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此時此刻,隨着那股大風吹過,就好像將霧氣吹散了一般,前方那高大的輪廓虛影,脫去了神秘面紗,完完全全的展示在王風眼中。

可此時此刻,隨着那股大風吹過,就好像將霧氣吹散了一般,前方那高大的輪廓虛影,脫去了神秘面紗,完完全全的展示在王風眼中。

他之前的想法沒錯,那確實不是黃金塔,而是一顆巨大的腦袋,簡直佔據了前方的半邊天空。

只不過和先前認為的不同的是,那並不是怪物的腦袋。

而是一個老婆婆模樣的人,只不過形象有些恐怖。

她的腦袋並不是直立着,而是躺在那裏,脖子下面依然還是模糊一片,看不清楚。

老婆婆年齡很大,頭髮花白,同時,整張臉也是異常的白皙,好似塗抹了許許多多的粉。

可這些粉並不能遮掩她臉上的褶皺,由於整個腦袋都很大,那些褶皺就異常顯眼,就像是山川溝壑,如果稍不留神,還會當做恐怖的凶獸。

老婆婆的臉被塗得的很白,但兩張嘴唇卻又紅艷無比,彷彿被血液侵染。

她太大了,以至於王風站在那裏,莫名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螻蟻。

「咕嚕~」

他心中不可抑制的出現恐懼,甚至如果不是因為對身體的掌控很高,此時恐怕都顫抖起來了。

這種恐懼出自心底,怎麼壓也壓不住,並且隨着時間流逝還在逐漸增強,彷彿最終要變成大江大河,將他席捲吞沒。

他的喉嚨忍不住滾動,在這突然變得寂靜一片的天地中,顯得異常刺耳。

同時,王風還能夠感覺到,後背冰冰涼涼,不知何時冷汗已經將衣衫完全浸透。

明明只是瞬息間發生的事,他只是看了一眼而已,但此時此刻,時間彷彿被無限拉長,一切都變得緩慢。

「跑!跑!跑!」

王風腦海中除了這種想法,再沒有其他任何東西。

可他明明給身體下達了命令,也能明確感覺到身體依然還在掌控中,但就是矛盾的動不了。

這太可怕了!

即使有一個先天高手要來殺他,他都擁有反抗的餘地,甚至於使用黑磚,還有一定可能實現反殺。

但現在,什麼是絕望?

這就是!

「這是什麼鬼東西?」

王風在心裏大吼,遺跡里有這種恐怖的存在,為什麼在外界,沒有絲毫資料記載?

他跟着蘇紫苑一行很大的原因,就是為了方便收集遺跡的資料。

事實是他成功了,在這方面蘇紫苑並沒有對他隱瞞什麼。

可是,從進入遺跡到現在,卻接連出現了意外情況。

先是莫名分開,然後視野受到影響,接着是擁有不死之身的血色生物,以及現在的這顆大腦袋。

現實跟他了解到的資料有很大出入。

「遺跡出現異變了?!」

王風靈光一閃,終於想到了這方面。

遺跡出現異變,在歷史上並非第一次,但概率極小,因此外界傳的那些資料,記載的大多數都是正常情況,對這方面的描述不多。

「怎麼辦?」

王風心裏狠狠咬着牙,眼前這個存在,可以說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到目前為止,讓他感覺到的,危險最大的……人。

或者東西。

慕白曾經在青木城出現,可他當時的目標是凶獸,是以人類保護者的身份出現的,王風雖然覺得他很強,可並沒有感覺到危險。

而獸王囂……

破壞力雖然很大,但比起眼前這個,氣息上似乎還差不少。

王風有些慌,還有些急切。

而就在這時,讓他更慌的事出現了。

原本的那顆腦袋一直是閉着眼睛的,可現在卻突然顫動了起來,就像睡覺的人即將清醒。

好傢夥,剛才閉着眼都給他那麼大的壓力,如果睜開,會不會一個眼神就將他這個『螻蟻』給滅了?

或者,祈禱對方沒有惡意?

可關鍵是,她給人的感覺也不像是好人啊!

眼看對方眼皮顫動得越來越劇烈,似乎下一刻就要睜開,可這似乎觸犯到了某種規則。

王風看到,周遭天地的模糊感迅速減弱,而腦袋的面容卻在重新變得模糊。

最終,顫動的眼皮停了下來,充滿小半個天地的腦袋,再次變得只能看見輪廓,並且這還沒完,雖然越來越慢,但她確實是在朝着完全看不見的目標在變化。

「走!」

王風腦海中下達的命令,終於能夠貫徹到身體上,他轉身就走,沒有絲毫停留。

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整個天地雖然還是略顯昏暗,但已經不再影響視野,能夠正常的看到極遠的距離之外。

於是他將之前那種灰濛濛之感,比作一種無形幕布,其作用本身就是為了遮掩封印那顆大腦袋,只不過不知為何擴散開了。

而現在則是重新封印上,大腦袋消失不見,周圍天地則恢復正常。

「嗡嗡~」

王風沒有絲毫保留的爆發着速度,他現在的境界雖然依然是凝氣九重,可修鍊的是五品功法,整整在這個境界進行了九次積累。

以提升后的實力,再來運使三品的爆炎步,速度比以前快多了,眨眼間就已經在千米之外。

「沒了?」

在踏上一個小山坡時,他最終還是忍不住扭頭。

發現後方那顆大腦袋連輪廓都不見了,天空中什麼也沒有,彷彿之前出現的一切都是他的錯覺。

「……」

王風摸了摸胸口,感覺到其中急促而有力的跳動,狠狠的鬆了口氣。

………

遺跡中,第一波進入的人正在經歷著各種情況,而在遺跡外,剩下的人也終於等到了第二次噴吐。

此次噴吐的『憑證』數量很大,遠超先前,可架不住武者實在太多,競爭激烈。

「滾開!」

雖然人數很多,可在馮玦周圍,還是單獨給他留下了一塊空地。

朝他這裏飛過來的『憑證』並不少,但他一個也沒拿,反而衝進了人群中,非常暴力的將一個又一個人打得吐血,甚至死亡,在引起眾怒的前一刻,才選擇進入。

顯然,身上少了一個零件后,他變態了。

相比於他,石九那邊就正常多了,站在漩渦前方,在『憑證』飛過來的時候,直接招招手就進去了。

此時此刻,小烏山上亂糟糟一片,什麼黑風五雄,什麼黃根源韓景文,有名的沒名的都在爭奪,但於已經進入遺跡的人來說,卻是無關了。

。 話落。

八十一個半步飛升境的修士臉色同時煞白,生機不斷流逝,全部被抽了出來,填入陣中。

魂力和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霎時,一道紅光拔地而起,直入天際。

從奚淺的角度,清晰的看見一個巨大的陣圖『唰』的一下鋪開。

籠罩着整個中心戰場!

以君擎天為中心,陣圖爆發出刺眼奪目的光芒,不停的往邊緣延伸。

「啊!該死,你們該死!」君擎天被聖階陣法壓制,動彈不得,他眼眶泛紅,怒吼出聲。

面容猙獰了許多。

渾身冒着黑氣,看起來恐怖又嚇人。

若是他體內的封印完全破開,那岐山尊者等人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但此時,他體內還有封印。

實力也被限制了許多。

岐山尊者咬牙,腦海里想起了以生命煉陣的師兄,眼裏迸發出滔天的恨意。

嘴裏的鮮血冒得更快了!

「合陣!封印!」他聲音沙啞壓抑,帶着無邊的怒意。

八十一道身影同時出手,不停的打着各種手訣。

不知過了多久,君擎天氣息微微弱了些,漸漸鎮壓下去。

岐山尊者見此,臉上掠過一絲喜意。

法訣捏得更快了!

「本君要你們全部陪葬——」君擎天仰頭,雙手大開,瞬間,混濁的天空更加陰暗起來。

方圓千里,所有魔氣全部暴動。

不停的撕扯起來!

「噗——」一道道吐血的聲音傳過來,清晰無比。

奚淺呼吸微滯,臉色白了一瞬。

她目光如炬,死命的盯着陣圖中央的君擎天。

看他神色瘋狂猙獰,渾身涌動着魔氣,心下有些駭然。

不過,應該是受封印的限制,所以他運行魔氣時,有些凝滯。

不僅奚淺發現了這個。

岐山尊者等人也發現了,他們眼神亮了亮。

直接把神魂抽了出來。

生生抽出靈魂的痛,讓他們痛得面色扭曲。

卻不得不忍住!

八十一道神魂同時迸發出一道流光,『唰』的一下和中央的君擎天連接在一起。

「哈哈哈……」

君擎天仰頭大笑,四周魔氣更加瘋狂了。

接着,他詭異一笑。

眼裏閃過滅世般的神色!

不好!

奚淺心下大駭,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她目眥欲裂,親眼看着天地暗了下來。

「轟——轟——」

真正的山崩地裂,毀滅山河!

「哈哈哈,封印本君又如何,從此,神武大陸的修士也別想出頭,就永遠在這裏陪着本君吧!」

君擎天的聲音從黑暗中冒出來。

帶着無邊無際的瘋狂和詭異!

令人毛骨悚然。

奚淺閉上了瞪得很大的眼睛,直接陷入了黑暗。

她倒下去,摔在地上!

輕飄飄的,嘴裏冒出的鮮血流入泥土裏,深入地心,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當然,這一切她都不知道!

……

三個月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