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難得跟楚大哥喝酒,就得不醉不休。”

“呵呵,難得跟楚大哥喝酒,就得不醉不休。”

夏凡也是以洗往日壓抑,見到楚楓,心情暢快,喝酒的時候自然沒耍滑頭,不然,以他的針術及修爲,解酒不過分分鐘的事。

“好了,趕緊回房早點歇着吧。”

尹晴柔扶着夏凡回房。

哪知,一跨入房間,夏凡回身把門反鎖上。

尹晴柔柳眉輕挑,欲言又止,心裏清楚夏凡想做什麼,不過,聽人家說過,酒後縱慾傷身,爲此,有些抗拒。

“老婆,今晚咱們換個姿勢怎樣?絕對快速提升你的修爲,以後,就算遇到一般的殺手,也能輕易幹掉對方。”

夏凡一番話,無不刺激到尹晴柔,僅元階初期,已經感到自身實力突飛猛進,若突破到元階中期,那才真正邁入修真一途,遙望而不可及的,神話般的存在,深深觸動那顆蠢蠢欲動的心。

收回翻滾的思緒,尹晴柔眉眼輕笑,任憑夏凡抱得緊緊的,任由無休止的折騰,心甘情願的按照夏凡要求,變着花樣迎合,那不可遏制酥骨的吟鳴聲,不僅把夏凡的房間震得嗡嗡響動,更是把隔壁睡夢中夏茉莉給驚醒,還有那位晚上抱着尹晴柔胳膊睡覺的柳月,看似都被驚醒,可誰都沒起牀查看,也沒睜眼,心知肚明,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種擾人心魂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持續了很久,以致某些人一夜未沒睡好。

睡不着覺的夏茉莉早早的起牀,想着去室外散散步,透透氣,小心臟可被憋壞了,同時覺得弟弟太過分,連媒都沒定,就與人家發生關係,而且,毫不顧忌其她人感受,只是,剛從室內出來,便看到尹晴柔正在廚房裏忙碌,只好招呼一聲,下了樓。

不可思議的,以向從不鍛鍊的柳月和詩音,破天荒的,紅着臉蛋,紛紛投入晨練中。

“咦,怎麼怪怪的。”

尹晴柔喃喃自語,莫非?略一沉吟,想起情不自禁發出的歌唱,頓時羞臊得無地自容,蹬蹬幾步衝進夏凡臥室,揪住他的耳朵,“起來!”

夏凡還在做春夢呢,感覺耳朵一疼,當即張開眼,迷茫的問道:“老婆,咋了這是?”

“哼,裝糊塗!說,到底用了什麼邪術,讓我欲罷不能,搞得整棟樓都聽到我的叫聲!”

尹晴柔氣呼呼不肯撒手。

“誰聽見--”

終於意識到姐姐等人可能聽到,也是一陣頭大,暗道要是能佈置一道隔音陣就好了,即使山崩地裂,別人也聽不到,可惜不會。

“大早上的,姐姐、柳月和詩音,一反常態去晨練,不覺得事出有因嗎?”

平時,柳月和詩音那可是超級懶貓,幾乎不到飯點不起牀,今天表現那麼勤快,沒事纔怪。

男人嘛遇事就得沉穩,敢做敢當,這不夏凡穿好衣服,眉開眼笑,“她們知道也罷,省得浪費口舌,終究紙裏包不住火,你是我的女人,是不爭的事實,沒必要隱瞞下去,回頭鄭重宣佈,以後,即使在廚房那個,也沒人說不是。”

“去,沒正經!”

尹晴柔扭動腰肢,甩門而去,要不粥該熬糊了。

吃飯的時候,誰都沒先說話,氣氛一度低沉,夏凡從幾人臉上掃過,打破沉默,“姐,今天上午巴頓他們在大棚收菜,你在那盯着點,別讓踩了菜秧,然後,跟着一道去送貨。”

“好。”

夏茉莉點頭。


“我也要去。”

正在吃飯的柳月,猛地擡頭道。

“也好。”

夏凡欣然同意,在沒抓到黑三前,危險沒解除,鳳凰山那邊有楊天賜他們保護,應該沒問題,再者,黑三定不會想到柳月去那,只要他敢露面,勢必被青海集團弟兄發現。


像往常一樣,尹晴柔帶着詩音去了藥廠。

巴頓帶着夏凡三人趕往大棚基地。

到了目的地,夏凡迫不及待朝千年雪芙種植地掠去,當看到發出金燦燦嫩芽時,欣喜若狂,他心中清楚,只要能生根發芽,說明這寸水土適合生長,之前惴惴不安,已化爲莫大的驚喜。

令他更加驚訝的是,在防禦陣周圍,竟然躺着幾隻被震暈的野兔,真是喜不自禁呢,因爲千年雪芙種植面積不大,夏凡試着釋放那些還沒轉化成靈力的靈氣,殊不知,別看靜階與虛階僅一層之隔,卻有着天壤之別,一個虛階修爲的強者,毫不誇張的說可以斬殺數十位靜階修爲的修真者,其能力自是提高不少,其中釋放靈氣或靈力,自是揮手之間,其實,夏凡自己都不知道,以虛階的修爲當面佈置陣法,會比靜階期威力大的多。

www•тт kán•co

在密不透風的防禦陣中,夏凡切身的感受到靈氣波動,縈繞空中氣,緩緩滋養着千年雪芙幼苗。

退出陣中,夏凡撿起三隻野兔,哼着小曲,悠哉的朝菜棚方向而去。

遠遠看見夏凡手中的野兔,柳月驚叫道:“茉莉姐,你看老闆逮了好多兔子。”

夏茉莉在忙着摘黃瓜,聽到柳月喊叫,扭頭看去,果真見夏凡拎着兔子走來。

“姐,摘菜的事,你哪能親自動手,我不是說過了,自有人幹活。”

“閒着也是閒着,累不着。”

這時,巴頓招呼着衆保安涌了進來,手中都拿着竹筐和編織袋,每人把着一溜,樂此不疲的幹起活來。

“巴頓,這是咱們第一次收益,爲了慶祝,你去置辦一套竈具,午餐,咱們就吃野味。”

“行,以後少不了野味!”

巴頓領命而去。

等他回來的時候,山腳下,那些黃瓜,西紅柿已經堆積如山,正在歇息的保安們,七手八腳,把一套竈具搬下車,在三間平房前安裝好,巴頓心思縝密,不僅給煤氣罐氣滿氣,也買來油鹽醬醋,及一些食材。

“巴頓,貨車怎麼沒到?”

見拉貨的車沒來,夏凡忍不住問了聲。

“我再催一下。”

只是,沒等撥號,一輛小型貨車呼嘯而來,停在衆人面前。

“趕緊裝車,等送完貨,我們就吃美味嘍。”

巴頓吩咐下去,開始裝車。

夏茉莉和柳月,忙活着燒水,對餐具煮沸消毒,用的水都是從深山處,用水桶接來的山泉。

“姐,先不用忙,你和巴頓一起去送貨。”

夏凡走了過來。

“我?”

夏茉莉就是一怔。

“當然了,第一次先趟趟路,熟絡熟絡。”

“好吧。”

夏茉莉放下手上活,隨巴頓一道而去。

望着遠去的車輛,夏凡親自下手,第一次殺生,開腸破肚,那幾野兔昏迷中進了鬼門關。

柳月打下手,擇菜,洗菜,不用說,特種黃瓜、西紅柿上桌是必須的。

幸好巴頓買的有山藥,洗淨去皮,切成滾刀塊備用,把洗淨的野兔切成塊, 鍋內加入適用量泉水,放入兔肉塊,開始大火燒,待煮沸的時候,撇去浮沫,轉小火,一併放入蔥、姜、精鹽、料酒,煮了近一個小時,把山藥放入,又繼續燉了半刻鐘,再次放了些精鹽,一鍋香噴噴的山藥燉兔肉在夏凡嫺熟掌廚下應運而生。


看得柳月一愣一愣的,那些保安更是面面相覷,對夏凡的敬佩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當夏茉莉和巴頓回來時,已擺上豐盛的佳餚,接到夏凡電話的尹晴柔,開着卡宴,載着詩音一併趕來,很快,關小刀一行也陸續趕到,並帶來好酒和其它風味菜品。 第二百八十四章 昂貴禮物

就在鳳凰山山腳,三間平房前,擺了兩桌酒席,吃着美味,品着小酒,更是在幾大美女襯托下,點綴一道亮麗色彩,那些保安們食慾大增,楊天賜酒量驚人,頻頻敬酒。

吃到中途,夏茉莉放下筷子,將緊緊護在身邊的塑料袋遞給夏凡,嚥了口唾沫,說道:“那位楚老闆說,這是你上月的分紅。”

“先留着吧。”

夏凡沒有去接。

“不行,錢太多,放我這兒不安全。”

夏茉莉執意夏凡收下。

夏凡瞟了眼袋子,平淡無奇的接過,漫不經心的從裏面取出一張卡,遞向夏茉莉,“卡里錢,你留着用,密碼六個零。”

“那麼多現金,咋還有卡呀?”

“呵呵,小錢而矣。”

夏凡轉手把袋裏錢交給尹晴柔,“這十萬幫我存上。”

尹晴柔嫣然一笑,示意詩音收下。

夏茉莉還想推脫,當接觸到弟弟的堅毅的目光,勉爲其難的收了起來,“那好,姐先幫你攢着,等你結婚用。”

要是讓她知道卡里整整三十萬,不知會不會這麼淡定的收下。

其實夏凡早就收到楚楓的分紅信息,當得知一下子分四十萬,也是震得不輕,要知道,僅僅一個月,要是一年下來,整整四五百萬。

午餐散後,紛紛返回自己的崗位。

關小刀等人隨夏凡回青海集團總部。

搜尋黑三工作,正依然緊鑼密鼓的進行,而藥廠安保問題刻不容緩,升級監控、更換防盜門、防彈玻璃等事宜,交由巴頓密密而行。

風平浪靜,一切歸於平靜,夏凡的事業慢慢步上正規,出了青雲大廈,不知去哪浪蕩時,卻接到班主任妮莎的電話。

想起那位風情萬種的異國洋妞,夏凡心裏沒由來一絲悸動,整理下情緒,摁下接聽鍵。

“妮莎,好久不見。”

因爲妮莎師姐卡麗絲緣故,師生關係瞬間升溫,現在,夏凡直呼其名,都不稱教授了。

“你的假期早過了,爲何遲遲不來上課?眼裏還有校規嗎?不想畢業了是吧?”

武神血脈 ,顯然帶着怒氣。

這洋妞那麼大火氣幹嗎?是不是幾天不泄火,荷爾蒙分泌過剩。

“呵呵,是不是想我了?家裏出了點事,剛解決妥當,明天,明天去上課。”

夏凡並不動怒,知道妮莎不是真心生氣。

“那,爲什麼連電話都不給我打一個?”

經夏凡解釋後,妮莎語氣緩和下來。

“當時情景過於兇險,我怎能讓你置身其中。”

夏凡嘆了口氣。

“哼,算你有良心,明天上課前先到我辦公室一趟。”

說罷,妮莎掛斷電話。

好像事先知道夏凡此時此刻沒事似的,悅耳的鈴聲再次響起,看了眼來電顯示,雲雨瑤的電話,陰陽怪氣的接聽起來。

“雲總,哪陣香風把你吹醒,想起我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