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一次兩人光明正大,她以他的女朋友身份自居。

唯一的一次兩人光明正大,她以他的女朋友身份自居。

在外人可能不知道這些,只有知道內情的人才知道她和司厲霆有多艱難。

蘇錦溪靠著司厲霆的懷抱,她的身體在輕輕的顫抖著。

司厲霆將她擁抱得更緊,他知道蘇錦溪是什麼心情。

他的臉上還是維持著淡定:「是,之前我一直都在追她,無奈人家不答應。

我只有以虛擬的身份接近她,帶她做任務,這件事她一直都不知道。」

「哇,好浪漫啊,鎚子,你說你命怎麼這麼好?」小A一臉少女的痴笑。

顧南滄的表情不太好,這麼說來蘇錦溪那時候心中並沒有司厲霆,也就是在最近的日子裡她們才在一起。

自己到底還是回來晚了么?

小B饒有興緻的看著紅玲,「你都聽到了吧,不管是門主大大還是T,都是主動接近小鎚子的。」

「現在人都見到了,你也該走了吧。」

紅玲冷哼一聲轉身離開,還好她在之前拍了不少照片,回去小姐們問到她也可以交差了。

顧南滄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沒想到你就是T,先坐吧。」

「我也沒想到你會是滄海。」司厲霆在進門的時候就發現了顧南滄的存在。

滄海,顧南滄,他馬上就明白了。

他心中也慶幸自己和蘇錦溪早一步在一起,否則結果還真的很難說。

司厲霆牽著蘇錦溪坐下,有他的存在,其他人再也不敢開蘇錦溪和門主的玩笑。

席間司厲霆和顧南滄你來我往喝了不少酒,其他人早就醉倒,清醒的就只有兩人。

就連蘇錦溪才喝了幾杯就面色潮紅靠在了司厲霆的懷中睡了過去。

顧南滄刻意忽視蘇錦溪,「司總的酒量還真好。」

「顧總的也不差,說起來顧總還是個大忙人,想要和你約個時間見面都很難。」

司厲霆也不打算白來,既然顧南滄就是G公司的總裁,現在正是談合作的好時機。

「我難見還是你難見,帝凰的總裁向來神秘低調,多少人排著隊都見不到。」

司厲霆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連唐茗都不知道他的身份,顧南滄卻是知道了。

「你知道是我?」

「先前不知,但最近林家被帝凰打壓,我發現了一個人。」

「哪個人?」

「林均,他是你身邊的人,所以我才猜測你就是帝凰的總裁。」顧南滄的警惕性很高。

「既然顧總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就不和顧總繞彎子了,最近顧總手中有個大項目,我很有興趣。」

顧南滄看了看他懷中睡得小臉紅撲撲的蘇錦溪,「司總,關於項目的事情最近唐總也在聯繫我。」

司厲霆和唐茗都想要拿到這個項目,司厲霆不是為了利益,只是為了扼制住唐茗。

但主導權在顧南滄手中,如果以顧南滄和蘇錦溪之前的關係,那麼自己就是他的情敵,說不定他會拿給唐茗。

「我知道,這次的項目對我來說很重要。」不管結果如何,司厲霆也會儘力一試。

「唐總也說過對他很重要的話。」

從那天在游輪上因為蘇錦溪,司厲霆和唐茗正式宣戰,恐怕自己的選擇對他們來說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顧總,從帝凰和唐氏兩個公司來看,帝凰不管是從規模還是其他方面都遠遠高於唐氏。

G公司回國第一個項目,想必你們也是十分看重的,強強聯手,才能達到雙贏的局面。」

顧南滄只是輕輕笑了笑,「今天只是聚會,我們不談公事,正好明天我約了唐總,要是司總不介意的話,明天你們可以一起來。」

司厲霆看著那談笑風生的男人,他的心深的讓自己都看不見。

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誰也不知道。

「也好,時間不早,我帶蘇蘇先回去了。」司厲霆將蘇錦溪一把抱了起來。

「司總請留步。」

「顧總。」

「如果你真的愛她,請善待於她,如果你敢讓她傷心難過,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她從你身邊帶走。」

顧南滄今晚經歷了太多情緒變化,從震驚又到失望。

驚嘆蘇錦溪就是小鎚子,又因為她心中有其他男人而難過。

偏偏感情不像是項目,只要費盡心思搶就夠了。

哪怕是將蘇錦溪搶到身邊,如果她的心裡還有司厲霆,自己還能如何?

「我不會,永遠不會。」

顧南滄點燃了一支煙,他倒是希望司厲霆會,至少這樣能夠有一點機會。

司厲霆抱著蘇錦溪離開,只有自己在身邊的時候才會讓她碰酒。

出門的時候一個女人叫住了他,「霆,你也在這裡吃飯?」

司厲霆腳步微頓,看到身穿一襲黑色性感連衣裙的華晴,她也是帶著酒氣出來的。

「和你有關係?」

華晴本還想要說些什麼,卻看到司厲霆的懷中抱著一個女人。

「她是誰?」

蘇錦溪的頭埋在司厲霆懷中,華晴還沒有認出她就是司厲霆身邊的助理。

「和你有關係?」司厲霆還是那句話回答她。

「霆,你一定要對我這樣嗎?我知道你是怪我當年……」

「夠了,當年的事情我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你也沒必要再提當年。

我家寶貝兒喝醉了,我得送她回家休息,就這樣吧。」

華晴臉上一片不甘,「我不信!明明這麼多年你身邊一直沒有女人。

老爺子給你介紹的女人你一個都沒去見,你心中分明是有我。」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影后,你怕是演戲上癮了,以為全世界都得以你為女主。

我不和其她女人交往是因為她們和你一樣噁心,要是你歸咎成和你有關,那麼也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霆,我從來都沒有忘過你,我那時候也是……」

「你是為了什麼我不感興趣,我只想要告訴你一句話,別來煩我,我現在過得很好。」說著他腳步不停直接離開。 蘇錦溪的酒品很好,像是一隻睡著的小貓咪在他懷中。

司厲霆緊緊將她擁入懷中,「蘇蘇,你不會離開我吧?」

蘇錦溪彷彿有所感應似的睜開睡眼迷濛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問道:「三叔,你怎麼了?」

「蘇蘇,你會離開我嗎?」

窗外灑落進來的光芒忽明忽暗,蘇錦溪看不清楚司厲霆的臉,但她卻能夠從他身上感覺到濃濃的悲傷。

「只要三叔不捨棄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三叔。」蘇錦溪伸出手指,「不信我們拉鉤。」

這樣孩子氣的動作,司厲霆卻是緩緩將手指勾到了蘇錦溪的小拇指上。

「那說好了,永遠都不許離開我。」

「嗯,說好了。」蘇錦溪腦袋一偏又歪到了他的懷中睡去。

宿醉的後果就是第二天早上醒來腦袋天旋地轉,蘇錦溪趴在床上有氣無力。

「三叔,我好難受……」

司厲霆給她揉了揉太陽穴,「以前沒喝過這麼多酒?」

「嗯,我很少會喝酒,昨晚高興嘛,你明明是T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蘇錦溪攬著他的脖子掛在他身上。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時候你心裡沒有我,說了你會和我一起玩?」

「三叔,我覺得這世上的事情還真是奇妙,滄海竟然就是顧南滄,你知道嗎,那晚在美國的時候我就遇到他了。

我們都在同一個餐廳,但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後來因為威爾的事情他陰差陽錯救了我,我們才相識。」

蘇錦溪回味著和顧南滄的經歷,簡直比小說都還要精彩。

司厲霆的手指劃過她的眉眼,「蘇蘇,我不喜歡你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男人。」

「好,以後我不提了,呀,都八點半了,三叔你怎麼不早點叫我?」蘇錦溪急吼吼的起床。

「不急,今天不用去公司,我約了顧南滄,蘇蘇,昨晚你們喝醉了我和他談過合作的事情。」

蘇錦溪停住動作,「三叔,那他怎麼說?」

「他很狡猾,說不談公事,讓我們今天去了再談,而且同時他還約了唐茗。」司厲霆沉聲道。

「啊?顧總這是在玩什麼花樣?」

「去了就知道了,其它事情我都能夠算到,顧南滄隱藏的很深,我算不到。」

「那我趕緊起來,可不能遲到了。」

蘇錦溪利落的起身梳洗,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煥然一新。

司厲霆眼前一亮,「我的蘇蘇,你總是能夠給我驚喜。」

「總裁,現在你該叫我蘇助理了。」蘇錦溪調皮一笑,替司厲霆拉開了車門,「總裁大人,請吧。」

司厲霆輕笑著伸手將她攬入懷中,將她抱入車子。

蘇錦溪嬌呼一聲,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三叔,你是不是要嚇死我,在其它地方可不能這麼做了,我是你的秘書。」

「笨蛋,多少秘書都是秘密情人,這一點你要知道。」

蘇錦溪不滿意情人的稱呼,「情人是見不得光的。」

「我會儘快讓你成為司太太的。」司厲霆眼中閃過一道堅定。

只要這次的項目能夠成功從唐茗手中搶下,那麼唐茗就沒有了任何可以拿來交換的籌碼。

感受到他的認真,蘇錦溪點點頭,「嗯,我相信三叔。」

唐茗這邊也是精心準備,詹助理陪著唐茗這麼久的時間,也還是頭一回看到唐茗這麼緊張。

「唐總,你額頭上都出汗了,你擦擦吧。」

唐茗從上衣口袋拿出手巾擦了擦,「詹助理,你說我們會贏嗎?」

「唐總,這幾天你都沒有睡過一天的好覺,一直在研究G公司,我想咱們做了這麼多功課,應該不會輸的。」

這次的結果還真的不一定,G公司在美國就是超級上市大公司,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突然回國發展。

從他們之前的做事風格來看,就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毫無規律可循!

每次的中標結果都很出乎意料,唐茗的心中才會這麼沒有底氣。

兩輛車子同時到達,唐茗和司厲霆同一時間下車。

「你怎麼在這?」唐茗冷漠的問道。

「你能來,難道我就不能來了?」

才見面兩人身上就已經出現了對立的氣息,蘇錦溪和詹助理也都出現在兩人身後。

兩人對視互相點了點頭,誰都沒有想到不久前還一起公事的助理,轉身就變成了對立。

唐茗並不知道顧南滄還同時約了司厲霆,這顧南滄究竟安的什麼心?

兩方人馬一起進了包間,顧南滄已經在裡面等候了。

「顧總。」唐茗雖然有些不滿顧南滄將司厲霆也叫來,但臉上還是帶著微笑。

司厲霆的臉上常年都是一個表情,哪怕是他有求於人,他也不會低人一頭。

顧南滄的視線卻是朝著蘇錦溪看來,「身體沒事吧?我讓人給你準備了暖胃粥。」

「早上起來有點頭疼,現在好多了。」蘇錦溪知道他是滄海之後,對他也就沒有那麼疏遠的態度。

司厲霆眸光之中閃過不悅,唐茗也好奇顧南滄似乎比起之前和蘇錦溪關係又好了點。

三個人都同樣喜歡著一個女人,房間中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大家先坐吧,今天讓你們都來,也就代表著我想要將項目拿給帝凰或者是唐氏集團。」

雖說是二選一,但是誰心中都沒有底,幾人落座完畢。

唐茗率先開口:「顧總,這個項目我認為唐氏集團比帝凰更加適合。」

「為什麼?」

「我研究過帝凰,最近光是幾十億的大項目就已經有了好幾個,就算是帝凰財大氣粗,資金也不會那麼充裕吧?」

唐茗也一直在尋找帝凰的弱點,從修建火葬場,到美國的項目被搶,以及他們本身的項目。

光是資金周轉就需要一筆龐大驚人的數目,帝凰做的大可以是優點,也可以成為缺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