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閃過一抹笑意,小柔話鋒一轉道「嘛,原本是不行的,但是嘛…」

嘴角閃過一抹笑意,小柔話鋒一轉道「嘛,原本是不行的,但是嘛…」

見好像有希望,柳雲祁的眼前頓時一亮道「但是什麼?」

「哥哥想知道?」小柔狡黠的看了柳雲祁一眼,指著自己嬌嫩的紅唇道「你親小柔一下,小柔就告訴你。」

「啊…」柳雲祁頓時心中一驚,看著小柔那嬌嫩的紅唇,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口水道「這…這好像不大好吧?小柔,你怎麼說也是個有家室的人,我不能這麼做的。」

「真是的。」小柔滿臉幽怨的看了柳雲祁一眼道「哥哥你一直都誤會小柔了,小柔從來就沒有過夫君的。」

「啊?可…可是,菲菲她,她不是你女兒嗎?」柳雲祁怔了一下,疑惑的問道。

小柔怔了一下,眼中似乎很是猶豫,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道「哥哥,菲菲的事情小柔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是,請哥哥相信小柔,小柔絕對不是那种放盪的女人,請你相信小柔好嗎?」

柳雲祁楞了一下,微微一笑,抬手輕撫了下她的腦袋道「怎麼會呢?在我心裡,你永遠是那個純潔可愛的小狐狸,活在這世上,誰又能永遠不犯錯呢?既然你不想說,那我也不會多問的。」

「不是的!菲菲並不是小柔犯錯留下的。」

「呃…好吧,只要你不後悔就好。」

「小柔從來沒有後悔過,那哥哥你是相信小柔嗎?相信小柔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

「恩,哥哥相信你。」

「那你就親小柔一下,證明你沒有說謊。」小柔指著自己的紅唇說道。

柳雲祁又是一怔,一臉認真的問道「小柔,雖然你已經有菲菲了,但我還是要問下你,你知不知道親吻的意義是什麼?」

「知道啊,只有互相喜歡的人才會互相親吻的…」小柔臉色突然漲紅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但仍舊是鼓起勇氣的看著柳雲祁的雙眼「小柔就是想要哥哥親我,難道…不行嗎?」

「小柔…你…你難道?」

「哥哥…小柔喜歡你,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就喜歡上了你了。還記得我第二次被人類抓住,你救我出來的時候我說過的話嗎?其實,小柔那時候是專程來找哥哥你的。」

「小…小柔你…」

「哥哥,我知道,我只是一隻魔獸,但是,小柔依舊喜歡哥哥,難道這樣不行嗎?」深吸了一口氣,小柔突然抓起柳雲祁的手,按在自己鼓脹的心口的位置道「這顆心裏面,從來就只住著一個人,那便是哥哥你,除了哥哥,誰都進不來了。」

「小柔…你…」感受著小柔胸口那劇烈跳動的心臟,不覺得,柳雲祁的心臟的跳動也是加快了幾分,看著小柔那深情的眼神,柳雲祁下意識的移開了視線「小柔,別這樣…我…是個有婦之夫,我不能對不起她們。」

「哥哥,小柔只想留在你的身邊,其他的別無所求。就算只是當你的情婦也是心甘情願的。」小柔懇切的說道。

天降福女:我家王妃是寶貝 「小…小柔…我…我不能…」柳雲祁有些無法直視她的眼神了,下意識的抽出了被壓在她胸口的手,轉身便想要走出山洞冷靜冷靜。

「果然…哥哥你是因為小柔魔獸的身份嫌棄小柔嗎?」身後,傳來小柔傷心的話語。

「不,不是的,我從來就沒有這麼說過,小柔,你不要亂想。」

「那哥哥就是喜歡小柔的,對不對?不然的話,哥哥又怎麼會對小柔這麼好呢?」

「抱歉,小柔,我之前從未往這方面想過,我只是把你當做好朋友、好妹妹一般的對待而已…我不知道這樣會讓你產生了如此誤會,對你造成了傷害,我感到很抱歉。」

突然,小柔從背後抱住了他「不!哥哥,小柔不需要你的道歉!小柔只是想要知道哥哥有沒有喜歡過我!小柔只是想要哥哥喜歡我,僅此而已。」

「我…我不知道…但…但是…」

「不知道?那就是喜歡小柔的,對不對?!沒關係的,沒關係的,只要哥哥能喜歡小柔,小柔什麼都不在意的,就算只是當哥哥的情婦,小柔也是心甘情願的,只要哥哥能時不時的來看看小柔,小柔就很滿足了。」 「大意了!一晚上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也不知道現在戰局已經有了什麼變化。」空中,一道黑影破開了雲彩是朝著遠方疾馳而去。

柳雲祁此刻心中很是焦急,在他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就睡了一天,也不知道現在天樞閣與狐族之間的戰鬥已經進展到了何等地步,若是已經結束了的話,那他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若是天樞閣倒了,還真有可能會在人族之中引起一陣動亂。

「轟…」

然而,心中正如此想著,遠方的天空突然一陣隱晦的轟鳴聲傳入他的耳中,不禁止下動作凝神望去,只見在遠方的天空之下,一陣陣的塵煙是不斷的飄蕩而起,隱隱的,還有著一股股空間的震顫感傳來。

「還在打,雖然不知道戰局究竟如何,但是只要他們還在打,那就沒有絲毫的問題了。」心中頓時是鬆了一口氣,柳雲祁加速朝著一個方向便飛了過去。

「吶,父親他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找我們呢?」某處密林之中,菲菲正蹲坐在一個小木樁上望著天空道。

「不知道呢…吶,你到底為什麼叫我父親為父親啊。」一旁的大樹之上,靈歌站在粗大的枝幹上,也是眺望著天空,等待著柳雲祁出現的同時道。

「父親就是父親啊,你才是,為什麼要叫我父親為父親。」菲菲反問道。

「父親他是我父親,並是不是你的。」

「不對…是我的,母親告訴我,他便是我父親。」

黑白配:懶王為凰 「你母親?她…」

儘管兩個小傢伙的眼神並沒有交匯在一起,但是只要是一聊起有關柳雲祁的問題,她們便會像現在這樣爭吵起來。

然而,正在爭吵之中的兩個小傢伙都好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百無聊賴的雙眼頓時帶上了一抹神采,聳動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頓時,她們的雙眼之中帶上了一抹欣喜「是父親啊。」

「你們兩個小傢伙,遠遠的我都聽到你們在吵架了,你們啊,就不能和睦一點嗎?」

話音未落,柳雲祁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樹林之中。

「父親!」兩個小傢伙頓時是滿眼欣喜的撲入了柳雲祁的懷中。

「嗚~,父親,您這一天是去了哪裡啊?可擔心死靈歌了。」

「父親~,菲菲還以為您要將菲菲永遠丟在這裡呢~」

嘴角微微翹起一抹弧度,柳雲祁柔聲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乖,別擔心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父親,那以後您還會將靈歌就這麼丟下這裡不管嗎?」

「恩,不會了。」

「父親~,抱抱,菲菲要抱抱。」

「這可真是的,都幾歲了,還要人抱啊,害不害羞啊?」

「給父親抱,菲菲不害羞…」

安慰了半晌,柳雲祁這才將兩個擔驚受怕的小傢伙給安慰好,隨後又折轉回了小柔的洞穴,在菲菲的各種不願意之中,柳雲祁將其交還給了在洞口等了半天的小柔,打了一聲招呼便不再停留的轉身離開了那裡,接下來,他必須要分秒必爭的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了。

不多時,他又與靈歌出現在了那處空間裂縫處,只見,原本還很平和的這處也已經堆積了為數不少的屍體,有狐族的,也有天樞閣的。相比於之前英姿颯爽的模樣,如今的這些個守衛們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帶了一些傷,不知道是不是柳雲祁的錯覺,守護空間裂縫的天樞閣守衛似乎已經換過一茬了。

並沒有去在意這些有的沒的,柳雲祁再次巡視了眼四周,感受到周圍並沒有其他的氣息存在了,便指著那些守衛道「靈歌,留下一個重傷的活口,剩下的你想怎麼處理都行。」

「啊,父親,那靈歌能吃了他們嗎?」靈歌眼前頓時一亮道。

柳雲祁點了點頭道「記得留下一個活口,讓他看到你進入空間裂縫就行,去吧。」

「恩!」

一臉乖巧的點了點頭,靈歌是撲扇著翅膀如同一道黑色的利箭一般是朝著裂縫前的一眾天樞閣守衛們直衝而去。

「什麼東西?!」

「啊!這是…什麼東西?!」

「蝙蝠?!那是蝙蝠?到底哪來的蝙蝠啊?!」

「混蛋!快放開我兄弟!」

「啊!這隻魔獸到底是怎麼回事?!實力好強啊!打不過它啊!」

「不行!閣主命令我們死守這裡,我們決不能逃跑!」

「啊!撐不住了啊!快跑啊!趕緊回去稟報閣主大人!」



在一陣混亂之後,一個個天樞閣弟子長老們頓時都是一臉恐懼,滿臉蒼白的躺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機。

剩下的,最強的那名武帝眼見事不可為,看了眼滿地的屍體,一咬牙,是轉身就逃離開去。

靈歌並未去追,打了一個飽嗝不屑的說道「真是沒用的傢伙,膽量居然這麼小。」

說著,小柔便又將目光對準了身前空無一物的空地一揮利爪。

「轟!」

一堵透明的牆壁在小柔的爪下瞬間是現出了原貌,強烈的衝擊自靈歌的利爪之下瞬間便朝著四周擴散了開去,遠處,正要逃跑的武帝一聽如此動靜,不禁停下了動作轉頭望了過來,眼中有著一絲不屑「那可是我們閣主大人布下的禁制,又豈是你這樣的魔獸能夠破除的了的?」

「呯!」

然而,話音還未落下,只見一道波紋閃過,那道透明的牆壁瞬間便布滿了裂痕,化作了一塊塊透明的碎片是朝著四周四散紛飛。

「怎…怎麼可能?!」頓時,武帝瞪大了雙眼。

只見,原本消失了的空間裂縫再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眼見靈歌撲扇著翅膀飛入空間裂縫之中,他原本想要上去阻止,但是想到自己根本不會是她的對手,一咬牙,是轉身化作了一道黑影朝著戰場的方向疾馳而去。

「去吧,把人都叫回來。」

空間裂縫處,柳雲祁的身影突兀的顯現了出來,看著消失在天際的武帝強者,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一個轉身便走入了身後的空間裂縫之中不見了蹤影。

天樞秘境、精獸之森。

柳雲祁自那道空間裂縫之中走出的瞬間便感覺到了,這裡面的氛圍似乎有些古怪。

「滋啦啦…」

抬頭望去,只見天空之中不知何時已經是烏雲蓋頂了,一道道耀眼的雷光是不時的在烏雲之中穿過,化作一條條的巨龍是朝著四面八方是呼嘯而去。

「轟…」

隨著一條條雷電巨龍出現,四面八方,密集的轟鳴聲也是不斷的響起,震的柳雲祁是一陣陣的耳膜發疼。

一道黑影閃過,靈歌站在了柳雲祁的肩膀之上,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父親,外面好熱鬧啊!我們先走是在一座魔法陣裡面,外面好多的精獸強者都想要破陣進來呢~」

「預料之中。」柳雲祁絲毫不感到意外,朝著上方緩緩的便飛了上去「奧茲坎他們呢?他們也應該來了吧?」

「咦?父親,您怎麼知道,他們還真就在那些精獸之中呢。不過,他們好像跟了一個很厲害的精獸,正在配合著那隻精獸要破陣呢。」靈歌有些意外的看著柳雲祁道。

「哦?這麼快就反叛了嗎?還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呢。」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柳雲祁微微閉上了雙眼,感應了一下來自靈魂上的聯繫,通過冥冥之中的靈魂連接,柳雲祁看到了他們此刻所看到的風景,只見,在裂縫周圍方圓千米的範圍之內都是被籠罩在了一個由雷電編製的牢籠之中,雖然不知道裡面的人出不出的去,但是外面的人是肯定進不來的。

而奧茲坎等一行果然如靈歌所說的那樣,在配合著一名聖者實力的精獸是不斷的對著牢籠發起攻擊,然而,他們的攻擊不僅沒有任何的作用,反而從天空之中落下來的雷電巨龍是嚇的他們一陣雞飛狗跳的,那雷電巨龍看似沒什麼特別,但每一頭的實力都是穩穩的武帝巔峰,就連聖者強者處理起來都甚為麻煩。

每出現一頭雷電巨龍,便是奧茲坎他們頂上去的時候,這時,聖者精獸便會抓住機會對雷電牢籠發動攻擊,隨著一波波強悍的攻擊之下,整個牢籠,甚至整片天地都是宛若末世一般是陷入強烈的震顫之中,那種地動山搖的感覺讓所有人,甚至柳雲祁都有些立身不穩。

穩住了身形,柳雲祁穩穩的落在了裂縫邊上,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才剛走,你們就勾搭上了聖者精獸了啊,這速度可是夠快的啊。」

話音剛落,牢籠外面消滅了一頭雷電巨龍之後正準備發動下一波配合的奧茲坎等人腦中突兀的都是響起了柳雲祁的這句話,眼瞳一陣緊縮,下一刻,五獸帝是統統的撲倒在地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啊!是那個人!那個人他回來了啊!」

「您…您誤會了啊!我們…我們並沒有反叛之心啊!我們…」

「大人!您冷靜一點,我們真的沒有背叛您的意思啊…」



他們的異狀,頓時也是讓在場的所有精獸都疑惑不解的將目光投注了過來。 「背不背叛的,不用你們說,我自己會看。你們心裡是什麼想法我都清楚,勸你們老實一點,別以為找到了妖聖當靠山就能沒事,折磨你們,只不過是我的一個念頭。退出兩公里!接下來,天樞閣的人若是衝出來,不得與其他精獸一同進行攻擊,聽我號令,擇機從空間裂縫進入!」淡漠的聲音在一眾精獸們腦中響起。

「是…屬下明白了!」話音剛落,奧茲坎等五位精獸的痛苦都為之一緩,是連忙的招呼起手下們往兩公里之外退去。

這一幕,看的在場其他精獸們一陣面面相覷,那名指揮奧茲坎等一行人的妖聖一皺眉,攔在了他們的面前「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在諸位同胞們都在忙著尋找出路的時候,你們這是要退縮嗎?」

奧茲坎等頓時都是一愣,面面相覷了一眼都是一副想說而又不敢說的模樣。

一道淡漠的話語突兀的在這片天地之間回蕩了起來「這位前輩,你就不要為難我的手下了。他們,不過是在聽我的命令行事罷了,提醒你們一句哦,接下來,天樞閣的人會被狐族從空間裂縫趕出來,要想活命的話,我勸你們還是趕快離開的好。」

一眾精獸們都是楞了一下,又是那名妖聖寒聲道「你是誰?!鬼鬼祟祟的躲在暗處算什麼?!敢不敢出來說話?!」

「哎喲,不敢不敢,你這麼凶,我怎麼敢出去觸你的眉頭呢?不過,你大概也只能對我,對我的手下凶一下了吧?不知道一會天樞閣的殘兵敗將出來了,你還有沒有這麼硬氣敢對他們這麼凶呢?」

「你這是什麼意思?!認為我們精獸一族都是欺軟怕硬的嗎?!難道你真的認為我們精獸就怕了天樞閣了嗎?!告訴你!他們天樞閣的人不出來也就罷了,要是敢從這裡出來!我們精獸一族絕不會善罷甘休!」妖聖頓時是怒目圓瞪道。

「哦,好厲害,好厲害,你的氣勢連我都被嚇到了呢,那祝你們旗開得勝了。既然妖聖前輩這麼厲害,我也相信你能夠給予天樞閣痛擊,那麼,應該也不需要我的手下幫忙了吧?能請你們讓開嗎?我的手下們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辦,能讓他們走嗎?」

妖聖不屑的看了眼奧茲坎等一行,冷哼了一聲道「既然他們要走,我也無話可說,難道我們還能指望讓懦夫上戰場殺敵嗎?」

一聽這話,頓時,現場的一眾精獸們都是鬨笑了起來。奧茲坎等一眾精獸們面色都是青紅交加,他們身後的手下們俱都是一副咬牙切齒的紛紛表示自己不是懦夫,自己要留下來殺敵。

然而,儘管奧茲坎等五位獸帝都是心有不甘,但是卻也不敢違背柳雲祁的命令,只得一咬牙,揮手帶著其他手下們離開。同胞們的嘲笑,讓他們恨的柳雲祁牙痒痒的同時心中也是不禁想道「到時候有你們哭的!蠢貨們!」

魔法陣之中的柳雲祁嘴角也是輕輕翹起了一抹弧度「靈歌,去找到天樞閣布置在這魔法陣之中的幾顆八階晶核。動作快一點,我們沒多少時間了。」

「好的,父親。」靈歌點了點頭,是連忙撲扇著小翅膀飛離了柳雲祁的肩膀。

看著消失在視線中的靈歌,柳雲祁微微一笑道「不管是多堅硬的東西,從內部破壞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此刻,翠林之中,正在浴血奮戰的天樞閣閣主瞪圓了眼珠子,咬牙切齒的看著回來報信的武帝強者「你說什麼?!退路丟了?!怎麼搞的?!我讓你們守好退路,你們卻給我弄丟了?!弄丟了你還好意思回來找我?!」

「閣主,弟子們都死了,若是連老朽也死在那裡的話,那豈不是回來與您報信的人都沒有了嗎?」武帝強者解釋道。

「嘖!」武帝強者說的也是有些道理的,天樞閣主也不好再繼續去責怪他了,猛然大聲狂吼道「所有弟子聽令!后隊變前隊!結天域大陣退回天樞閣!」

現場安靜了那麼一剎那,頓時,一眾天樞閣弟子是齊齊變陣,開始突破一眾狐族的封鎖往回撤去。

「人族!休想能夠從我們翠林全身而退!大家沖啊!將他們通通殺光!」只聽一聲怒吼,頓時,狐族的攻勢更加的迅猛了起來,紛紛不要命一般的開始攻擊起了天樞閣的大陣來,拼盡全力的要阻擋他們回到天樞閣去。

一時之間,狐族與天樞閣的人在這一連串強大的攻擊之下是不斷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整個場面是慘烈無比。

「父親!為什麼要撤退?!以我們的絞殺大陣,只要再多撐一段時間就能夠將這些魔獸統統殺光,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退回去?!」烏索爾滿臉不甘的找到了天樞閣主道。

「空間裂縫失守了!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我們必須要儘快趕回去!」天樞閣主也不廢話,一邊指揮著弟子突破狐族的封鎖,一邊道。

「什麼?!居然失手了?!不是有幾位外門長老守著嗎?!居然會失手?!真是一群廢物!」烏索爾頓時是冷哼了一聲道。

遠處,正被白霜等狐族妖聖糾纏的煩不勝煩的一眾天樞閣太上長老們也是注意到了那邊的動靜,頓時都是皺起了眉頭來。

白霜等也是注意到了那邊的情況,頓時是冷笑嘲諷了起來「呵呵呵,撐不住了?要準備逃跑了?人族,你們覺得有那麼容易讓你們從我們翠林走脫嗎?!」

「萬事留一線,狐妖,別太得寸進尺了!」天樞閣太上大長老冷聲說道。

「笑話,從你們決定要踏入我們翠林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沒有打算讓你們活著走脫出去!今天,這裡便是你們所有人的埋骨之地!」白霜冷笑了起來,手上的攻擊是越加的迅猛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