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嗡!

一道清光大作,李天懷裡的菩提子放出一道淡淡光華,將骨龍籠罩,而後萬道金光迸現。一道道金色符文,如同幼小天龍,在骨龍的骨骸間遊走,快速的驅逐、化解那種秘力。

「這是……」

見得此景,申西豹卻是面色大變,分明感受到了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從那骨龍剩下的水流當中傳來。似乎那清澈如同鏡面一般的湖水,竟然隱藏著某種大凶一般。

「這裡是三千弱水!」

一聲驚呼,申西豹卻是面色大變,眼中露出些許不可思議之色。

「三千弱水?」

聞得申西豹之言,金蟾卻是神色微變,似乎想起了什麼,而後輕聲道:「這裡,應該是三途河,我滴乖乖,這群禿驢究竟做了什麼,把幽冥天的三途河搬到了這裡。」

私婚密愛 「三途河?」

接連聞得申西豹與金蟾二人的話語,眾人卻是面色微變,露出些許意外之色。

「果然是三途河不錯。」

眼中露出些許精光,朧月卻是望向這一片無邊無際的水域,有道道霧氣瀰漫。在距離眾人數十丈的高空上,一道道赤色雷電顯化,很顯然在那裡密布著無數厲害禁制,難以飛渡。

此時眾人落在這疑似三途河的水域當中,卻是難以再衝破出去,只能夠改走水路……(未完待續。。)u ?「真的是三途河!」

陣法天地當中,朧月面上露出些許驚訝之色,望向身下那一方煙波浩渺的水域。¢£¢£,但見那天光之下,波光粼粼,河水澄澈如同鏡子,清澈見底,似乎甘冽無比。

但卻沒有一絲生命波動,亦是沒有一隻活物出現在水底。唯有一種淡淡的寒意,帶著無邊的危險氣息,散發而出,被眾人的神念捕捉到。

嘩!

一聲輕響,一旁的小胖子龍皇見此,卻是取出一件自家常穿的道袍,扔進了河水當中。水花輕濺,那道袍乃是以東海神綃製成,乃是龍鯉一族的寶物。

柔軟如同絲綢,但卻堅硬超過金石。經過龍鯉族的耆老煉製稱為神衣,水火難傷,堅固不朽。沒有靈動境界的修為,卻是難以破開這寶衣的防禦。

滋滋!

一道道金光閃爍,那以神綃煉製的神衣放出道道金色符文,而後卻一閃而滅。在那澄澈的河水當中逐漸晦暗,一道烏光閃爍,那原本光潔如新,散發寶光的道袍竟然就這般解體。

化為一片片大小不等的布片,而後漸漸溶解消失,不見了蹤跡。

嘶!

見得此景,眾人卻是面色大變,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九天弱水,劇毒無比,乃是天地間至陰至寒的葵水靈氣所匯聚。

據說傳說當中的天河、三途河、忘川等河流便是此水匯聚而成,號稱「鴻毛不浮,不可越也」。又有說那仙山鳳麟洲、蓬萊便是被三千弱水所圍繞,乃是神仙境地,凡人不可至。

李天在昆崙山玉虛宮當中遍閱典籍,但來到這離恨天之後,卻從未見過所謂的弱水。只是曾在那天海城典籍當中知曉,世間弱水有數。雖然蓬萊等地亦是號稱弱水環繞,但真正由弱水匯聚而成的河流只有三途河與忘川而已。

且這兩條大河都在傳說當中的幽冥天,可是關於幽冥天的記載卻又虛無縹緲,因為如今所記載的九天當中,並無幽冥天這一說。

不過倒是有說,忘川與三途河,雖然同為弱水所成,但卻很容易區分,那便是忘川水黑,三途水白。二者來歷久遠。未知其源,流經黑山鬼門,而匯入血海當中。

而此時,竟然聞得這身下之水乃是傳說當中的三途河,李天卻是心驚不已。心中震撼,上古佛們大能卻是法力無邊,居然能夠將這樣一片水域拘禁煉化,煉入這大陣空間之內。

心中則更是越發懷疑,這靈鷲後山。八功德池所在的大陣廣闊無邊,該不會真的又是以二十四諸天當中的一天布置而成。

「我滴個乖乖!」

龍頭之上,金蟾一雙大眼瞪著那河水當中,片刻間化為灰燼的神綃寶衣。不由的吞了一口唾沫。輕聲咕噥著,望向那前方一片煙波浩渺,澄澈如畫的水域,開口道:「當年太古一戰。究竟發生了什麼?這群禿子究竟想要做什麼?」

「這大陣當中恐怕出現了某種變故。」

正在這時候,一旁的申西豹卻是開口,輕聲嘆道:「傳言佛陀靈山之下。乃是萬丈弱水,當中勾連九幽地獄,有九幽惡鬼時常通過這弱水攻擊靈山。亦有傳言這弱水乃是靈山之下一道天然禁制,能夠防禦諸般攻擊,人一入此間,便會被那天地法則禁錮失去飛天的能力。」

「靈鷲山便是靈山,但為何我等時常進入那爛陀寺,卻並未見到這弱水?」

李天聞言,面色微變,卻是越發迷糊疑惑。

「哎!」

聞得李天之言,申西豹卻是輕聲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而後抬頭望向前方,開口道:「靈山是否就是靈鷲山,誰又說得清?人人心底有做靈山,就如人體當中本就有諸天神靈留住一般。」

「這……」

面色微變,李天卻是望向那申西豹,忽而想起了之前那那爛陀寺當中那位尊者的偈語。佛家言夢幻泡影,真實與虛幻,在某些時候似乎真的可以逆轉一般。

「一直以來,我等從來未曾到過此處,此時既然到了這裡,看來距離真正的八功德池,卻是不遠了。」

輕聲一嘆,申西豹眼中精光閃爍,感受著那水澤深處傳來的陣陣波動,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嫡妃略毒 「看來我等卻是來晚了,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

聞得申西豹之言,金蟾卻是面色微變,旋即露出幾分譏誚之色,陰陽怪氣的開口道:「我倒要看看,誰膽子這麼大,連金爺的東西也敢動。」

李天聞言,心中亦是好奇不已,下令骨龍朝向那三途河深處游去,感受著那從無限遠處傳來的法力波動,一陣陣疑惑湧上心頭。

「這大陣入口就在靈鷲後山,怎的我等在此守候了三年,按理說便是有一隻蒼蠅飛進來也會被我等發現,為何……」

站在龍舟之上,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刀忽而開口,望向李天等人。

「哈哈!」

聞得阿飛之言,金蟾卻是咧嘴一笑,而後露出些許得色,道:「無量天尊!你見識少你還不信,佛門這群禿子最喜歡故弄玄虛,所謂三千大千夢幻泡影。這大陣入口雖然在靈鷲山,但如今我等恐怕早已不知飛到了哪裡,須彌芥子無邊無際,況且又怎知只有一個入口?」

「這……」

聞得金蟾之言,阿飛卻是陷入了沉思當中,轉頭望向那三途河,卻見一片白茫茫。江水晶瑩剔透,不見一絲雜質,但卻深不見底,令人心中發顫。

吟!

金色骨龍長吟,載著李天等人,在那三途河之上快速遊動,瞬息間已然過去千里。四周一片片霧靄飛快倒退,一種晦澀的氣機瀰漫,竟像是要引領著眾人進入那投胎轉世的六道輪迴一般。

「那是!」

正在這時候,李天等人卻是面色一變,分明望見了不遠處,那開闊的水面之上,兩艘戰船正在爭鬥。

當中一艘閃爍七色祥光,那船體竟然似乎一株七彩巨樹一般,有一道道混沌劍氣散發而出,攻向一旁那一艘黑氣瀰漫的鬼船……

「南無阿彌陀佛!」

那爛陀寺大門前,掃地僧鏡光禪師卻是面上露出些許忌憚之色,望向那逍遙侯,輕聲嘆道:「侯爺乃是數千年前成名的人物,修為精深,如今更是掌控離恨天無數兵馬,便是一朝皇族亦是不敢與你相提並論,不知前來這那爛陀寺所為何事?」

「咦?禪師三千年未曾在離恨天當中現身,想來早已進入這方世界,卻是為何又對外界之事如此了解?」

眼中露出詫異之色,紫衣侯卻是望向鏡光禪師,一張俊朗的面龐之上閃過些許輕笑,似乎對於鏡光禪師眼中的忌憚絲毫不在意一般。

「侯爺說笑!」

聞得紫衣侯之言,鏡光禪師卻是輕聲嘆息了一句,開口道:「鏡光進入這婆娑世界,乃是千年前的事情,對於侯爺在北域招兵買馬,興建逍遙城豈會不知?」

逍遙城,乃是離恨天北地當中一處大城,倒是與東域的天海城有些類似,乃是一方王城,繁華無比。當中勢力錯綜複雜,最為強大與神秘的,自然是城主逍遙侯一脈。

據說這逍遙侯自從建城以後從未在人前出現過,但整個逍遙城上下,都對其尊敬非常,敬畏恍若神明。

並且北地荒涼,時常遭受流寇的洗劫、殺戮。對於此種黑色的瘟疫,便是一朝皇族亦是忌憚不已,但那億萬流寇無論是來自哪個勢力,卻從未進犯過逍遙城所在的地域。

所以,在離恨天當中,時常有著關於流寇與逍遙城的各類傳言,直言流寇與逍遙城主之間的關係並不像表見上那般簡單。

「原來如此,看來大師亦非像傳說中那般不問世事。」

伏天劍神 輕聲一笑,逍遙城主卻是轉身朝向那爛陀寺深處望去,自始至終卻並未看一眼一旁的白曦。令得姿容絕世的白曦眉頭微皺,心中卻是湧出些許不悅,更有些許忌憚。

「小丫頭,你跟你母親倒是長得真像。」

良久,終是轉過頭,紫衣侯卻是輕聲嘆息了一句,望向近旁恍若九天仙子一般的白曦。

「你!」

柳眉橫立,白曦眼中精光爆閃,望向那人,心中越發的忌憚。逍遙侯統御離恨天當中無數流寇,就如同黑道的流氓頭子,外人不知,白曦豈會不知?

最主要是因為白曦的母親白素與一枝花的母親出自同族,同樣曾是一代聖女摩呼羅迦。至於一枝花的母親,便是數百年前被流寇搶走的摩呼羅迦王女。而白素的身份,卻是較之一枝花的母親要高上一輩,所以一枝花才會稱呼白曦為姑姑。

「嘿嘿,是你,便是你父親法海亦不見得是我的對手,你還是對我客氣點好?」

面上帶著和煦的笑意,但紫衣侯眼中的目光卻越發寒冷。

「南無阿彌陀佛!」

一旁的鏡光禪師見此,卻是面色微變,卻是慌忙開口道:「大家同是修道之人,還是免傷和氣,以和為貴。」

「不傷和氣?」

聞得鏡光之言,紫衣侯卻是一聲輕笑,聲音有些尖細,越發邪魅,開口道:「好說好說,將六道殘卷和法海的舍利交出來……」(未完待續。。) 婚意綿綿:總裁的過期情人 u 「江南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那麼做,想讓陶姐姐出醜,你就是恨陶姐姐平常那樣對你。」柳落裳見縫插針。

路瑾掏了掏耳朵,柳落裳,既然你自己上著敢死,那我不成全你多不好意思。

路瑾嘴巴一癟,圓圓的貓瞳就噙滿淚水。

「陶小姐,不是的,是柳小姐,是她……我沒有……」路瑾支支吾吾的說不個所以然。

「你住嘴!就是你這個賤人,你心機記恨陶姐姐平常欺負你,就想讓陶姐姐在所有人面前出醜。你好狠毒的心,你是想毀了陶姐姐!」

「我沒有,我真沒有……是你,不是我,陶小姐你要相信我。」

「陶小姐,昨晚上我回去的時候,遇見柳小姐,是她……」

「你這個賤人住嘴!」這個時候,柳落裳早已經是嚇得臉色發白。

她沒想到江南這個賤人竟然這麼命大,能活著從湖裡爬出來。

昨晚之事絕對不能讓她說出來,絕對不能!

不然,不止她名聲毀了,她爹也會打死她。

吳家也絕對不會要個名聲盡失的兒媳婦。

吳齊琳那個蠢貨,今天居然嚇得不敢來上課,早知道他這麼沒用,當初就不該選擇他!

柳落裳急的口中說不出一句話,恨恨的剜了路瑾一眼,突然間眼前一亮,「江南,你奶奶平常不是總教你,誠信立人,你自己說,陶姐姐她們的作業究竟是怎麼回事!」

軟硬兼施,咄咄逼人。

威脅她?

路瑾心裡不屑冷笑。

奶奶是江南的底線,誰都動不得,江南對她們的欺辱能容忍這麼久,很大一部分就是擔心奶奶受到牽連。

可惜的是,她不是江南,她的威脅對她毫無用去,她也有能力保護好奶奶。

「柳小姐說的是,江南會如實告訴陶小姐的。」

路瑾抬起頭,沒了往日的怯懦,嘴角泛著輕笑。

柳落裳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陶小姐,柳小姐深明大義,知錯能改,江南必然會如實告知陶小姐的。」

「你說。」陶敏慧端坐在矮椅上,旁邊有婢女奉茶,搖扇。

滿頭大汗的路瑾:有錢人的生活真腐敗。

可是她也莫名的羨慕……

「昨天我下學回家,路過後庭的時候,聽到假山後柳小姐在跟婢女說話,我本無意偷聽,奈何她們說話毫無顧忌,就讓我聽到那麼點。」

「柳小姐說她爹過幾日要去往昌平王府拜壽,會帶她一同前往,當時我也聽的斷斷續續,後來只聽到大公子,妾室這樣的字眼,後來就被柳小姐發現,把我推下了湖。」

昌平王是當今皇上的幼弟,同父不同母。

皇帝疑心慎重,為了避貨,就來到了江南,當了個懶散王爺。

昌平王此生只娶了一位女子,兩人恩愛有加,生有一子一女。

大公子李時玉,幼女李時馨。

在這江南地帶,能跟陶敏慧相配的,也只有昌平王世子李時玉。

當然,也是陶敏慧高攀。

傳聞李時玉生的俊朗無雙,溫潤如玉,堪稱江南第一公子。 ?「是他!」

三途河上,金色龍舟呼嘯,轉瞬間已然劃過千山,破開無盡迷霧,越發接近陣法的中心位置。此時前方的水面之上,卻出現了兩條大船正在爭鬥,令得李天等人面色大變。

卻見那兩艘戰船一青一黑,青色戰船散發著氤氳綠華,有七色霞光璀璨,將整條寶船妝點的如同一株七寶妙樹一般。

一種至寶的威能浩蕩而出,很顯然這青色戰船卻是遠超一般的仙器,否則不可能有如此威勢。便是在這個有天地法則壓制的婆娑世界,亦是能夠發揮出超乎想象的威能。

而最令李天在意的,卻是那戰船之上的一道青色身影,被那漫天翠華掩映之下,一道傲岸身影挺立,正是三年前曾在那阿布陀寺有過一面之緣的孔雀族天驕,孔天宇。

此時在其身後還有這其他人,當中包括白虎一族天才虎烈,以及孔雀族的長老等等。盡皆乘坐著青色戰船,來到了此處,正在和一艘黑色的戰船爭鬥。

而在青色戰船的對立面,一艘黑色的骷髏戰船橫空,漂浮在三千弱水之上。有一種森然氣息浮動,令人不寒而慄,恍然間似乎望見漫天死氣,鎮壓諸天萬古。

嗚嗚!

陣陣鬼哭之聲傳響,漫天黑氣從那黑色戰船當中衝出,如同黑雲一般壓向了孔雀族的青色神船。

隱約間有一道道惡鬼虛影,從那黑色的船艙當中衝出,舞動著漫天鬼影,揮舞手中刀槍劍戟朝向孔雀一族衝殺而去。

但卻被那蒙蒙青光掃落,七彩祥瑞散落,那看上去寧靜祥和的七彩仙光,此時卻展現出凌厲無匹的一面。一道道仙光灑落,化作光雨。如同一刀刀劍氣,帶動漫天空間漣漪,將那一道道黑色鬼影劈散。

一聲聲凄吼傳出,漫天鬼影在被那劍光劈散之後,又復化作黑氣消散。而卻有更多的鬼影從那黑色的骸骨戰船船腹當中湧出,似乎無窮無盡一般。

密密麻麻,鋪天蓋地,令人頭皮發麻。似乎那黑色骸骨戰船內部,竟然勾連著九幽冥域一般。

「那到底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