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何止是路涵一個人現在的心裏特別的糾結,還有點小期待呢,其實素素也是如此,因爲素素完全不知道路涵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這可是求婚啊,從來都不是在做別的事情,這是一個人的內心的聲音啊那個意思是說要和自己過一輩子啊,這可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而是一個真的有點小小的複雜,素素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回答, 所以沒有辦法了,只好馬上馬不停蹄的給穎兒打電話,目的就是爲了尋找幫助!

可是何止是路涵一個人現在的心裏特別的糾結,還有點小期待呢,其實素素也是如此,因爲素素完全不知道路涵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這可是求婚啊,從來都不是在做別的事情,這是一個人的內心的聲音啊那個意思是說要和自己過一輩子啊,這可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而是一個真的有點小小的複雜,素素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回答, 所以沒有辦法了,只好馬上馬不停蹄的給穎兒打電話,目的就是爲了尋找幫助!

“穎兒,路涵,路涵和我求婚了!”她實在是真的有點緊張的等不及 了,所以再也沒有那些比較多餘的寒暄了,現在心裏只想做一個事情,那就是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自己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做的答案,這就是現在素素要做的所有的事情,沒有之一,不過現在素素確實心裏有點小鬧心,穎兒正在家裏打遊戲,看到 素素的電話還以爲是路涵的身體出了什麼事情,沒有想到的是居然得到的是如此勁爆的一個消息!

“求婚?不是吧,這也太突然了,那你答應了嗎,怎麼樣有沒有戒指,戒指多大啊,好看還是不好看,啊我真的好興奮啊!”素素笑了,說道:“你怎麼比我還興奮呢,我什麼都沒有說,他也沒有拿什麼戒指,就是我去看他,他在牀上看上去很痛苦的樣子,我們在聊天,我記得那個時候我正在擔心路涵的身體,可是那個時候他突然就問我,要不要結婚?”

穎兒大喊一聲,說道:“不是吧,這也太草率了,不過也倒是真的可以理解,這些事情其實都是有理由的,估計路涵是真的忍不住的了,其實想想也是如此啊,要不是這樣的話,他根本其實都沒有時間可以和你在一起啊,現在有時間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不用說其實都知道,路涵肯定是會希望早點可以和你在一起的,所以你是怎麼想的,其實現在結婚也挺好的,你們只要是結婚了,其實也就是沒有什麼事情可再多說了,兩個人要是真的在一起了的話,這還是真的很不錯的,我覺得我和周文軒現在是不太可能了,所以你現在還是很讓人開心的啊!”

素素說道:“爲什麼突然這麼說啊,其實我覺得這些事情都不是你的錯誤啊,而且問題是這還是得看周哥,周哥難道現在是對你一點意思都沒有嗎,穎兒姐,你是不是在心裏其實也挺着急的啊?”

穎兒沒有和素素多說這個事情,這畢竟其實是自己和周文軒的事情要是說的太多的話,自己尷尬, 周文軒也尷尬,只是她至少有一個東西說的是對的,就是這周文軒現在真的就是一個工作狂,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想法想和自己多相處。

一個月之內,他居然是簽約了一個女歌手給她出了專輯,而且還成功的組織拍攝了一個節目——高能爸爸,這實在是太奇怪了,爲何如此,周文軒既然現在有如此高的行動力,那就是真的說明了一個事情現在的周文軒是真的把大多數的時間都放在了工作上,可是一個人的時間的多少是有限的啊,要是總是把時間放在工作上,這很簡單的一個道理就是,生活上的時間就是會越來越少的,確實如此, 而周文軒的生活,就是穎兒。

最近穎兒沒有什麼戲要拍了,正好有時間,可是一去三十六樓的時候周文軒就總是很忙,忙着錄製,忙着剪輯,忙着監視情況,好像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周文軒來親力親爲的一個樣子,這樣的周文軒,穎兒是着實不喜歡的,首先不希望他花費那麼多的時間而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其次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周文軒忙於工作其實是小事,最重要的事情是周文軒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穎兒素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可是不得不說這個結論是對的,現在的周文軒其實是連看到穎兒的機會都很少,更別提和穎兒深度的去交談,去聊天了,穎兒感覺自己好像是被冷落了一樣,十分的不爽。

尤其是現在他知道路涵和素素在一起你儂我儂的時候,她才更加的意識到了什麼叫做小別勝新婚了!這實在是太貼切了,這都是對的,因爲路涵和素素真的是很久都沒有見面了,所以現在這所有的一切連在一起其實就是真的小別勝新婚了,而就是穎兒總是會回來看周文軒,所以現在周文軒也什麼都不在乎了!

想到這個心裏就特別的生氣,一怒之下不打遊戲了,氣沖沖地去睡覺了。


最後,素素其實也沒有在那邊真的待了多久,反正是自己能回來就回來了,因爲自己的身份沒有任何理由的來看路涵,比發現了真的是說不過去的,還有一個其實就是,素素對路涵說道:“你說的那個事情我現在不給你答覆,因爲當時你說的時候其實也不是多麼的認真的,所以你說什麼了我就全部都當作聽不見,可是等你下一次好好的和我說的時候,我也會好好的答覆你的!”說完這些,看着路涵的身體也好的差不多了也要開始拍戲了, 素素就自己回到了京城,這正要去找周文軒,告訴周文軒路涵的身體沒事情,順便完成一下自己和穎兒的承諾,問出來周文軒的生日!

剛剛來到了三十六樓,就發現門口是一陣的嘈雜,逸俊站在中央,外面是一圈一圈的圍着的人,看樣子應該都是新人,顏值都很高,百分之百是藝人,或者是即將成爲藝人,而每個人都是一臉的好奇和憧憬,那就很有可能是新人了,這既然是新人,肯定就又是周文軒找來的,素素真的感覺,在三十六樓其實競爭也挺大的。因爲你永遠都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回來一羣新人來取代你,她自顧咂咂嘴,來到了逸俊的身邊,下面的議論聲更加大了,應該是都認出來自己了吧。

“逸俊哥,周哥在嗎?”素素問逸俊道,她想趕緊問完,然後是馬上就離開,這人實在是太多了,說不定會生出很多的是非!

“他在開會呢,一時半會出不來,這才這麼多人都在這裏呢!”逸俊愁眉苦臉的說道,心裏好像很煩躁,素素環視了一下,說道:“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啊,這麼多的俊男靚女就在這裏,選美啊?” 逸俊說道:“這比選美還要煩人呢,周哥現在要拍一個原創電視劇,現在正在找主演呢,在這不是昨天剛發佈,今天這些人就都來了,周哥還說今天要找你過來幫着選,正好你來了,我就不用打電話了,你看現在怎麼辦,我都聽你的!”素素聽了嚇得沒摔倒,不敢相信的說道:“找我?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啊,找我有什麼用啊,這些都是周哥的事情,周哥應該自己來,我纔不呢,我一點的經驗都沒有,我現在要回去了,我晚上給周哥打電話說吧!”素素看着情況不對,現在就要跑,沒有想到的是現在逸俊是一把拉住了素素,說道:“不行,你要是沒有來的話也就算了,我可能也不會打電話找你,可是現在你都來了,我看你還有什麼要退縮的道理呢?”

逸俊沒有給素素任何的猶豫的時間,直接衝着人羣說道:“大家好,我是我們三十六樓的副總逸俊,這位是誰想必不需要我來介紹了,她就是素素,大家應該都看過她演的電視劇,素素是一個非常的富有演戲經驗的女演員,今天就是我們來進行大家的試鏡,我們現在就開始吧,請大家和我走!”


逸俊向素素眨了眨眼睛,帶着這些人去排練室了,素素叫苦不迭,自己的演技確實很好,可是她不會看別人的演技好不好啊,正在愁眉苦臉的時候,素素看到了他,這一眼,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人會和自己在未來有如此多的牽扯。


他是白井庭。

當然了素素那個時候並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只是看到了那雙眼睛,慵懶,和高貴,這樣的素素覺得只會在貓的眼睛裏面看到的眼神,這個少年真的詮釋的很好,而且他很帥,眼睛和素素對視,沒有聚焦,其實就是根本都沒有看素素,好像她現在是旁若無人的,素素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人居然是如此的拽的,可是無論到底是怎麼的拽,素素都發現,這個人讓自己的心裏真的是突然的一個顫動,素素都覺得,好像一瞬間看到了很多的事情,但是又好像是旁若無人的發現,他早就已經讓自己的心都開始悸動。

她假裝鎮定,更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一轉身,流金了試鏡室。

不得不說,逸俊是組織的一把好手,十分鐘之後,這些人就都井井有條了,準備的人在排練室準備,表演的人在試鏡室,先從男主演開始,一共需要兩個男主演,而其中一個周文軒準備用路涵或者是陸祿,不想用新人,剩下的一個男主演,是一個高中時代的一個男神,周文軒準備用新人,而這也就是素素要面試的。

素素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她真的十分不想做這樣的事情,不由得開始去腦補自己在家裏的時候有空調,WIFI,還有穎兒做的西瓜,那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可是現在自己居然只好在這裏看這些都沒有什麼演技可言的人來演戲!

第一個男孩子走進來,素素沒有擡頭,他看着逸俊,或者也看着素素,可是素素因爲沒有擡頭沒有發現,說道:“評委老師好,我叫百克我畢業於……”

這個人還沒有說完,素素擡起頭,說道:“我們不想知道你是哪裏畢業的,同樣的如果你紅了的話纔會有人關係你是哪裏畢業的,現在開始試鏡,你的面前有兩份臺詞和場景,一個是你扮演的角色和自己 好兄弟的對手戲,逸俊和你演,第二個是你和女主角的戲,我和你演,不過我們都沒有任何的臺詞,所以不用希望我們會給你的演技加分,你來選擇。”

這個人或者是真的被穎兒給嚇到了,毫不猶疑地就選擇了和另一個男主角的那場戲,其實就是和逸俊一起,素素覺得這樣也挺好的,不然自己其實也不是很想演戲,這樣的話,自己還有休息一會了,看着這個人的緊張樣子,素素現在就想叫停了,可是還是應該尊重別人。

三分鐘,素素忍不住了說道:“同學,CUT,你沒有任何的鏡頭感,你一直都在擋着逸俊,你的搭檔,這是不可以的,你要是在拍戲的時候這個樣子,導演會罵人的,還有就是,這段話中你讀臺詞都錯了好幾次,磕磕巴巴的時候你根本就沒有什麼機會去展現你的演技,我覺得呢你首先應該在家裏經常照鏡子訓練一下自己的鏡頭感,在一個就是,記憶力不太好,下一個!”

逸俊呆若木雞的看着素素,說道:“我考,你什麼時候變的如此的刻薄了,你別嚇到這些孩子了以爲我們這光影是一個很刻薄的地方,我是很溫柔的,再說了素素我怎麼覺得現在你的性格和穎兒是越來越像了?”

素素笑了,說道:“剛纔那個人其實根本就沒有演技可言,我沒有提前打斷其實都是我的仁慈了,如果現在是周哥的話會比我還要刻薄的,下一個!”

在面試了幾個人之後,逸俊越來越覺得心煩了,因爲逸俊之前從來都沒有發現,素素居然如此的言辭犀利和沒有耐心,而逸俊後來才真的覺得,剛纔素素說得對第一個是很客氣的真的沒有開玩笑,而越往後的時候根本是一點點的耐心都沒有了,這些男演員都被素素說的臉是紅一塊,白一塊的,逸俊真的是太佩服了,以前是真的沒有發現素素居然真的如此的會說,現在發現了,更加的覺得自己當初還好是周文軒選進來的,或者說還好自己沒有演過戲,讓素素給點評。

或者真的是因爲素素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所以對這些人是真的有點苛刻吧,因爲很多人其實都是逸俊覺得真的是說的過去的,可是素素就是覺得真的一點都不好,可是也說不好到底是哪裏不好,反正就是不好,無論你是怎麼說反正就是不好的意思,逸俊感覺自己好像都是被嚇到了,可是素素居然還是能若無其事旁若無人的,其實還是真的挺厲害的。

下面來看看素素是怎麼樣子慢慢的失去耐心的。

“這位同學,好了好了你不要演了,你現在演的是 一個青春少年,爲什麼你演出來的好像是比我還要娘一些,這是校園青春愛情片,不是校園同性戀,你自己看看你不自然的蘭花指,我就問你一句你見過哪個男生是會翹蘭花指的?下去下去下一個!”

逸俊無力地反駁到:“素素,你要不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語啊,這個小孩子其實就是動作慢了點,柔和了一點,好像沒有你說的那麼的娘,你要是一直都說他孃的話,會不會真的傷害到他的內心啊?”

素素笑了,說道:“逸俊哥,那個人就是娘啊,這個真的不是我說的,這個應該是誰都可以看出來的吧,這還不娘,我覺得這實在是娘死我了,其實覺得出現在很多的人其實都沒有多少的男子氣概了,所以我覺得其實我現在把這個男子氣概的標準其實是 真的已經降低了許多了,也沒有多麼的苛刻了,就是這樣一點都不苛刻,所以纔會真的出現這麼多的不男不女,我也很無奈的好吧!?好了,不說了,就這樣了!下一個!”

素素的評論也真的是讓逸俊覺得印象深刻啊,居然說現在都沒有多少人是不孃的了,好像還真的有那麼點是對的,這是爲什麼呢?說話間,下個人已經進來了,可是結果,好像都是一樣的,這個人選擇的是和素素對戲。

“我說同學啊,你還好意思選擇和我對戲,我的天啊 ,你的眼睛是白張的嗎,你把我的名字都說錯了,我們這場戲是在吵架。而且劇本也提醒你了現在你是知道了自己喜歡我而以爲我是不喜歡你的,其實你現在是很吃醋的,可是你現在的表現我是真的看不出來你再吃醋,我覺得你現在在和我搞笑,你看我的眼神我也真的沒有什麼話可以形容出來了,是深情款款呢,還是說你現在都恨不得吃了我?擺脫啊大哥,你是不是現在真的有點嚇人了?我覺得你可以去演動物世界了!下一個!”

逸俊都已經不說話了就讓素素一個人來吧,就這樣也挺好的,逸俊只是希望這些人真的不要記恨自己,自己是無辜的啊,現在要是真的要乖誰的話也不要怪自己啊,自己可是什麼都沒有說的。

“停停停,你演戲過嗎,你是不是根本就沒有演戲過,你連最基本的都不知道啊,現在隨便找一個童星我覺得演的都比你好這都是在幹什麼呢,真的是看不懂,你剛纔要是在演不會演戲的話,我覺得你簡直就是真的滿分,你要是演這個百分之百是沒有人可以演的過你的,你要相信我,你這也真的是太厲害了啊,我十分的佩服啊,佩服,厲害!走吧,你現在趕緊找一個別的事情來謀生我覺得你是可以的,演戲就算了,別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了!”

“嘖嘖嘖,逸俊,你在選人的時候沒有經過初選嗎,這身體不協調的是怎麼進來的,同學我沒有說你的意思,可是你的身體真的是不協調,你的身材過於高大了,其實高大倒是真的沒有什麼,可是主要的問題是你不僅僅是高大,而且你還有點胳膊過於長了,這所有的一切都組合在一起就是你現在不太適合演這個東西,我覺得最好的辦法是你換一個,這就是我給你的忠告,或者其實你可以考慮你去演個運動員什麼的,我覺得百分之百你是本色出演,怎麼樣,這個不錯吧?好了好了下一個!” 逸俊在旁邊有點汗如雨下,對素素說道:“這男演員就剩最後兩個了,你怎麼一個都沒有看上嗎,素素你不要太苛刻啊,我們這次總是要選擇一個男演員出來的,你要是總是這麼苛刻的話,我應該怎麼和周哥交差啊啊?”

素素一下子就從座位上彈了起來,說道:“逸俊哥,演戲不是開玩笑,更不是說有顏值其實就夠了,是一個多方面都需要全面發展的事情,可是現在呢,你居然說我苛刻,這些人是真的根本就沒有演技可以談的,就算是我這裏過了,周哥那也不能過, 哪怕說是周哥過了,拍戲的時候也百分之百會玩完,我從來都沒有看過有人可以這樣 的演戲的,這真的實在是太奇怪了,可是我肯定是不會改變我的要求的,這要是不符合我的,哪怕所有人我都刷掉了都行,我也不會保留任何一個人的,不信的話你就看看,你要是不相信我或者覺得我實在是太苛刻的話,你可以選擇換人,我沒有意見!”

逸俊笑了,說道:“沒事沒事,我聽你的,下一個!”逸俊在心裏不由得是暗自叫苦,這個人是真的有點比穎兒都要讓人覺得叫苦不迭啊,穎兒至少在這方面是 得過且過的,也對,逸俊纔想到,所以穎兒的演技其實也是一般般的。

“好了,你走吧!”這個人好像才進來了三秒鐘,逸俊左看右看,這個人才三秒鐘,爲什麼素素就讓人家出去呢,要是自己沒有聽錯的話這連自我介紹都沒有介紹吧,爲什麼現在就讓人家出去了,顯然這位同學的心裏也是十分的不解的,問道:“我還什麼都沒有做呢,爲什麼就要我走?”

素素笑了,說道:“好啊, 那我告訴你,你進來的時候身上噴灑了味道十分濃郁的香水,這個味道我 十分的不喜歡,所以首先我對你的印象分就沒有了,其次,你進來的時候看着我們什麼都沒有說,連你好都沒有,我沒有指望你會和我打招呼,可是你爲什麼連你好都不說,同時,你在上下打量我們,好像是在看我哪個的權力更大,你最後選擇了我,距離我的距離更近了一些,同時我不喜歡的香水味我更加的討厭了。所以這所有的一切讓我決定,我不想看你表演了,你直接cut!”

逸俊這個時候也聞到了那個味道,確實有點獨特的不好聞,那個人果然是有點吃驚,可是看他的表情其實也知道了這素素說的都是對的,他說道:“這不公平,我們是來試鏡 的不是討好你的!”

素素說道:“是由我們來決定要不要給你面試的機會,現在我的決定是不給你面試的機會,怎麼你意見嗎,你要是沒有意見的話,其實你可以選擇的是離開這個屋子好嗎,我們要見下一個人了!”

這個人想必是覺得這真的是十分的不公平吧,什麼都沒有說十分氣憤的走了,素素看着逸俊,逸俊說道:“嗯,我沒有意見,這個人的香水味確實不是很好聞,其實我也如此覺得!”

素素轉頭,逸俊無奈地喊道:“下一個!”同時希望這最後一個可以給力點,至少不要還沒有演的時候就被素素轟走了。

是他。他走了進來,素素擡起頭,發現是那個剛纔讓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的人,皺了皺眉頭,他旁若無人的走了進來,看着素素和逸俊,低下頭,小聲說道:你好,我叫白井庭。

素素:“你好。”逸俊也說道:“你好。現在你的試鏡開始,你的面前有兩份臺詞和場景,一個是你扮演的角色和自己 好兄弟的對手戲,我和你演,第二個是你和女主角的戲,素素和你演,不過我們都沒有任何的臺詞,所以不用希望我們會給你的演技加分,你來選擇。”

素素居然有些緊張,這個人毫不猶豫地說道:“我選擇和逸俊老師你一起演戲!”

素素好像是 送了一口氣,可是剛纔爲什麼自己居然有的是一瞬間的期待呢,這實在是太奇怪了,自己到底是 怎麼了,爲什麼要期待,而到底在期待什麼,素素搖了搖頭,開始看這個人的表演,可是他的臉總是讓自己分神,這是爲什麼?

白井庭演完了,一瞬間的安靜,素素好像是從這個男孩子是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高中。

記得自己在高中的時候,她是班級的班花,很多的人其實都喜歡自己,可是她那個時候只和班級的一個男生互相喜歡,最開始的時候其實只是前後座,可是呢,後來慢慢的就越來越有好感了,雖然在最開始的時候兩個人對彼此都是很普通,可是後來慢慢的相處的是越來越多,兩個人溝通的也越來越多了,如此的越來越多都彙集到了一起,兩個人久而久之的,其實也就和對方有了情愫,這些情愫好像真的是在心中都說不出來的話一般,沒有什麼更多的天賦了,只是兩個人慢慢地越來越開心,越來越有默契,年輕的時候不過就是如此,沒有太多的修飾,只要是彼此看到對方,其實都是覺得幸福的。

可是這些都好像是易碎 泡沫,在素素的高考失敗了以後,她就轉身自己去學習了藝術,好像是很久都沒有的一場夢,哪怕是自己的 那個後座願意來一場異地戀,相信時間 的相守可以改變很多事情,比如只要是兩個人的心中是有彼此的,多大的困難都不是困難了,諸如此類的話,可是無論是再怎麼說其實都不是當初的味道了,很多的事情也開始和自己想的是不相同的了,素素也覺得很無奈,可是無論又能如何呢,無論最後選擇的到底是什麼,現在也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了,實在是真的沒有辦法,還能做些什麼,是不是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呢,那應該怎麼辦呢?兩個人也只好是一言不合的分開了,因爲彼此之前其實都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剩下的也只有祝福了,除了祝福,好像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時隔了太多的年,其實素素已經把很多的事情都忘記了或者說,其實應該忘記的事情也都已經忘記了,那些已經失去的事情,好像是夢中的一個再也沒有辦法去 做的夢了,無論是發生 了什麼,又或者是產生了什麼,好像都是再也觸碰不到的所有的一切了,無論再多麼的努力都是徒勞,因爲無論是發生了什麼,什麼事情都已經說再見,再也不見了。

可是這個時候在排練室,素素突然看到了這個人,演戲中的那個他真的好像自己曾經熟悉的那個人,可是熟悉的人也有陌生的一天,而好像這現在,就所有的一切都變陌生了,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個樣子了,確實如此,什麼都變了,也什麼都不剩下了。

“素素?素素?”逸俊的聲音把宿舍從曾經的悲傷中拉了出來,現在這個男孩子看着自己,這個眼睛實在是太像了,逸俊也看着自己,好像是有很多的話想說道樣子啊,可是好像又有很多的話都是說不出來的,那麼到底應該怎麼辦呢,他自己也是不知道的,只好努力的喚醒自己。

“誒,好,你演的真的挺不錯的,我都入戲了,嗯你叫什麼名字?”素素馬上回頭,實際上 是想抹去自己的淚水,這個男孩子繼續說道:“我叫白井庭,你好。”

素素點點頭, 還是沒有回頭,說道:“對,白井庭,好就是你了!”

逸俊聽了開心級了,這素素也是終於承認了一個人了,本來應該不是素素的想法啊,可是現在居然是真的承認了,素素馬上回頭看到了在一眼白井庭都不行了,只好努力的去剋制自己的情緒,努力沒有辦法聽見逸俊的聲音,可是還是什麼都聽見了。

“那就這樣,你把你的聯繫方式給我,今天辛苦了先回去休息休息,等明天的時候應該就可以簽約了,今天表現真的不錯,你不知道素素看了這二十多個,就對你說好了,而且是唯一看完了你的表演哦!好啦,那我先去告訴剩下的人了,明天見了!”

逸俊走了,就剩下素素和白井庭兩個人了,素素回過頭,鎮定地說道:“好啦,你走吧,逸俊把應該告訴你的事情都告訴你了今天表現很不錯,加油,拜拜!”

可是白井庭沒有走,而是看着素素,說道:“你是,哭了嗎?”

素素搖搖頭,說道:“什麼啊,,我沒有事情我哭什麼啊,你看錯了,好了你不要看我了,還是趕緊走吧,去準備一下,看看劇本什麼的,現在既然是已經選上了,可是也不要覺得氣餒,不然的話這些事情就都會出問題了!你快走吧,一會就開始女演員了!”

白井庭還是看着素素,素素轉過身,坐下而且決定再也不擡頭了,過了一會他走了,素素才緩緩地擡起頭看着這空無一人的屋子,自己的眼淚居然還是流了下來,這是怎麼了,這也太奇怪了,這個時候,逸俊和周文軒走了進來。 “素素,你來了,逸俊都和我說了,謝謝你幫我選擇了一個男主演,其實我最開始的時候就是想找你,可我就擔心你看路涵一直都沒有回來,現在你回來了這真的是太好了,感謝你啊感謝你啊素素!”周文軒看着素素的眼睛是溼潤的,說道:“你怎麼了?”

素素笑了,說道:“這倒是沒有什麼,我只是覺得剛纔那個男孩子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這都給我演哭了,這是從來都沒有的事情啊,我實在是太佩服了,那就是這個樣子吧,周哥你來了我就走了,我有點累剛回來,路涵沒事,我就是過來告訴你一聲,那就先這樣了!”素跌跌撞撞的走了,周文軒看着逸俊,說道:“這什麼情況?”

逸俊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啊,剛纔那個小男孩演戲的時候他就這樣了,也不知道是爲什麼,難道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嗎?不過剛纔那個人是真的很有魅力啊,演戲還是真的不錯的!”逸俊自顧自地說着,周文軒搖搖頭說道:“好了,女演員,我來選!”

素素好像是瘦了很多的打擊的樣子,話都不知道到底應該說些什麼了,一個人在馬路上,全然都不管自己是不是演員會不會有很多的人都認識自己,只是很落寞的走着,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好像是真的有話要說,可是不知道這到底應該是什麼話,雖然是心裏自己很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他還是覺得真的有點不敢相信的是,一個男孩子演戲爲什麼會讓自己有如此大的反映呢,這實在是太奇怪了,素素是真的如此覺得的,可是這一切都和就想的是不太一樣的,現在再次重來好像也是真的沒有什麼機會了,素素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因爲這些事情其實都不是自己的本意,這些既然都不是自己的本意,那爲什麼自己還是要去做一些事情讓自己的心裏難受呢,實在是很奇怪。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突然有人拉過了自己,她才意識到自己是在過馬路,不看紅綠燈的過馬路,一下子她就被拽到了一個人的懷裏,她睜開眼睛一看,就是白井庭。爲什麼……

“你在幹什麼呢,我從來都沒有見過誰是這麼過馬路的,你都看不到車嗎,還是你覺得車是不會撞你的,你這也真的是太奇怪了吧!”

素素一下子掙脫了, 說道:“謝謝你!”轉身就要走,白井庭拉住了素素。說道:“你不要這樣,你現在是不是有點煩心,心不在焉的,你要是如此的心不在焉的話我還是送你回家吧,我看你這個樣子我有點不放心!”

素素說道:“你有什麼不放心的,這大白天的我也不會出什麼事情,你真的不用覺得不放心,就這樣就好,不說了你走吧不用管我了!”白井庭搖搖頭,說道:“從我剛纔在試鏡的時候你就不對,好像是要哭的樣子,你是想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情嗎,要不然這樣,你的心裏要是有什麼不開心的話,你就和我說,要是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可以改正的,可是你哭了,我就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素素好像找回來了一點理智,說道:“沒事啊,你叫白井庭是吧,我也姓白,看上去你應該是比我要小一點吧,你要是比我小的話你就更沒有必要擔心我了,我真的沒事!你走吧!”

白井庭瞬間冷臉,說道:“喂,誰比你小啊我比你大,只是你成名早了一些罷了,別的都是我比你大好不好,那我現在比你大是不是就有理由擔心你了,那你現在就真的應該聽我的了,好了,那就這樣,我送你回去吧!不要拒絕我了!”白井庭順手就打了一個車,素素也知道沒有辦法拒絕了,也只好答應了,只是和他在車上的時間,真的並不好過啊!

“你剛纔,爲什麼哭啊?”白井庭假裝是什麼都沒有在意的問了一句,其實內心是真的比誰都要在意的,因爲他不知道爲什麼,那個女孩子的眼淚其實也讓自己覺得難受。

不知道爲什麼會如此,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她了,那個時候她在演戲,她是觀衆,雖然是完全都不認識的兩個人,可是就是有着無與倫比的熟悉的感覺,不知道爲什麼,這種感覺確實在某種情況下有些奇怪,因爲白井庭其實真的並不知道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心裏其實還是有點小小的糾結和小小的奇怪,雖然這些事情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白井庭還是沒有真正的完全理解,其實他也確實有些十分的好奇,爲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爲什麼 在現實生活中看到素素落淚的時候,她的心裏會真的覺得十分的難受呢,這些都是說不清的,更不懂到底是爲什麼,可是那眼淚,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心上,怎麼擦都擦不掉……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真的你演的實在是太好了吧,當時我 想到了一個我的朋友,所以我的眼淚就有點止不住的流了,到底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其實我自己的心裏也不是很清楚,我也很想知道到底爲什麼會這個樣子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也猜不到,所以我也覺的很奇怪,我總覺得你好像一個我曾經認識的人,可是我真的怎麼都想不起來我到底是 怎麼認識的你!”

白井庭笑了,說道:“不知道爲什麼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我覺得你好像是我認識的一個人,可是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你,我爲什麼會認識你我也是真的全然不知,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呢,我也很想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

素素笑了,說道:“你在上學的時候一定是很會撩女生的吧,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挺會和我接話的,想來也一定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了,不過呢我覺得這些都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你這麼和我說其實沒有什麼用處,我也不年輕了,對於這種撩人的小技術其實我現在是真的見怪不怪了!”

白井庭說道:“你爲什麼總是在和我裝老成,其實你還沒有我大呢,只是你先火了,你就和我裝老成,我告訴你啊你這樣真的是非常的不好,非常的不好,你應該好好的去改改你這個毛病 !”

素素笑了,說道:“你還是第一個說我 老成的人,算了算了,不過我覺得這事情倒是真的很簡單的,你也不用太往心裏去了,我這個人說話也就是這樣的,你以後也沒有多少機會和我說話了,你這麼的在意我是怎麼說話的幹什麼?”素素搖了搖頭,白井庭說道:“爲什麼這麼說啊,爲什麼你說我們沒有多少的機會見面了,爲什麼我又一種直覺之後我們會真的經常見面呢?”

素素說道:“我也就是現在在京城,一年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外面的,所以我真的沒有什麼時間能看到你,而且你以後紅了也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啊,你也更沒有什麼時間在京城了,我和穎兒姐有時候都是很久纔可以見一面呢!”

白井庭吸了口氣,說道:“這麼恐怖啊,那我不想當演員了,這也太不自由了,我要是真的做了演員的話我一直都是不自由的,那多難受啊,我就想當一個自由的人,最好是要多自由就又多自由的那種,我是真的不喜歡做一個不自由的人,做一個不自由的人真的是太痛苦了,我覺得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其實就是出去旅遊,沒有比出去旅遊更讓我的心裏覺得開心的事情了,可是現在看你這麼說,好像真的沒有什麼機會出去旅遊啊!”

素素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其實什麼職業都是看你自己,你要是真的很想出去的話,每一天其實都是可以好好的玩的,同時你要是不想出去的話,就算你自己是真的有機會的話,你也不想出去,這其實都是每個人自己的選擇,我現在拍了雖然是 很多的戲,可是周哥其實在很多的時候都會給我們很多的空間去選擇的,其實每個人都有着的是平等的機會去看去做去實踐,所以我真的覺得你一點都不需要擔心沒有時間,只要是你一直堅定不移的要做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你就要相信自己什麼願望都會實現的。”

素素真的是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和這個才認識不到兩個小時的人如此的談得來,這實在是太詭異了,這真的是太詭異了,素素一直都是一個有點不善言辭的人,可是現在和他居然真的有很多話要說,這也真的是太神奇了,不過時間都是有限的,聊天的時間當然也是有限的了,其實很快這時間就到了也沒有什麼機會在和白井庭聊天了,因爲素素現在已經到家了,白井庭走了,不知道這個男孩子怎麼想,可是素素覺得真的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哼着小曲上樓了,果然穎兒就一直都在家裏待着,吃喝玩樂,看着素素回來了,立刻衝過來說道:“你可算是回來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我在家一個人實在是太無聊了,我真的不喜歡這樣,你以後走的時候可以帶上我嗎?” 素素無奈的看着穎兒,說道:“你說什麼呢啊,這我也不是去遊山玩水了,我現在可是去看路涵怎麼樣了那,那片場也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啊,都是黃土高坡的,我覺得你自己都不會喜歡的,要不是路涵受傷了我都不打算去呢,其實我就是想去看看他,怎麼啊,想我了?”

穎兒撅撅嘴,說道:“重色輕友,我在家一個人你都不知道到底有多無聊,我都要無聊死了,可是也沒有人和我說話,沒有人和我玩,我真的也覺得很無奈啊,爲什麼會這個樣子,爲什麼!”

素素搖搖頭,這穎兒看來是真的在家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現在才真的好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左也不願意右也不願意的,她走到冰箱的前面拿了一杯水,說道:“現在我要休息了,你要是表現好的話等我睡醒了就帶你去吃好吃的,不然的話我就不帶你去,你就在家吃泡麪吧!”

穎兒氣的豎起了中指,可是還是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只好就看着素素傲嬌的背影進了房間,一進去,素素就倒在了牀上,今天實在是真的太累了,至於爲什麼會如此的累呢,素素自己也不知道,打開手機,發現有一個未讀的微信。

“素素,今天和你聊天真的很開心,我看到你其實也有那種一見如故的感覺,至於到底是爲什麼呢,其實我自己也是不知道的,只好假裝這一切都是上天賜給我的美好的緣分了,對了還有一個事情就是,我想我們明天應該還是會見面的,而且我覺得不止是明天,後天大後天都會,你信嗎,不信的 話我們來打個賭?”

素素看着這個微信,實在是很無語,那現在這個人的意思就是要和自己打賭 了?素素回覆到:打賭?好啊,我們就來打個賭,打個賭看看我們到底會不會遇見,你這其實是真的很奇怪的,因爲我只要是在家裏待上一天,其實你就已經輸了,你真的要賭嗎?

過了一會,白井庭回覆到:“當然了,大丈夫是說話算話的,那就這樣了我們來打個賭,現在我們的賭注就是一頓飯,要是我輸了,我滿足你的一個願望,你輸了,就陪我吃一頓飯,如何?”

素素看到這個好像是不公平的賭注笑了,說道:“你還真的是對自己不客氣啊,好啊,也不用你滿足我什麼願望,要是你輸了我們這頓飯就不吃 了,如何?不過你這人 還真挺有趣的要是想吃飯其實可以直接說的,只要我有時間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啊,你馬上籤約進了光影我們就是同事了,我怎麼會連同事的面子都不給你,這個你可以放心,不過你現在要是想賭的話其實我也奉陪的!”

白井庭回覆:“那就這樣說定了!拜拜!”這人好奇怪,素素覺得,難道是兜了這麼大的一個圈子就是爲了和自己吃個飯嗎,這也太奇怪了吧,不過雖然是奇怪了點,還挺好玩的。

素素打開自己的手機,發現周文軒也給自己發了一個微信,剛纔沒看到:明天來公司,周。

“不是把,難道是白井庭已經早就知道了,所以現在才故意要和我打這個賭,我明天不能去啊,我要是去的話我就肯定輸了啊,吃個飯倒是真的沒有什麼,可是輸了多沒有面子啊!”

素素想了想,回覆周哥道:周哥,今天身體好不舒服,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行,可以改天嗎?

才一分鐘,周文軒就回復到:不行,明天很重要,你不來,我就去你家裏接你!

早上,素素極其不願意的醒來了,周文軒昨天晚上是反覆的告訴素素今天是一定要來的,再有一個其實就是素素也沒有那麼的不想和白井庭吃飯,所以其實就可以知道這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做。

雖然實在是真的不想去做,可是素素還是很想知道到底周文軒找自己有什麼事情,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想好的所有的事情,素素出發了。臨走之前素素還問了穎兒一次,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找周文軒,因爲素素的心裏十分的清楚,現在穎兒已經好久都沒有看到周文軒了,肯定是在抓心撓肝呢,可是沒有想到的是現在周文軒都不來找穎兒,估計穎兒現在是要氣死了。

果然,穎兒是十分氣憤地說自己不要去,同時在心裏暗自咒罵周文軒:“居然還不來找我,好啊你下次我回來的時候都不告訴你!”可是她心裏也明白,現在周文軒確實也有點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