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他手中的人頭靈芝竟猛地一動。這一動不要緊,整個人頭靈芝竟出人意料的冒出了根根鋒利的尖刺。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他手中的人頭靈芝竟猛地一動。這一動不要緊,整個人頭靈芝竟出人意料的冒出了根根鋒利的尖刺。

尖刺剛剛出現,就扎破了童言的雙手。他雙手一疼,哪裏還敢繼續捧着人頭靈芝,當即便扔到了地上。

“哎呦!好疼!師父們,你們快看,這人頭靈芝上怎麼長刺了啊?”

此言一出,酸秀才和帝凡塵不再繼續爭吵,趕忙轉身看向了童言面前地上的人頭靈芝。而“女魔頭”朱丹也不耽擱,直接快步來到跟前兒。

衆人盯着地上的人頭靈芝看了一會兒,朱丹率先開口了。

“看樣子,這人頭靈芝已經成精了,並且開了神智。它之所以會冒出尖刺,應該是把小不點兒當成了敵人。而尖刺的出現,正是它自保的一種手段。小不點兒,你沒事兒吧?剛纔有沒有傷到你?”

童言將流了好多血的小手背在身後,然後笑着答道:“沒有,我沒事兒。你們不用替我擔心!”

wWW▪ тт kǎn▪ Сo

他雖然這樣說,可又怎能逃過朱丹的雙眼呢?

“天吶,怎麼流了這麼多血。你這傻孩子,都受傷了,怎麼還嘴硬。走,我現在就帶你去包紮一下!”

酸秀才見此,滿意的道:“小不點兒是不想讓我們擔心,所以才把受傷的手藏在了身後。這孩子如此乖巧懂事,以後肯定錯不了。丫頭,你這兒的藥要是不管用,我那裏有上等的金創藥。用不用我去拿來?”

“滾,誰說我的藥不管用?我的藥多着呢,你少來裝好人。”

酸秀才呵呵笑道:“好好好,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計較了,快點兒帶他去醫治一下吧。這地上的小妖精,就交給我和大個子處理吧!”

朱丹是懶得多說一個字,直接把童言抱了起來,就向着她的閨房快步走去。

童言被她抱的很緊,不過卻很舒服。靠在柔軟的肉球上,這恐怕是很多孩子都喜歡的事兒,當然,大人也喜歡。

朱丹的轉變,其實真的很快。昨天還對童言又罵又吼的,今天竟然就把童言當成了自己的寶。女人是善變的,可母愛卻是與生俱來的,只要有合適的發泄點,母愛便會氾濫。

把童言放在牀上,朱丹立刻取出了她的“寶箱”。這“寶箱”裏裝滿了瓶瓶罐罐,剛剛開啓,藥香之氣便撲面而來。

僅僅聞着這藥香,就足以讓人神清氣爽,由此可見,這些瓶瓶罐罐裏裝的藥丸,絕對不是凡品。

朱丹從其中一個綠色的小瓶裏取出一棵晶瑩剔透宛若冰球的藥丸,直接放在了童言的嘴邊。

“來,張嘴。把它吃了,你的手就不會再流血了。”

童言不敢遲疑,趕忙張開了嘴巴。這藥丸入口即化,並且散發出一種濃濃的清香之氣。比人間的糖球可好吃太多了,簡直就是後味無窮。

朱丹爲童言吃了藥丸後,也沒有整理她的“寶箱”,而是拿起牀邊的一塊溼布,開始爲童言輕輕的擦拭着滿是鮮血的雙手。

“小不點兒,還疼嗎?都是我沒有照顧好你,以後啊,我一定更加細心,把你當成我親兒子養。放心吧,你在我這兒,一定會好好的。我一定竭盡全力讓你成長起來,讓你成爲最強的天行者。好嗎?”

朱丹的巨大轉變,童言還有點兒不太習慣。也許她本來就很好,而昨天之所以各種使喚童言,更像是一種考驗。

只有心志堅定的人,纔能有所作爲;只有能屈能伸的人,才能成就一番大事業。

然而因爲童言的那一場苦情戲,徹底的感染了她,所以才提前結束了考驗,變成了溺愛。

童言沒有回答朱丹,因爲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於是只能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

不一會兒工夫,童言的雙手就已經被處理乾淨了。上面雖然還有一個個的小疤,但已經止住了血,估計很快就會好了。

正在這時,大個子的聲音在屋外響起了。

“丫頭,幫小不點兒處理好傷口了嗎?帶他出來,這小妖精似乎不太簡單吶!”

不太簡單?一個成了精的靈芝,還能怎麼不簡單呢?

朱丹聽此,立刻向童言說道:“走吧,我們去看看。”

童言答應了一聲,直接跳下了牀。

看着童言就要先一個人出去,朱丹趕忙叫住道:“等等,我……我牽着你手吧。當孃的,不都是這麼牽着自己的孩子嗎?”說着,她直接拉起了童言的小手,滿臉的溫柔。

童言見此,心中升起一絲暖意。這朱丹可能真的想把他當兒子養,可這又有什麼呢?童言又何嘗不渴望母愛的關懷呢?

被朱丹領出了房間後,二人直接來到了帝凡塵和酸秀才的旁邊。

只見那冒出尖刺的人頭靈芝,現在已經徹底的變成了圓球,上面的尖刺,也越發的鋒利細長,看上去,就像是海里的海膽似的。

朱丹看了一眼,輕哼一聲道:“這有什麼不簡單?不就是變了樣嗎?大個子,你是不是閒的?立刻把它丟進鍋裏,我要把它熬成湯,給我的小不點兒補身體!”

未等大個子開口,酸秀才搶先說道:“補身體怕是不能了,這東西已經快要功成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一會兒劫雷就會出現。搞不好,它要成靈了!”

“成靈?成靈怎麼了?吃了便是,成靈更加的大補啊。怎麼吃不得?”

酸秀才搖頭笑道:“丫頭,你想得過於天真了。能在泰山陰曹成靈,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朱丹疑惑不解的道:“意味着什麼?你說來聽聽!”

酸秀才神祕一笑道:“意味着它,受到神靈的庇佑。搞不好,泰山府君已經盯上它了。誰動了它,就是跟泰山府君作對。到時候,咱們往生谷怕是要攤上大難了。”

朱丹聽此一愣,隨即小聲說道:“你的意思是,這小東西跟小不點兒一樣,都是星宿下凡?”

ps:今天就兩章了,明天補上! “女魔頭”朱丹的聲音雖小,可還是傳入了童言的耳中。“難道自己真的是星宿下凡?這是不是太扯了啊?”

可是轉念一想,這種可能性其實很大。畢竟他擁有星辰印記,並可以吸收星辰之力。這種能力,絕非普通人所能擁有。

另外,他受到星辰的垂青,這似乎也是一種認可,一種啓示。畢竟,可以運用星辰之力,這本身就太奇怪了。

聽都聽到了,索性就直接問個清楚。

童言直接開口問道:“姐姐,我……我真是星宿下凡?”

全民大冒險時代 朱丹一聽此言,頓時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然後向酸秀才投以求助的目光。

酸秀才見此,立刻會意,隨即對童言微微笑道:“小不點兒,天上星辰數不勝數,每一顆星星,便對應地上的一個人。每一顆星星的隕落,都會有一個人喪命。星宿下凡,我們這些人,又有哪個不可以稱之爲星宿下凡呢?”

童言聽此,想了想道:“那……那你們也能吸收星辰之力嗎?”

此言一出,酸秀才一下子愣住了。“星辰之力?你能吸收星辰之力?”

童言點了點頭道:“沒錯兒,只要在星空下,那些星光就會順着我的星辰印記流入體內,然後變成星辰之力。我一直都在想,我會不會跟星辰有關。如果每個人都對應着天上的一顆星星,那我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金鵬師父,你有星辰印記嗎?”

被童言這麼一問,酸秀才不免有些尷尬。“咳咳……那個嘛,嗯,我沒有。但這也不能說明什麼,只能說你與別人有那麼一丁點兒的不同罷了。至於星宿下凡之事,其實也就是丫頭隨口一說。你也犯不着太過在意,我們還是好好商量下,如何處置這個小東西吧。”

酸秀才直接扯開了話題,而這恰恰印證了朱丹剛纔說的話。童言知道自己與星辰有扯不斷的聯繫,也許,他真是星宿下凡。可酸秀才他們爲何不肯直接相告呢?他們又爲何要隱瞞這件事兒呢?

童言沒有揪着不放,他們既然不肯實話實話,自然有什麼難言之隱,容後去問問老祖宗,或許答案就明朗了。

帝凡塵盯着地上的小東西看了看,然後說道:“我看不如這樣,把它送給冷老頭兒。至於怎麼處理,讓他來決定吧!”

酸秀才聽此,呵呵笑道:“若是交給了冷老頭兒,那你偷偷離開往生谷之事,不就不打自招了嗎?冷老頭兒可早就交代過了,誰要私自離開往生谷,那可是要關一年的禁閉的。你如果不在乎被關禁閉,那你就去,我當然無所謂。”

帝凡塵一聽,直接乾笑起來。“這個嘛,還是不要交給冷老頭兒了,這老頭兒翻臉比翻書都快,我可不敢招惹。那這樣吧,就把這小東西交給丫頭吧。丫頭你做個籠子,把它養起來。說不定等它可以化爲人形了,到時候還能認你爲主呢。”

朱丹撇了撇嘴道:“你當我閒着呢?我還得好好照顧小不點兒呢,我可沒心情養什麼寵物!你從哪兒弄來的,還是送回哪兒去。這樣最好不過,省的到時候引來劫雷,我們都得被訓!”

帝凡塵聽此,勉爲其難的道:“行吧,那我把它丟到谷外去。這樣就沒事兒了!”

說着,他就要去抓那地上的小東西。

可就在這時,童言突然開口道:“凡塵師傅,姐姐,金鵬師父,你們……你們能不能把它送給我?我想養它!”

三人一聽此言,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小不點兒,能告訴我們,你爲什麼想養它嗎?”

童言聽此,神祕的道:“其實,是它求我的!”

“它求你的?甭逗了,我們都在這兒,它連一句話都沒說,怎麼可能求你了呢?”

童言確信的道:“真的,是它在我腦子裏悄悄的說的。”

就在剛纔,那小東西的確用意念跟他通話了。兩者之間爲何會建立聯繫,這要從童言被這小東西刺傷了雙手說起。

童言的血從傷口中流出,正好被這小東西吸收了一點兒。而如此一來,他們雖沒有簽訂什麼主僕契約,可因爲精血的緣故,卻也能進行意念方面的交流。

這就好比用精血煉化一件法寶似的,只要法器吸收了精血,便等於認可了這個主人,纔會竭盡全力爲其所用。

可童言也有點兒莫名其妙,按道理說,這小東西應該是個類似太歲的妖精。可妖精爲何在吸收了精血後,也開始與人取得交流了呢?難不成,這小東西已經認他爲主了呢?

這是童言自己的設想,正是因爲這樣,他纔會答應這個小妖精,把它留下來。

三位師父聽此,相視一眼,終於朱丹開口道:“好吧,既然你想把它留下來,那就留下來吧!不過這小東西如果不老實,我可唯你是問哦!”

童言點頭應道:“是,姐姐,我會照顧好它的。”

朱丹微微笑道:“知道了,一個小不點兒,還要照顧一個小東西。真是拿你沒辦法!好了,先這樣吧,餓不餓?我給你做吃的去!”

“餓,已經很餓了。姐姐真好!”

朱丹被童言說的心花怒放,立刻開開心心的去忙活午飯去了。

酸秀才和帝凡塵又陪童言聊了一會兒,這才各自道別。當然,酸秀才的那塊手帕童言還是收下了,畢竟是酸秀才的一番心意,總不能駁人面子。

現在就剩下童言和那趴在地上的小東西了,童言直接蹲在了那小東西的面前,然後饒有興趣的道:“你爲什麼執意要留下來呢?難道你不想獲得自由?”

童言這邊話聲剛落,一直蜷縮身體的小東西終於舒展開來,沒想到,它竟然變成了一個類似小刺蝟的東西。

它有一個小腦袋,一雙小眼睛,一張小嘴,還有一個黑鼻子。它身上的尖刺現在已經縮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紅色的皮毛。

它盯着童言看了看,接着竟口出人言的道:“我以後就一直跟着你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府君大人說了,想修成正果,就得造福世人。你是天行者,我要跟你一起降妖除魔,匡扶正道!”

府君大人?難道它指的是泰山府君?泰山府君爲何要讓它跟着童言呢?這小東西又會給童言帶來怎樣的幫助呢? “你的意思是,是泰山府君大人讓你來找我的?可你不是被我凡塵師父買回來的嗎?”

小東西嘿嘿笑道:“那你知道把我賣給你凡塵師父的人是誰嗎?他可是森羅殿的大人。 ”

聽聞此言,童言的小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泰山府君提前計劃好的,就是爲了讓你來跟我見面?”

小東西點了點頭道:“沒錯兒,這都是府君大人的意思。所以主人,你可不能把我丟了,以後,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對於這小東西的話,童言半信半疑。不能全信,可也不能不信。暫時先讓這小東西跟着,如果它有什麼不對勁,到時候扔了便是。

就這樣,童言收下了這個類似寵物一樣的東西。它應該是人頭靈芝修成了精,但童言總覺得這小東西不簡單。從沒有聽說哪個靈芝修成精怪之後,就能長出皮毛的,這就好比明明是石頭,總不能成了精就變成老虎了吧?

可童言也沒有去糾結這些東西,他更加關心的是,什麼時候可以正式開始修煉,什麼時候可以快點兒長大。

轉眼間,童言在朱丹的住所已經生活了七天。從剛纔的“虐待”,變成了善待,又從善待變成了溺愛。童言與朱丹的關係迅速的增進着,不是母子,卻也勝似母子了。

“小不點兒,該起牀了。姐姐今天給了熬了大補湯,你可得全部喝光,這樣你的身體才能越來越好。”

小不點兒成爲了童言的“乳名”,這幾天來看他的師父,基本都這樣叫他。可他身上還是那麼黑,無論朱丹想什麼辦法,熬製什麼樣的藥,始終無法根治。

童言不是一個在乎形象的人,他更在乎的是自己什麼時候能變強,超越他的十位師父,成爲最強的天行者。當然,這個願望肯定不會那麼容易實現。畢竟這些人,都修煉了上千年的時間。想在短時間內就達到那樣的高度,恐怕就算是天仙相助,也無法做到。

童言從帝凡塵送的小牀上爬起來,揉了揉眼睛,便向着外面走去。

剛到外面,“球球”就開心的跑了過來。球球就是童言收服的靈寵,因爲長得胖乎乎,肉嘟嘟,很像一個肉球,所以童言給它取名球球。一來好記,二來也十分貼切。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球球跟童言親近了不少。從原來的陌生,變成了最親密的小夥伴。

一看球球跑來,童言直接彎腰將它抱了起來。

“主人,你知道今天吃什麼嗎?壞姐姐是不是又熬湯了?”

球球一直都叫朱丹壞姐姐,因爲它覺得朱丹“殺害”了它的同類,也就是院子裏種的那些靈草。雖然朱丹用這些靈草熬湯都是爲了給童言補身子,可在它看來,朱丹還是如同劊子手一樣可惡。

當然了,它是不敢當着朱丹的面這麼叫的,不然的話,朱丹可不會給它好果子吃。

童言微微一笑道:“應該是熬湯了,你如果聞不了這個味兒,就躲得遠遠的。我快些喝完,你就聞不到了。”

球球一聽,趕忙搖頭道:“不行,我得跟着你。你是我的主人,我得一直在你身邊兒。要不是晚上不讓我進屋,我晚上都跟你一起睡。”

童言尷尬一笑道:“還好不讓你進屋,不然的話,我那小牀得擠死了。我自己一個人睡,現在都嫌擠!”

等等!嫌擠?童言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兒,那就是,這短短七天時間,他的個頭竟然長了不少。

因爲朱丹給他做了一件很大的褂子,所以從褂子上並不能清晰的察覺到這一點,可牀是不變的,原本寬寬鬆鬆的牀,現在變得又小又擠,那隻能說明一件事兒,他長大了一些。

沒錯兒,他的確長大了。短短的七天時間,他的個頭已經長到了一米一的樣子,雖然還是個孩子,可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高。

而如此一來,童言心中的顧慮終於打消了。他擔心自己長的慢,等他長大成人了,少說還得十幾年,等到那時,也不知道人間什麼樣了。但是現在他不用擔心了,因爲他可以肯定了一件事兒,那就是在朱丹的幫助下,他成長的速度比普通人怕是要快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照這樣來看,或許想長成原來那麼高,估計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

雖然幾個月的時間也不短,可總好過十幾年吧?已經足夠他偷着樂的了。

童言嘿嘿笑了笑,帶着球球便快步走進了廚房。

廚房的飯桌上,現在已經擺上了幾個紅薯和一盆湯。那湯綠瑩瑩的,很像是綠色的飲料,而且很甜。

只要多喝一些,就能長得更快一些,他心裏是這樣想的。所以未等朱丹發話,他已經動手盛湯了。

朱丹把鍋裏的食物全部端出來,一見童言有些迫不及待,立刻呵呵笑道:“瞧把你急的,洗手了嗎?去洗手!”

童言輕哦了一聲,趕忙跑到院子裏洗手,洗完手後,美味的湯已經被朱丹盛好了。

“快點兒坐下來吃吧,一定要多吃點兒。因爲你中午可能沒飯吃!”

童言咬了一口紅薯,支支吾吾的道:“姐姐,爲什麼沒飯吃啊?你要出去嗎?”

朱丹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要出去,是你要出去。從今天開始啊,你就得正式修行了!”

一聽到正式修行四個字,童言立刻喜出望外的道:“真的?我可以開始修行了?姐姐,你沒騙我吧?”

朱丹咯咯一笑道:“我騙你做什麼?雖然你的身子還不足以高強度的修行,但是你可以從淺至深,先修煉一些簡單的,而且容易習得的。快些吃吧,一會兒我就把你送到趙大眼兒那兒。他會是傳授你本領的第一位天行者,到了他那兒可一定要好好修煉,不可偷懶耍滑。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想成爲最強天行者,你就得比別人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明白嗎?”

童言重重的點頭道:“姐姐,我記住了,我一定會刻苦修煉的,決不辜負你們對我的好!”

就這樣,童言開始了拜師十位天行者的第一次修行。這第一位師父,會傳授他怎樣的本領呢?

ps:先更2章,還有2章! 趙大眼兒,人如其名,眼睛特大。此人可謂這往生谷十大天行者中最低調的一個,身上穿着的是打了補丁的短褂,一頭有些糟亂的頭髮,就那麼隨意的捋到腦後。

他的皮膚黝黑,而且很瘦。但他這種瘦,卻不會給人任何弱小之感,相反的,滿滿的都是力道,滿滿的都是剛硬。

央視某年的小品裏有句臺詞,“你別看我瘦,骨頭裏面都是肉!”說骨頭裏面長肉肯定不太現實,但這趙大眼兒的身上幾乎沒有一絲贅肉,全身都像是鋼筋鋼板構成的,旁人見了,絕不敢露出輕視之意。

朱丹只是將童言送到了趙大眼兒家裏,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就離開了。

萌寵嬌妻不要逃 趙大眼兒看了一眼童言,接着輕哼一聲道:“養得這麼胖,你真把自己當豬了?你可是天行者,你得修行,你得練功,你明白不?明不明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