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抓人?”焦傲心下閃過一道靈光,“該是捉拿犬王的吧。”

“哦?抓人?”焦傲心下閃過一道靈光,“該是捉拿犬王的吧。”

小閻絨帽下的可愛腦袋垂了一垂,“我問他們出了什麼事,他們都不告訴我。”旋即魔鬼的表情一閃,握緊拳頭,“哼!我問我媽的事,閻王爸爸不告訴我,還罵我!如今那些小鬼有事也瞞着我,等我回去了,我一定叫他們好看!”

焦傲早知道閻王大哥之所以不告訴她犬王的事,是清楚她成年之前還遠不是犬王對手,怕他有事,輕聲安慰道:“閻王大哥不告訴你這些事情,自有他的理由,可能他是怕你有危險吧。”

小閻猛一轉,手朝遠處山巒一指,“天大地大,可敢傷害本姑娘的,除了以前那個死大鬍子鍾馗,還有誰?!如今大鬍子也不惹本姑娘了,還有誰敢傷害本姑娘?還有誰能傷害姑娘?哼,哼!”

焦傲看着她那嬌小而又“高大”的背影,只覺冷汗大冒,暗中朝馬萬財一揮手,示意他趕緊帶着自己去賣符,別跟這魔鬼丫頭鬼耗了。

馬萬財會意,帶着焦傲衆人,從小閻身邊悄悄繞過,朝“道營”趕了去,只聽背後大叫:“喂,你們等等我啊!”

~~~~~~~~~~~~~~~~~

道界陣營仍未完全撤去,各色帳篷在偌大的雪坪裏有一頂沒一頂地挺立着,剛剛還在收拾行李的一些小門小派的道士此時都聚集在了一個小小山丘下,面上神情不是癡迷,便是瘋狂。

舉着十張黃光閃閃的天師符佇立山丘之上的,正是馬萬財,在他左右保鏢一樣威風站立的則是焦傲、小閻,而焦傲背後三米之處,阿啞還跟以前一樣筆直站着。再旁邊,嫣蘭看着前邊金童玉女一般並肩而立的焦傲、小閻,(儘管中間隔了個馬萬財)臉頰又可愛地鼓了起來,小冰在旁不停給她道:“姐姐,消氣,消氣……”

至於頭扎繃帶的計軍師,高挺將軍肚的羅總,美貌如花的馬心決、馬研靜姐妹,也是各有造型,便不多說了。

“讓開讓開,我家威福少爺出十萬塊,買下你那所有的十張天師符!”幾個道者打扮的人擁着一個公子哥兒擠過人羣。

十萬塊你連一張天師符的邊都別想摸一下,還想買下所有的天師符……對於這種又有架勢又沒錢的傢伙,馬萬財等一律無視。

“我出二十萬,買你兩張!”

“糟了,身上沒那多現金,馬少當家,你千萬給我留張,我馬上打電話叫人送錢來!”

“馬少當家,真要現金麼?信用卡不行麼?要麼,等我回去了,我一定匯款給你,五十萬,五十萬成不?再多的話,我實在拿不出了,就當您行行好,我上有四十老母,下有尚未來得及醞釀的小孩,房屋貸款都還沒還清呢……”

“馬少當家,全部銀行存款一十八萬八千八,等回去了,我全部取出來給你,再加我獨孤家價值連城的無價傳家珍寶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獨孤九劍,就換一張天師符,就一張,一張成不?”

……

羣道見過了馬萬財展示的天師符威力,知道要搶那隻可能落個粉身碎骨,當下就唯有苦苦哀求,哭天者有之,搶地者有之,擡出十八代祖宗套交情的更是屈指難數。 “馬萬財!天師符不是你馬傢俬物,你有什麼權力拿來……賣錢?!”

粗吼傳至,馬萬財知道是正主來了,擡頭望去,果見不遠處的山道上龍行空、陶遁、毛九天一干人都趕了來。

他嘿嘿笑道:“我有沒有權力賣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有權力不買。”笑完之後,街邊小販一般大聲吆喝道:“天師符啊天師符,底價十萬,價高者得啊!這張隱形符已經衝到三百六十萬外加一隻虛彌戒,還有沒有人比這更高的,如若沒人再出更高的價,這可遁隱一切的天師符便要歸終南山這位老前輩所有了啊!八十二張天師符已爲鬼道周雄毀去大半,目前就只剩這十張,這第一張看來是要明花落定了啊!我數三聲啊……”

“一!”

“二!”

“三……”


“慢着,我出三百六十一萬,加一套麒麟爪!”出聲的老者滿面紅光,想來這個價錢是下極大的狠心才喊出來的。

“哇,這位老前輩出了三百六十一萬加一套麒麟爪啊,還有比這更高的麼?”馬萬財纔不管終南山那位老者殺人的目光。

“唐老大!你是真要跟我搶了!”終南山老者衝姓唐的老者大聲呵斥。

唐老跟他顯是多年的朋友,臉色有些窘迫,最終鼓起勇氣道:“憑什麼天師符就你鍾老三買得,我唐老大就買不得?!”

鍾老三一口氣更往上衝,咬牙切齒道:“好,好!我拼了傾家蕩產,你也別想買到天師符!我出五百萬!原先那隻虛彌戒照搭!”

唐老大急了,“喂喂喂喂,鍾老三,你總共纔多少家當?你是瘋了不是?”

鍾老三臉脹得通紅,喝道:“你要搶就繼續搶,別那麼多廢話!”

唐老大連點幾下頭,“好,好,好,好!我們倒看看誰能買下這張天師符!八百萬加麒麟爪!”

“九……八百一十萬!”鍾老三終究還是不敢亂叫天價,叫了個“九”字,後面的“百萬”卻不敢接上了。

“八百五十萬!”

“八百六十萬!”

……

兩老爭得面紅耳赤,馬萬財卻樂得呵呵直笑,馬研靜有點不忍心,一對幾十年的老朋友,就這樣反目,其中一方還甚至傾家蕩產,不禁扭過了頭去。

羅總在後面爲兩老口中吐出的天文數字直數手指頭,喃喃自語:“這些老道士還真是有錢,看來他們給大富人家捉個鬼驅個邪都是按五位數六位數甚至七位數收錢的。”自語着又癡癡一笑,“嘿,或許,抓個妖怪送去動物園哪裏的,可能賺的錢還多些,這比我以前開公司可還容易賺錢啊!”想着日後自己道法有成,呼風喚雨以抗旱災,受萬民敬仰的場面,就不禁飄飄然起來,險些就給一陣寒風颳走。

“馬萬財,你拿天師符這等仙物在這拍賣,也不怕遭天譴?!”龍行空、陶遁、毛九天一干人擠過了人羣。

馬萬財沒聽到似的,繼續吆喝。

陶遁青筋一凸就要發作,龍行空一把按住了他,緩步過去,“馬少當家,你大伯呢?我們大夥兒有事跟他相商。”

馬萬財吆喝聲一停,嘿嘿笑道:“我大伯我三叔我老爸老媽不在,馬家便是由本少當年做主,有什麼事,跟本少當家說就成!嗯嗯,看你眼色,老盯着我手裏天師符,看來你們都是爲了天師符而來咯!嗯嗯,放心,看大家一起出生入死多次的份上,我會打個折給你們的!不過現在可不能亂了規矩,拍賣就是拍賣,誰出的錢多,天師符便歸誰,不過各位放心就是,等拍賣完畢,寫欠條的時候,我會讓你們按八折算的,現在開始叫價吧!”

龍行空剛纔的城府一下全沒了,怒喝道:“馬萬財!天師符是我們大夥兒一起從妖精手下搶來的,你們馬家想獨吞天師符?!”

馬萬財嘴一撇,“我馬家想獨吞天師符的話,還會把天師符拿出來?”忽然裝出一副可憐相,“其實呢,也不瞞各位前輩,天師符雖爲我小師弟所得,不過天師符卻也算不得我們馬家所有。要知道,天師符乃仙物,理應屬於仙家,這不是,閻王爺都派小閻公主前來了,這天師符本來都是要交由閻王爺上交天界的,不過我小師弟與小閻公主還有些交情,這才求得小閻公主留下天師符的。只是呢,閻王爺乃清廉神官,突然少了這麼多的天師符不能上交天界,閻王爺總要交些東西上去打發疏通吧。”

龍行空、陶遁等紛紛怒“呸”出聲。

“什麼小閻是閻王爺派來收天師符的,我今天還沒碰到地府的鬼差,根本就沒這回事!”

“我呸!天界還用得我們人間的錢,我們這些破銅爛鐵的法寶他們看得上眼?!”

“你這話還是拿去騙三歲小孩吧!”

……

馬萬財笑眯眯地聽他們“呸”完,嘴往右邊小閻那一撇,“小閻公主,到你了。”

小閻立即重咳一聲,嚇得全場安靜,頓了好一會兒,驚人心魄的呵斥聲撕裂冰冷的空氣:“我閻王爸爸吩咐誰來辦什麼事還用通通向你們交代嗎?!本姑娘她媽就是奉天旨來收回天師符的,怎麼了,有誰不服的站出來跟我驕傲哥哥單挑啊!你!上次還沒給教訓夠是不是!”手一提,一股奈潮毫無徵兆地從地下冒出,捲住陶遁雙腳,“竟敢呸我!我叫你呸!”奈潮卷着陶遁陡升十米高處,然後“撲通”摔下,幸虧地上積雪夠厚,陶遁整個上半身沒入雪中,兩腿朝天,還能亂踢,看來還活着。

焦傲同時折了折手指骨節,發出炒豆子般的脆響,鋒利的眼光實質般掃過人羣,包括周真人這等百年修爲的老前輩在內,所有人覺一面刀鋒劃過自己的身體,隔着厚實的冬裝,皮膚竟有疼痛感覺,忍不住手腳發抖。

最先開口的是毛九天,“小閻公主都向着馬家了,看來事情是沒有商量的餘地咯?”

小閻本就夠大的眼睛陡然一鼓,重哼道:“你還想怎樣?!”

毛九天眼珠一瞟頭插雪地拔不出來的陶遁,手心不禁滲出冷汗,準備好的狠話再吐不出口,咽口口水潤潤喉,強自鎮定道:“我想出一千五百萬買下那張隱形符。” 毛家能與馬家齊名,這千百年來積累的財富果然非同小可,一出口就是一千五百萬。

剎那間,無數道鄙夷的目光同時投向毛九天,不過礙於小閻公主的淫威,龍行空等都不敢罵出聲來。

馬萬財則樂開了花,“一千五百萬啦,還有人比這更高的麼?”

原先爲那張隱形符爭得你死我活唐鍾二老也給這個數字嚇着了,清醒過來卻也暗自慶幸,如若真讓自己買了,保不保得住不說,首先就得讓自己傾家蕩產。

吆喝幾到,再無人加價,馬萬財學着拍賣腔調叫道:“一千五百萬一次~~~一千五百萬兩次~~~一千五百萬成交!”大笑着便對毛九天一番恭喜,“大宗師就是大宗師,一口定江山啊,夠魄力!來,我們偉大的毛天師,沒有足夠的現金的話,請到這邊籤欠條!”

毛九天本來還和龍行空、陶遁等人講好要馬家乖乖吐出天師符的,如今卻一口價就買下了第一張天師符,回頭看了看毛小娜和呂中原,卻不敢再看龍行空等人了,快步過去簽字收符。

馬萬財把欠條深深收入內衣袋裏,心中冷笑:“嘿嘿,老狐狸,等九張天師符全部賣完,叫你們欠了我一屁股債,本少當家再要你們好看去了。”高聲叫道:“下面進入下一輪拍賣,萬獸符!”

毛九天已經豁出去了,再不管龍行空等人眼色了,“五百萬誰敢跟我搶!”回頭一瞪小門小派羣道,果然羣道到口的價都吞了回去。

龍行空心中愈發惱火:“好你毛九天,就知道你個雜毛最是信不得!”喝道:“毛大天師,口氣可莫太大,天下如此之大,可還是有人敢跟你搶的。我龍行空,六百萬!”

已然撕破臉皮,毛九天繼續叫道:“八百萬!”

……

一輪叫價下來,萬獸符同隱形符一樣,也擡到了一千五百萬的天文價位。

龍行空臉白了不少,他龍虎山之前歷任掌門大多都以除魔衛道爲己任,卻沒積累多少財富,情急下一把將剛從雪地裏拔出來兀自冷得發抖的陶遁拉過來,“陶兄,我龍虎山馳名龍虎早在百年之前飛昇而去,這張萬獸符我龍虎山志在必得,你茅山派助我奪得此符,我定以萬獸符助你茅山辦三件大事。”

陶遁裹在一件厚實在皮衣裏哆嗦好一陣子,“我……我……我呸!我……不知道……自己買天師符……自己給自己……辦無數件事啊!況,況且第九浩劫迫在眉睫,誰敢保證自己能夠……活下來的啊?有張天師符就……多好幾層保障,我助你……買個屁!茅山派,一千五百一十萬!”

他此話將第九浩劫的事說了出來,全場立即沸騰。

“第九浩劫要發生了?!”

“難道是驚天九算?!”

“這到底什麼時候的事了,怎麼沒人通知我?!”

“不行不行,第九浩劫要是發生的話,那,那……我得買張天師符護身才成!”

一些富得流油的小門小派纔不管什麼一僧二家三山,浩劫之下還是自己小命要緊,價錢再一度飛擡。

“一千六百萬!”

“一千六百五十萬!”

“兩千萬!”

……

馬萬財、馬心決更是樂翻了天。焦傲則沉下了臉,“驚天九算,好像在哪聽過……”聽得體內蝠王提醒,想了起來,“平心說的是,正是一年前在翼蝠洞碰到的那個毛髮老頭的大本領,當時滅世都爲之動容。可師母爲什麼要說是她夜觀星相所覺,他們爲什麼要騙我?”

也不知這些道士是真有那麼多的錢,還是心想反正都是打欠條,先弄到天師符的要緊。

見龍行空在財富上根本爭不過毛九天等人,小閻略顯着急,狠狠跺了馬萬財一腳,“記得我的龍鳳鐲!”


馬萬財抱腳痛跳之後,苦着臉道:“我當然不會忘記你小閻公主的天大功勞,龍鳳鐲是怎麼也逃不掉的。”當下就朝龍行空呼道:“龍大掌門,剛纔聽你說,你龍虎山以神獸龍虎馳名,對這萬獸符志在必得?”

龍行空聽他語氣似有商量餘地,便是一喜,不過一想自己跟他只有怨沒有恩的,又不相信他會給自己什麼好處,滿臉遲疑,“是又怎麼樣?”

馬萬財道:“是的話,再怎麼咱一僧二家三山也是連枝同氣,咱大伯也常教我要顧全同道情誼。聽說你龍虎山有一對什麼‘月老三世緣’的龍鳳鐲,我三妹對這些還有那麼點興趣,兩千萬,加那對龍鳳鐲,這萬獸符便是你的了!”答應魔鬼小閻的,這對龍鳳鐲他是怎麼也得得到,不然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不過說這話間他卻是滿不在乎的口氣,好像還是給了龍行空一個天大的人情。

馬研靜聽得要龍鳳鐲的小閻怎麼變成了自己,柳眉一豎便要發作,馬萬財手一伸,堵住了她的話,“三妹,女孩子喜歡這種東西也是無可厚非的,沒什麼好害羞的!”連使眼色,不然要是讓龍行空知道急需龍鳳鐲的是小閻,恐怕就要給他大敲一筆了。

不過縱是如此,龍行空也在一驚之後,開起了獅子口,“原來是馬三小姐想跟男朋友緣定三生了啊,哈哈,好說好說,是馬三小姐要,我當然給啊,一千萬加龍鳳鐲換萬獸符,我相信一張天師符總不及妹妹終生幸福來的重要吧,馬少當家?”

馬萬財沒聽到似的,轉向一個叫到三千萬的老道,“哇,三千萬了啊,道長誠意感動天地啊,再沒比這高的,萬獸符便屬那位道長了啊!三千萬一次,三千萬兩次,三千萬……”


龍行空急得大叫:“馬萬財馬小子!我跟你說話呢!你聽到沒有!”眼看就要他們成交,再不敢拿那擱在龍虎山裏好幾百年,對修道之人毫無用處的龍鳳鐲來敲詐,“好!兩千萬就兩千萬!”

馬萬財以一副欠揍的神色同情地看了剛纔那喜着的老道一陣,瞧向龍行空笑道:“早這樣不就早成交了?龍大掌門,來,這裏籤欠條!” 第九浩劫當前,馬萬財毫無人性的敲詐下,以毛家、龍虎山、茅山派財勢之雄厚,毛九天在奪得兩張,龍行空、陶遁在各奪一張之後,也是再無後繼之力。馬萬財卻是吃人不吐骨頭,面上誠懇地告訴大家打了欠條之後,錢慢慢還不急,心下則打着陰毒的主意。

包括已經奪得天師符的毛龍陶在內,所有人聽到這消息都是大喜,纔不想眼前這麼個嘴上沒毛的小子日後能有多厲害,先奪了天師符要緊,價錢擡得更高了。

於是呼,在馬萬財內袋裏的欠條上億後,龍行空帶來除妖的貼身法寶“霸龍角”與茅山重寶“混天綾”一同歸了馬家,而龍行空、陶遁也如願以償地各自得到了他們的第二張天師符。

當時馬萬財接過霸龍角,見羅總連咽口水的樣,想起答應過他的,要給找他一樣法寶,不過這霸龍角給馬家神龍配上絕對非同小可,可不能給了這死胖子,當下就把混天綾塞給了他,“豬頭師弟啊,看你這強健體魄,也只有這天寬地厚的混天綾才配得上你,師兄答應過要給你找樣好寶貝的,這個雖然師兄我也很想要,不過還是給你了!”

瞧他說得那麼豪氣,羅總也不禁心下感動,如獲至寶地捧着細軟的混天綾,肥厚的拇食二指輕捏混天綾一端,翹着一隻肥肥短短的蘭花指,挺着將軍肚“翩翩起舞”。

本來馬研靜也想要那柔美的混天綾的,不過現在看來,摸那混天綾一下都覺噁心。

之後毛九天還想奪下他的第三張天師符,馬萬財卻有意要他毛家威力無雙的“引雷針”,毛九天再怎麼無能,卻也不可能將傳家之寶交給外人的,忍痛放棄。

龍虎山、茅山的大寶貝也都收完了,馬萬財纔不管小門小派以後保不保得住天師符,又把矛頭指向一些勢力相對較大的門派,又以兩張天師符換來了兩張欠條和好幾件珍貴寶物。

一僧二家三山也就罷了,小門小派望塵莫及,不過如今兩個小門派也奪到了天師符,無數雙眼睛變得比兔眼還紅。

“哈哈,這最後兩張天師符……”馬萬財低頭看看符紙所書符咒,“呃,飛遁符,還有談兵符……”

話沒說完,下面雪坪中又沸騰開來。

“馬少當家,給我打張三千萬我的欠條,我要了那飛遁符!”

“我也三千萬的欠條買談兵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