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在戰鬥期間,還能將戰場打掃的如些乾淨,這就讓人費解了。

可在戰鬥期間,還能將戰場打掃的如些乾淨,這就讓人費解了。

曾浩站在小湖邊,目光閃動,臉上陰晴不定。

噬靈金螳螂傳給他的信息中,發現此湖低有大量帶有靈氣之物。

然曾浩讓噬靈金螳螂下水查看,且發現湖低住有一條水蛟龍,此蛟是一條五階的水系蛟龍。

此蛟身形如龍,長有兩個長角,蛟身水藍色,有五爪,身長十米開外,一看就是一條剛進階不久的蛟龍。

五階水蛟龍曾浩到不太在呼,可在水中作戰,對自己很是不利,相反對水蛟龍的神通大大增幅,此消比漲的情況下,勝負變得兩說間。

而湖低下的法寶以及儲物袋之類的東西,曾浩又不想輕意放棄。

他也曾試過將水系的蛟龍引上崖,然此蛟靈智倒也不低,每每快到水面之時,便放棄目標,回到水中。

曾浩試過用蒼龍劍所化的青龍前去透引過,也用噬火螳螂去引透過,可都是空手而回,此蛟就是不上當。

曾浩咬了咬牙,他決定下水和此蛟龍拼上一場。

不管是爲了湖低下的東西也好,還是他想知道蛟龍爲何活死不肯離開湖低。

此蛟寧可放棄追擊曾浩,也不願意離開湖低,這讓曾浩很是費解。

一般海獸,那怕是蛟龍也好,在被敵人惹怒後,絕對會不考慮代價去報復對方。

這也是所有人都不願隨意去惹上蛟龍一族的原因,還有就是蛟龍一族原本就是上古神獸龍的後裔,也跟龍族一樣,喜歡收藏寶物,可竟然對上古法寶和儲物袋裏的東西沒興趣。

這也說明此蛟龍擁有比他們還要珍貴數倍的寶物,讓他不屑再去看這些法寶儲物袋。


這讓曾浩很是好奇,加上曾浩也想看看能不能收伏此蛟,讓他成爲自己的坐騎。

既然曾浩決定了跟湖低的蛟龍一戰,自然就不會輕意改變。

曾浩單手一揮,蒼龍劍飛出,緩緩飄浮在其身上,時而發出一聲聲龍呤聲。

曾浩雙手掐決,表情嚴肅,在掐完一個古怪的手決後,他隨手點向蒼龍劍。

蒼龍劍發出一聲龍呤之時,劍身慢慢散成一點點青光,青光再聚,組成了一條足有十米開外的青龍。

青龍咆哮着,向着湖低衝去,而曾浩身上白光大放,白羽甲將他全身籠照。

曾浩眼光凝重,點了點頭,向着湖低跳躍而下。 湖底內的世界很是清澈,時而會有一些小魚蝦遊過。

曾浩身上被一個白藍色的光罩照住,將所有的水都隔絕在外。

他緊跟着青龍,向着湖底最深處而去。

從此湖的形成以及四周來看,因該是上古時期,這裏有高手大戰,從而被某件法寶神通一擊而形成此湖。

這也爲何湖底會有那麼多屍骨,而且在打掃戰場時,沒有人去清理湖內的東西的原因了。

曾浩飄浮在湖底中,目光閃動,捂着下巴,沉思起來。

要用什麼樣的法寶或神通,才能砸出一個數裏大的湖泊呢?

而能砸出這麼大一個湖泊之人,他是魔族還是人類?如果是人類,那魔族之內又有何種高手存在。

曾浩百思不解,最後歸功於上界之人出手,才能一擊砸出一個數裏大的湖泊。

一陣陣波動傳來,接着曾浩便聽到一聲憤怒的咆哮聲傳來。

這咆哮聲,曾浩並不陌生,這正是水系的蛟龍的咆哮聲。

此蛟因爲幾度曾浩打擾,每每他都放棄沒追上崖,擊殺曾浩,可這人類且每隔一會,就會來打擾自己的靜修,這讓此蛟非常憤怒。

蛟龍憤怒的咆哮,向着曾浩衝了過來。

曾浩微微一笑,並不去理會蛟龍的憤怒,自顧自的向着湖底深處游去。

青龍發出一聲聲龍呤聲,向着蛟龍衝撞而去。

這就是曾浩的戰略,想要在湖底滅殺蛟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曾浩讓蒼龍劍前去纏着蛟龍。

而自己則先去清掃上古戰場遺留下來的寶物。

至於蛟龍的收藏,曾浩倒也不太意,一會等自己打掃完戰場,再前去找尋蛟龍的洞府。

蛟龍與青龍兩條都是五階的實力,而蛟龍在水,青龍又是上古神龍,加上只有一絲殘魂,雙方倒也將實力拉平了。

此時正你一爪,我一咬,一會水柱,一會龍嘯,打的難分難解。

而曾浩又將噬靈金螳全放出,前去支援青龍,又從厲鬼幡中將所有的海獸魂魄全放出。

擁有上百隻五六階以上的海獸魂魄幫助,又有十幾只噬靈金螳螂的相助。

青龍也變得更加兇悍,每次攻擊都用上全力,逼得蛟龍節節後退。

湖泊深處底,此時正躺着數十具屍骨殘骸。

而這些殘骸上都有一個儲物袋,這曾浩非常興奮,幾呼想要長嘯一聲,讓所有人知道,來分享自己的喜悅。

也難怪曾浩會如些興奮,在上古時期,此地的戰爭絕對都是高手級的,說不定就是一些元嬰老怪的戰場。

當然這全是曾浩的猜測,事實如何,自然也只有上古之人,並參加過此戰之人才知道了。

曾浩壓下心頭的興奮情緒,快速向着殘骸走去。

曾浩看着地下的殘骸,心中思緒萬千,從雙方的殘骸不難看出,此戰非常慘烈,幾呼讓雙方都到了同歸於盡的地步。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事情應該是這樣的。

在上古時期那場大戰中,雙方高手想約此地爲高手戰場,經過一翻大戰後,雙方都使用出某種神通或者是聯合術,也就是多人合力使用某種逆天的神通,纔將此地一擊,擊出了一個數裏大的湖泊。

然而這種神通的代價就是施術人將在施展此術後,也跟着死亡,以生命爲代價的禁術。

Wωω✿ ttka n✿ c○

而另一方因對方聯合術威力過大,並未能逃離或者防禦住,結果也身亡在了此戰中。

這也解釋了,何人能一擊之力,擊出一個數裏大的湖泊,想來就算是化神期,恐怕也不能作到這點吧。

曾浩甩了甩頭,放棄了繼續思索此戰的狀況,開始了找掃戰場。

曾浩先來到人類這邊的殘骸處,人類的殘骸共有二十來具,都聚集在同一個地方,想來施展聯合術一方正是人族了吧。

曾浩隨手檢起一個儲物袋,單手白藍光一閃,向着儲物袋上一抹,儲物袋上靈光一閃。

儲物袋上的一絲靈識瞬間被曾浩抹滅,這也是因爲此儲物袋經過數億年,加上他主人已然死亡多時,自然不能抹滅。

曾浩靈識進入儲物袋中,臉色馬上變得興奮起來。

此儲物袋的空間足足大上自己的一倍,能用如此大的儲物袋之人,身份想來不會是金丹期以下才對,這也證實了曾浩的推測。


只是儲物袋中已然沒有多少物品,倒是擁有大量的仙石,只是曾浩想要的法寶或靈丹妙藥,儲物袋中倒是沒有一件。

曾浩收起儲物袋,快速的將人族這邊所有的東西都收了起來。

只是讓曾浩鬱悶的是,人族這邊的法寶大多都已經成了法寶殘片,就算沒損壞的,也因長年在水中,因自主隔絕水的入侵,從而靈氣大失。

曾浩長嘆一聲,原本以爲自己這次發財了,可沒想到,自己最想要的法寶竟都已然失去戰鬥力。

人生得失,或許是自己的機緣還沒到來,曾浩對此早有感吾,所以也沒太在意,轉身向着魔族一方的屍骸走去。

魔族這邊的情況跟人族一方差不多,法寶幾呼報廢,由於戰鬥時間過長,仙石或丹藥幾呼用盡。

曾浩收起所有的儲物袋,將自己的儲物袋全換了下來,用上這些上古儲物袋。

由於儲物袋太多,自己身上並放不了這麼多,所以曾浩只選擇了幾十個空間較大的儲物袋。

曾浩並沒有將自己的儲物袋丟棄,依然留下自己身上,這是從他出道以來,一直都掛在腰間的儲物袋。


當然不是他不捨得丟棄這個儲物袋,而是他深知懷壁其罪的道理,自然不敢將上古儲物袋隨身掛在腰間了。

曾浩拿出一把法寶,單手一揮,轟了一聲,一個巨大的坑出現在曾浩面前。

看着眼前的巨坑,曾浩目光閃動。

“諸位前輩,你們生前因名族之戰,雙雙命絕,已然過了幾億年了,你們依然在此對戰,你們都已經盡職了,如今晚輩到此,也收了各位前輩留下的遺物,晚輩就做主,將你們全葬在一起,希望你們都能放下仇恨。”曾浩對着雙方殘骸緩緩說道。

說完之後,曾浩隨手一揮,將一具具屍骸用真氣包裹,緩緩放到坑中,又將自己的儲物袋丟進坑中。

曾浩再掐動手決,時而用手一揮,巨坑四邊慢慢陷下,最後整個巨坑消失在曾浩眼前,被深埋於湖泊底之下。 曾浩又開始在付近尋找了起來,他不信如此大的湖泊,就只有這數十具殘骸。

還有就是他想找找看剛纔自己埋葬的那些人可能掉落的法寶。

曾浩還是很不死心,自己艱艱苦苦來到此地,這也是自己難得的機緣。

他自然要注注細細的查找一翻,絕不能就些放棄。

而蛟龍被上百頭海獸的魂魄和噬靈金螳螂以及蒼龍劍的合力之下,多處受傷,此時蛟龍已然選擇了逃亡。

曾浩微微一笑,自己也跟上了蛟龍,他相信,蛟龍一定會回他自己的洞府內,這就是靈智不高的妖獸所會範的慣病。

這一路,曾浩只讓衆獸魂追逐蛟龍,而噬靈金螳螂已然讓他收回靈獸袋中。


他不想就此殺了蛟龍,而是想利用他,帶自己到蛟龍的洞府中,找出蛟龍的收藏。

果然不出曾浩的計算,蛟龍在上百隻獸魂的追擊下,逃竄回到了湖泊底一個洞庭中。

此洞口爲圓形,直徑足有十米左右。

曾浩站在洞口,看着洞口,嘴角向上翹起,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一個奸詐的微笑。

曾浩單手一指向山洞,只見,蒼龍劍所化的青龍發出一聲龍呤之聲,向着山洞內衝去。

而上百的五六階獸魂也緊跟其後,衝向山洞內。

而他自己則緊跟在獸魂後面,向着山洞步行而進。

在曾浩剛進山洞沒多久,便聽到山洞內傳來一聲聲爆響聲,和蛟龍憤怒的咆哮以及各種獸嚎聲。

然就在這時,曾浩停止住了腳步,並沒有再繼續向山洞內走去,而是將目光移到了左則。


在蛟龍洞通道口處不遠處左則有一具盤腿而坐的屍體。

而曾浩的目光正是這具屍體,讓他注意的是,這具屍體身上已然沒有任何衣服,**着全身。

從其身上的衣服或是身上的水草之類的東西可以看出,此屍體已然在此地很久了。

可是讓曾浩不解釋的是,這屍體什麼沒有腐爛,而是依然保持着完好,就像一個活着的人一般。

曾浩並不敢冒然前去檢查,而是站在離那屍體數米外,注視着眼前這屍體。

“靜兒,你說這人是死了沒?”曾浩很是鬱悶的問道。

應理說,這因該是具屍體,而且應該是上古時期的屍體,可從表面上看去,他就是一具活生生的身體。

如果不是感覺不到對方的生機,曾浩還不敢說對方已然死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