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殤盯著那粉嫩的小臉蛋,臉上露出一抹邪笑,他的袖中驟然跳出一卷畫軸!

君無殤盯著那粉嫩的小臉蛋,臉上露出一抹邪笑,他的袖中驟然跳出一卷畫軸!

畫軸平鋪開來,立在半空,畫面上一個清冷的男子,正死死的撐著畫面,臉上寫滿憤怒!

而那清冷的男子正是君無殤!

畫外的君無殤勾勒起唇角,「現在我就要讓你親眼看著我把你的親生女兒活活摔死!」

他將雅兒舉得高高的,使出最大的力氣,轟——一地的鮮血!

———————————————————————————————————————————————

菁兒還完全不知道風霆學院這邊的事,飛了有半天的工夫,到了風霆院長所居住的地方。

那是一座被煙霧所繚繞著的仙山,高聳入雲,站在上面,完全看不到山腳下!簡直就如同仙人居住的地方!

凌風霆將手放在門上,門被打開了,一個清秀的少年笑容滿面的迎出來,「院長,你回來了。」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凌風霆身側站著的菁兒,頓時蹙起了眉,「她是誰?」

「羽彥,他是我新收入門的弟子,你在二樓收拾一個房間。」凌風霆神色淡淡。

「二樓?」被叫做羽彥的少年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座仙山就只有他們兩個人,而風霆院長一直喜安靜,所以他只能住在一樓,眼下,他居然要這個女子住在二樓!

為什麼?這個女子難道很特別么? 為什麼?這個女子難道很特別么?

雖然心中不滿,但是明面上卻不能和風霆院長產生衝突,所以羽彥只能乖乖上樓去收拾房間!

說是收拾,但其實……

「請吧,姑娘。」在風霆院長眼皮子底下,他是不敢造次的,可是風霆院長不在,那卻是不一樣了!

羽彥幸災樂禍的看著菁兒把包裹放下,今晚可是會有她好受的了!

飛了大半天,菁兒也不是一般的累,然而躺在床上,卻一點也沒有睡意!

此刻她分外的想念君無殤還有她的小棉襖雅兒,不知道雅兒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乖乖睡著?

君無殤有沒有醒過來。

每一個挂念都讓她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手枕著腦袋,冷不丁的胳膊上突然傳來一陣冰涼且刺骨的感覺,緊跟著腿上,身上都有!

她吃了一驚,可卻不敢動,因為憑感官來說,這說不定是蜈蚣!

若是輕舉妄動,只怕會招惹它們咬上一口!

心裡雖然怕得慌,但卻只能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感覺著這數量似乎還不少,想起白天那個叫羽彥的少年,菁兒頓時明了,多半是他所為!


不過眸中閃過一抹凌厲,她也不是軟柿子,可以任由他捏!

———————————————————————————————————————

天些微亮的時候,羽彥打著哈欠走到菁兒的房間門口!

風霆院長對這姑娘還真不是一般的上心,居然要他去叫她起床!

他敲了敲門,半響沒反應,突然想起來昨天收拾房間放了一床蜈蚣的事,直樂呵!

這樣的貨色,長得就跟只純情小白兔似的,還想招惹風霆院長的喜歡,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看樣子,她現在應該是死翹翹了吧?並且死相一定不是一般的難看!

想到這,他就激動得直搓手,打開了門,興緻沖沖的進去!

裡面只有微弱的光亮,依稀可以看見床上鼓鼓的一團!


他走過去,嘴角咧開著,笑得直接到了耳後根,掀開被子,本以為一定會看到一副慘絕人寰的景象!

誰知道,一個個緊跟著一個東西朝他砸來,他嘴張著,居然還有一個砸進了他嘴裡!

「唔唔唔……」他都要嚇哭了,因為剛扔進他嘴裡的哪一個分明是一條蜈蚣,眼下半截身子在他嘴裡,半截身子還在他眼前蹦達著!

俗話說眼不見為凈,可是他這是躲都沒法躲開啊!

驚嚇之下,愈發錯亂,嘴下意識的一閉,咔嚓,那蜈蚣被他咬成兩段!

黑色的血濺他一臉的!

「毒……有毒!!」羽彥對自己所飼養的這些蜈蚣再熟悉不過了,這可都是風霆院長用作煉製毒藥的毒物啊!

那毒效,他再清楚不過了!

滋滋滋……被濺到黑血的臉上立刻冒起濃濃青煙,簡直比硫酸還厲害!

瞬間他的臉就腐蝕得不能看了!

他趕忙取出一顆藥丸服下,運功調息,不消一會兒,那臉就恢復原樣了。 他趕忙取出一顆藥丸服下,運功調息,不消一會兒,那臉就恢復原樣了。

可見那藥丸真是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功效!

菁兒饒有興緻的盯著他手裡的藥丸,看樣子以後一定要想辦法弄幾顆,以備不時之需!

羽彥摸了摸自己的臉,確認自己的臉依舊是光滑的,沒有一絲一毫的破損,這才開始指著菁兒罵罵咧咧起來,「你這個新人,你居然剛進來就想害我!」

菁兒攤開手,「究竟是誰害誰還說不清楚呢!」

「你……」羽彥被說得心虛,但仍是咬緊牙關不承認!「這仙山毒物何其多,你這床上的這些蜈蚣,又怎能誣陷我?」

菁兒點點頭,「是啊,你這人倒是實誠,我不說是你扔的,你就自己承認了!」

「你……」羽彥又被她激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臉漲得通紅!

菁兒走到他跟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臉,「小丫頭,跟姐姐我斗,你還嫩了點!回去再修鍊個幾十年吧!」

羽彥慌忙後退一大步,不停的擦臉,臉上寫滿嫌棄,卻仍然掩蓋不住眼底的吃驚,「你何時發現的?」

「打從一開始我就發現了,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分外靈敏的!」菁兒挑眉輕笑。

在幽冥宮這樣的女人見多了,為了踩著她的頭顱往上爬,不惜使出各種心機!


時間一長,她的眼睛也早練成了火眼晶晶,沒有什麼能逃出她的法眼!

羽彥被她那麼一刺激,先是慌亂,繼而又是鎮定下來,「什麼修鍊幾十年,什麼太嫩要知道,我現在的歲數可是你的幾十倍呢!」

菁兒確實震驚了一小下,這麼說來,這個羽彥也是只魔。

原來沒聽歐陽紫玥說起的時候,聽到這話,估計要吃驚到不行了,這會兒也就鎮定了!

不過反念她立刻反駁道,「就算你的歲數大又如何?在你的種族,你也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

羽彥輕哼,「你知道的倒真不少,不過很快,我就把你毒啞得說不出話來!」

恰在這時,她敏銳的感覺到了什麼,立刻變了一副表情。

一會兒,凌風霆就瀟洒飄逸的走了進來,一身湖藍色的寬大衣袍,洋洋洒洒,拖曳一地,戴著面具的臉只能感受到冷峻!

「院長。」她望著凌風霆,似帶著抹委屈,「我好心好意來叫菁兒姑娘起床,誰知道她居然生好大的氣,直說我不應該打擾她!」

菁兒眼底波光流轉,這個羽彥,真是好演技啊!當著她的面一套,當著凌風霆的面又是一套!

羽彥幸災樂禍的看著凌風霆,凌風霆深邃的眸子落在菁兒身上,突然發聲,「既然她想睡,就讓她睡罷了。」

羽彥:「……」

她萬萬沒有想到凌風霆的態度實在出乎她所料,她知道凌風霆個性怪異,但是他也從來不會縱容一個人到這種地步!

修爺,太溫柔 可是……」

「以後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一切都按照我的命令來聽。」說完這句話,凌風霆居然轉身欲走! 「以後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一切都按照我的命令來聽。」說完這句話,凌風霆居然轉身欲走!

菁兒叫住他,「院長……」

他回頭,對上她的眼,眼神里有絲絲恍惚,「什麼?」

「我現在起來了,我想趕快修鍊。」

「好,你就跟著羽彥學習煉藥。」

菁兒執著的看著凌風霆,「我想直接修鍊。」

羽彥瞪著她,這女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回絕風霆院長。

凌風霆凌厲的眼神攫取著她,半響只給出這樣的答案,「就從煉藥學起,煉藥乃固本培元,可以真正改變你身上的煞氣,等到你練出一顆解煞丸,我便會教你。」

說完,他甚至不給她接下一句話的時間,轉身離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他猛地灌了一口茶,一直喝到胃裡,才發現燙的驚人!

一直以來,他都是遙遙的看著她,而現在她近在咫尺,他竟然發現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如何面對。

心裡很忐忑,一味的對她好么?

亦或者應該冷酷點。

依照時間估計,現在她和君無殤的孩子應該已經死了,她最後的一條後路也被他殘酷無情的給斷了!

他日,她若是再回去,看到的只會是孩子的一座孤墳,她會恨死君無殤沒有照顧好他們的孩子!

而如今,他應該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拖延時間,好好對她,讓她愛上他!

可是從來沒有愛人的他卻根本連如何愛一個人都不知道!

他想了想,站了起來,走到書架前,手一招,無數本書紛紛揚揚的朝他飛來,他以極快的速度閱過,但沒有一本是教情與愛的。

突然,他的視線落在一本上,或許這本會有用。

——————————————————————————————————————————————————————

凌風霆一走,羽彥就變回原型,她冷笑,「跟著我學習煉藥,哼哼,我當然會好好教你,只不過,煉藥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

菁兒審視著她,憑她多年看人的經驗,這個羽彥可能並沒有壞到骨子裡。

眼下這座仙山又沒有其他人,她只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下山,西郊有一處森林,你去把解煞丸需要的材料取來!」羽彥輕哼,「還想修鍊呢?只怕你還沒取回材料,就已經死在森林裡了!」

羽彥說得是很輕鬆,可是下山?怎麼下?


菁兒當日上山可是憑藉凌風霆的祥雲,然後呼的一下扶搖直上,就這麼快速的上來了!

而眼下,她還不會歐陽紫玥那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祥雲taxi呢!


低頭往下一望,煙霧繚繞的,這山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