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呼!

石昊吐出了一絲青色的火苗,這不是他自己的魂火,無法吞噬同化。

純粹是白,但是白排斥一切異色。

石昊魂火回到了自己的身軀,醒了過來,長長舒了口氣,這一次靈魂交匯雖然短暫,但卻是兇險無比,如果不是完美之精護住他的神魂,他可能真的要被反擊逆襲致死。

不過石昊經過這次收穫也是極大,完全體會了那魔人生老病死的一生,連那威力無比的浩然魔道修鍊方法也是學會了,最後簡直讓他以為自己就是魔人,不過他體魄極強,神魂也是強大,自然懂得虛幻與現實的道理。

浩然魔道一成,渾身鼓動的不是真元,而是浩然魔勁!威力超乎想象,這一點石昊深有體會。

噼里啪啦!神魂閃爍,石昊在推演推算這浩然魔道。

只見石昊身體瞬間瘦削了下去,這是營養不夠,抽調自身導致的。

石昊睜開了雙眼,狂喜不已,渾身氣勁升騰,竟然變成了黑色,他已經初步修成了浩然魔道的第一步。天衍鍛體訣練出來的真元竟然可以轉化為任意形態,實在是讓石昊出乎意料,所以才能極快的修成浩然魔勁。

至此石昊的攻殺手段再次增強,武學功底更加深厚,也有了自身的絕學。

以前雖然石昊通學百家,卻是沒有絕學護身,根本無法發揮出自身的完全實力,自從晉入真元境之後,這一點缺陷更加明顯。

不過這個缺陷現在已經補全,讓石昊沒有了短板。

「怎麼樣?得到了什麼消息?」無良貓問道。

「不錯,我獲得的信息非常詳細,這傢伙是魔人中的天才,是種子一般的人物,知曉許多隱秘,這裡是魔人修士的一處陵墓,被稱為聖陵。其中有至高寶貝,對天才對種子磨礪效果最好不過,不過他們也不清楚那是什麼。」

「如果我們猜的不錯,那東西就是一源之石,不過可能只是碎片,一小塊而已。不過對於這種至寶,即使是一小塊,一點點碎屑都能引起人的極大貪婪yuwang,也所幸他們不清楚,這次魔人出動的都是各部落的天才,不是那種高高手,宗祖一級的人物。這次他們從下突破聖陵,反而讓這陵墓浮上了地表,讓人們都以為這是古墓出世。」石昊緩緩道來其中隱秘。

現在這陵墓中不知存在為寶物而瘋狂的地表修士,還有來自地底魔族的天才們,可以想到一場腥風血雨是少不了了。

不過石昊絲毫不在意,為了一源之石些許風險又算得了什麼?

石昊繼續踏步前行。

看著眼前的通道,石昊毫不遲疑,他已經知道條條大路通羅馬,每條道路到最後都是一樣的目的地。

而在這時候,許許多多魔人聚在一起,在商討。

「人類竟然也敢染指我們族的聖物,一定要斬殺!狠狠的剿滅!我們不能容許聖物落到地表修士的手中!」一個首腦模樣的魔人登高大呼。

「不錯!本來是我們地下一族費盡心思才打開的聖陵,怎麼能容許人類漁翁得利!下令全力斬殺那些人類!」魔人們都歡呼雀躍,都在附和,都有著殺戮的yuwang。

「去吧!去殺戮!」

吼!群魔咆哮!群魔亂舞!

一道道黑影四散開來,去尋找獵物,去增加亡魂。

醫道至尊 ,精通暗殺技巧,像石昊遇到的那個魔人,與之水平平齊的也不在少數。

一個個都在收割地表修士,不過修士之中也有強人,反擊反殺的也不在少數。

如那氣質驚人的仙子,兩三個魔人想要暗中偷襲,反而被反手收了身家性命。

玉掌伸出,如夢似幻,劃出一道道弧度,劃出一道道軌跡,一個一個夢境不停產生,有一種讓人如墜夢境的力量。

她是幽夢仙子,是永夢宗不世出的天才!

終於有人認出了她的身份,驚叫出聲。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不過也隨即有一股熱切之色露出。現在面對魔人的襲擊,人人自危,恨不得出現個高手,自己能夠依附。

「哈哈哈!儒門俠道仁心!斬殺外魔!去除心魔!殺殺殺殺殺!」這時候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

是那個酒劍仙!

儒門六藝之樂!

他大笑出聲,連連說了五個殺字,字元竟然脫口而出,金色底,光芒四射,有降魔的力量。

茲茲!

竟然如驕陽映雪,魔人身上甚至被灼燒出了青煙!

整個過程甚至那人連動都沒有動一下,更別說拔出背後背著的劍。

他是陳鋒!儒門陳鋒!

還有那禿頭和尚,雙手合十,反手變出了一個缽,這是降魔的器具,輕易地就將魔人扣在碗中,收了起來,也不知道死活。

石昊眯上了雙眼,埋頭不語。


他從通道中走出,匯入人群,根本不顯山不露水,他在仔細觀察情況,準備渾水摸魚。

更別說那幾團黑霧中的物體,魔人沖了進去,只能聽到咀嚼的聲音,隨後一陣陣的血肉滴了下來,將地面染得通紅。 這是個廣場,闊大無比,所有人三三兩兩呆在一起都覺得空曠。

石昊眉頭一挑,沒想到竟然和人群來到這種地方。

對面卻是一座高塔,金字塔形狀,表面上一道道階梯直直的延伸向上,通向最高點。

所有人眼中都是一片火熱。

不過這時候突然一陣吵鬧聲傳了出來。

轟!

一旁的牆壁上竟然開出了個大洞,幾個皮膚綠色,牙齒向外翻出,長者猙獰外貌的魔人鑽了出來,後續竟然源源不斷,竟然是魔人的大部隊!

人數上雖然比不上剩下的修士們,但是每個魔人身上都有著雄厚的血氣,都要比同階修士強大,深厚。

根本就不畏懼人類修士。

魔人的統領有三個,不過各個都對人類這邊有著深深的忌憚。

幽夢仙子,儒門陳鋒,降魔和尚,未知魔物,哪一個是好相與的人物。別人體會不到他們的可怕,魔人統領卻是深深的明白。


雙方對峙,氣氛一觸即發。

「桀桀!幽夢仙子難道說我們就要在這裡一直對峙下去嗎?難道你們人類修士也不是為了尋寶而來的嗎?這裡可是我們的聖陵,是我們的地下世界之物。」其中一個魔人首領突然開口道。

他的聲音森然,冰冷的猶如玄冰,帶給人萬年的寒冷。

「明人不說暗話,既然我們體表修士發現了,自然沒有後退的道理。」那個幽夢仙子開口,她的聲音空靈之極,又帶著春天的溫暖,僅僅兩句話就把魔人統領所帶來的威勢冰寒去除。

氣勢絲毫不弱,分庭抗禮!

「既然如此,那麼就只好手底下見真章了,各憑手段,聽天由命!」魔人統領斬釘截鐵道。

嘩啦啦!

魔人和人類兩邊涇渭分明,中間隔得老遠。

但是兩邊都沒有出手,因為寶物還沒有見到,就在這裡打生打死,憑什麼?

沒有人是蠢貨,會單純因為種族不同而動干戈。

雙方的想法一致,先找到寶物再說。利益動人心,在沒有找到寶物之前,什麼仇怨都可以放下。

眼前的這片廣場,雖然寬闊,但是卻是暗藏殺機,石昊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腳踩在地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中突然傳來警兆。

地面突然變得鬆軟無比,陡然下陷,一雙漆黑的大手突然伸了出來,抓向石昊。

後退!

石昊大喝一聲,猛然後跳,脫離了那隻大手的抓擊範圍。

但是那漆黑的大手突然下垂,然後融入了地面,根本毫無縫隙,讓人看不出剛才地面竟然活動了起來。

啊!啊啊啊!

這漆黑的大手竟然不止一個,別的修士沒有石昊反應這麼敏捷,有的被大手抓到,直直的帶到土中,猛然下陷,整個人就這麼消失不見。

哀嚎之聲若不是在耳邊作響,還以為這是在做夢!

魔人那邊也不好過,稍一走動就是蟲鳥遍天。


那是血蝠,專門吸食血液血肉,生命力極其頑強,一旦咬到就是不停吸血,絕不會鬆口,甚至沒有了頭,身體也會拚命蹦跳,然後自爆。威力簡直相當於小型手雷、炸藥。而這樣的東西竟然包圍著魔人,許許多多魔人連連躲閃,把隊形都弄得亂糟糟。

吼!

「這才什麼東西,你們竟然因此懼怕躲避!太讓人失望了!真應該把你們抽筋扒皮!」一個魔人統領看到普通魔人如此不堪,簡直是顏面無存,狂吼一聲,一個閃身,就是躍入人群。

如巨龍甩尾!

啪!

甚至空間中都清脆的傳出了聲響,勁道暗涌,那覆蓋在魔人身上的血蝠直接被炸得粉碎,再頑強的生命力也無法讓粉末行動起來。

大殺四方!

一群群的血蝠直接被一股股黑色的勁氣包裹了起來,費時不久,黑氣褪去,那血蝠直接成了個空殼,乾癟了下去,宛若精華都被吸走了一般。

看著魔人那邊捷報連連,飛速的靠近那遠處的階梯。那儒門陳鋒似乎被刺激了一般,長嘯一聲,宛若龍吟。

震!封!壓!殺!禁!

他筆走龍蛇,手指在虛空劃出,寫出一個個字體,但那字體凝而不散,有一種力量在其中醞釀。

儒門六藝之書!

遇到那漆黑大手,一個字體猛然貼了上去,石昊看的清楚,是那個封字。

那大手竟然一陣抖動,不停顫抖,不再移動襲擊。

竟然封住了!

石昊心中駭然,根本無法想象那是什麼功法,寫的字竟然有著一個個一種種特效。這就是儒門的神通?

雖然許多人都不明白,但是卻是極大的壯了人類這邊的聲威。眾人一陣歡呼吶喊,面對大手也不再一味逃避,而是尋找機會反擊。

「萬物入夢,夢中尋源!」幽夢仙子朱唇輕啟。

她緩緩停了下來,雙眸向遠方望去,似乎在尋找什麼。

找到了!

她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厲芒,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飛快的行進。

轟轟轟轟轟!

她突然向一個地方猛烈地轟擊,是十成十的力道。

「夢醒時分,碎夢!」她的拳法飄忽,似乎一身的功法都是和夢有關,不過也很正常,永夢宗出來的人都是這樣。

嘩啦!似乎有玻璃破碎的聲音,什麼東西裂了開來。

有的漆黑的大手甚至有的還在抓向人類的一瞬間全都停止了,一動不動。可以看出那是黑色大手的核心,似乎是陣法一類的東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