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必成看到照片上的人,神色一變,隨即沉聲道:「他犯了什麼事?」

商必成看到照片上的人,神色一變,隨即沉聲道:「他犯了什麼事?」

孔志龍觀察到商必成的變色,知道他肯定認識照片上的人,不動聲色道:「此人闖入廬陽古武世家崔家,殺了崔家家主在內共計九人,其中有四位靈異者。

商必成面色再變,敲了敲桌子,沉吟半晌道:「你們確定是他。」

孔志龍看到商必成沉重神色,與兩個同伴對視了一眼,眉頭微皺問道:「此人有什麼問題?」

「這個人、、、」商必成想了想道:「此人背後想必有極厲害的人物,他眼中似乎根本沒有國家,對國家根本沒有敬畏之心。」

「什麼意思?」孔志龍眉頭皺的更深了。

「也就是說,你若敢動他,他會殺了你們。」商必成看著孔志龍三人道。

「此人如此猖狂?」孔志龍身後一個長發青年神色有些不悅道。

「以我觀察,他是一個一點也不猖狂的人,但又不把國家的任何規則放在眼裡,也就是說只要惹了他,他可能行事無忌。」商必成回想易修說出手就出手的場景,說道。

「不把國家放在眼裡的人,最是危險,商隊長就任由這樣的人在你的地盤存在?」孔志龍是個絕對愛國之人,最是討厭那些不顧國家利益,不管社會規則的人。

商必成斜眼看著孔志龍道:「我又打不過他,我能怎地?」

「打不過,可以向上級申請強者過來,怎能任由他放肆?」孔志龍怒道。

商必成翻了個白眼道:「可是人家不很放肆啊!」

「他殺了我廬陽的人,而且還是九個人。」孔志龍盯著商必成說道。

「哦!」商必成吐出一個字,心想反正死的又不是我徽州的人。

哦?哦什麼意思?孔志龍臉色變得鐵青,盯著商必成道:「我要去捉拿兇犯,商隊長不給予幫助?」

「我可以帶你們去,但我希望到地方再了解一下情況,如果你們要動手,我不會參與。」商必成看著孔志龍三人一字一頓說道。

「你就這麼怕那人?」孔志龍惱怒道,他覺得商必成作為徽州潛龍分隊隊長,實在太懦弱了些。

「雖然對他了解的不深,但我能感覺到,他真的敢殺我的,這就很可怕了。」商必成說道。

孔志龍冷哼一聲,神色露出不屑,覺得商必成此人貪生怕死,實在不配為潛龍的成員。

商必成自然看出孔志龍三人對自己不滿,但他一點都不介意,相較於面子,活著才最重要,不知為何商必成總感覺照片上那人很可怕,他惹不起,只要不在徽州造成混亂,他就盡量不去管。

神奇小屋,易修如同往常一般,躺在藤椅上休息,孟潔帶著白色耳機看泡沫劇,慕容昕則在打坐修鍊。

昨日之事,易修覺得慕容昕實在太弱,雖是木靈體,卻未修鍊過任何功法,易修便指點了一番,讓她根據修鍊入門秘籍去修鍊,儘快的提升實力。

易修的便宜女朋友廖雪瑩沒有再出現,孟潔提過一句,不過易修根本沒有在意,悄悄的廖雪瑩來了,悄悄的廖雪瑩又不來了,這對神奇小屋似乎一點影響沒有,孟潔不知為何對於廖雪瑩不再來,反而有一絲愉悅。

一輛紅色奧迪越野來到店鋪門口,從車上下來三人,其中兩人是司徒恆立、司徒靜,另一人易修也認識,正是許世原請的客卿蒲柏臣。

蒲柏臣是古武協會副會長,司徒恆立老友,今日他便帶著來神奇小屋,買些修鍊物資。

「見過大師!」司徒恆立進門后抱拳拜道,司徒靜、蒲柏臣也抱拳致意。

易修睜開眼,微不可見的點了下頭道:「有什麼需要自己去看看,又煉製了幾種新的丹藥。」

「是,此次來,便是為了買些丹藥,有新的丹藥,再好不過。」司徒恆立說道。

蒲柏臣進門后一直跟在司徒恆立身後,聽到熟悉聲音,抬頭看去,當看清藤椅上易修面容后,意外而吃驚道:「是你?」他只是跟隨司徒恆立來買丹藥,沒有想到易修是這個店鋪老闆。

「柏臣認識大師?」司徒恆立有些意外道。

「還記得我跟你說,遇到一個年輕高手嗎?就是他。」蒲柏臣尷尬道。

「哼,就你那三兩下,也敢挑釁大師?」司徒恆立冷哼訓斥道。

蒲柏臣神色尷尬道:「我也不認識大師啊,不然也不會自不量力。」

「還不向大師道歉?」司徒恆立冷著臉說道。

「上次是我孟浪了,還望大師莫怪。」蒲柏臣忙抱拳道歉道。

易修擺了擺手,表示不在意,讓他們去看物品。

慕容昕仍坐在角落處修鍊,並沒有因為客人到來,而停止。

司徒恆立、蒲柏臣感受到慕容昕快速而大量的吸收靈氣,皆吃驚不已,他們這些老傢伙修鍊跟眼前小姑娘相比,簡直若溪流之於大江,他們愈發感慨易修的厲害。

司徒靜盯著慕容昕看了看,美眸流轉,隨即看了眼易修,目中露出堅定目光,似乎作出了什麼決定。

司徒恆立以前從未覺得錢有多麼重要,他也從未缺過錢,但是,自從成為神奇小屋粉絲后,他忽然覺得錢實在不夠用,現在老頭看著各種丹藥,心想吃個葯,都吃不起啊!

「這些都是真的?」蒲柏臣雖然吃過司徒恆立送他的一顆蘊靈丹,但看著貨架上六七種,數十瓶的丹藥,仍感覺難以置信。

「不要質疑大師。」司徒恆立看了蒲柏臣一眼道。

司徒恆立等人正挑選著丹藥之時,一輛黑色大吉普來到店鋪門前,從車上下來四個人,一個老頭,一個稜角分別的中年,兩個青年,這四人皆走路生風,每一個都不凡。 黑色大吉普上下來的四人,老頭是商必成,面部特徵稜角分明的是孔志龍,另外兩個青年則是孔志龍手下。

看了眼「神奇小屋」四個鎏金大字,孔志龍皺了皺眉頭,隨即帶頭向店鋪中走去。

作為C級強者,孔志龍進屋便感受到四股靈力波動,忍不住眉毛挑了挑,由近及遠逐一看去,司徒靜、蒲柏臣、司徒恆立以及仍打坐修鍊的慕容昕。

司徒靜E級靈異者,蒲柏臣D級初期,讓孔志龍心中警惕的是司徒恆立,他竟然覺察到對方是D級巔峰靈異者,要知道之前商必成也就D級巔峰而已,前不久才突破到C級,可想而知,D級巔峰已經是實力很強的靈異者。

司徒恆立讓孔志龍眉毛挑動,那麼慕容昕則讓他吃驚,慕容昕看起來只是E級靈異者,但她修鍊時,吸收靈氣極為迅速,這種靈異者,絕對是天才中天才,孔志龍心中很不解,不明白這裡怎麼會有那麼多靈異者,而且都很不凡的樣子。

商必成也沒想到易修這裡會有四位靈異者,而且一個比一個不簡單,司徒恆立他是認識的,只是讓他極為在意的慕容昕,他卻不認識。

看著櫃檯后閉目休息,沒有一絲靈力波動的易修,商必成愈發感覺他深不可測。

孔志龍幾人打量司徒恆立等人同時,司徒恆立等人也在觀察他們幾人,不過司徒恆立並沒有太在意,認為是神奇小屋來的客人,只是向商必成點了點頭,便繼續挑選丹藥。

「隊長!」孔志龍身後長發青年輕聲喊道。

孔志龍進屋后便被四道靈力波動吸引,以至於沒有看到高大櫃檯后的易修,聽到身後隊員的提醒,順著其目光看去,頓時目光一縮。

他竟然感受不到易修哪怕一絲靈力波動,這讓他很吃驚,要說易修是普通人,孔志龍是不信的,那麼對方肯定內斂了靈力。

收斂靈力波動,孔志龍也會,但絕做不到距離如此近的情況下,還感受不到一絲靈力。

一進屋,發現四位靈異者后,孔志龍便知道此次想要抓捕兇犯,必將很困難。

「易連江是吧,我是廬陽靈異者部門隊長孔志龍。」孔志龍可能是因為易修殺了他廬陽的人,也可能是因為商必成如此懼怕易修,反正看向易修神色極為不善。

「不是。」易修緩緩睜開眼道:「我叫易修。」

孔志龍神情一滯,隨即語氣陰沉道:「不管你叫易連江還是叫易修,我想問的是,昨日你是否去了廬陽。」

「去了!」易修雙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語氣隨意道。

「崔家家主在內的九人,是你所殺吧?」孔志龍盯著易修道,不知為何看著易修神情隨意懶散模樣,他就異常惱火,不自覺間聲音有些大。

「嗯,他們死不足惜。」易修淡淡道。

「狂妄,你以為你是誰?就算你厲害,也不能隨意殺人。」孔志龍沒想到易修一點也不避諱的承認,還一副理所當然模樣,異常憤怒。

「我不隨便殺人。」

「那你為何殺崔家九人?」

「他們打劫了我的店鋪。」

「就算他們搶了你的店鋪,也不能殺人家九人。」孔志龍雙拳緊握盯著易修道。

易修淡淡看著孔志龍嘲諷笑道:「我沒滅他們一族就不錯了。」

「你眼中就沒有國法?」孔志龍實在忍不了一腔怒火,伸手指向易修道。

「就是因為我眼中還有國法才回答你那麼多問題。」易修看著憤怒的孔志龍道:「不然就你這態度,你以為還能好好站在這?」

慕容昕已經停止了修鍊,看著孔志龍憤怒質問易修,靜靜看著,心想大師那麼厲害應該能解決,只是她沒想到易修是一個行事無忌的狠角色,竟然殺了搶劫者一家的九個人。

孟潔俏臉有些擔憂,她雖然知道老闆厲害,但是這次面對的是國家靈異部門的人,老闆竟然連國家部門的人都對著干,也不知老闆能不能對付。

司徒恆立幾人心中有些吃驚,易修竟又殺了九人,而且還是廬陽崔家的人,司徒恆立心想如果是古武世家的崔家,那就令人吃驚了。

「崔家在廬陽是望族,你殺了崔家家主等九人,必須跟我們回去,給崔家一個交代,給社會一個交代,如果每一個靈異者都像你一般,想殺人就殺人,社會豈不亂了?」孔志龍咆哮般說道,目光發狠,如果蕭帆不跟他們回去,他便動手試試易修斤兩。

易修沒有理會孔志龍,而是眯眼看向商必成,道:「人是你帶來的,給我帶走,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孔隊長,還是走吧,你打不過他的。」商必成很直接說道。

「商必成,你還是不是潛龍的人,怎可畏懼強人?」孔志龍目光噴火看著商必成道。

「可是你又打不過他啊。」商必成攤手道。

孔志龍怒道:「我們聯手,就不信沒有機會。」

「我不跟你聯手,我可不想得罪他,我還想從他這裡買東西呢。」商必成搖頭拒絕道,不願與易修為敵。

「你,你簡直不配為潛龍成員,我會向上級打報告,投訴你。」孔志龍氣急道。

「隨你便,不過我勸你趕緊離開,他脾氣很不好的。」商必成道,仍不忘勸說。

「哼!懦夫!」孔志龍冷哼一聲看向易修,從背後拿出一柄黑色短刀,冷冷看著易修道:「國家不允許你這樣的人存在,我也不允許。」

孔志龍話音落下一躍而起,一刀扎向易修。

嘭!

孔志龍撲的兇猛,飛的也快,被易修一腳踹出了店鋪之外。

「這次饒他一命,希望你們的人不要再來煩我,不然我就要殺人了。」易修看著商必成說道。

「是是是,我一定向上級交代你老的話。」商必成點頭道,這次沒殺孔志龍就好。

廬陽兩個靈異者見隊長不是易修一招之敵,吃驚異常,忙跑出去看孔志龍。

商必成在易修訓完話后,也走出店鋪,看著嘴角掛血滿臉驚怒的孔志龍,道:「自討苦吃。」

「我不會放過他的。」孔志龍堅定說道。

「隨你,下次別再牽扯到我就行。」商必成有些煩躁擺手,最近他實在覺得徽州是多事之秋,先是青鋒藥物易通海被綁架撕票,接著一個可怕的「吸血鬼」靈異者殺了武警在內的數十人,然後孔志龍帶著人非要抓易修,商必成只感覺煩透了。

「大師,國家的人不好得罪。」司徒恆立猶豫了下,對易修說道。

「我知道,所以我沒殺了那個叫囂的人啊!」易修說道。 司徒恆立覺得易修對於國家靈異部門的人有些強硬了,不過易修認為對國家的人足夠寬容了。

如果放在上一世的性格,易修早就格殺勿論了。

司徒恆立跟易修畢竟不是很熟,易修看似平淡,在孔志龍等人看來卻極為狂妄,司徒恆立雖然有心跟易修交好,卻不知怎樣行事。

「大師,我有個不情之請。」忽然一直沉默的司徒靜一臉堅定對易修道。

「什麼事說來聽聽?」易修覺得司徒靜還算不錯,她是自己的第一個客人,而且性格上似乎也還好,不是他討厭的那種人。

「懇求大師給個機會,收我為徒。」司徒靜一臉希冀說道,她總感覺易修比想象中還要厲害,她想抓住一個難得一遇的機會。

司徒恆立沒想到司徒靜會作出如此選擇,當即老眼一亮,抱拳開口道:「希望大師能給她一個機會,侍奉大師左右。」

易修看了看司徒靜,淡淡道:「我不收徒弟,再說你資質也就一般。」

司徒靜俏臉上露出失望,她的資質在古武協會備受推崇,然而在易修眼中,卻不值一提,被拒絕,難免自尊心有些受打擊。

「雖不收你為徒,但是你若願意,可以經常來此,跟慕容昕一起修鍊,我給你指點一二是沒問題的。」易修看著露出失望之色的司徒靜道。

司徒靜本以為山窮水盡疑無路,卻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當即喜道:「多謝大師。」

司徒恆立也十分高興,能讓易修指點一二,以後司徒靜修鍊上一定能夠突飛猛進。

「你們都可以修鍊,我什麼時候才能靈力覺醒啊!」孟潔小聲嘀咕道,以前她是不怎麼相信靈異一事的,直到來到神奇小屋逐漸了解后,才知道靈異者的厲害,尤其是易修,簡直擁有神仙般手段。

「你也想修鍊?」易修看向嘟起可愛小嘴的孟潔笑了笑道。

「是啊,現在看到靈異者這麼厲害,當然也想成為一名靈異者了。」孟潔說道,隨即眼睛一亮看向易修道:「老闆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也成為靈異者?」

「有啊!」易修道。

「真的?」孟潔狂喜,從座位上站起,踏著小高跟跑到櫃檯前,

「當然是真的,不然怎麼當你老闆。」易修笑道,罕見的開了個小玩笑。

「老闆,你要幫我,你一定要幫我,我要成為一名靈異者。」孟潔眼神熱切盯著易修道。

「洗滌丹,每天吃兩顆,十天後,你就可以修鍊了。」易修笑著說道。

「洗滌丹?」孟潔瞪大了眼睛,隨即委屈道:「一顆一百萬,一天就要兩百萬,十天就是兩千萬。」

「老闆,你把我賣了也值不了那麼多錢啊!」孟潔哀嚎道。

「不要錢!」易修看著孟潔道:「你老闆是一個很慷慨的人。」

「真的不要錢?」孟潔盯著易修,滿臉喜色道。

「不相信你可以不吃。」

「那我吃了,你可不能秋後算帳向我要錢?」孟潔道。

「嗯!」

「也不能扣我工資。」

「嗯!」

「那我真去吃了?」

「再廢話,你就不要吃了。」易修臉上露出黑線道。

「謝謝老闆!」孟潔歡天喜地的跑向貨架,拿起一瓶洗滌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