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老曹的這個族弟夏侯惇與陳留太守張邈,那就坑了呀,還是那種深淵巨坑…

可,老曹的這個族弟夏侯惇與陳留太守張邈,那就坑了呀,還是那種深淵巨坑…

在陸羽的印象中夏侯惇這輩子就沒打過勝仗,堪稱常敗將軍,再加上夏侯惇的兵大體是青州兵,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依著夏侯惇?能管教得了這些桀驁不馴的青州兵?這簡直就是個笑話!

至於張邈…就更坑了,如果按照古籍文獻的記載,呂布若是圖謀兗州,第一個與他聯合的就是這個張邈,這已經不是偷家了,簡直差點把老曹的褲衩子都偷乾淨了。

不靠譜啊…

頓時,陸羽就感覺太陽穴的位置有三根黑線落了下來…

「曹公…依我之見,不如派擅攻伐的夏侯將軍去征戰徐州,派擅固守的子孝將軍駐守兗州,特別是兗州北境的濮陽城,那裏囤積着我軍大部糧草,不容有失啊!」

陸羽直接提議道。

其實,陸羽是好意,話語也足夠委婉了,征討徐州功勞多大呀,駐守…這種事兒,想覓點功勞,難著呢。

明擺着,陸羽是幫夏侯惇攬功勞呢!

只是…若然陸羽不當庭提出來,是這麼個情況。

可一提出來,這味道就變了,這不是擺明了說他夏侯惇守不住兗州,守你不住這偌大的糧倉?

「小子,你說誰守不住兗州?守不住濮陽?」夏侯惇豁然而起,他是個暴脾氣。

玩LOL、王者農藥的都知道,人越菜脾氣越大…

「夏侯將軍…你理解錯我的意思了。」陸羽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夏侯將軍更擅攻堅,在征討徐州時必定能勢如破竹!若是固守倒是有些浪費夏侯將軍的本事了!」

「哼…」夏侯惇冷哼一聲,他的暴脾氣上來,你越不讓我幹嘛,我越是要幹嘛…「大哥,這兗州我守了!濮陽城不是軍糧重地嘛,我偏要親自去駐守!我話放到這兒,但凡濮陽有失一石糧,丟一個縣,我夏侯惇提頭來見!」

這是,立下軍令狀了!

陸羽很無語,他突然感覺,跟暴脾氣的人講道理簡直是對牛彈琴,所謂秀才遇見兵…是真的有理說不清。

「妙才統兵多年,駐守個濮陽城還不再話下,我很放心。」曹操這話像是寬慰夏侯惇的,也像是告訴陸羽,讓他不要再提這件事兒。

陸羽心裏苦啊…

曹操腳踩兩個坑,偏偏…第一個坑,就沒過去了!

那麼不用說,另一個坑…陳留太守張邈更過不去。

他是曹操在太學的同學,《三國志》中還特地提到過,曹操在征討徐州前對家人說——「我如果回不來,你們可以去投靠孟卓!他必會像待親子女一般的待你們…」

結果…轉頭,這個好同學就幫呂布偷了曹操的老家,簡直就是那句話——「最愛的人在身邊,最好的朋友在對面」!

唉…靠不住呀…

陸羽無奈的再度坐下,說服是說服不了了,唯今之計,只有與荀彧多聊聊,讓他千萬小心!

不過…除了這兩個深淵巨坑外,徐州內…還有一個人,啊不,準確的說,是還有一個家族必須得早做準備,提前部署!

陸羽眼珠子一轉…

這個家族正是諸葛氏一族,今年的諸葛瑾十八歲,今年的諸葛亮十二歲,今年的諸葛均七歲,今年的諸葛延…陸羽都不知道他幾歲!

總而言之,這個徐州琅琊郡的大家族,陸羽琢磨著…得把他們弄過來呀!

試想一下,若是能從小就教育諸葛亮,就不信他不投魏!

所謂如魚得水,那個在未來威脅最大的賣草鞋的…若是沒了諸葛亮,那就如同魚沒了水…任人宰割,任人烹煮!

想想這個…在未來,能省多少事兒呀!

… 沈懷琳知道這件事,已經過了幾天。

她外出辦事,經過沈氏,想着好久沒見沈文林了,便打了電話,約著一起吃午飯。

寶貝女兒邀約,沈文林自然是不會拒絕,當即便應了下來。

掛斷電話,對面的秘書忍不住提醒:「沈總,原本中午您打算和陳經理他們一起用餐的。」

因為沈佳慧惹得霍城不喜,合作的事情被耽誤下來。

為此沈文林也發愁,準備另選合適的人。

經秘書一提醒,他這才想起來。

不過另一邊也已經答應了……

「沈總,大小姐也不是外人,一起用餐,想必她應該不會拒絕。」

看出沈文林的為難,秘書主動為其想辦法。

沈文林想了想,覺得也是個辦法。

「正好讓琳琳和他們都熟悉熟悉,也方便日後。」

聽到這話,秘書頓時留了個心眼兒。

這話的意思,可多了去了。

沈文林當即給沈懷琳打電話,說明情況,後者不以為然:「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只打算請您一個人吃飯,若是加上其他人,預算不夠哦。」

「這點兒小錢,什麼時候用你拿了。」

「那我就一點兒問題都沒有了!」

見她答應的如此痛快,沈文林愣了一下,隨即無可奈何的笑了。

合著在這兒等著自己呢。

還真是……

小財迷,鑽進錢眼兒里去了!

「你這會兒先來公司吧,一會兒咱們一起走。」

「好嘞!」

掛斷電話,沈懷琳直奔著沈氏大門沖了過去。

結果——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沒有預約,不能進入。」

「預約?」

聽到這兩個字,沈懷琳頭頂冒出來個大問號。

什麼時候自己回家都得預約了?

就離譜!

看着前台女人陌生的長相,想來她是不認識自己,於是沈懷琳耐著性子解釋:「我是你們沈總的女兒,叫……」

「胡說八道!」

沒等她自報家門,前台女人就瞪着眼睛,呵斥道,「沈總女兒就在公司,根本不是你!想要冒充也不提前做做功課,丟不丟人!」

沈懷琳:「???」

難道我爸在外面還有其他的女兒?

這不是扯淡嘛!

「你說的那位是……」

「沈佳慧沈經理。」

「……」

本來沈懷琳是不想笑的,但是她實在是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沈佳慧是沈文林的女兒?

就離譜!

「你笑什麼?」

「我看是你應該好好做做功課了。」

笑着搖了搖頭,沈懷琳看着她,不急不慢的問道,「你在這裏工作多久了?」

「不到一個星期,怎麼了?」

「原來如此。」

怪不得能認錯,時間太短了。

擺了擺手,沈懷琳盯着她,十分認真:「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讓我進去,我能保住你的職位,不然……」

「保安。」

又沒讓她說完話,前台女人已經準備叫保安了。

沈懷琳:「……」

他么的還真是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啊!

「行了,算我怕了你了行嗎?」

沈懷琳擺了擺手,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過去,「爸爸,前台說你有女兒了,說我是假冒的,不讓我上去。」

哼!告狀,本小姐相當在行!

「扯什麼,我就你一個女兒,別聽他們胡說!」

沈文林十分的焦急。

雖然沈懷琳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在開玩笑,但是他心裏清楚,自己這個女兒心思細膩,還十分的敏感。

事關她的身份,絕對不能馬虎!

「你等著,我馬上就下去!」

情急之下,沈文林甚至都忘了派秘書下去,自己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

沈懷琳掛了電話,抬眼看到前台女人輕蔑的表情,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

「祝你平安。」

「你有病?」

「……」

我敬你是個漢子!

「沒事不要在這裏逗留,影響我們的門面形象。」

說着前台女人便要將她轟走。

頓時沈懷琳的小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欺人太甚!」

「幹什麼呢?」

。 「師姐,你留在這邊多有不便,若是被宸王發現我們的目的,恐怕……」

白君禾小心應對著,盡量符合著原主的人設,不讓沉香看出來端倪,一邊還想著要怎麼辦香料的事情掩蓋過去。

見白君禾拒絕,沉香臉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便恢復了,坐在了床邊,和她拉近距離說道。

「怕什麼,你現在是宸王妃,留下個師姐來陪伴你還不行嗎?」

說罷,又瞪了白君禾一眼。

「再說了,你現在身體有恙,我留下來也能照顧你啊。」

被沉香這麼看了一眼,白君禾覺得她心裡瞬間有些發毛。

留下照顧她?

怕是想留下害她吧。

「那等王爺過來了和王爺說說吧,不過他不喜歡別人留在宸王府,所以我不一定能說通的。」

白君禾一邊說著,一邊在心裡盤算著,要怎麼樣在沉香提出這件事情之前告訴赫連城讓他不要同意呢。

「沒事,到時候我自然會有說辭的。」

說罷,沉香思索了一下,突然想起來香料的事情,便起身假裝倒水,實際上卻是去她之前藏香料的地方看了看。

沒有!

聯合白君禾的脈象來看,那香料早不在房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