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所謂一句話,大家下意識的朝後面推開好幾步,就連李紅繩的白貓都很有靈性的離葉川遠了一點。

吳所謂一句話,大家下意識的朝後面推開好幾步,就連李紅繩的白貓都很有靈性的離葉川遠了一點。

茶多魚沒動:「你們誰看到他喝自來水了?家裡不是有很多乾淨的水嗎?」

全都搖頭。

茶多魚:「沒看到就是沒喝,沒喝就是沒中毒,就是沒疫情,那你們害怕什麼!」

停頓了一下,茶多魚繼續說:「方才我也暈倒了,然後大腦就進化了,說不定他也得到了仙人的眷顧!」

茶多魚直接彎腰把葉川扶起來。

話雖然是那麼說,但她還是從褲兜里拿出來一盒特效藥,唯一的一盒特效藥,餵了葉川一粒。

幾個呼吸的功夫。

葉川的體溫就升高了好幾度,不用體溫計,單用水測量都知道,絕對45度以上。

「嗖嗖!」

夜空中。

突然開始沒來由的下起雨來。

流星雨。

肉眼可見,亮入白晝的流星雨。

整整一刻鐘的流星雨,茶多魚的心跳跟著這流星雨加快了許多:「那裡有我需要的東西。」

直覺告訴茶多魚,這流星雨是自己需要的東西!

可是科學說,流星是隕石,自己需要隕石做什麼?自己又不是搞科研的! 可有,可無,可去,可留,夜,黑燈瞎火,心慌慌。

……

人間下了一場超大的流星雨。

因為,仙庭又開了一次座談會,地府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仙庭的第二次座談會,整整開了一天,幾十座仙門全都要求仙皇同意加大對人間的廢氣排放以及垃圾傾倒。

理由也很充分。

「仙皇,您去看看,黃泉那幫孫子太特么囂張了,騙人間跟騙傻子一樣。一手製造病毒疫情,一手發放特效藥,那是特效藥嗎?那分明就是信仰收割機啊!每個得病的人都發誓,誓言肯定關乎信仰,如果所有人都放棄信仰神明,都去信仰黃泉的羅剎,那還了得,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一大群仙尊苦口婆心的勸說。

「你們準備下人間親自幫助人類?」仙皇問。

「不,不,那個沒用的,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們不能永遠幫他們,必須讓人類儘快學會自保,速度必須快,最起碼要比黃泉那幫孫子快。」仙尊們語速極快的接著說,「加大投放,上次討論的投放時間跟頻率太慢,人類很難成長起來。」

「總不能等到黃泉的羅剎把人都吃光了,咱們的援助物資才到位吧。」

大群大群的仙尊開始據理力爭,聽著挺有道理,可為什麼你們不提議投放高等級的仙氣呢?

為什麼不提議扔一些高品質的法寶呢?

私心!

私心太重!

全都是只想著自己,看現在政策好,準備先掃乾淨自己家門口的垃圾堆,先讓自己家的法寶工廠無後忌之憂。

想法真是冠冕堂皇啊!

仙皇都不知道怎麼拒絕!

就算是拒絕,怎麼開口?人間確實很需要這些物資啊!品質差一些就差一些吧,仙皇嘆了口氣,擺擺手:「隨你們的意,哪家愛投放就投放吧,但是別光扔垃圾,適當抬抬手,幫幫你們的徒子徒孫,哪怕是托個夢也好啊!別把自己玩兒的斷了傳承!」

仙尊們一個個笑眯眯的離開了,可心裡的小九九卻都打起了算盤。

傳承!

好像把這個事情忘了!

既然現在人間有了仙氣,雖然品質差一些,可低等級的修行已經足夠了,當年自己飛升時,還沒這個待遇呢。

得想辦法把這個事情抓一抓。

多些新鮮血液總是好的啊。

會議剛結束,當天晚上仙庭就開始朝人間排放大規模的廢氣,扔下來上百座垃圾山。

若不是仙皇規定的通天之路,口子太小,這流星雨能下一晚上,十晚上。

流星雨降落之前,單單華夏國內,很多古遺迹之地,都悄悄發生了神跡事件,像苗市的參天大樹,就是仙庭樹神仙門的手筆,直接給一棵2700年的古樹開了心智,並且單獨朝它的樹核靈海投放了百枚仙丹。

漫長的時間歷練,大樹的感悟早就足夠了,有了契機,自然境界飛漲,直接就庇護了一座城市。

單打獨鬥,就算是那個第九羅剎王的獨子青峰都不是大樹的對手,就算是他爹親自來了,都要廢些周折。

因為,這樹已經算是跟仙庭的一所超級大宗門聯繫上了。

背靠大樹好乘涼。

真的是好大一棵樹呢。

其他類似五台山,蜀地,布達拉宮等等,背後全都有了仙門的支持,一脈相傳的信仰,書上可都有他們祖師爺的記載。

無數人淚流滿面,災難面前,祖師爺總算是開眼了。

比較尷尬的就屬鬼神家族了,鬼神家族的傳承說實話,不在仙庭,大部分都是人間的修者,一小部分傳承的盡頭在地府。

鬼神的修行源頭是菩薩啊,所以像茶家,才會有地府的神茶可賣。

服務了人間這麼多年。

這一刻。

鬼神家族卻覺得自己真是孤立無援。

仙庭都已經行動起來了。

地府呢?

怎麼感覺像是死掉了一般。

如果沒有夜端午,茶多魚也不知道地府怎麼了,現在想來,一方面是黃泉從中作祟,一方面是地府本身出了問題,又是叛徒,又是受賄,又是民主選舉,作的一手好死。

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也就是這流星雨落下的一刻,地府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陰曹不日城。

地府最核心的聖城。

這幾日,三千弱水盡頭下了一場冷雨,不日城一夜之間彼岸花開。

不日城是沒有白天的,所有光亮都依靠暖黃色的陰火,陰雨中的不日城燈火依舊,弱水兩岸,畫舫巡遊,歌聲四溢。城門十二個時辰不關閉,內城的熱鬧與繁華彷彿永遠沒有停歇,大批大批的人流朝著城市中心涌動。

政權交替。

老一代的菩薩已經退位。

新時代來臨。

地府的未來由地府的人民,民主決定,幾乎就是一夜之間,整個陰曹地府,三千六百城,城城宣洩,人人狂歡。代表民主的娛樂項目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

青樓、酒家、畫船、書殿、美食街、紅燈區、中心商城,地府有很多能力超凡的存在,建造,只需要想象力便可。

幾千年歷史。

幾萬里山河。

古今中外。

無所不能。

整個地府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氣氛中,沒有誰關注人間的事情,很多曾經的規矩都癱瘓了,大家都在等待新一屆領袖的誕生。

「工作?」

「新的制度都沒有選舉投票呢,工什麼作,你知道怎麼工作嗎?」

「入地府,走輪迴的生靈魂魄少了許多。」

「數據不太正常?」

「哪個時代正常過?一百年前戰爭爆發時,地府差點被擠爆了,也沒見出什麼事情啊。」「少點無所謂,清凈!」

「你這怎麼是個死腦筋呢。」

「還看什麼數據?」

「走,兄弟帶你去洒脫洒脫,你的心冷靜太久了。」

不日城的道旁是如織的花燈,弱水河畔是不滅的流火,商販們高聲吆喝,表演者藝人飆舞炫技,青樓妓坊紅燈區更是不斷傳來渺渺靡靡之音。

冷麪ceo的新婚棄婦 陰雨中。

不日城的大街上駛過一輛外表質樸,內里卻奢華至極的馬車,馬是地府血統最純正的獒駿,車是仙庭特產的凌梭。車內端端正正坐著一位女子,神態冷傲,伸手輕輕撩起布簾。

「無知的小丑。」

「享受你們最後的狂歡吧。」 這個時代從不辜負人,它只是磨練我們,磨練每一個試圖改變命運的平凡人。

……

凌梭緩慢前行。

陰曹不日城的狂歡到了最鼎盛之時,玉輦賓士,金鞭絡繹,香車寶馬,川流不息。

布簾后,說出無知小丑的女子,穿的是一整身的白色錦衣,一頭烏黑靚麗的齊腰長發,長發猶如瀑布一般很隨意的束在身後,赤裸著足踝白皙嬌嫩,臉頰稜角分明,眼眸晶亮。

清風徐來,風,透過布簾吹進凌梭,女子的長發隨風飛舞,露出的容顏,傾國傾城,此物只應天上有。

「轟!」

「啪!」

兩聲巨響!

不知是哪個放肆的陰兵或者頑劣的菩薩,竟然在城中放了一束煙花,陰雨中,升騰起一大蓬絢麗的煙火,火焰忽明忽暗。

煙火散盡。

凌梭里的女子剛要放下布簾。

「轟轟轟!」

剎那之間,一陣急促的轟鳴聲驟然響起,女子皺皺眉,她本就不喜歡喧鬧,剛想碎上一句,昏暗陰沉的天空,忽然就被整個照亮,猶如白晝。

無數的煙火在空中炸裂,將整座陰曹不日城都勾勒的五彩斑斕。

煙火接二連三。

無窮無盡。

彷彿要將這陰雨都炸飛一般。

嘴角露出一抹淺笑,凌梭內的女子終於放下布簾,獒駿朝著城中最高大的一處建築而去。

凌梭走過長生橋時,幾百盞孔明燈從石橋兩側騰空而起,燈上寫滿了地府民眾的美好期待,對當下,對未來。燈海在空中組成了一條黃色的長河,不日城中,舞動的人流連成了一串不滅的流火,人群嬉戲游鬧,已然成了歡樂的海洋。

阿囡府!

沒人知道為何地府最大的府邸會起名阿囡,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座府邸的主人是最有希望成為第一菩薩的超級大熱門。

年輕有為,英俊瀟洒,從最底層的陰兵做起,來自於人民,執政的理念也是以提高地府人民的生活水平為基準,這是地府人民希望的第一菩薩,這是民主選舉的結果。

人民的菩薩當然要做第一菩薩。

你們不知道人家府邸名字的原因,那是你們沒文化:「我問問你,你稱呼自己家女娃叫什麼?囡囡是什麼意思?」

「寶貝兒啊。」

「看,人家地藏把咱們的孩子做成了府邸名稱,多偉大啊。」

借著漫天的煙火。

一架很不起眼的凌梭悄悄進了阿囡府。

一位滿頭銀髮的青年靜靜的站在院落之中,目光柔情似水,盯著慢慢靠近的凌梭。

院落中再無他人。

女子負手下車。

長發及地。

煙火驟停,整個府邸彷彿在這一刻落針有聲。

「囡囡,你來了。」地府最有希望成為第一菩薩的地藏,最雷厲風行的超級菩薩,此時此刻,竟有些臉頰微紅。

女子隔著十米的距離,挺身,站定。

「你應該稱呼我九天玄女大人,囡囡這個稱呼,以後,還是別叫了。」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原來這女子竟然是仙庭的九天玄女,雖然不是最強大的仙門,可是已經能夠坐到仙皇的會議桌上了。

仙庭的玄女來了地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