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咻!咻!咻!

放眼望去,整整有五道身影沉穩的落在星炎前方不遠了,那種到來的速度甚至讓後者都無法看得出來。

這五人剛是穩住身形,周遭的空氣都是微微震蕩了起來。

這五人之中,有三位老者,一位年輕男子,和一位容貌絕美的少女,其中三位老者的面容都很肅然,老臉隱隱間透著凌厲之色。

那名年輕男子樣貌還算得上是俊俏,身形筆直,氣息內斂,眉宇間有種強勢的味道。

而那名少女,除了擁有絕美的容顏之外,則是顯得比較安靜,步伐輕盈,眼神頗為清凈。

隨著達到目的地,他們的敏銳的察覺神識也早就注意到了星炎。

在注意到星炎之後,五人同時朝著星炎走來,他們的腳步邁動得很緩慢,但卻是頃刻間出現在了後者的面前,實力相當的神秘。

「沒想到這裡竟會有一個小娃娃,呵呵,真是想不到。」

一位身著藍色袍服的老者略微靠前一步,目光緩緩落在前方的少年身上,有點驚訝的說道。

隨著老者的話語落下,其餘落在星炎身上的四道目光也變得溫熱了一些。

星炎心頭咯噔了一下,雖然這位老者說話有點接近平淡,但是他卻能從前者的眼神之中看到一抹隱藏在深處的凌厲之色,不僅是他,其餘四人恐怕也沒有安好心。

星炎的出現的確很讓他們驚訝,在他們眼中,後者的年齡不僅僅顯得稚嫩,就連其所具備的實力,也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具備出現在此地的資格。

「晚輩也有點驚訝,一個區區人靈境初期的小傢伙也能出現在此地,還真是有點……不知死活呢。」

一名顯得較為年輕的黑袍男子冷笑道。

對於兩人的出言,星炎的臉龐則是微微一沉,以他們的實力的確有著來到這裡的資格,不過擁有這些實力就足以如此的侮辱人么?如果不是他們本身的實力,恐怕便會一點倚仗也沒有。

「小子,識相的趕緊離開,不然會很容易受傷的,別怪我等沒有提醒你。」

不久,瞧見星炎不太明白他們的意思,又有一名黑袍老者站了出來,沉聲說道。

仔細的看去,這名老者與那年輕的一男一女身上所穿著的服飾,都是一模一樣,三人的氣息也有種特殊的問道,黑色袍服的胸口上繪有一些莫名的圖案,這些圖案頗為精緻,只不過那名老者身上所繪的圖案卻顯得比較貴氣,是一種絢麗的金色,而那對年輕男女是銀白色,或許在這圖案之色也有等級之分。

聽得這番咄咄逼人的話,星炎卻無動於衷,漸漸的沉默下來,這幾人的實力的確猜測不出,若是交起手來必然不會是同一個層次的,不過從小到大星炎可從未懼怕過什麼,更何況他與這五人並沒有什麼恩怨,為何要聽其指使?再說,他如果真的走了,估計會讓正在融合靈火的少女功虧一簣,因此他根本無法離開。

望著劍拔弩張的五人,星炎沉吟片刻,便抬起頭來,毅然直視的道:「五位來到此地想必也是為了靈火而來,那既然是為此而來,晚輩身在此地恐怕也沒有什麼不妥吧?」

「小子,活的不耐煩了吧?讓你離開還有那麼多廢話?」

那名年輕男子顯得沒有耐性的叱喝道,那雙眼眸中露出一抹印陰毒之色,若不是以他的實力和身份,不便對一名稚嫩的少年出手,按照他的脾性,根本不會說些,浪費時間的話。

「秦軒,注意你的身份。」

突然,男子身旁的少女開口提醒了一句,與其餘四人相比,這名少女顯得比較恬靜。

聽得少女的話,男子眼神之中的陰毒色彩方才慢慢減少了許多,不過這隻代表他個人的態度,其它三名老者卻不依不撓的看著星炎,似乎非要將其逼走不可,但他們同樣不好直接出手對一個微不足道的晚輩出手。

見到星炎毅然沒有任何錶態,那黑袍老者頓時也有滿肚子的怒火,隨即怒道:「小子,靈火可不是你能夠染指的,在這裡只會被靈火波及,所以還是乖乖的離開吧。」


「呵呵,各位,在下可並沒有說我想將這靈火佔為己有,只是好奇心使然,想要在此觀望罷了,並不會影響你們的爭奪,何必欺人太甚呢?」星炎突然笑出聲來,即便是面對五位實力高深莫測的強者,也依然無可畏懼。

「你?」黑袍老者自然想不到星炎會如此不識抬舉,當下一股強烈的威壓自他體內席捲而來,重重的落在星炎身上,「看來老夫今日是要放下身份給你一個教訓了,不然日後你不知道什麼是資格。」

當那股強烈的威壓落在星炎身上時,他的身軀突然感受到如同一座山嶽般的壓力,令得身體頓時變得彎曲,即便催動全身的靈力也無法將這股壓力驅逐。

星炎緊咬著牙,臉色略顯蒼白,他未曾想到這幾人真的會放下身份對他出手,但他卻緩緩笑道:「資格?或許現在我還真的不太知道,但恐怕你也沒資格來教我,如果你不是倚靠本身的實力,又有什麼本事來跟我說話?」

「我看這小子明擺著想死吧?」剛是壓制心中的怒火,年輕男子再次怒了起來。

被星炎的話衝撞,黑袍老者猛地踏出一步,來到星炎面前,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殺意,他抬起乾枯的手掌,靈力涌動間,便欲要落下,「光憑這身實力,我就能隨時取走你這條命!」

「秦長老,且慢。」

在老者的手掌即將落下時,在其身後,那名表現的比較寧靜的少女忽的開口將他止住,同時她也走了過來。

「你這是幹什麼?」

老者不解,沉聲問道。

但少女卻不慌不忙的道:「秦長老且看,我們到此是為了獲得靈火,並非是出氣在一名少年身上,如果不趁早將靈火收穫,若是其他強者趕來,讓此行變得一無所獲,我父親怪罪下來,你可知是什麼後果?」

「也是,小子,姑且饒你一命。」聽得少女的提醒,老者方才醒悟過來,如果此次得不到靈火,他恐怕會有不小的懲罰,旋即,他快速的收手,目光凌厲的望向山脈中心。

「我們走。」黑袍老者壓制著心頭的怒火,同時看了一眼其餘兩名老者,沉聲道。

「哼哼,小子,這次算你福大命大,下次要再讓我遇見你,就沒那麼好運了。」

在路過星炎身旁時, 救世主的異世界生活 ,冷冷笑道。

隨著五人離開, 掛名皇后 ,他相信,日後會有機會去抹除今天的侮辱。

火焰風暴之下,五道身影剎那間出現,他們望著這火焰風暴中,爆發出來的藍色火焰,隨即在每個人的臉上立即有著貪婪之色湧現。

「秦長老,這靈火該如何獲得?」

一旁的藍袍老者看的極為入神,當下激動的道。

被稱為秦長老的老者收回了目光,疑惑的道:「這靈火為何是這種形態?」

他雖然未曾見過真正的靈火,但據了解,靈火出現應該是伴隨異象才是,如今不僅沒有,在這巨大的火焰風暴之中,他還感受到了一種冰寒至極的力量。

對於他的話,其餘人自然也搖了搖頭,繼續觀察著眼前的情況。

風暴中火焰濺射,無數的冰寒利刃劃過空間,在其中都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面對眼前的火焰風暴,五人同樣都在忌憚,不然也不會如此平靜的觀察。

可即便如此,能夠達到這種層次的他們顯然也有過於常人的能力,因此過了將近十數分鐘后,五人的目光驟然變得震驚。

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那秦長老臉色赫然大變,忍不住的怒道:「原來是有人正在吞噬靈火,小子,你還真會拖延啊,看來你不死難解我心頭之恨啊……」 火焰風暴之下,伴隨著強大的席捲,周圍都有無數的小型龍捲自然成型,塵土飛揚。

在敏銳的神識察覺下,處身於火焰風暴前方的秦長老臉色率先大變,凌厲的雙目死死盯著風暴的中心位置,在那之中,他隱約感應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該死,秦長老,就讓晚輩出手擊殺了這小子。」

年輕男子也顯得十分生氣,氣急之下直接對著秦長老微微抱拳,請求道。

凌厲的目光掃視了一眼星炎,秦長老面色微赤的點點頭,道:「我身為長老,對一個晚輩出手始終不太好,也罷,還是由你來解決吧,盡量收拾乾淨,免得壞了名聲,解決以後,你負責把守。」

說完,秦長老則是緩緩的走到火焰風暴最前方,老眼盯著涌動其上的藍色火焰,目露精光。

他們未曾想到居然有人提前一步到來,並且正在將靈火吞噬,這顯然不是他們所看到的。


「明白!」

得到了老者的應允,年輕男子的眼眸之中悄然顯露出一片血色,他不緊不慢的轉過身來,對著星炎行去,嘴角邊上帶著一絲莫名的詭異笑容。

「看來不需要等到下次,今天就能讓你消失。」男子冷笑著,笑容之下滿是陰森。

「那麼快就發現了嗎?」

星炎心頭一驚,真正算起來,他並沒有成功拖延多少時間,如果在最後的階段被打擾,恐怕此番為吞噬靈火所付出的努力全部會付諸東流。

但是眼下,他還是得先顧及一下自身的處境,原本還打著等救兵的心理,這下看來,不僅是自己,就連那「救兵」恐怕也自身難保了。

瞥了一眼不緊不慢行走而來的男子,星炎身體有點緊繃,下意識全力的催動自身的靈力,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後者這點微妙的舉動似乎已經被男子看在眼中,他輕笑的走來,突然之間,在他身上便是有一股無形的威壓席捲而來,將星炎牢牢的籠罩著。

「呵呵,你的那點實力能起什麼用?逃跑嗎?別痴心妄想了。」

無形的威壓重重落在星炎之身,剎那間他的身軀猛地一震,頓時他只感受到如同有一座萬斤巨鼎落在頭頂,即便催動了全身的靈力來抵抗,也只能稍微好受一些。

「說實話,用這種方式對付一個如此微弱之人,我都覺得有點浪費。」

站在星炎前方,男子雙臂抱胸,一副悠哉的看著備受煎熬的少年,口中時不時吐出一番令人難以忍受的諷刺話語。

對於男子的話,星炎自然異常清晰的聽在耳中,隨即,一雙星眸充斥著明亮的目光,這番話的確是打擊到他了,不過他很明白,眼下想要極力反抗是沒有什麼可能性,所以沒有說些什麼。

然而在堅持了將近十數分鐘之中,一顆顆豆大的汗水從那張俊逸的臉龐上不斷滑落,他的臉色也變得蒼白不少,可見的那種威壓不僅強大,且還不減反增。

「這是要以這種方式火火把我耗死么?」

看了一眼深深陷入大地的腳掌,星炎暗暗驚道,與此同時,他全身的血液彷彿都沸騰了起來,青筋緊繃,似乎要不了多久就要竭力而死了。

「人靈境初期的實力也能堅持到現在,還真是頑強,既然如此,就在給你些壓力。」

男子有點驚訝的說道。

不久,星炎感到頭頂之上的壓迫感再次翻了一倍,這令得他兩腿發軟,漸漸的彎曲下來,緊緊咬住的牙齒也溢出絲絲血紅,這種侮辱他是記下來了,倘若不死,日後便將數倍討回。

而在此時,另一個方向,在捉摸了許久之後,那位秦長老似乎也知道事情的變故,當即相出了應對之法。

「穆家二位朋友,此次能夠請來二位,相信我們閻主必定給予了二位一定的酬勞,所以希望大家都極力的協助老夫取得靈火才是,到時候除了閻主給予的好處,老夫也會拿出一些。」

秦長老面帶笑容的對著身旁的兩人說道,看得出來,對於取得靈火他極為在意,也很看重。

聞言,那兩人則是肅然的重重點頭:「秦長老放心,此時我二人必出全力,需要怎麼做,就請指示吧。」

「好。」

秦長老頗為滿意的點點頭,目光望著風暴之中,眼神中閃過一抹陰冷,沉聲道:「雖然不知道其中究竟是何人,不過既然是為了靈火而來,就註定是我等之敵,我估計此人如今正在全意的吞噬靈火,不能有絲毫打擾,不然那個小子也不會替其拖延時間,只要我們合力攻擊這層防禦,必然會讓其失手,到時候便可成功取得靈火。」

聽得秦長老的吩咐,除了那名少女安靜的靜立之外,其餘兩位老者都覺得此話有理的點點頭。

「事不宜遲,我們趁早出手吧。」

秦長老抬了抬手,道。

不消多時,三位老者不約而同的將自身隱藏的實力盡數的釋放開來,在他們出手的同時,他們本身的強悍氣息也將此地牢牢覆蓋,形成密實的無形網層,以防有強者到來,可以第一時間做出防備。

而在三人出手時,一旁的少女卻是退到一旁,選擇了觀望,對此秦長老也沒有什麼異議。

「轟!轟!轟!」


三股強大的靈力頃刻間噴涌而出,強大的氣場皆是令三人袍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磅礴的靈力轟擊也是悄然之間轟在火焰風暴之上。

三人一出手,便引得火焰風暴之上發出一道強烈的震撼之力,頓時藍色火焰濺射開來,就連地面也傳來極大的震動。

在此之後,這道極為巨大的風暴突然黯淡了許多,原本穩定的運轉軌跡也變得紊亂許多。

見狀,秦長老的臉色露出幾分激動的色彩,他能感覺到,只要在對它轟擊幾次,出於其中之人一定會不攻自破,到時候就算不死,下半生也只能帶著創傷度過,而那時,靈火自然輕而易舉的收入掌中。

「再來!」

秦長老臉色微沉,吩咐道。

矽谷情 轟!」

三名強者同時出手,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必然不小,風暴之上,在受到強大的轟擊之後,一層層火焰風浪爆發而開,席捲著四周,同時,風暴的力量立即虛弱了幾分。

遠處,巨大的威壓深沉落下,星炎的堅持已經快要達到極限,不過此時的他,有一半的心思卻是放在巨大的火焰風暴之上,按照那三人所具備的強大實力,估計再出手幾次,後果就不言而喻了。

他身前的男子一副悠哉的觀察起四周,在察覺到沒有任何異樣之後,也就安心的抱胸站立,不屑的陰冷目光看了一眼星炎,不僅冷笑:「呵呵,已是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思顧及其它的,還真是讓人感慨,不過話說回來,你這小子倒還是頑強啊,這種威壓就算是人靈境後期之人承受,估計也快要堅持不住了。」

「你的廢話……還真多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