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果然,他剛咳一聲,準備醞釀一下便說,林凡就一記眼刀子甩過來。

“咳……”果然,他剛咳一聲,準備醞釀一下便說,林凡就一記眼刀子甩過來。

他吞嚥了一口口水,思路清晰,條理分明的說道:“《妖神記》我已經修煉,會有想把他推崇到妖界,可我只是個妖界霸主,實在是力不從心。”

哦,這下林凡懂了,九頭獅鷲的勢力,只是盤踞一方,若想壯大妖族,還要聯合其他勢力,否則要妖族對戰天庭還是差了些。

“確實。”林凡點了點頭,臉色正經危坐起來。

“可以先從東南交界處擴展,東南交界處是妖怪的聚集地,只不過……”

書店的門再次被推開,由於陽光太盛,只看見了一個紅色披風獵獵的身影。

九頭獅鷲和林凡一眼猜出來人,正是齊天大聖孫悟空。

這風騷的姿勢除了他,書店中實在是沒有別的書友是這般囂張了。

“只不過東南交界處羣妖囂張,還有大佬坐鎮,恐怕有去無回。”孫悟空將林凡未說完的話說完了。

說的不錯,東南交界處有兩個妖王,實力早已超凡脫俗,普通之人根本抵擋不過。

其他妖族冒然闖入,恐怕會引得東南交界處的羣妖憤怒,猛虎敵不過羣狼,九頭獅鷲一個人去,他着實有些不放心,雖然這丫的不長腦子還嘴賤。

“嗯,悟空說的不錯。”林凡對九頭獅鷲點點頭,對於要不要九頭獅鷲去東南交界處,他還是有些猶豫的。

推行《妖神經》確實是勢在必行,但是,如若因此喪了命,那就是得不償失。

林凡陷入了迷茫之中。

“店長大人,九頭獅鷲去,俺老孫陪着他就是了,俺們兩個人,足足能夠打得過那兩個妖王了。”

孫悟空見林凡一臉憂慮之情,天性聰慧的他立刻就明白了林凡在擔心什麼。

他先前偶然遇見九頭獅鷲,聽他說起過此事,並且九頭獅鷲對他也沒有藏着掖着這本經法,還將口訣交給了他。

就衝着這份情義,他齊天大聖就不能讓九頭獅鷲獨自一人去東南交界處冒這個險。

聽到他這樣說,不光是林凡,九頭獅鷲也兩眼感動的望着孫悟空。

果然是書友啊!這纔是書友之間的兄弟之情啊。

“大聖,多謝!”九頭獅鷲朝孫悟空抱拳相謝,並沒有拒絕孫悟空的幫助。

見此,林凡也認同了。


有孫悟空配着九頭獅鷲一起去,他當然放心些,畢竟孫悟空的名氣和實力那可是男女老少,耳濡目染。

就算是東南交界處的妖主也要給當年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一點面子。

“既如此,那你們二人此去,務必小心。”林凡鄭重其事的交代了一句。

孫悟空和九頭獅鷲相視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濃厚的兄弟情義,兩人對林凡道別,便徑直出了書店。


林凡看着二人齊齊離去的背影,兀自挑眉。

這倆個人什麼時候感情變得這麼好了?

確實,林凡也不知道,九頭獅鷲偶然遇見孫悟空,便直接將自己從書中頓悟的《妖神經》教給了孫悟空。 正因爲如此,孫悟空才覺得九頭獅鷲這個書友十分值得結交。

“等等,九頭老弟,俺老孫再叫個人。”孫悟空突然腳步一頓,腦海中出現個人。

這個人可不得了,剛剛纔晉升鬼王之境,萬一此番去東南交界處,非要跟那兩個妖主打上一架,這傢伙絕對能起巨大的作用。

還能練練手,何樂而不爲。

九頭獅鷲茫然的望着孫悟空,不知他所說的那個人是誰。

孫悟空則自顧自的給某人發了條私信。

齊天大聖孫悟空:小影,我們去東南交界處玩幾天,一起去。

萬鬼之祖小影:東南交界處?倒是沒去過。

齊天大聖孫悟空:沒去過,纔要去看看的嘛!俺老孫覺得,你這次去還能再收集些鬼魂。

仍舊待在荒野山林中安靜修煉鬼道的小影看到這條消息,心中考量起來。

說的倒是不錯,最近他都感覺朝他聚集的鬼魂越來越少了,確實可以換個地方感受一下。

東南交界處,倒是個不錯的地方。

聽說那裏妖魔羣生,是天庭也管不住的地方,在那裏死去的妖怪,閻王爺都收不了。

既然收不了……

那他就去幫他們清理一下。

萬鬼之祖小影:好,馬上到。

剛發完消息,他便意念一動,出現在孫悟空的面前,看着九頭獅鷲和孫悟空站在虛空之上,小影挑了下眉。


“九頭也來了。”小影淡淡的說了句,算是打了個招呼。


九頭獅鷲點了點頭,也沒再多說話。能來一個萬鬼之祖隨行,此番前去必定是不會遭遇什麼大的變故。

“是俺老孫要陪九頭老弟去啦。”孫悟空胳膊搭在九頭獅鷲的肩膀上,隨性說道。

他現在已經完全將九頭獅鷲當成了自己花果山的兄弟那般對待。

小影和九頭獅鷲都沒再說話,三人一齊朝着東南交界處而去。

不多時,三道身影便化爲了極小的黑點,直到消失不見。

地藏府。

燃燈走後的幾天,地藏府又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地藏閉着眼睛,盤膝而坐,嘴巴一張一合念着經文。

突然漆黑無比的地藏宮瞬間如同白晝,觀世音架着站在蓮花座上,從天而降。

白衣白裙,白紗覆面。

頭戴蓮花佛冠,手持玉淨瓶。

自瓶中甘露水所養育的楊柳枝發着白金光芒。

端莊聖潔,威嚴鄭重。

渾身上下都散發着常人不能直視的威嚴。

她自九天而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至少,凡是見過觀世音菩薩的人都這麼評價她。在西天靈山,除了大日如來和衆位佛僧,便是觀世音最爲厲害。

就連玉帝也要給她八分薄面。

“不知觀音大士駕臨,貧僧有失遠迎,請大士恕罪。”地藏眼皮未擡,仍舊盤膝坐在地上,一點都沒有站起來的意思。

雖說着客氣奉承的話,可細聽,卻能聽出一種諷刺之意。

佛門的人喜歡擺排場,喜歡矇騙世人,喜歡高高在上的感覺。

那就讓他們喜歡好了。

見此,觀世音的眼神中有一閃而過的冷意。可轉眼間就化爲對世間萬物的慈愛之情。

“佛祖派人來請我們到大雷音寺一聚。”她語氣如和熙春風一般溫柔,任誰見了都以爲是地藏王久居地宮,不懂規矩。

然而地藏王仍舊緊閉雙眸,淡淡道:“嗯。知道了。”

被他如此無禮對待的觀世音,縱使心中略有生氣,但表面上仍舊維持着祥和的表情。

不是她打不過這個地藏王,主要是人家常年待在地宮,從不參與佛門的任何事情。

但是,佛門還是承認他這個人的存在,畢竟他還頂着四大菩薩之一的頭銜。

“既然你知道,那本座就不多說了。此番前去大雷音寺,佛祖定然是要商議神祕勢力一事,本座給你提個醒,免得到時候,什麼都不知道,落人話柄。”

“嗯,神祕勢力?”地藏王故作不知的問道。

觀世音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語氣也不似先前那般溫柔。

“自然,能將文殊菩薩根源毀了的神祕勢力,一定不是小仇小恨,應該是衝着佛門來的。”

她雖然閉關在珞珈山修煉,但是對這個把佛門菩薩打成這樣的神祕勢力還是有所關注的。

四大菩薩之中,文殊實力排名第三,那日的畫面她也看到了,實在是不可思議。

這讓她不得不注意,不得不調查。

聽到這句話,地藏王的心底也不由的有些欽佩那股勢力,看來燃燈說的不錯,靈山書店,能人異士者,大有人在。

他心底的好奇,愈發強烈。

心底想着待觀世音走了以後,便前往靈山書店看看。

觀世音見地藏一副對她愛搭不理的樣子,心底不滿愈發強烈。

但現在絕非翻臉的時候,她淡淡的看了一眼禁閉雙眸的地藏王,不屑的冷光浮現在眼底。

“那本座就先回去了,地藏王菩薩別忘了去大雷音寺。”

地藏王點點頭,並未起身恭送觀世音之意。

她算個錘子!

觀世音到底是修行多年,心性和修爲都非常人可以比擬,即使心中不忿,臉上也沒有多餘的表情,仍舊是慈祥和藹。

她心念一動,便在原地消失不見。

轉眼間,地藏王府又恢復漆黑一片。

走了。

地藏王睜開雙眼,淡淡的直視前方。他揮了揮袖袍,八方燭臺便亮起了燈火。

矯揉造作。

地藏王心底不屑,對於他來說,這觀世音也不過是個普通女人偶然得了佛門的垂青,才步步高昇,直達巔峯。

但出賣靈魂換來的東西,就真的足夠值得嗎?

在地府待的久了,他對這些虛了吧唧的東西是一點都不感興趣。

地府的鬼都個個從狡猾,狠毒,怨氣深重,被他度化成乾淨,純淨,改過自新的鬼魂去投胎。

可佛門的人卻是打着普度衆生的名義幹着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大雷音寺……神祕勢力……”地藏王輕語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