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驚?

吃驚?

急切?

總而言之,我就是沒有哪怕是一絲的懼意!

陳泰,我們終於要見面了!

飛奔出了校園,我直接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新城區的養心茶樓而去!

半個小時之後,隨着出租車發出了一道刺耳的剎車聲,汽車穩穩的停在了新城區一條主街道上,而街道的對面,便是懸掛着一塊古樸木質牌匾的二層仿古小樓,牌匾上,赫然刻着“養心茶樓”四個古體大字。

我付了車費,便走下了車。

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我目光深邃的望着那棟仿古小樓,嘴角下意識的翹了起來,緊接着,我毫不遲疑的邁出了步子,堅定的朝着養心茶樓走了過去。

推開養心茶樓的大門,我當先走進了正廳。

放眼望去,正廳裏空蕩蕩的,竟然連一個客人都沒有,只有一名年輕的小夥計趴在櫃檯上打着瞌睡。

好像聽到了我的開門上,櫃檯上的小夥計擡了擡眼皮,見真的有了客人,那小夥計連忙從櫃檯後面跑了出來,歉聲連連的對我說道:“不好意思,老闆,想要哪種茶葉?我們這裏各色茶葉,應有盡有……”

“我是來找陳泰的。”我沒有聽小夥計熱情的介紹,而是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反正,我也不是來買茶的,就沒必要聽他在這介紹了。

“你是楚風先生吧?陳叔在二樓呢!”小夥計一聽我是來找陳泰的,臉上的笑容立刻濃了幾分,好像比我買茶葉還要高興似的,“楚先生跟我來吧!”

言罷,小夥計便將我引上了木製的樓梯,我跟着小夥計的腳步,踏上了二樓。

茶樓的二樓依然很安靜,而且依舊沒有人,當然,除了二樓正廳的茶臺上,坐着的那個人……

“陳叔,楚先生來了!”小夥計朝着那名端坐在茶臺主位的中年人喊了一聲。

“知道了!”那名被喚作陳叔的中年人輕輕的點了點頭,無比淡然的說了一句。

“陳叔,那我先下班了!”小夥計言罷,便轉身走下了樓,不多時,一樓便傳來了捲簾門的聲音。

直到一樓那陣捲簾門的聲音徹底停止,我依舊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茶臺主位的中年人身上。

如夢奇談 這中年人一身深藍色的麻布長衫,頗有舊時期的味道,精短的黑髮被他打理的一絲不苟,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臉上,充滿了坦然與平靜,還有那雙漆黑異常的眼瞳,當真是深不可測,讓人捉摸不透……

當然,這中年人真正吸引我的地方,並不是他的衣着,也不是他的淡然,更不是那雙讓我看不透的雙眼,而是,擺放在茶臺上的那柄帶着刀鞘的古樸唐刀!

何爲唐刀?

外形與倭島國的武士刀並沒有太大的出入,只不過,華夏的唐刀,是島國武士刀的祖宗!

如今的社會,很少有人使用這種有歷史底蘊的冷兵器了,大多數都是什麼匕首,砍刀,或者手槍炸藥之類的東西。

而我見過的所有人之中,只有張銘的兵器,算得上是有歷史底蘊的冷兵器,一杆精鋼打造,可以伸縮的長槍,就像趙雲的龍膽槍!

下意識的,我便將這中年人放到了和銘叔一樣的高度之上。

“坐吧!”那中年人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朝着他對面的座位指了指,語氣平淡的對我說道。

既來之,則安之,我大大方方的坐到了中年人的對面,無比平靜的問道:“你就是陳泰?”

“是我!”陳泰一邊洗茶,一邊淡然的回了我一句。 坐在我對面的中年人,真的是陳泰!

那個被我無數次當作假想敵的陳泰!

陳泰自顧自的泡着茶,而我則是穩如泰山的坐在他的對面,雙眼直視着他。

這一刻,我和陳泰誰都沒有開口說話,整座茶樓靜謐非常,只有泡茶的聲音……

陳泰熟練的泡了兩杯功夫茶,考究的用茶托,將茶盞託到了我的面前,一雙深邃的眸子緊盯着我的雙眼,這才道了一句,“這是上等的鐵觀音,嚐嚐?”

我毫不退讓的與陳泰四目相對,忽的,我的嘴角上揚,浮上一抹坦然的笑意,當即,我拿起了茶盞,小抿了一口。

頓時,一股說不出的清香順着我的口腔,流過了喉嚨,最後進入到了我的胃裏,頓時,我只覺得呼出來的氣息,都夾雜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好茶!”我由衷的感嘆了一句。

這時候,陳泰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異色,雖然只是稍縱即逝,但卻依然被我捕捉到了。

“你就不怕我在茶裏下毒?”陳泰饒有興趣的問了我一句。

“怕!”我如實回道。

“那你爲什麼喝?”

“難道只因爲我怕你下毒,便不喝嗎?”

很矛盾的一句話,既然我怕陳泰下毒,爲什麼還要喝呢?

陳泰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忽的,他笑了,“你比我想象中還要有趣!”

我和陳泰的這番對話,聽起來的確有些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這卻是我和陳泰的第一次交鋒,而且,我佔據了上風!

我可以坦然的去喝陳泰遞給我的茶水,這份膽魄和氣勢,哪怕是陳泰,也要甘拜下風!

至於我爲什麼要喝陳泰遞過來的茶水,說實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許,這只是單純的有膽識吧?

“胡老三在哪?”我沒有順着陳泰的話繼續和他聊下去,而是開門見山的率先發問。

這設定崩了 陳泰聞言,緩緩的從懷中掏出了一隻手指大小的黑色瓷瓶,瓷瓶的封口處,是用木塞塞住的,可是,我卻發現,那小小的木塞之中,還隱藏着一道小型的封鬼陣法!

陳泰將黑色瓷瓶推到了我的面前,道:“還給你。”

“你爲什麼沒有滅了胡老三?”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因爲滅了它,對我沒有好處。”陳泰道。

“我這人不喜歡繞圈子,你約我來,到底是什麼目的?”我將那黑色瓷瓶拿了起來,放進了褲兜裏。

“談合作!”陳泰的話,真的是大大超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陳泰竟然要和我談合作?

這是我想都沒想過,更是不敢想的事情!

本以爲,與陳泰的這次見面,我和他之間定有一戰,可此時,卻是峯迴路轉,陳泰主動找我談起了合作?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我實話實說,我的確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更不知道他所謂的合作,是在哪方面合作。

“你在找白玉牌,我也在找白玉牌,既然大家的目的相同,爲什麼不能合作一下呢?”陳泰一邊說着,一邊伸手入懷,片刻後,陳泰竟然從懷中掏出了一塊白玉牌,而且,是與我之前見過的那兩塊白玉牌,形狀一致,材料一致,只是雕刻的紋路略有不同而已!

除了父親留給我的白玉牌,還有單猛帶給我的白玉牌之外,陳泰又拿出了第三塊白玉牌!

這白玉牌,究竟有幾塊?

而且,陳泰找白玉牌的目的又是什麼?

他又是從哪找到的第三塊白玉牌?

貌似,第二塊白玉牌也是陳泰找到的吧?

按照這個邏輯分析,陳泰對於白玉牌的瞭解,要比我深刻太多了,如果我真的與他合作的話…… 說實話,在白玉牌的誘惑下,我動心了,是的,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動心!

解開楚家謎題的關鍵,就是白玉牌,如果我能借助陳泰,參透白玉牌的祕密,那楚家的謎題也許就會迎刃而解,這是一個我無法抗拒的誘惑,不論是爲了二叔也好,爲了我自己也罷,甚至是爲了楚家後人,我也應該試一試!

哪怕是與虎謀皮,我也應該與陳泰合作!

這是我此刻腦中唯一的念頭!

只不過,打從一開始,我幾乎就將陳泰定位成了我的敵人,如今,陳泰突然提出要與我合作,一時間,我倒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見我沉默不語,陳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爲他自己斟滿了一盞茶,這才緩緩說道:“我們雖然沒見過面,但之前的確有些誤會……”

我知道,陳泰所說的誤會,與劉志,白莫言,甚至是被我弄丟的那塊玉佩,都有關係,只不過我卻並沒有開口,只是靜靜的等待着陳泰的下文。

“我知道,你在查阿修羅,其實,我找你合作,並不全都因爲白玉牌,與阿修羅羅邪,也有一部分原因!”陳泰侃侃而談道。

當即,我立刻被陳泰的話吸引了過去,陳泰也知道阿修羅羅邪?

而且陳泰這次與我合作,竟然和阿修羅羅邪有關?

我依然沒有開口,一雙眸子只是默默的注視着陳泰。

陳泰輕抿了一口茶,並沒有再對我解釋什麼,而是拋出了一道問題,“楚風,你聽說過八部衆嗎?”

“八部衆?”我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我知道一部動畫片裏有八部衆的存在,但陳泰所說的八部衆,絕對不是動畫片裏的八部衆,應該是真正的八部衆!

所謂八部衆,乃是佛教八部天龍的別稱,是佛門中的八類護法天神,我在空明寺修行的時候,與智空大師談論佛法之時,智空大師曾經和我提及過。

接着,我的腦海中便浮現了和八部衆有關的資料,分別是天,龍,夜叉,乾闥婆,迦樓羅,緊那羅,摩呼羅迦,以及……阿修羅!

難道說,阿修羅羅邪,和八部衆有關?

大明有警 “看樣子,你只是對八部衆有些許的瞭解,但卻並不知道何爲真正的八部衆!”陳泰何等聰明,自然是看穿了我眼中的疑惑之色。

頓了頓,陳泰便向我出言解釋道:“八部衆,其實並不只是佛門的護法,衍生到了現代社會,八部衆,已經變成了一支勢力龐大的黑暗組織,而你所追查的阿修羅羅邪,便是八部衆之一!”

“八部衆的勢力遍及世界,而且這八個人道行高深,各有所長,甚至,有些人稱其爲……神靈!”陳泰狡黠一笑,道:“其實,你沒聽說過八部衆,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爲八部衆,還不是你現在的境界,所能接觸到的……還有一點,你應該會很感興趣,你的二叔楚青雲,目前正在與八部衆交戰!”

陳泰的話,猶如驚雷,劈的我大腦都有些短路了!

八部衆的勢力遍及世界?

還有,我現在的境界,根本沒資格知道八部衆的底細?

那八部衆,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難道說,八部衆之中,有大天位的強者?

還是說,八部衆的成員,都是大天位的強者?

而且,二叔竟然在與八部衆交戰?

無數疑問從我腦中閃過,可是,直到此時,我依然不知道陳泰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另一邊,陳泰倒是沒有讓我疑惑太長時間,他只是略微的頓了頓,便又扔給了我一顆重磅炸彈,“我的父親,曾經也是八部衆的成員之一,夜叉!” 什麼?

陳泰的父親,竟然是八部衆之一的夜叉?

我目瞪口呆的盯着陳泰,不得不說,他對我說的這番話,真的超出了我的認知範圍!

“只不過,我的父親死在了阿修羅羅邪的手上,而繼承了夜叉稱號的我,則選擇退出八部衆,因爲我要殺了羅邪,爲我父親報仇!”陳泰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變化,哪怕這件事涉及到了他死去的父親,他的語氣依然平淡。

而我聽了陳泰的這番話之後,心中的疑惑也更盛了。

既然陳泰說過,我現在的實力還沒達到可以觸及八部衆機密的那個層面,那他爲什麼要找我合作?我又能爲他提供多大的幫助呢?

“我知道,你對於我提出的合作,很疑惑,因爲你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麼,而且我也說過,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和八部衆抗衡,甚至,只是一個羅邪,便不是你能對抗的,所以,你現在應該更加疑惑,我爲什麼要找你合作,對吧?”

我不否認的點了點頭,說實話,陳泰的分析力和洞察力,的確是我平生僅見,我甚至都沒說過幾句話,他便能看透我的心思,此人,當真恐怖!

“既然我們說了這麼多,那話題就不得不再回到白玉牌身上。”陳泰將杯中的香茶一飲而盡,“八部衆,包括你二叔楚青雲,還有我,甚至是一些其他的隱藏勢力,也都在尋找白玉牌,而且,據我的調查顯示,白玉牌一共有八塊,你我手上各有一塊,再算上你丟掉的那塊,一共是三塊……”

“等等!”陳泰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出言打斷了,“既然八部衆也在尋找白玉牌,爲什麼他們不來找我?怎麼說,我身上也有一塊白玉牌!”

“你身上的白玉牌,已經沒什麼用處了,因爲那塊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能量,已經被楚家人吸收了,然後轉變成了另外一種力量,也就是你們楚家的鬼脈之力!”陳泰淡淡的說道。

陳泰的話,又一次讓我陷入到了無比的震撼之中!

我身上的白玉牌,竟然還隱藏着如此驚天的祕密?

原來楚家的鬼脈之力,竟然是這塊白玉牌轉化而來的力量?

這實在是讓我有些接受不了,因爲,這些事情真的是太過震撼了!

一時間,一個瘋狂而大膽的猜想,便浮上了我的腦中……楚家的鬼脈之力,源自於白玉牌,那楚家人的祕密,會不會也源自白玉牌?

這種猜想,已經不止一次的出現在我的腦中,而這一次,我幾乎能肯定,楚家隱藏的祕密,一定與白玉牌有關!

陳泰並沒有理會目光呆滯的我,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全世界,縱觀古今,只有你們楚家人算是參透了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祕密,所以,我纔會與你合作,不僅是爲了一起參透白玉牌的祕密,更是爲了一起對抗羅邪……你扳倒的閻王和張百泉,算是阿修羅的忠實信徒,阿修羅不會放過你,所以,我們便有了兩個共同的目標,對抗阿修羅,以及解開白玉牌的祕密!”

我劇烈的喘着粗氣,彷彿在消化陳泰對我所說的這些信息。

足足過了半晌,我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強行穩住了心神,言道:“你想與我合作,一起追查白玉牌的祕密,我可以理解,只是,你若是想與我合作,一起對抗阿修羅,在這件事上,我實在是想不出我有什麼利用價值。”

雖然我的話說的很難聽,但不得不承認,我所說的,都是實話!

八部衆能被世人稱之爲神靈,那阿修羅羅邪,自然也是神靈之一,我對自己的手段雖然很有信心,但我卻知道,世界上比我強大的人有很多,就比如說李靈兒,石乾坤,胡墨,甚至是從來都沒有展露過真正實力的石毅!

我好像還沒那個資格,去和神靈一戰吧?

既然如此,那陳泰爲什麼還要與我合作,一起對抗阿修羅呢? 陳泰似乎早就想到我會問出這種問題,因此,他的臉上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表情波動,甚至依舊如往昔那般,平靜無比。

“你現在的確沒有資格去和阿修羅一戰,更沒資格與八部衆抗衡,但是……”陳泰突然笑了起來,他的笑,很神祕,“但是,你有潛力!”

“潛力?”我不解的盯着陳泰。

“只要找到了白玉牌,你的力量就會成倍的疊加,因爲,楚家人可以憑藉特殊的身體構造,或者說,楚家人可以憑藉特殊的氣運,將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吸收,據爲己用,就像楚家鬼脈那樣!”

“只要我們找到了足夠數量的白玉牌,那你的力量就會瘋狂的提升,恐怕,用不了多久,合你我二人之力,絕對能輕鬆碾壓阿修羅!”陳泰無比正色的說道。

聽了陳泰的話,我恍然大悟,原來,陳泰看中的,是我的潛力!

可是,陳泰的話中,似乎還有一處漏洞……同樣身爲楚家人的二叔,應該也可以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而且二叔的實力要遠強於我,白玉牌如果被二叔吸收,可要比被我吸收,更有價值!

想到了這點,我當即向陳泰發問道:“其實,你合作的最佳對象並不是我,而應該是我二叔,楚青雲纔對,那你爲什麼會找上我呢?”

陳泰彷彿早就猜到我會有如此一問似的,無比平靜的回道:“確實,楚青雲也可以吸收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而且楚青雲的實力也遠高於你,他真的是我最佳的合作伙伴,可是,楚青雲與你之間,卻存在着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說說看!”瞬間,我被陳泰一語吸引了過去,二叔和我之間,竟然會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我怎麼沒發現呢?

“這道無法逾越的鴻溝,叫做天賦!”陳泰淡定自若的說道:“我雖然沒見過你,但卻早就開始調查你了,你的修煉天賦,要遠強於楚青雲,甚至我印象中的青年妖孽,都很少有人能與你的天賦比肩,雖然你現在還達不到楚青雲的境界,但我相信,只要給你時間,你便會成爲超越楚青雲的存在,而且,這段時間一定不會太長……”

陳泰這番話,倒是把我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簡直就是在吹捧我,而且還是那種往天上吹捧的感覺!

說實話,我真的沒想到,陳泰竟然會給我如此之高的評價!

“其實,除了天賦這一點之外,我選擇你成爲我的合夥人,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天機眼!”陳泰想要對我說的話似乎很多,只要抓住機會便會不停的說,“天機眼的威力,是你無法想像的,也許,直到你真正掌握了天機眼,你才能體會到它的強大……同時擁有楚家鬼脈之力,以及天機眼的你,纔是我的最佳合作伙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