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無所謂的聳聳肩,走到鄧輝的對面沙發上,舒服的躺下。

吳良無所謂的聳聳肩,走到鄧輝的對面沙發上,舒服的躺下。

雙方對視,沒有說話,吳良享受着沙發的柔軟,鄧輝與孟詩靠在一起,看着吳良。

“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談,這樣也不是辦法,我知道,你很厲害,一個可以打十個,但這不是我們談判的重點!”沉默一會,鄧輝突然開頭。

吳良來了興趣,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談判,如今終於可以談判了,他不得不重視起來。

“好吧!你說怎麼談吧!”吳良坐着身體,顯示他很認真的樣子。

鄧輝從包裏拿出一盒煙,遞給吳良一支,吳良擺手沒有接,鄧輝笑笑,自己點了一支。

菸圈一個個的從鄧輝嘴裏吐出,整個大廳開始菸草的味道,吳良靜靜的等着,等待鄧輝把煙抽完。

孟詩此時也不在靠在鄧輝的懷裏,她對鄧輝打聲招呼,自己到樓上去了,也不知道幹什麼,自己的兒子的婚事,她也不聽了。


其實不是她不想聽,而是她根本做不了主,整個家裏都是鄧輝的一言堂,有時她會說上幾句,但那也是在不重要的事上,鄧天明這麼重要的事上,她根本沒法插嘴。

“好了,可以說了!”鄧輝抽完煙,坐直身體,看向吳良。

吳良點頭,示意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說了。

鄧輝苦笑,緩緩道來:“其實,我兒的確不喜歡蘇冰,話說蘇冰也長得可愛動人,只是兩人天生反衝,合不來, 每每因爲這事,他和我吵了無數次!”

鄧輝說了一半,示意保鏢端上兩杯水,吳良點頭接下,等鄧輝繼續說。

喝了一口水的鄧輝,感覺喉嚨舒服很多,他這纔不急不緩的道:“如果說,今天你不來找我說兩人的婚事,我也會過兩天找雙方談談!”

“那爲何你剛纔有些生氣!”吳良不解,剛纔明明看到鄧輝要發飆的樣子。

“咳咳!”鄧輝乾咳兩聲:“雖說在家我做主,但孟詩卻是我的妻子,有時我不得不照顧她的感受,所以你懂得!”

鄧輝不再繼續說,而是看向吳良,不知道吳良懂了她的意思。

吳良點頭,他明白鄧輝的意思,不就是照顧自己媳婦的感受嗎?估計孟詩是看上蘇冰了,所以才極力不願這門婚事就此作罷。

“呵呵!估計你也看出來了!我也是很喜歡蘇冰這個兒媳的,可是兩人不對路,這讓我很苦惱,孩子天天跟我吵,但這婚事,是兩家訂下的,如果,我解約,那是對兩家的侮辱!但看你今天的舉動,我也知道,蘇冰家裏也是有解約的意思,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鄧輝笑着問道。

吳良看着鄧輝的眼睛,鄧輝的眼睛沒有絲毫躲閃,看來他說的是真的,吳良這時也不再隱瞞:“你說的不錯,蘇冰是他們唯一的女兒,每每看到蘇冰鬱鬱寡歡,他們心裏就難受,所以他們也有這方面的意思!”

聽聞吳良的話,鄧輝舒一口氣,笑道:“我明白我的好兄弟的意思,他不想我嗎解約, 是不想做那不守信用之人,他們何嘗想過我也不想做那種人呢?這都是面子惹的禍,如果兩家能好好的坐下談談,也不至於讓你鑽了空子!”

鄧輝說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吳良,吳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今天這事他做的的確不光彩,打傷了人家的保鏢不說,還把孟詩氣的半死。


“那個,這不是沒有辦法嗎?他們不敢說,你們也說不通,所以只好出此下側了!”吳良尷尬一笑。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鄧輝點頭,不再說話。

兩人沉默一會,鄧輝身後的保鏢始終站在他的身後,就連那斷指的保鏢也忍着痛,默不作聲。

“好了!你說事情怎麼解決吧!”吳良開口了,既然事情發生了,總要解決不是。

“呵呵!怎麼辦,要看你了!”鄧輝笑着看向吳良。

吳良指着自己,有些驚訝:“看我?”

鄧輝笑笑:“不錯!就是你!”

“看我幹什麼?”吳良覺得自己的腦子夠用,但也不明白鄧輝說的什麼意思。

“很簡單,既然兩家都這樣了,你呢?”鄧輝打量了一番吳良,指着他道:“也不能太寒酸了,至少手中有着一定資產,纔不至於使兩家丟臉!”

吳良看看自己,自己的打扮的確有損蘇冰的高貴的形象,如果走在外面,讓別人看見,別人只會說,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居然嫁給一個窮鬼,如果一次兩次,蘇冰不介意,那麼時間久了,讓她父母那邊臉上怎麼擱呢?

而且這還牽着的不只是蘇冰一家,還有鄧天明一家,人家只會笑話,他們家連一個窮小子都不如。

“這個應該給我些時間?我會變得很有錢的,你今天從他們口中,也知道了我的實力了吧!賺錢應該不難吧!”吳良攤手道,如果一點時間也不給,他總不能去做違法的事吧。

鄧輝呵呵一笑:“給你時間可以,但這時間是多久呢?一年,十年,還是更久!”

聽着鄧輝是話,吳良站起身,握緊拳頭:“只需我大學畢業,到時資產必定讓你震驚!當然我做這些不是爲了給你看,只是想給蘇冰留下一個號名聲罷了!”

鄧輝拍手,站起身:“好,我就給你這麼些時間?如果你做不到的話,蘇冰還是要嫁給鄧天明,希望你到時別在找我家麻煩了!”

吳良點點頭,自信道:“那是當然,如果做不到,我也沒有見蘇冰了!”

“好!既然這事說定了,咱們再談談下個事情?”鄧輝示意吳良坐下,笑着說道。

“下個事情?什麼事?”吳良腦袋轉不過彎來。

“當然還有下個事情了,你以爲你破壞了鄧天明的婚事,就這樣算了嘛?”鄧輝故意諷刺道。

吳良坐下,看着鄧輝的表情,有些好笑,不就是想趁此機會,在自己身上弄點好處嗎?這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什麼事情都要有個賺頭。

“好吧!什麼事,你說吧!不要再拐彎抹角了吧!你說了這麼多,想要得到什麼好處,說吧!”吳良大手一揮,蘇冰的事解決了,給鄧輝一些好處也不是不可能的。

“好,那我就不客氣!”鄧輝微微一笑,伸出三根手指。

“什麼意思?”吳良看着鄧輝伸出的手指,不解道。

“呵呵!你只要答應我三件事,這事就算完?”鄧輝笑盈盈的,十足像個老狐狸。

“三個事?什麼事,事先申明,壞事不幹,違法的事不幹,還有就是違揹我內心的事也不幹!”吳良趕緊舉手,害怕鄧輝說出一些,他不想幹的事?

“呵呵!放心,保證,不讓你爲難,至於什麼事,暫時還沒有想好,想好了再告訴你!”鄧輝此時已不再隱藏自己的笑意,整張臉笑起來像朵菊花。

“好吧!啥時間想好了,再告訴我!”吳良攤手,很無奈,上了鄧輝的當,蘇冰這事本是三家皆大歡喜的,想不到讓鄧輝佔了大便宜。

“把你的手機號給我,到時我聯繫你!”鄧輝想起了什麼,伸手問吳良要手機號。

吳良無奈,本是想快點走的,不然鄧輝找到自己的,想不到還沒有動手,鄧輝這老狐狸就問自己要手機號。

吳良不情不願的告訴了鄧輝自己的手機號,鄧輝有些不放心,讓保鏢打了一邊,一會吳良是手機鈴聲響起,他的手機鈴聲,還是老式手機的鈴聲,他尷尬的拿出手機迅速掛了。


鄧輝會意的笑笑,也不再挽留吳良,直接讓他走了。

吳良走後,別墅安靜了片刻,一會裏面就有說話聲。

“老闆!就這樣的讓他走了!”斷指保鏢不解道,眼中露出畏懼與仇恨之色。


鄧天明搖搖頭,笑道:“不走,能怎麼着,難道你們還能留住他,還是要報警或讓別墅保安抓他!”

“可是?”斷指保鏢還想繼續說什麼?

鄧輝打斷道:“沒什麼可是的,這個青年不要去招惹了,他根本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只有國家機器才行!既然我們對付不了,何不順了他的意,順便撈點好處呢?難道非得搞的頭破血流,才肯罷休?”

斷指保鏢低下頭,他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層,剛纔是他昏了頭:“對不起老闆,差點給咱們帶來麻煩!”

鄧輝擺手:“沒事,吃一塹長一智,我們儘量與他交好,說不定將來的某一天,我們還能仰仗他呢?”

鄧輝沉思着,他從吳良身上嗅到了強大,自信,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雖然現在只有那麼一絲,不過誰能保證,他將來不是天下霸主呢?

看來這個社會,又要掀起一場風暴了。 離開別墅,吳良的心情舒爽不少,但也沉重不少,兩者都有吧。

蘇冰的婚事解決是好事,但面對如何變得有錢很有錢又讓他頭痛了。

向着蘇冰家走去,路上看見幾波巡邏的,短短十幾分的路程,這裏的保安都巡視了好幾遍,這裏在他看來已經是最好的了,想不到蘇冰說京都的別墅羣比這裏還要好。

真是嚮往京都別墅羣是什麼樣子,吳良暗暗想道,同時握緊拳頭,在內氣對自己打氣:自己一定會讓家人住到京都的,還有蘇冰,一定讓她像女王一樣。

“叮咚!”吳良走到蘇冰家別墅前,按想門鈴,不一會門前的可視電話響起,吳良接通是蘇冰接的。

吳良對蘇冰擺出一個V字,然後示意蘇冰開門。

不一會大門打開,是蘇冰開的門。

“吳良,事情怎麼樣了?”蘇冰跑出門,向吳良懷裏衝去。

吳良順手將蘇冰抱住,很輕鬆道:“辦成了,鄧天明的老爸還挺好說話的,就是他媽有些難纏!”

“呵呵!真的!”蘇冰擡起頭,墊着腳,對着吳良的臉親了一下。

吳良感覺蘇冰的嘴脣,暖暖的,滑滑的,而且還有一種香氣撲入鼻尖,使他使勁的抽抽鼻子,享受着呼吸着。

“好香!”吳良抱起蘇冰,在她身上使勁嗅了嗅。

“壞死了,你也不看看這是哪?”蘇冰害羞的紅着臉,手在吳良的胸前捶打幾下。

臉紅紅的蘇冰很可愛,那樣子真想讓人去親上一口,而且她的捶打,根本沒有使出多大的勁,頂多給吳良撓癢癢的。

“好了,別鬧了!進去再說吧!”吳良低下頭,從衣領中看到兩片雪白,他連忙把頭移開,不敢去看,這是蘇冰家別墅門口,如果被人看見,定然會留下不好的印象。

“嗯!”蘇冰輕輕點頭,不敢擡頭看吳良,她緊緊的抱着吳良,胸口死死的貼在吳良的身上。

“蘇冰!這裏可是你家呢?這樣不好吧!”吳良感受着蘇冰胸前的擠壓,剛壓下的火熱,有冒頭的趨勢,他趕忙拉開蘇冰就,解釋道。

蘇冰點點頭,她也覺得自己剛纔太過火了,此時,她更加不敢擡頭,只能任由吳良拉着她前行。

“阿姨好!”進門就看見蘇冰的母親安靜的坐在沙發上,吳良趕緊打聲招呼。

“呵呵!回來了,事情怎麼樣了!”蘇冰母親詢問道,她很着急吳良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那可是關係她女兒的幸福呢?

“嗯!還行,就是暫時蘇冰還是鄧天明的未婚妻!”吳良拉着蘇冰坐在蘇母對面。

“怎麼回事?”蘇母驚疑不定的看向吳良。

吳良攤攤手,無奈的說:“鄧輝想要我變得十分有錢,這樣不至於丟了你們兩家的面子,而且我還要答應他三件事!”

“你答應他了!”蘇母有些驚訝。

吳良點點頭,被老狐狸算計了,真晦氣。

“那他讓你做什麼事情啊?”蘇冰緊張的看着吳良。

吳良搖搖頭:“什麼也沒有做,只說現在還沒有想好,想好了再告訴我!”

聽着吳良的話,蘇冰鬆一口氣,現在沒有鄧輝沒有說什麼事,以後有事也可以討價還價了。

“沒想到,鄧輝還是那麼精明算計!”蘇母嘆口氣,軟軟的坐在沙發之上。

“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蘇冰看向蘇母,擔心的道。

“唉!你們有所不知,鄧輝和蘇冰的爸爸是從小玩到大的夥伴,他們鄧輝從小就喜歡算計別人,不過每次有事了,都是蘇冰的爸爸出來頂替!久而久之兩人就成爲了一個周瑜一個黃蓋的人物,總之,鄧輝很喜歡算計別人,不過他只會得到好處,如果有什麼壞的影響,頂替的肯定是別人!”蘇母嘆口氣。

吳良沒有說話,等待蘇母的下文,蘇冰也睜大眼睛看向自己的母親。

“所以說,鄧輝如果找你辦事,你一定要小心。我們家和他供事這麼多年來,只是得了那麼零星的一點好處,大份的全部被他佔了!”蘇冰語重心長的說道。

蘇冰想想母親說的話,肯定的點點頭:“我想想,我媽說的不錯,這麼多年的確是這樣的!”

“那叔叔,爲什麼還那麼願意和他在一起!”吳良有些不解,如果鄧輝真是那樣的話,蘇父知道他的爲人,肯定不會和他再共事了。

“唉!吳良,其實我爸有個倔脾氣,他從下和鄧叔叔一起長大,一直以爲鄧叔叔是個好人,我爸就說這樣,他認定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來!”蘇冰搖頭嘆氣,自己的爸爸是什麼性格,她最清楚不過了。

蘇母擺手:“其實你也不用擔心,雖然鄧輝這人善於算計,但從不做惹衆怒的事!”

吳良嘴角微翹:“呵呵!其實就算他算計我,又有什麼用呢?到時只是圖費傷身罷了,如果真惹了我,我不介意讓他知道,武力能不能解決問題!”

蘇母搖搖頭,認真道:“有事武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有武力雖好,但也要用在正途上,否則要着武力也沒有什麼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