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軒直接將逸俊的去路擋住:“找什麼唱片公司。這主推的是舞蹈,唱片公司能起多大作用啊。再說了,穎兒是公司的員工,作品必須得由公司來發售啊。還有,什麼唱片公司,能有光影的實力大?算啦。還是交給公司吧。畢竟咱們用的都是公司的資源。再不讓公司賺一點兒,那咱們三十六樓的人,以後在公司,可就真不好混了。”

周文軒直接將逸俊的去路擋住:“找什麼唱片公司。這主推的是舞蹈,唱片公司能起多大作用啊。再說了,穎兒是公司的員工,作品必須得由公司來發售啊。還有,什麼唱片公司,能有光影的實力大?算啦。還是交給公司吧。畢竟咱們用的都是公司的資源。再不讓公司賺一點兒,那咱們三十六樓的人,以後在公司,可就真不好混了。”

解釋完,周文軒說道:“行了,別顧慮別的了。你去攝影吧,你的攝影技術比我的好。後期修繕也得是你自己來完成,你是自己人,別人,我信不過。”

逸俊點點頭:“放心吧周哥,交給我了。好歹我也是飛翔樂隊的經紀人,怎麼也得出點力啊。”

經過前前後後近三個小時的拍攝,周文軒總算是點頭了。

“周哥,怎麼樣,還滿意嗎?”趙穎兒擦了擦汗,問道。

周文軒遞了瓶水給她:“沒問題。等逸俊修繕好後,我相信,肯定還會大火的。哎,各位朋友們,還有工作人員。辛苦大家了。一會兒,我代表藝人以及我們光影三十六樓全體,請大家吃飯,大家一定要給我面子啊。”

衆人都笑了笑,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逸俊就拿着做好的視頻給了周文軒:“周哥,這可是我熬了一個通宵才做完的。剩下的事兒就交給你了。不行了,我得去睡會兒覺。”

說着,逸俊就往大廳的沙發跑。

“哎,逸俊,就在我辦公室休息會兒吧,正好我要去和那羣老菜幫子門開會。今天記得催促那幾個小兔崽子好好練習啊。”

說罷,周文軒便去找肖吟。

雖然周文軒是經紀人的主管主任,但是,真正的領導,卻還是肖吟。所以,周文軒想要參加會議,還得由肖吟帶着,做爲下屬才行。


會議室裏早早的就坐滿了人。這些人早就聽說了周文軒正忙碌着要出一部新作品。所以都早早的來到了辦公室,等着周文軒會帶來什麼驚世之作。

因爲在光影,一個作品的發佈或者是什麼,都得有相應的部門來承接。對比周文軒之前的作品質量與反響。這些各個部門的領導,對周文軒拿出來的作品,都是勢在必得。

很快,主角就到了。

客套了一番之後,周文軒終於拿出了手中的視頻。藉着辦公室的儀器,周文軒將視頻放了一半,然後就選擇了退出。

“大家想必也知道。這是趙穎兒發佈的第二張重量級視頻,我給他起名叫做江南Style。並且,是由趙穎兒和飛兒樂團聯合主唱。不知道各位領導都有什麼意見或者建議?”

觀看了視頻之後,本來還在吵吵嚷嚷的人們,瞬間都沉默了下來,不再說話。

總經理髮話道:“大家都有什麼意見,都說說看。市場部,你們經常接觸市場,你們倒是說說看。”

市場部總監糾結了一下,說道:“這個,總經理,這個還真不好說。畢竟,市場上有太多不確定因素,真的不好判斷。”

“那宣傳部呢?你們的意見是什麼,都說出來看看。”

宣傳部的人倒是相當實在:“總經理,對於這個,我們的看法是,不支持。因爲什麼呢,我來公司已經工作了這麼長時間了,捧出的藝人,發售的作品也算是數不勝數。但是,這個視頻,裏面的舞蹈,我還是第一次見。我覺得是,前景並不太好。因爲他太不守規矩了。這完全就是胡來嘛。”

總經理一笑:“你倒是說了實話。其他人呢?難道都是這麼想的嗎?肖吟,周文軒是你管轄的人,你這個當領導的,總該說句話,表一表態吧?”

自從看完這個視頻以後,肖吟心裏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這個作品到底能不能火。畢竟,整個娛樂圈,就沒有過這樣的風格。

因爲風格太過怪異,公司無人看好,包括一直支持周文軒的肖吟也是猶豫不定,但最終選擇相信周文軒。

肖吟心裏一橫,做出了決定:“總經理,我還是選擇相信周文軒。雖然這個作品風格怪異,但是我仍然堅信他是有潛力的。就像鬼步舞一樣,之前不也是感覺獨特嗎?”

可能連肖吟也沒想到,就是他的這個支持。幾天之後,不僅讓他賺的盆滿鉢滿,還讓他的事業也有了巨大提升。

有了肖吟的支持,周文軒心裏好受不少。總經理也借坡下驢:“既然在座的,除了肖吟,剩下的都持反對意見,那好,肖吟,周文軒的這個項目,就全權交給你了。好,散會。”

肖吟沒想到,轉來轉去,這個活兒竟然壓到了自己身上。周文軒拍了拍他的肩膀:“肖總,別愁眉苦臉啦。放心,我們的作品沒那麼爛的。保證會讓那羣老幫菜後悔。今天你的仗義,我周文軒心裏記下了。謝謝。”

肖吟苦笑了一下:“這方面我也不太懂,你們看着辦吧,需要什麼直接來找我就好,我可是把這條命交到你手上了。”

周文軒說道:“肖總啊,不至於,不至於。凡事兒都要往好處想。我先去忙了。”

肖吟揮了揮手,轉身回了辦公室。

“逸俊,逸俊,別睡了,起來,你給我起來,該幹活了。”

將逸俊叫醒,和他說明白了情況後,逸俊的瞌睡勁兒瞬間煙消雲散。忙和周文軒去處理這些事兒了。

通過光影官方,周文軒將這個視頻發佈了出去,同時,還讓那五十個粉絲在羣裏幫忙宣傳。整整忙到晚上,兩人回到光影大廈三十三樓時,連飯都沒吃,就倒在各自的辦公室呼呼大睡起來。

趙穎兒看到後,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準備了些宵夜給他們。

人一旦有心事,那是萬萬不會睡得香的。周文軒睡了兩個小時後,就迷迷糊糊的醒來了。

趙穎兒微微一笑:“周哥,知道你們沒吃晚飯,給你們留了宵夜。趕緊吃吧。”

周文軒聞着香味,瞬間來了精神,也不管還在呼呼大睡的逸俊,直接端起來宵夜,就往嘴裏送。

“味道怎麼樣啊?”

周文軒含糊不清的說道:“好,非常好吃。謝謝你啊穎兒。”

趙穎兒說道:“周哥,你要是和我說謝謝,那就見外了。要說謝謝,也得是我說啊。畢竟,你們是爲了我們纔會累成這樣。”

周文軒也不反駁,努力將嘴裏的食物嚥下去後,周文軒說道:“穎兒,幫我拿一臺電腦過來,我需要檢測一下數據。實在是累的走不動了。”

趙穎兒點點頭:“嗯,周哥,我去拿。”

接過電腦,周文軒登陸了一個後臺網站,然後輸入了密碼,很快,電腦上便顯示出一排排的大小數據。

周文軒仔細比對了一下,又等了幾分鐘。還沒等宵夜吃完,數據就蹭蹭往上漲,速度快到後兩位數都看不清。半個小時以後,公司的官網系統,成功的崩潰了。

周文軒心裏那叫一個爽。丟開電腦,周文軒大笑了一聲,說道:“穎兒,好了。這下沒事兒了。趕緊去休息吧。明天,咱們等着當大爺吧。記住哦。要好好敲詐公司一筆。”

聽到周文軒這麼說,趙穎兒心裏一喜:“周哥。難道?”

“嘿嘿,猜對了。咱們的舞和歌,徹底火了。火的不要不要的。完全超越了鬼步舞啊。告訴你啊。就咱們公司的官方網站以及旗下的網站,現在已經奔潰了。哈哈,明天,我要好好看看今天在會上排擠我的那些人。那一定會很有趣。”

整個晚上,周文軒都沒睡着覺。 第二天一大早,還沒到上班的時間,整個光影就炸開了鍋,三十六樓也被圍的水泄不通。

一羣員工嘰嘰喳喳的討論着:“哎,你們知道嗎?昨天咱們公司的網站一夜之間就崩潰了。而且是因爲超出了承載量而奔潰的。”

“啊?超出承載量?咱們公司的網站搭建可是能容納三個多億的人同時登陸啊,怎麼會這樣?”

幾個女孩指了指上面:“這還用說嘛。公司早就傳出消息了,三十六樓的那羣人乾的。聽說周主任又創造出新作品了。本來公司的領導,是不太看好的。最後還是肖副總因爲和周主任關係好,才接下了這個活兒。沒想到,一夜之間,就火成了這樣。”

“啊?那公司那些部門領導,還不得後悔到腸子都青了?”

“嘿嘿,誰說不是呢。剛剛我還看到,市場部的那個老頭兒氣的捶胸頓足呢。”

肖吟今天臉抽筋了。

不是因爲病,而是笑得時間太長了。

他真的沒有想到,周文軒的視頻竟然一夜之間會火到這個地步,竟然連公司的網站都奔潰了。昨天在會上的發言,說白了,純粹就是自己一時激動,以及因爲和周文軒的關係。沒想到,自己的仗義執言,竟然給他換來了如此豐厚的回報。網站系統奔潰了,那是什麼概念,那點擊率,至少破了三億啊。這樣算來,自己的業績累加,那就是完完全全壓過了公司絕大部分的部門領導啊。還有獎金,足夠他換好幾輛車了。

肖吟真的算上春風得意了。要是再這麼樂下去,他真的有可能樂死。

毫無疑問,江南Style再次大火,趙穎兒憑藉獨特跳舞風格,榮登各大榜單,一時間,整個娛樂圈都在跳着騎馬舞,再次引發全球時尚狂潮。

三十六樓,也成爲了光影大樓最受矚目的地方。

“逸俊,淡定,淡定,你別在我眼前頭晃悠,我頭暈。”

逸俊卻不管那些:“周哥啊,你知道咱們這次的作品有多火嗎?咱們火大發啦。吼吼吼,這回,我也能賺個盆滿鉢滿了。不行,我得去買車,必須得買車,哈哈哈。”

“喂,小心樂極生悲啊。肖總已經樂的臉抽筋,去了醫院,你可不要跟隨他啊。等一會兒,還等指望你幫我擋人呢。”

逸俊強忍住笑意,問道:“擋人?擋誰?”


這時,三十六樓的樓道外,發出一陣嘈雜的聲音。周文軒指了指:“諾,麻煩來了,就是擋這些人。”

逸俊一扭頭,我去。好傢伙,光影集團裏的高級領導層全部來了。這陣營,可是真沒見過啊。逸俊摸了摸手機,想拍照留念一下。

這些趾高氣昂的領導們,今天竟然這麼和藹可親,把逸俊也嚇了一跳。

逸俊問道:“各位部門的領導。請問大家有什麼事兒嗎?”

哪知這些嚴肅的領導,竟是如此低聲下氣,對自己一個小小的經紀人,小祕書,也是和藹可親,給足了面子:“額,那個,逸俊祕書啊。麻煩你幫忙和周文軒主任說一聲,就說我們找他有些事情要談一談。”

逸俊點點頭:“哦,好,我去看看。”

一進到周文軒的辦公室,逸俊就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哎呦我去,周哥啊。我告訴你啊,這輩子,我都沒享受過這種待遇啊。幾個公司的高級領導,竟然對我一個小祕書低聲下氣,那語氣,那態度,哎呀我的媽呀。這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會以爲我是董事長兒子呢,哈哈,真是太爽啦。”

周文軒也忍不住笑起來:“活該,誰讓這些人不厚道呢。昨天不支持就算了,還想着法的擠兌我。結果勒,今天全後悔了吧。好處沒撈着,還得低聲下四的跑到咱們三十六樓來請咱們,真是夠賤的。這就應了那句老話啊,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逸俊邊笑邊問:“那周哥,外面那堆大大小小的領導主管,怎麼辦啊?”


周文軒說道:“我不是說了嗎?讓你擋着。這羣人,不用想都知道他們是來幹什麼來了。無非就是想從我這挖人,挖作品,籤合作。賺點好處。呵呵,門都沒有。你一會兒告訴他們,就說我昨天太累了,直到現在也沒睡醒。想辦法把他們打發走。”

逸俊點點頭,將關好後,走向會客廳。

“逸俊祕書,怎麼樣?”

逸俊裝作爲難的樣子說道:“各位領導啊,真是不好意思。周主任昨天實在是勞累過度。這不,睡到現在還沒醒過來呢,我實在是不敢吵醒他啊。不知道各位領導找周主任有什麼事呢?我可以幫大家轉達。”

市場部的部長說道:“啊,這樣啊,要不我們再等等,就是有些工作上的事,需要和周主任談一談。”

逸俊轉了轉眼珠,說道:“領導啊。既然是工作上的事,您看,現在還不是上班時間,您要是現在找周主任,也不太合適是不是?要不,各位就先回去,等周主任醒來了,我再轉告他,讓他一一去拜訪各位,您看怎麼樣啊?”

那個部長忙說道:“不用不用,逸俊祕書,就別麻煩周主任了。我們在這裏等一會兒就好,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就在這兒等着,等周主任睡醒了,我們再去談。逸俊祕書,你去忙你的吧,真是謝謝你了。”

逸俊心裏一陣暗罵:真是老不要臉。爲了拍馬屁,竟然玩起了無賴。

而這羣領導心裏也是一頓罵:真是寧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啊。這周文軒不是個東西,刻意報復他們。沒想到,他的祕書,也不是個東西,好歹他們是公司的高層,來了這麼久,也沒看到有把椅子,還是有杯茶水啥的。

“好吧。各位領導既然堅持,那我也就不說啥了。各位隨意。”說罷,逸俊便拿了早餐,走進辦公室。

周文軒挑了挑眉:“怎麼樣?走了沒有?”

逸俊搖搖頭:“油鹽不進,全都在客廳等着呢。也不敢進來找你。”

周文軒微微一笑,拿走一片切片面包,說道:“呵呵,當然不敢進來找我。他們也得有這個臉。別看那些老東西們一個個冠冕堂皇的,說是要找我商量事,談合作的,其實誰都是因爲一夜爆火的視頻來的。無利不起早啊。逸俊,把那個藍莓醬給我,這麪包片吃的我噎得慌。”

簡單吃過東西,周文軒擦了手,說道:“逸俊,馬上聯繫肖吟,讓他趕緊過來,不然這裏就真的不好收場了。然後,你去準備些茶水啥的。咱們也得給這些大爺們點兒面子。”

聽了周文軒的吩咐,逸俊先是去泡茶,周文軒出去應付這些老大們。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昨晚實在是忙的太晚了,讓各位領導久等了。”

這羣領導早就等的腿都發麻了,總算是盼到周文軒出來了。市場部的領導立刻就撲了上去:“小周主任啊,那個,我”

不等他說完,周文軒就喊道:“逸俊,你幹什麼呢你?這麼不懂事兒。趕緊的,給領導們泡點兒茶啊。”說完,周文軒裝作不好意思的樣子:“各位領導啊,真是不好意思,祕書不懂事兒,平時讓我慣壞了。一會兒一定讓他給各位賠罪。”

話是這麼說,可誰都看得出來,周文軒是在演戲。逸俊是什麼人?說白了,那是周文軒的心腹,而一個市場部領導,本來就和他沒有太大瓜葛,周文軒能讓自己人受委屈?社會,工作等等等,都是這樣,憑的就是演技。誰演的好,誰就繼續。誰撐不住氣,誰就出局。更何況,周文軒現在是得勢者,怎麼可能慣着他們呢。

逸俊相當配合的端來一壺茶,說道:“各位領導,周主任,這是上等的碧螺春。”

放到桌上,逸俊給周文軒使了個眼色,周文軒起身說道:“各位,我先失陪一下。”

隨即,就和逸俊走進了辦公室。“怎麼了,這麼着急把我叫進來。外面那羣人,可比鬼都精。不是讓你通知肖吟過來嗎?”

逸俊說道:“別提了周哥。肖總現在在醫院呢。你趕緊過去看看吧。”

周文軒疑惑:“咋地啦,還到醫院裏了?嚴重不?”

“不知道啊。”

周文軒隨即拿起車鑰匙,說道:“逸俊,你在這裏先陪這幫傢伙喝喝茶,我現在去找肖吟。記得,不要答應他們任何事,剩下的,你高興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