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樣吧,待會你選地方,我們一起跳,也算是給你的福利了,怎麼樣,我人好吧。”

嗯,這樣吧,待會你選地方,我們一起跳,也算是給你的福利了,怎麼樣,我人好吧。”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甜甜的額頭上已經長滿了冷汗,是被嚇的。

她不想死啊,人生目標從三千一碗,升級到五萬一碗的計劃纔剛剛開始呢,要是就怎麼死了,她太不甘心了。

而且,爲了這一步的提升,她還花了大半的積蓄去帝都參加了名媛培訓課程,未來的好日子等着她,好日子還長着呢。

甜甜不停的搖着頭,那張臉蛋已經變得煞白煞白的。

徐夏瞅着對方的模樣,心頭愕然不已,馬德!該不會是信了吧?

自己看起來真的像是壞人嗎?

講真,他說的那些話,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能聽的出來是說着玩的啊。

飛機啊,赤手空拳,想要把飛機的機艙打爆,然後跳下去,這不是玩笑嗎?

還有,舷窗的玻璃,那是足足三層的超強化玻璃,就算用鈍器敲打,也很難敲碎的。

當然了,也有例外, 首席灰姑娘 ,以他的全力一擊,還是能夠做到。

只不過問題又來了,全世界能有幾個徐夏這樣的人啊?

並且,徐夏之所以強大的那麼變態,那完全是不能作爲參考的個例。

而馬尾辮妹紙竟然就這麼信了?

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應該都不至於這樣子吧。

“我……我,你放過我,我向你道歉,等下了飛機,我讓他們全都離開,再也不找你的麻煩了,你只要放過我就行。”

甜甜迎着徐夏的目光,很平和,但在她眼中,那就是變態的眼神,讓她感到害怕。

徐夏突然有種索然無味的感覺,太無趣了,真心的。

他挪開了視線,躺在了座椅上,閉目養神。

就是徐夏這般的舉動,卻讓甜甜更加的心驚膽顫,腦海中不斷的腦補出徐夏突然暴起,然後錘開了舷窗的畫面,一把抓着她就跳了下去。

關於是,啊!啊……

還是,啊……啊!的問題。

甜甜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答案,應該是後者吧。

這麼高的高度墜落,肯定會在空中飄好長的時間,然後才被摔成粉碎。

就這樣,在甜甜心驚膽顫中,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直到耳邊傳來了空乘說話的聲音,徐夏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睡了一覺就到地方了,真的挺快的。

側頭看了一眼身旁做着的馬尾辮妹紙,對方看起來好像比之前更加緊張,徐夏很納悶,兩個多小時,還沒想明白嗎?

腦子是個好東西啊。

徐夏不去理會,透過舷窗看風景,榕都的城市輪廓在眼前快速的放大。

而甜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她的雙手死死的抓住了座椅,要是徐夏暴起後,她也好有一定的反抗之力,堅持住,你是值五萬塊一碗的!她默默的給自己打氣。 甜甜時刻準備着,可是,身旁的徐夏一直沒動靜啊,讓她愈發的警長起來了。


難道這個變態是想“啊!啊……”嗎?

這種慘叫只有在距離地面很近的時候,才能發出。

果然是變態啊,不讓她一死百死,而是要折磨她!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不覺間,甜甜的額頭上不斷的滲透出細密的汗珠,神色慌張。

徐夏瞅着對方的模樣,再次怔了怔神,這到底是有坐飛機的降落恐懼症,還是被他給嚇的啊?

要是後者的話,徐夏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徐夏依舊懶的搭理對方,剛纔將馬尾辮妹紙嚇的夠嗆,這個仇已經報了。

而且,男人嘛,心胸還是要寬闊點。

機艙中傳來一陣顛簸,宣告着航班已經平穩落地,進入到了滑行的減速階段。

到此爲止,甜甜一直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去。

她拍了拍有溝的胸口,喘了幾口大氣,心頭暗暗慶幸,變態竟然沒有對她動手。

“旅客朋友們請注意,帝都飛榕都的航班已經抵達航站口,請旅客朋友們有序的排好隊,準備下機。”

機艙門打開,宣告着這一段旅程結束。

“喂!到站了,下飛機,你走不走,擋着我路了。”

徐夏瞅着馬尾辮妹紙那劫後餘生的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凝眉催促道。

“啊!已經到站了!”

甜甜如夢初醒,猛然要站起身,卻被腰間繫着的安全帶,緊緊的固定着。

她趕忙鬆開了安全帶,不敢與徐夏的目光對視,瘋了一般衝向了飛機的出口。

徐夏淡淡一笑,搖了搖頭,這個小插曲,他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


而後拿出手機,可以繼續開直播了。

“大家好,我已經到了榕都國際機場,現在去取車,然後回海棠村,雖然時間有點晚了,不過在飛機上睡了兩個小時,精神抖擻,待會給你們直播高速路的夜景。”

徐夏一邊說着,一邊朝外面走去。

誰知,在領取行李箱的時候,徐夏又和那個馬尾辮妹紙碰上了,這是多麼大的緣分啊,哪都有她。

此時,甜甜的心已經平復了下來,冷靜之後,腦子也變得靈光了不少,才發現自己是被徐夏給耍了啊,前前後後,徐夏都是在故意嚇唬她,說了那麼多吹牛逼的話,自己竟然信了。

越想越是覺得羞憤,此仇不報非五萬塊!

於是,她立即聯繫上了她的那十多個哥哥,讓他們在接機口等着。

機場這種重地,肯定不能亂來,出了事誰都扛不起。

所以,現在要做的是跟上徐夏,然後再找個人少的地方,將徐夏拎出來,好生收拾一番!

“巧啊,又碰到你了,對了,你不是說有很多人來接你,要給你出氣啊,要不我們一起出去,如何?”

徐夏淡淡的說道。

“你!”

甜甜再次怔了一下,對方竟然提出了這種要求,她都在計劃要怎麼跟蹤徐夏了,看來是不必了。

甜甜昂着頭,腳踏實地,自信心又回來了!

她淡淡道:

“好啊!那就一起出去,希望你待會別怕!”

“這樣啊,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是怕。

那個什麼,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徐夏問道。

“甜甜!”

甜甜冷哼一聲,又道:

“現在跟我套近乎已經遲了,死變態!我要讓你後悔招惹了我!”

“甜甜啊,挺不錯的名字,給你提個意見,其實你的胸並不是那種特大的,我個人建議,你可以買那種束胸的罩罩,那樣看起來更大一點。”

至於徐夏爲什麼會知道如此相對還算形象貼切的名字,還是因爲叮叮,人家本來就很大了,還用了束胸的罩罩,看起來就更大了。

這算是徐夏在飛機上忽悠了這妹子一路,給她一點好處吧。

甜甜頓時面紅耳赤,雖然她是幹那一行的,但是,那是在特定情況下啊,現在她是就是純潔的漂亮妹子,哪有這樣說話的,果然是臭流氓,死變態啊。

“要你管!”

甜甜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卻發現徐夏還沒跟上來,便回身喊道:


“走啊!一起啊!就算你現在想跑,你也躲不掉的!”

徐夏聳了聳肩,拖着行李箱跟了上去。

徐夏的直播間中,粉絲們又開始了議論紛紛。

“擦,夏哥兒竟然還跟那個妹紙在一起,名字還叫甜甜,聽起來挺好聽的啊。”

“我深深的表示懷疑,夏哥兒這一出,是不是提前埋伏好的劇本,不然哪裏這麼巧啊,還聊上了,上飛機之前那是仇人,現在一下子變得如此和諧。”

“嘖嘖,夏哥兒老司機啊,束胸這種關鍵詞都知道,我去某寶搜索了一下,好多同款啊。

偷偷的告訴大家,想看美女,找不到地方的話,就去某寶輸入這類的關鍵字,都是美女呢,要身材還有身材呢。”

“我擦,老司機,一語驚醒夢中人,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某寶會被你們玩壞的。”

“哈哈哈,現在是大數據各種推送, 花重錦 。”

“呃……,那都不重要了!”

“……”

徐夏一邊走着,一邊笑着回道:

“你們別瞎說,衆所周知,我都是純潔的典範,知道什麼叫做濯清漣而不妖麼?沒錯,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人。

劃重點,這不是我的自誇,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

“臭不要臉啊。”

“多看夏哥兒的直播,你會發現,原來練習臉皮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真的很簡單。”

“偶買噶的,夏哥兒,剛纔聽那妹子的意思,外面真的有人要找你麻煩咯?這一波,打算怎麼解決?”

“又有好戲看咯,夏哥兒的直播,讓我們一點都不孤單啊。”

“我擦,等等!尼瑪!夏哥兒!我就是那個妹紙喊得哥哥之一,草,草草!草草草!這不是劇本,是真實事情!

夏哥兒我先給你透露個風,我和那個甜甜,曾經存在過一次、兩次,還是三次的純潔的金錢交易,她之前發朋友圈,說幫她擺平一個流氓,免費三碗啊,我算了下,那就是能省下一萬塊,我就來了。

不過,既然是夏哥兒,那這事另說了,我戴着紅帽子,要是開幹了,夏哥兒手下留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