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剛纔割掉的不是你的腦袋。”我努力裂開嘴,“嘿嘿”的笑了起來,道:“不過,你這麼醜,再落成個殘疾,陰間第一醜鬼的這個頭銜,肯定是誰也無法跟你搶走了……哈哈哈……”

“可惜剛纔割掉的不是你的腦袋。”我努力裂開嘴,“嘿嘿”的笑了起來,道:“不過,你這麼醜,再落成個殘疾,陰間第一醜鬼的這個頭銜,肯定是誰也無法跟你搶走了……哈哈哈……”

“你找死!”魏一揚暴怒,陡然伸出一隻手,惡狠狠的抓向我的脖子!

“看鏢!”

我將嘴猛地一張,“噗”的一聲,朝魏一揚吐去。

重生我的1999 魏一揚霍然一驚,急忙撐着地後躥。

這個時候,一口濃痰不偏不倚地吐在了魏一揚的胸口,在魏一揚驚慌失措的目光下,緩緩流淌。

“哈哈哈哈……”

我縱聲大笑,在魏一昂惱羞成怒的目光中,鄙夷地說道:“堂堂老陰山的大山神,居然是這等慫樣!一口痰都把你嚇得尿了褲子!如此膽色,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做上山神之位了……”

“你你你……”

魏一揚被氣得七竅生煙,卻指着我半天說不出話來。

“撲哧……”

遠處的慕芊芊本來是驚懼交加,呆呆的站在那裏,手足無措,看見了這情形,忍不住住笑了出來,連躺在地上掙扎的王樹梓也笑了起來。

這讓魏一揚更是臉色陰沉,當下他便不再說話,深吸一口氣,然後幽幽地吐出一口暗黃色的濁氣,最後才把脖子扭動的“嘎巴”、“嘎巴”響,再然後是雙手一撐,再次向我奔來。

我又張開了嘴,就算是被滅,也要吐他一臉口水出氣!

我的嘴剛剛張開,魏一揚的拳頭就過來了。

他惡狠狠的罵道:“我讓你吐!”

“嘭!”

我奮力挪動了一下腦袋,魏一揚的拳頭砸在地上,轟然一聲巨響,塵土飛揚,濺了我一臉。

Www¤Tтka n¤¢ o

魏一揚冷冷一笑,再次伸出手來,道:“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躲過多少次?!”

眼看又是一拳砸了下來!

“惡鬼受死!”

一聲嬌斥,慕芊芊的身影陡然出現,她的那把劍也再次回到她的手中,不知怎麼弄的,竟然恢復的完好無損!

劍芒抖動,那劍尖直指魏一揚的眉心!

“滾開,我不想傷你!”魏一揚怒喝一聲,袍袖一揮,慕芊芊連人帶劍便猶如秋風中的落葉一般,在空中旋轉着狼狽落地。

ωwш•ttκá n•co

魏一揚“哼”了一聲,眼神中閃現出一絲不屑,冷冷道:“小妞,你救不了他,等我殺了他,再慢慢炮製你!”

說完,魏一揚再次逼近!

天色越來越朦朧,越來越深沉,我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苦笑一聲,可能真是我命太衰,剛剛身死,又要魂滅了!

這不到兩年的時間裏,先先後後,我已經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危險,雖然之前都是死裏逃生,有驚無險,但是那並不意味着永遠。

就比如現在,還能死裏逃生,有驚無險嗎?

“魏一揚!我已經通知了司馬貌大人!”王樹梓終於掙扎着,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朝我們走了過來,道:“閻羅王包天子,不會放過你的!”

“一切都煙消雲散了,還有證據嗎?”

魏一揚陰笑着,臉上顯現出一種戲謔的神色。

他回頭看了一眼鍾龍和魏一昂,再看一眼蓮城衆鬼和陰山衆兵——還是陷在苦戰之中。

魏一揚喃喃自語道:“一個老東西,一羣小嘍囉,等我這邊騰出手,一併給你們解決掉……”

“魏一揚,如果你現在就此住手,這裏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我爹不會放過你的!”慕芊芊冷聲道。

“哼,不要口口聲聲拿慕鴻飛說事,慕鴻飛難道真的很了不起嗎?”魏一揚啐了一口,道:“蓮城!我呸!不就是和崔判官走的近一些而已,有什麼真本事現世讓我瞧瞧!”

“這樣,你放了他們,我跟你走,如何?”慕芊芊眉頭一皺,似乎是下了很大一個決心,說出這麼一句話。

這一句話讓我陡然一愣,這個慕芊芊,是怎麼回事?

爲了兩個毫不相干的陌生者,情願羊入虎口?

“哈哈……慕芊芊,難道你以爲你還能走嗎?!就算我殺了他們,你一樣得留下!”魏一揚撇了撇嘴,像看傻瓜一樣看着慕芊芊,嘴角噙着一絲淫笑。

“慕小姐……”王樹梓道:“不要求他!他的腿已經斷了!咱們拼死一搏,說不定還會有轉機!”

“好!”慕芊芊點了點頭。

“拼死一搏?”魏一揚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道:“我魏一揚縱橫陰山已一甲子!從未遇見誰能逼得我拼死一搏!”

“好大的口氣啊,怪不得把我蓮城也不放在眼中了!既然如此,老夫就來領教領教魏大山神縱橫一甲子的本事吧!”

一陣突如其來的聲音瞬間響徹天際,天雷滾滾般震顫入耳!驚得我臉上一陣慄起——這聲音略顯蒼老,卻又威嚴凌冽!

但卻只是聞其聲,不見其身!

不過僅僅是這一聲,魏一揚和慕芊芊的臉色就齊齊變了!

鍾龍、魏一昂的臉色也變了!

慕芊芊是由愁轉喜,喜不自勝道:“爹爹,你來了?!”

而魏一揚則是由喜轉愁,臉色忽然陰沉,“慕鴻飛?!”

隨着慕芊芊和魏一揚的聲音落下,本來混亂的戰鬥場面漸漸變得安靜起來,衆鬼全都慢慢停下了動作,或許是因爲這個不速之客太讓他們震驚了吧。

我也愣愣的四處探望,想找出那個聲音的來源,但是四周一個身影都沒有

可剛纔,那聲音明明就響在我耳朵邊。

就在我四處探望的時候,那聲音又傳來了:“哼,老陰山的山神果然是好霸道,好手段!居然敢打殺老夫的僕從,還敢劫老夫的女兒!真當我蓮城慕家是擺設嗎?!”

這聲音突兀的迴響在四下蒼茫的天色裏,彷彿空谷迴音,不絕於耳,許久方纔寂靜——但是這聲音的主人卻依舊沒有出現。

我更加驚奇了。

慕芊芊猶自笑容滿面地喊道:“爹爹,快來啊!你女兒快被這惡鬼欺負死了,你要是晚來一會兒的話,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乖女兒,爹爹替你報仇!”那聲音又響了一次,可我卻還是看不見這聲音的主人。

到底是怎麼回事?

旁邊的王樹梓低聲道:“千里傳音之術,慕鴻飛現在應該還未到,距離此地,至少尚有百里之遠!”

“啊?”我瞠目結舌。 陽間術界有傳音入密之功法,陰間術界竟有千里傳音之術!

身未到,聲先到,而且這聲音居然還像是一個人在我耳朵旁邊說話一樣,這本事也當真是駭人!

魏一揚臉色陰沉,仰面喊道:“慕城主纔是好霸道呢,隔這麼遠就叫這麼大聲,也不怕傷了自己的喉嚨,就算不怕傷了自己的喉嚨,嚇着了過客也恐怕不好吧!”

“若是嚇着了誰,老夫親自去賠罪!”那聲音再次響起,道:“若是誰驚了我的女兒,我也親自去問罪!”

“老三,慕老鬼不好對付!”魏一揚扭頭對魏一揚,道:“你快走!”

“老大,要走一起走!”魏一昂回了一聲。

“現在想走,恐怕來不及了!”鍾龍伸手一攔,道:“魏一昂,咱們還未分出勝負,再來!”

“鍾龍老鬼,老子們要是想跑,你真能攔得住嗎?”魏一昂罵道。

鍾龍臉色一沉,喝道:“廢話少說,先過了我這一關!”

說話聲中,鍾龍身形一晃,又朝魏一昂衝去!顯然是要拖着對頭,等着家主出現!

這邊的魏一揚早撐地而起,身形一晃,登時閃到鍾龍的眼前,單手立地,袍袖一揮,一股濃烈的暗黃色煙霧以狂卷猛衝之勢撲向鍾龍!

煙霧之中,淒厲的叫聲不絕於耳,仔細看去,隱隱有無數骷髏顯現!

鍾龍神色一怔,隨即雙手合十,又猛地攤開,力往前推!

一股淺綠色的厚厚氣層瞬時涌出,迎着那暗黃色的煙霧而去!

兩下相交,就好似烈火遇冰雪一樣,綠色氣層頓時消融!

鍾龍再次嚇了一跳,也顧不上抵擋了,極其狼狽地轉身就逃!

“木克土,道理不差,但也要看實力!土多木掩!”魏一揚冷哼一聲,道:“老三,你快先行一步!我隨後就跟上。”

魏一揚在一招之間擊退了鍾龍之後,再次催促魏一昂趕緊逃走。看來是真怕了。

而魏一揚之所以不走,是因爲他還想做一件事情。

做什麼事?

我根本不用想,因爲他的目光已經朝我瞥來。

殺妹斷腿之恨,焉能不報?

就在魏一昂剛剛點了點頭,正準備遠遁,魏一揚要朝我奔來的時候,一個蒼老而深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道:“走得了嗎?”

這一聲落下之後,一朵看似虛無縹緲,卻又清晰可見的,完全盛開着的蓮花,緩緩出現在空中!

一道身影就矗立在那蓮花之中!

由透明慢慢變得清晰,最後猶如實質一樣,完全出現在我們眼前!

月光之下,但見一個綠袍老者負手而立,身形瘦削,相貌古奇,白髮白眉,更有三縷白鬍須飄於腦後,一身長袍和鬚髮都是隨着微微的風輕輕飄揚,讓這個老者很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但這個老者絕對不是神仙,而是鬼,九幽厲鬼,蓮城城主,慕鴻飛!

九幽之下的地府和人間一樣,種羣衆多,尊尊卑卑,高高下下,有的勢力大,有的勢力小,有的根本就沒有勢力!

有勢力的鬼,結交地府掌權者,可以逍遙自在,躲過輪迴之苦,在陰間作威作福,形成豪門巨閥,經營數百年,而聲名不墜,家族不滅!

老陰山山神便是如此,蓮城慕家也是如此!

但顯然,蓮城慕家要比老陰山魏家三個山神更加強大!

這個慕鴻飛剛一出場,就露了一手絕對驚世駭俗的本領——蓮花現世,身出蓮花!而且是驟然全部出現,並非是魏一揚那種,一點一點從空中剝離似的出來——單單這一條本事,就足見其手段遠在魏一揚之上!

魏一揚在陰間的鬼道境界是丹成中期,那麼慕鴻飛的本事至少是丹成成熟期,並且一隻腳已然踏進了化境!

實在是驚人!

而事實上,在慕鴻飛未出場的時候,露的那一手傳音之術,就已經足夠讓衆鬼駭然了!

這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這就是蓮城城主慕鴻飛!

“老三快走!”魏一揚大喝一聲。

魏一昂不再說話,身子一縮,便往地下鑽去。

慕鴻飛卻是冷笑一聲,道:“真的走得了嗎?”

冷笑聲中,慕鴻飛將右手輕輕一擡,又猛地一握,嘴裏喝聲:“蓮花生,蓮花落,蓮花開,蓮花束!”

喝聲中,只見本來已經鑽入地下大半個身子的魏一昂,突然又以極快的速度冒了上來!

他掙扎着要動,可是又像是怎麼都動彈不了似的,模樣滑稽又可怕。

等他的腳從地下冒出來的時候,我纔看見,是一朵巨大的蓮花連葉子帶花瓣從地下長了出來!

魏一昂的腳就在那花瓣之中!

可是花瓣卻是閉合的,瓣瓣向內而拘,死死的箍住了魏一昂的雙腳!

“爹,你好厲害!”

慕鴻飛正負手而立,一副冷峻的表情,似乎要看透世事滄桑,睥睨芸芸衆生,更要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慕芊芊卻飛快地奔上前去,撲到慕鴻飛的懷裏大叫了一聲!

慕鴻飛登時“咳咳”了兩下,嘴一咧,眼一眯,笑得跟老貓似的,用一種沒有半點威嚴的聲音道:“芊芊啊,怎麼樣,你老爹我出場的形象不差吧?這一手本事,也不賴吧?”

我:“……”

王樹梓:“……”

“還行,沒有丟我的面子!”慕芊芊兩手勾着慕鴻飛的脖子,像盪鞦韆一樣飄來飄去,調皮可愛至極。

“爹爹,這三個惡鬼欺負我,還要把我抓走,還差點打傷老鍾叔,你看,他們把您送我的轎子都給毀了!連給我擡轎子的轎伕也打傷了,他們還罵你,說你是馬屁精,就知道勾搭崔判官,沒有一點真本事……”

慕芊芊一邊撒嬌,一邊訴苦,慕鴻飛的臉卻越來越陰沉,魏一揚、黑二和魏一昂的臉更是越來越精彩,原本蒼白的臉,忽然有了一絲絲黑線。

“哼!找死!”聽完了慕芊芊的話,慕鴻飛登時大喝一聲,指着魏一揚、魏一昂,道:“你們兩個個醜鬼給老夫死過來!”

“老匹夫,你罵誰是醜鬼?!”魏一揚似乎很是忌諱別人說他是醜鬼,聽到慕鴻飛這麼說,登時氣不打一處來,連慕鴻飛的驚人實力都不顧了,直接“老匹夫”出口。

慕鴻飛仰天打了個“哈哈”,道:“就衝你們的所作所爲,你們就該煙消雲散,魂飛魄滅!你剛纔罵的那一句,更是要永墮阿鼻地獄,不得超生!”

言語中,那慕鴻飛的臉慢慢顯現出一股狠戾的神色,飄飄欲仙的形容在剎那間消失的半點也無,彷彿是換了一個人似的——想來也並不奇怪,能在鬼祟之中上位至城主的鬼雄,又豈是什麼良善之輩?

“爹!”慕芊芊說:“你先把這位陳公子身上壓着的石頭給拿開吧。”

“哦?”慕鴻飛瞥了我一眼,突然間神色也是一怔,愕然道:“他的臉……”

“很熟悉對吧?”慕芊芊笑道:“女兒纔看見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呢。”

“他姓陳?”慕鴻飛盯着我道。

“對,可惜姓了陳。”慕芊芊撅着嘴說。

傲世丹神 “確實可惜了……”慕鴻飛兀自盯着我,嘴裏喃喃說道。

他將袍袖一揮,一朵小小的蓮花飛了出來,在空中陡然盛開,花瓣迸射而出,片片都射入壓在我身上的那巨石之中,只聽“嘭”的一聲響,巨石碎裂成千萬塊,簌簌而落成粉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