魂進行攻擊,效果更是驚人。

不過,林韌此刻雖像是一尊殺神,在獸群之中攪動腥風血雨,奈何在那小奶貓的指揮下,獸群竟是悍不畏死,且源源不斷的樣子,讓林韌也是心中暗驚不已。

更讓他感到不安的是,自己殺生佛倒也罷了,不說其他,自然能夠在獸潮中勉強自保,那大成聚靈魔修星兒可就有些左支右絀了,春水訣雖是連綿如潮,層層不窮,奈何星兒靈力修為不到,威力難以真正發揮,獸潮幾次衝擊下來,要不是林韌數次施以援手,想必後果已經不堪設想。

時間在一點點的逝去,殺戮仍然在繼續,無數的魔獸倒下,馬上便有新的魔獸狂吼著補上。且戰且退之餘,地上的魔獸屍體,已經是越積越多,陣陣血腥之氣傳出,場面更是觸目驚心。

「啊!」

一聲有些壓抑的嬌呼聲傳出。

驚呼聲中,林韌心中一驚,眼光所到處,卻見星兒於一個疏忽間,一隻手臂,被一隻翼展達四五丈的巨大禿頭鷹利爪所傷,此時正汩汩的向外趟著鮮血,而那空中的禿頭鷹一擊得逞,馬上竄起數丈,於空中繼續尋找著機會。

「轟!」

就在此時,那空中正躍躍欲試的巨鷹,卻突然毫無徵兆的轟然化為漫天的血雨,顯然是被林韌的驚魂訣所殺。

輕易擊殺巨鷹,林韌心中卻是慢慢的浮出一絲擔憂。

自己有神秘印記及碧晶石,靈力幾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但星兒及殺生佛卻是靈力用了一成,便是少了一分,於魔獸源源不斷的局面下,如何是個了局?

讓林韌也想不到的是,自己這邊心中焦慮暗生,那一旁的小奶貓眼見魔獸越死越多,對方卻是除了星兒手臂微傷之外,林韌與殺生佛卻是絲毫無損,不覺心中也是暗自焦急,轉頭向著遠方一陣側耳,像是在傾聽著什麼后,良久才再次轉過頭來,對著瘋狂進攻的獸群再次發出嗚嗚低吼聲響來。

這一次,那原本是瘋狂攻擊的狂獸,突然停止了進攻,反倒是轟轟隆隆間,將林韌三人團團圍住,且步步逼近,將那圈子越縮越小。

讓林韌更為驚心的是,在圈子越發變小的同時,天空中也是出現十餘種飛行魔獸,在圈子上空盤旋不已,頓時將林韌三人真正的封閉在了獸群之中。

不多時,三人鼻子中已經滿是魔獸特有的蠻荒血腥之氣,而深知如此情況下,自己即便能夠屠殺大多的魔獸,可星兒與殺生佛卻是不行。更何況,這些魔獸的背後,還有那看似可愛,實則危險無比的小奶貓。

想到這些,林韌心中不覺一動,將注意力再次放在了那正嗚嗚發聲不已的小奶貓的身上。

而當刻意留意后,魂力強大的林韌這才發現,那嗚嗚的聲音中,竟然有著絲絲魂力波動,想必那些魔獸之所以會被控制,便是這絲絲魂力的緣故吧。

發現這一秘密后,一個計劃在林韌腦海中悄然形成。 在不知為何種古怪魔獸的小奶貓的指揮下,眾多狂獸圍成厚厚一圈,將林韌三人里三層外三層團團圍住。

獸群越逼越近,形式也越來越危急,於這關鍵時刻,林韌也終於發現了小奶貓嗚嗚之聲的秘密。

「看來,切斷這小奶貓與獸群的靈魂聯繫,便能讓這獸群大亂,或許就能找到機會衝出去!」

想到這裡,林韌說干就干,強大魂力涌動,向著四周無差別的傳遞著魂力波動,頓時將那嗚嗚聲中傳遞出的魂力波動蓋過。

果不其然,原本在小奶貓嗚嗚聲響中,有條不紊的獸群,此刻先是有些疑惑樣子向著四處張望著,轉而又像是去了枷鎖一般,發狂的向著林韌三人衝來,再也不顧什麼陣型。

於最前面一圈狂獸不同,後面那絕大多數狂獸,因為無法衝到林韌三人身旁,狂暴之餘,竟然相互撕咬起來,刺鼻的血腥味,伴隨著瘋狂的咆哮與慘呼,瞬間在獸群當中傳播開來。

一隻狂獸如此,狂暴殺意無法宣洩的其餘狂獸,更是紛紛效仿,向著身旁較自己更弱的魔獸便是狂咬猛撕。

如此一來,失去控制的獸群,頓時大亂了起來,血肉橫飛,腥味撲鼻,慘呼震天,讓人近乎窒息。

於這一片混亂中,小奶貓似乎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夠擾亂自己的先天神通,進而讓自己失去了對獸群的控制,又驚又怒之餘,小嘴嗚嗚聲響個不停,顯然是加大了魂力波動頻率,奈何獸群已怒,再也無法操控。

如此良機,林韌三人自然不會錯過,向著獸群外如飛而去。

「昂!」

驚怒之餘,小奶貓眼見林韌在破壞了自己對獸群的操控后,竟然帶著星兒等人便要趁亂逃出,張嘴發出一聲依舊有些呆萌的吼聲,整個身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向著林韌三人的方向便要衝去。

就在此時,已經變得猶如一隻牛犢般大小的小奶貓,像是突然察覺到了什麼,兩隻尖尖的耳朵直直豎起,側著腦袋像是在認真傾聽著什麼。

下一刻,小奶貓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靈動十足的眼中驚駭光芒一閃,整個身子來不及變回原來樣子,更不管已經失去控制的獸群,直接化為一道黑色閃電,向著遠處便如飛逃去,眨眼就消失在了林韌等人面前。

這一幕,自然被林韌收入了眼底。這自己全力一戰,也勝負未知的不知名魔獸,為何就這般突然逃了?莫非,是有什麼它都不敢碰的東西來了?

「快離開這裡!」

想到這裡的林韌不敢怠慢,對著星兒二人低沉一吼,全身靈力狂暴湧出,青影槍更是橫掃如雷,在狂暴的獸群中生生掃出一條血路來,帶著星兒二人且戰且退,向著獸群外圍便是突圍而去。

而星兒與殺生佛也感到了林韌的異常,自然也是紛紛舞動手中靈器,從旁協助著林韌。

獸群狂暴而嗜血,奈何在失去了統一的指揮后,以個體之力,根本擋不住一心突圍的林韌等人,不多時便讓後者殺到了獸群邊緣,要看就要突圍而去。

也就在此時,一道就是在白天也感到有些刺眼的金色霞光,突然自東方傳來,一股讓林韌也感到有些心悸的威壓,排山倒海般滾滾而來。

狂暴的獸群,終於也感知到了這股迅速變強的威壓,眼中狂暴之意紛紛消散而去,轉而便被深深的驚恐之色所取代。

「聿!」

一聲清遠震雲的尖嘯傳來,讓整個大地都在震顫,群獸中的一些普通魔獸,此刻已是匍匐顫抖,彷彿遇到了真正的主宰。

感受到這驚人的威壓,星兒一張臉上,同樣也滿是震驚之色,一雙小手不自覺緊緊的拉著林韌胳膊。

眼見星兒如此,半步馭靈魔修殺生佛同樣是感到一絲不安,銹跡斑斑的禪杖一挺,嘴裡卻是不安的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