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還不是那個李傑那個老不死的,他似乎對我有一些怨念,最近盯我得緊,所以小心一些也是好的。”

“哼,還不是那個李傑那個老不死的,他似乎對我有一些怨念,最近盯我得緊,所以小心一些也是好的。”

“王爺,小的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

“小仁,你是我心腹,有什麼話不要吞吞吐吐的。”

“鍾峯這次將你請來洽談,小的認爲這是除去你敵人的大好機會,王爺”……””

“小仁,你知道得太多了,這話也是你該說的嗎?”

“小的知錯了,失言之處,王爺不要怪罪。”

王義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說道:“小仁,你緊張什麼,我沒怪罪你,只是小心隔牆有耳知道嗎,再說殘害同僚這種事情王某怎麼會做呢,呵呵,小仁,你說對不對。”

“王爺說得對。”

王義換了一副高深莫測的神色說道:“我是不會殘害同僚的,可是我這同僚出個意外什麼的還是有可能的,不過鍾峯也不是個好鳥,這事還需從長計議,算了這事不說了,難得出來玩一次,小仁啊,你去幫我辦事吧,對了,別太張揚,把他們請到這個包間來。”

“是,王爺。”

葉逸正欣賞着李欣郭子琪動人心魂的舞姿,卻見一名男子上前說道:“這位公子,兩位小姐,我家主人有請。”

“嗯?你家主人是誰?”

“這個嘛,三位去了就知道了。”

“我爲什麼要跟你去?”葉逸一臉平靜地看着眼前男子。

“呵呵,小子,不要不識擡舉。”

“哦?你是那乳豬派來的人?”

“哼,你果然是個愣頭青麼,這樣也好,王爺還擔心你是個什麼來路,不讓我弄出動靜,這樣看來,這些擔憂都是多餘的,嘖嘖,多漂亮的小妞,王爺可真有福,小子去死吧!”

男子前一秒還在說話,後一秒突然抄着一個酒瓶就砸向葉逸!

“哐!”

“啊!”隨着玻璃碎裂的聲音,酒吧一片驚呼,隨即逃離了是非之地,遠遠觀望。

“嗯?”男子見葉逸躲過自己砸過去的酒杯有些意外。

“土包子,狠狠的打他,打他!”李欣也不知是受了音樂的影響,還是本性如此,尖叫着,和郭子琪欣賞着,完全沒有一絲害怕之意。

“喲呵,有點意思,不過,我可不是吃素的。”男子手中出現兩根黑色短棒,握在手中,小巧靈便,是近身搏鬥時的利器!

“後悔去吧,小子!”

“是嗎,身手不錯,不過,如果這就是你的驕傲,那你還是收斂一點吧!”

男子雙手直逼葉逸胸膛,男子相信,這一擊下去,眼前的少年,不死也得脫層皮。

然而,當他的手還離少年胸膛還有一定距離時,卻駭然地發現一股巨大的壓力將自己全身包圍,動彈不得,接着,男子感覺如泰山壓頂一般的沉重,一下子壓趴在地上,並將地板壓塌一大截!

“咳……”男子抹了抹嘴角的鮮血,一臉震驚之色!

“不……不可能……你是異能者?”

葉逸蹲下來,看着一動不動的男子說道:“這一次就當做教訓吧,本來呢我是不想下這麼重的手,可是你我都是男人,應該明白,有美人兒的時候,應該表現的強勢一點,英雄一點,抱歉了,回去告訴那個乳豬,以後招子放亮一點。” “看夠了嗎?看夠了可以走了吧?我的大小姐!”葉逸拍拍手說道,彷彿地上趴着的男子與他無關一般。

“哎,這麼一鬧,我也沒心思在玩了,小琪,我們走吧!”

郭子琪和李欣看也不看地上的男子,跟着葉逸離開了酒吧!

“這少年是誰?好厲害!那地上的人似乎是那人的保鏢啊。”


“是嗎?怎麼可能,這樣說來,那少年豈不是逆天了?”

“我倒是好奇那兩名女子是誰,似乎有些眼熟的樣子。”

“咦,還真是!”

就在葉逸走了後不久,幾名人員走上來將男子擡走,酒吧又恢復了平靜。

一處包廂內,王義臉色難看地看着臉色煞白的男子,問道:“怎麼搞的?嗯?”

“王爺,小的失手了。”

“失手?”

男子眼中閃過一絲驚恐說道:“王爺,那人是個硬茬,小的只感覺到身重如山,就被他按倒了,也許,他是異能者。”

“嗯?竟有此事?唉,算了,這事到此爲止吧,你去處理一下傷勢。”

“是,王爺。”

王義臉色陰冷,一臉不甘之色。

“呵呵,王市長,你怎麼一人在這發呆,鍾某的場子,不要拘束嘛,來人,去叫幾個極品的來伺候王市長,你們這羣小崽子,怎麼辦事的呢。”

“哼,王某還當不起市長一職!”

“唉,王市長怎麼能客氣呢,正的副的,都是市長嘛,呵呵,一樣,一樣!”

“鍾峯,王某的人在你場子受了傷,這事你不會不知道吧?”

“王市長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就是聽到有人說,這就趕來了不是,阿文,你去查查,到底是誰這麼不長眼!”

“是,峯爺。”

“王市長啊,你看你來一次也不容易,還出了這檔子事,這都是鍾某的錯,呵呵,一會我讓人給你準備個雅間,呵呵,你就不要生氣了。”

“庸脂俗粉而已,王某難得看上一個,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

阿文從外面進來,在鍾峯耳邊嘀咕着什麼。

鍾峯一開始還是笑臉,接着臉色變得古怪起來,最後竟然一怒,隨即又隱藏在眼底。

“咳,王市長啊,那個鍾某突然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辦,失陪一下,阿文,你好好伺候王市長,知道了嗎?”


“是,峯爺。”

王義將鍾峯前後表情看在眼中,心中一陣嘀咕後,突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來,那個少年是什麼來頭,竟然讓鍾峯都疏遠自己。

“不用伺候了,王某有事,就先走了,去告訴你家老爺,想要成事,就要拿出誠意來。”

“恭送市長!”

“不用了,哼!”

“無影,你出來下。”鍾峯在一間寂靜的屋子說道。

“峯爺,你叫我?”

“嗯,上次的任務失敗,阻攔你的人就是這個葉逸吧?”

“是的,峯爺,你怎麼又提起此事?”

“沒什麼,剛纔他又到了我俱樂部搗亂了一番。”

“竟有此事?要不要我出手?”

“不用了,那王義看不起我,我正要折一折他的銳氣呢,這個葉逸倒還幫了我一把,你出手?你能打得過他嗎?”

“這……峯爺放心,最近我修爲有所精進,那日的仇,我惦記着呢。”

“哼,修爲精進?我這場子中的消失的舞女,可是你下的手?”

“是,不過峯爺放心,不會有人知道的。”

“對了,我聽犬子最近想跟你修煉?”

“確有其事,不過我沒答應少爺。”

“哼,這個孽畜,無影,你功法太過歹毒,千萬別教他,知道了嗎,對了,最近又有幾單生意需要你出手一下,事成之後,我會再送你幾個貞女。”

無影眼中幽光閃過,說道:“多謝峯爺!”

“瘋夠了吧?”葉逸開着車說道。

“還行!”郭子琪看着城市夜景說道。

“唉,本來還想在玩一會兒的,不過還好,幫老爸省了一個月的工資錢,哈哈!”

“喂,你不會說真的吧,真要扣我工資啊?”

“當然,別以爲你佔便宜我們不知道,一個月的工資不過份吧?”

“這個……摸個腰握個手什麼的五萬,嗯,我現在有兩個月的工資了,不知道還可以消費什麼?”

“嗯?找死啊葉逸!”

“我說真的!”

“滾!”

六月的天熱得嚇人,即使是昇宏市這種沿海城市也如一個巨大的蒸籠,衣衫溼了又幹,幹了又溼,沉澱的生理鹽將一個個的衣服上染得一片又一片。

教室安靜得出奇,只有同學唰唰寫字聲,還有咬筆頭的聲音。

這是下學期的最後一科考試,具體到葉逸這班,就是考哲學。

哲學是什麼,就是你認爲它存在它又不存在,你認爲是這樣它又可以是那樣的東西,越是飄渺,越是深奧。

所以哲學難,難於上青天,學問是這麼一回事,考試就更是這樣了,教室的安靜不是因爲這是一羣好學生,恰恰相反,這羣孩子們正在伏蟄,他們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監考教師鬆懈的機會,到那時,纔是他們施展拳腳的時候。


一班的孩子們很鬱悶,今兒遇到了劉主任監考,這命運從一開始似乎就註定了。


“難道交白卷?”李泉忿忿地想道。

吳俊季和胡安咬着筆頭,看着唐曉雅落筆驚風雨,唰唰成音,再看葉逸撓手騷姿,煞有其事。兩人心裏真不是滋味,平時不努力,考試徒傷悲啊。

楊凱就耿直得多了,這傢伙自知作弊無望,索性在捲紙上畫起他的理想戀人來。可憐崔鶯兒那原本及其震撼人心的面目,在楊凱的筆下更是入木三分。好一個癡情的人兒。

李欣和郭子琪還在等待機會,因爲她們已經賄賂了葉逸,早上上學的時候還祭出了最拿手的煎雞蛋,讓葉逸一頓好吃,拿人家的手軟不是,這傢伙一定有辦法的。


鍾豪和他的狗腿子們已經交了卷,葉逸隨意看了一眼,心中有些詫異,這個鍾豪最近的氣息有點怪,難道他轉了性子?

劉主任今天如坐鍼氈,蒼天吶,她監考的是那個讓她做了幾天噩夢的學生,葉逸,這個惡魔一般的名字縈繞在劉主任的耳邊,心靈的每一個角落。

她彷彿又看到了一個個老傢伙在自己身上馳騁沙場的一幕,足足五個人吶,這些老傢伙如猛虎餓狼一般肆掠着自己”……”劉主任眼睛都快要噴出火來!

葉逸很得意,他突然發現李教授出這捲紙很有意思,什麼物質的意義,唯心主義唯物主義,相對和絕對等等躍然紙上。

葉逸似乎發現這些題並不難,唯一有些棘手的是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他很想抒發一下自己的見解,可是一想到某些驚世駭俗的東西被Z國當局狠狠地立爲無稽之談之後,葉逸選擇了老實。

不就背書嗎,這有何難,照搬照抄,不一定出彩,但一定不會錯的。看着滿滿的一卷紙字,葉逸忘情地欣賞着自己的筆跡,哥好歹也是一名學生不是嗎。

後背被踹了一腳讓葉逸從自美中脫離出來,他發現李欣正一臉憤怒地看着他,一雙腳在桌子下面亂踢個不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