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沒事,扛不住把他們送到治療室,再打!”一小隊長想的很清楚,不然的話怎麼給少爺彙報情況呢?

“唉,沒事,扛不住把他們送到治療室,再打!”一小隊長想的很清楚,不然的話怎麼給少爺彙報情況呢?

“嗯!”幾個小隊長都同意了,也只能是這樣,才能完成少爺交付給他們的任務。

頓時,修煉室裏面傳出了嗷吼的叫聲。

“啊!”

“啊,我的肚子。”

門外的五個小隊長面目相奎的一笑,知道里面都在幹什麼?

徐子雄回來以後,直接回到了原來的別墅裏面,躺在了牀上直接就休息了,沒有他們兩個在身邊,總算的清靜了一會。

——

第二天早上。

藍天大酒店裏面,一層已經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的服務員們早早的來到了酒店,開始佈置着。



而歐陽俊還躺在牀上摟抱着北曉詩,不想早早的起來,看着熟睡的北曉詩,歐陽俊的臉上露出的微笑。

歐陽俊的嘴貼上了北曉詩的額頭,當嘴脣貼上的時候,北曉詩被驚醒了過來,雙眼溼潤的看着歐陽俊。

“怎麼醒這麼早啊!”北曉詩小聲的問道。

“只是昨天晚上睡的早,就早早的醒了過來。”歐陽俊壞笑的說道。

“呃?”北曉詩回答道,當她的身上一陣癢癢的時候,北曉詩的小臉上慢慢的泛起了一片紅暈,而她的手拂在了歐陽俊的臉上。

“你好壞哦!”北曉詩嬌滴的說道。

“哪裏壞了?”歐陽俊猥瑣的說道。

“你看你,手都不老實,今天不是你堂姐結婚嗎?趕緊起牀吧!”北曉詩提醒道。

“等會兒再起,還有一件事情還沒有做呢?”歐陽俊說道。 一聽歐陽俊說還有一件事情沒做,北曉詩就知道是什麼事情了,頓時小臉已經紅撲了起來,窩在歐陽俊的懷裏,小聲的說道:“你就知道使壞,趕緊起來吧!我們一起去喊奶奶。”

“哦,你就不想嗎?”歐陽俊無語道,沒有想到北曉詩現在還正經了起來。

“不想!起牀。”說着北曉詩準備坐起來。

而一隻手拉住了北曉詩的小手,輕輕的用力一拉。

“砰!”北曉詩又躺在了歐陽俊的懷裏了。

“你真的不想?”歐陽俊壞笑的看着北曉詩。

“這幾天都被你給折騰壞了,你就不能讓我休息一天嗎?”北曉詩嬌滴滴的說道。

“呃?好像昨天讓你休息了一天呢?有沒有休息好啊!”歐陽俊問道。

“還沒有呢?”北曉詩回道。

“我可是很難受哦!”歐陽俊一副苦憋的樣子,用手指了指逢高的地方。

北曉詩順着歐陽俊的手指看去,毛毯凸凹的地方就像一座小山丘,看歐陽俊的樣子的確很難受,這幾天她的確被歐陽俊給折騰的不行了,想着用什麼方法給他解決掉。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說着北曉詩鑽進了毛毯裏面,小嘴貼了上去,輕輕的含蓄着。

“唔—”歐陽俊的臉上一怔,輕輕的一聲驚呼聲,感受到了柔滑溼溼的感覺。

北曉詩在毛毯裏面大汗淋淋,小臉紅暈的像火燒一樣,額頭在加速的上下移動,只是想歐陽俊能快一點,不知道她能堅持多長時間。

歐陽俊的全身的神經緊繃了起來,在北曉詩的溫柔的對待下,十幾分鍾後終於崩潰了。

北曉詩的嘴裏感覺多了一口唾液,直接吞了下去,用手擦了一下嘴巴,這才鑽了出來。

“好了吧!”北曉詩看着舒服的歐陽俊說道。

“嗯!你是不是…”歐陽俊看着北曉詩嘴邊上的殘羹說道。

“被我吞了!”北曉詩點頭說道。

“哦!這東西美容的,對你們女人身體有好處。”歐陽俊笑着說道。

“哼,不理你了,我去洗澡了。”北曉詩的小嘴一嘟,說完後直接起身下牀朝浴室走去。

歐陽俊也想去洗個澡,但北曉詩進去了,還是等她出來吧!躺在牀上等了十幾分鍾,終於看到溼漉漉的北曉詩披着浴巾出來了。

“洗好了啊!”歐陽俊從牀上站了起來,對着北曉詩說道。

“嗯!你也去洗一下吧!”北曉詩走到梳妝檯,拿起吹風機吹着她的黑色秀髮。

“我這就去。”歐陽俊穿着拖鞋,走到浴室裏面開始洗澡。

十幾分鍾後,北曉詩已經梳妝打扮好了,穿着一套白色印着淺淺的桃花瓣的連衣裙,聽到浴室的門打開了,看着歐陽俊下身圍着一件浴巾包裹着身體,而頭上還是溼漉漉的,時不時的還流下了幾滴水珠落在肩膀上,然後從光膀的肩膀上順着身體流了下來,最後被圍在下身的浴巾而吸乾了。

“你看你,連身上的水都不擦乾淨?”北曉詩撇了一眼看着走出來的歐陽俊說道,真沒有想到歐陽俊還這麼懶,連身上的水珠都懶着去擦。

“這不是有你嗎?呵呵!”歐陽俊走到北曉詩的面前,雙眼勾勾的看着一道風景線的北曉詩,笑着說道。

“呃?”歐陽俊說的話一下子把北曉詩給哽咽住了,北曉詩都不知道說什麼?不過她的手放在了歐陽俊身上的浴巾上,用力一拉,浴巾已經到了北曉詩的手中。

歐陽俊頓時感覺到身上涼颼颼的,一看北曉詩的手中,正是他下身裹着的浴巾,對着北曉詩笑着說道:“你想讓我曝光啊!”。

“呵呵,你不是指望我嗎?”說着北曉詩撒嬌的手,拿着歐陽俊身上的浴巾,慢慢的放在了歐陽俊的身上,開始給他輕輕的擦了起來。

“嗯!還是有老婆好啊!”歐陽俊看着北曉詩手中的動作,在那裏得意的笑着。

北曉詩還沒有擦兩下,一下子把浴巾放在了歐陽俊的肩膀上,抿着小嘴在那裏笑着說道:“好了!”

“啊!不是吧!這樣就擦好了。”北曉詩的一扔,把歐陽俊弄得一頭霧水,傻愣的站在原地。

“還是你自己擦吧!我先去看奶奶了。”說完後北曉詩就往房間外面走去。

“唉!這女人都是什麼脾氣啊!真有點摸不透?”歐陽俊拿着肩膀上的浴巾,搖了搖頭,開始擦着身上的水珠。

等歐陽俊擦拭完身上的水珠後,看着牀上擺放着一套整齊的西裝,還要一件白寸衫,一條領帶,看着衣服,歐陽俊苦笑了一聲,北曉詩不會是想讓他今天穿這一套衣服吧!

“唉!”歐陽俊輕聲的嘆了一口氣,只好拿着白寸衫穿了起來,把下身的衣服都穿好了,套上了西服外套,只剩下一條領帶,可是歐陽俊不會打領帶,一把抓住領帶一下子塞到口袋裏面。

等穿好了衣服,歐陽俊套上了黑色的皮鞋,拿起了牀頭邊上的香菸和打火機,才悠閒的朝外面走去,來到了奶奶的房間門口,看着房門沒有關上,聽着裏面傳出來的笑聲,知道北曉詩肯定是在逗奶奶開心呢?

站在門口的歐陽俊,從口袋裏面拿出了一根香菸放在嘴裏叼着,打火機“砰”的一聲,火苗激情的一下蹦了出來,燃上了香菸,歐陽俊輕輕的吸了一口,才走了進去。

北曉詩正和奶奶在聊着呢?看着歐陽俊走了進來,而發現了白寸衫上的領口是開着呢?不是把領帶放在了牀上了嗎?怎麼歐陽俊沒有打上呢?

“阿俊啊!你來了啊!”這時奶奶也發現了歐陽俊,對着歐陽俊說道。



“嗯!奶奶,吃早餐了沒有啊!”歐陽俊笑着問道。

“哦,已經吃過了,這不是早上服務員送過來的嗎?”奶奶說道。

“呃?”

“你們還沒有吃吧?趕緊下去吃吧!這不是阿倩馬上要舉行婚禮了嗎?”奶奶催促道。

“奶奶,不是現在還早嗎?”歐陽俊說道。

“吃好了待會兒去給阿倩幫幫忙啊!”奶奶說道。

“呃?”聽着奶奶的話,歐陽俊的雙眼都快成魚肚白了,這歐陽倩本來就是喜富厭貧之人,奶奶都不知道什麼情況,還要他去幫忙,這都討人嫌了,幫忙有意思嗎?

“奶奶,要不一起去吃點吧!”北曉詩發現歐陽俊臉上已經緊皺了起來,一副黑臉框,於是趕緊對着奶奶說道。

“你們去吃吧!我先下去看看。”奶奶說道。

“好吧!”北曉詩趕緊走到歐陽俊的身邊,拉着他的胳膊,把他往門外拽。

奶奶也跟着後面走了出來,鎖好了門,對着北曉詩和歐陽俊說道:“曉詩,一起下去看看,準備了怎麼樣了。”

“嗯!好的,奶奶。”北曉詩點了點頭,拉着歐陽俊跟着奶奶後面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在一樓電梯門口,三個人從裏面走了出來,朝大廳這邊走了過來,奶奶邊走了邊說道:“俊兒,你們兩個去吃早餐吧!別把身體給餓壞了。”

“呃?好!”歐陽俊點頭說道,然後帶着北曉詩朝餐廳走去。

奶奶看着歐陽俊小兩口子,在後面偷着樂着,就是不知道何時能抱上曾孫子,看着他們身影的消失,然後繼續朝大廳方向走去,不過看着大廳裏面,歐陽政和尹凝珊在忙綠着指揮着,佈置着整個大廳。

“阿政,在忙着啊!”奶奶走到了歐陽政的身邊,對着歐陽政說道。

“啊!大姑啊!你怎麼來這麼早啊!”歐陽政看着面前的歐陽俊的奶奶,笑着說道。

“大姑,你怎麼這麼早啊!”這時,尹凝珊聽到了歐陽政的聲音,轉頭一看是大姑,馬上就嬉皮笑臉的說道。

“呵呵,這不是阿倩今天要結婚了嗎?這不來看有什麼能幫一下。”奶奶笑着說道。

“大姑,你坐的就可以了,這裏有我們就行,那敢還邀請你大駕幫忙呢?”尹凝珊馬上就說道。

“凝珊,你怎麼說話的呢?”歐陽政一聽身邊老婆說的話,怎麼有點酸醋的味道,對着老婆尹凝珊呵斥道。

“呃?大姑,我…”本來尹凝珊是想不勞請大姑,反而自己說得話反過來了。

“沒事,凝珊說話我又不是不知道,就這直脾氣,呵呵。”奶奶畢竟是過來人,都看透了尹凝珊的脾氣,心裏對她知根知底,反而奶奶不生氣。

“大姑啊!你就坐在邊上休息一下吧!有我們就行。”歐陽政拉着歐陽俊奶奶的手,把她按在邊上的椅子上,對着服務員說:“小姐,給泡一杯茶過來。”

“是,先生,馬上就來。”邊上的服務小姐馬上朝後臺走去。

“大姑,你就先坐着,等着中午看婚禮吧!”歐陽政笑着說道。

“是啊!大姑,你就好好休息一會兒。”尹凝珊接着說道。

“那好吧!我這老婆子就閒在這裏,就等着嘴吃了,呵呵。”歐陽俊的奶奶坐在椅子上笑着說道。

“大姑,你這說的什麼話啊!你來了我們就高興,這阿倩啊年輕氣盛,不懂事啊!你就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尹凝珊笑着說道。 “凝珊,你先去看看有什麼要做的,我在這裏陪着大姑聊一會兒。”歐陽政就怕自己老婆不太會說話,趕緊對着身邊的尹凝珊說道。

“哦!我這就去。”尹凝珊不知道歐陽政什麼意思,這不是趕她離開嗎?但現在人多,她也不好發飆,只好自己默默的走開了。

“大姑啊!你看凝珊不懂事,你就別生氣了。”歐陽政苦笑的說道。

“呵呵,阿政啊!你有不是不瞭解凝珊,她就是口直心快,沒什麼大不了了,你看倩兒不都今天結婚嗎?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在這裏坐着就行。”歐陽俊的奶奶笑着說道。

畢竟歐陽俊的奶奶是過來人,現在看着大廳裏面的人都忙的不得了,這還是要歐陽政陪着她的話,這肯定要遭尹凝珊心裏的咒罵了,而奶奶已經六十多歲了,雖說幫不上大忙,但不能佔着今天的主角陪自己在這裏聊天啊!她趕緊催促着歐陽政,讓他去忙自己的事情。

“大姑,你看你說的,這不是有凝珊嗎?”歐陽政坐了下來,其實也想和麪前的大姑聊聊,想了解一下這段時間歐陽俊到底幹了些什麼?畢竟歐陽倩的話對歐陽政的心理面留下了一點陰影。

“你看凝珊一個人哪指揮了過來啊!你看這麼多人,你就去吧!”奶奶再三催促道。

“那好吧!”看着面前的大姑,歐陽政知道今天畢竟是歐陽倩的人生大事,這要是婚禮辦不好的話,這可是要遭陳副市長的捱罵啊!只好站了起來,不好意思的笑着對坐在椅子上的大姑說道:“大姑,那你就先坐着,我就先去忙了。”

“去吧!”歐陽俊的奶奶推了推手對着歐陽政說道。

“嗯!”歐陽政點了一下頭,朝尹凝珊走了過去。

等歐陽政來到尹凝珊的身邊的時候,服務員端着一杯茶送到了歐陽俊的奶奶邊上的桌子上。

歐陽俊的奶奶邊喝着茶邊看着在大廳裏面忙碌的人羣,而在餐廳裏面的歐陽俊和北曉詩正在吃着早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