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運氣好而已。”林冕被沈歆抱着,感受到沈歆秀髮上傳來的屢屢香氣,當下也是有點飄飄然道。

“嘿嘿……運氣好而已。”林冕被沈歆抱着,感受到沈歆秀髮上傳來的屢屢香氣,當下也是有點飄飄然道。

“林冕!”

驀地,一聲滿含憤怒的大喝聲從銅人閣外傳來,沈歆鬆開林冕,兩人扭頭看去,只見一大堆沈家小輩站在樹林中,爲首的正是和林冕有交過一次手的沈豐。

林冕眼睛微眯,手中雷雲槍杵在身邊,平靜問道:“有事麼?”

“把那柄槍交出來!”沈豐咬牙切齒道。 林冕注視着一羣正怒目圓睜的林家小輩,不由得嗤笑道:“你們真是搞笑,自己家的東西自己沒本事拿,還得從別人手中要回去,算了,反正我也沒想要這武器,拿走吧。”

沈豐沒有想到林冕會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自己也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皺了皺眉,邁步走了上來,準備從林冕手中接過雷雲槍。

“等一下!”

沈豐伸手的一霎那,站在林冕身後的沈歆卻是突然出聲阻止道。

“沈歆,你到底是不是我們沈家的,太爺爺留下的東西怎麼能拿給外人,而且你本來讓外姓人進入銅人閣就是違背了族規,不要以爲你是族長的女兒就可以胡作非爲!”沈豐臉色不悅道,似乎對沈歆的做法很不滿。

沈歆走上前來,雙手叉腰,大聲說道:“我就是要把寶物給冕哥哥,你們自己連一層都闖不過去,有本事先闖過了二層再說!”

沈歆的一席話說得沈豐啞口無言,面色漲紅,只得硬着頭皮道:“但這是我們沈家的東西,無論如何也不能交給外人,就算拿到族長那裏去說,也肯定是一樣。”


林冕輕聲解圍道:“歆兒,這是你們沈家的東西,沈豐拿走無可厚非,就算我不用這槍,實力也不會弱上多少。”

“呵呵……說得好。”

笑聲響起,一道健壯的身影漸漸靠近,在場的人扭頭看去,發現竟是沈家的一家之主沈宏。

“族長好!”

沈宏點了點頭,瞥了一眼沈家的小輩們,而後目光帶着一絲訝異落在站在那中心的林冕身上,淡淡道:“沒想到我沈家的多年無人能破的銅人陣竟然被你一個外族小子給破解了,當真是有些諷刺啊。”

林冕握着雷雲槍,拱手道:“沈宏族長,我只是運氣好罷了,碰巧破了局,而且這雷雲槍我也沒想過據爲己有,立刻奉還便是,只是族長不要追究我闖入銅人閣的罪責就是了。”

沈宏眼中再度掠過一絲欣賞之色,看了看一眼不斷躲在林冕身後撒嬌暗示的沈歆,搖頭笑道:“闖過了便是闖過了,當年老太爺留下的東西用意就是有能者得之,沈家的小輩沒人能拿到,你拿到也只能說是天意使然,我也不想我沈家被人說沒本事,連一個小孩的東西都要搶,這樣吧……”

頓了頓,沈宏單手負於身後,擡起右掌,繼續說道:“接我一掌,倘若你能只退十步之內而不倒,這長槍,就無條件贈與你。”

沈嚴發話了,一羣沈家小輩自然沒有話說,只是臉上,都是浮現出了一抹幸災樂禍的神情。

沈宏可是沈家的絕對頂樑柱,貨真價實的通靈境強者,不要說煉體境,即便是入靈境的強者,也不可能接住他的一掌。

林冕和沈歆同樣愣在當場,而沈宏似乎也看出了自己女兒和林冕的想法,微笑道:“沒事,我只出一成力。”


即便沈宏這樣說,林冕臉上的苦澀仍然沒有減少,因爲沈宏的一成力,自己能擋住的機率也小得可憐。

“怎麼,不敢麼?不要讓我女兒失望哦,她可是冒着違背族規的風險想讓你得到這雷雲槍呢。”

見到林冕臉上神色變幻猶豫不決,沈宏低聲對林冕說道。

“爹爹你欺負人,冕哥哥怎麼可能擋得住你,爹你真討厭!”沈歆氣急的猛一跺腳,眼眶泛紅的抱怨道。

林冕扭頭看了一眼沈歆,心中的戰意突然油然而生,歆兒做這些都是爲了自己,那自己哪怕拼上所有,也絕不能讓她失望!

“好,我答應,沈族長,請出掌吧!”

林冕後退一步,雙拳緊握交叉護在胸前,渾身緊繃,斷然低喝道。


沈宏滿意的點了點頭,眼中平靜似水,微風拂過,一道若隱若現的靛青色氣旋緩緩攀上他的袖口,最後在掌心凝聚。

林冕額頭悄然間滑落一滴豆大的汗珠,煉體境五重的實力盡數催動,但即便是這樣,怕是也無法接下沈宏這一掌。

心中踏天決運轉而起,林冕體內的那一絲靈力被驅動到了手臂之上,要想抵抗通靈境的沈宏,就只能以相同的手段來防禦了。

隨着沈宏掌心靈力越發的雄渾,那場中的沈家小輩也都是瞪大了雙目,緊緊盯着那沈宏和林冕站立處。

嗡。

一道微不可聞的破風聲音響起,沈宏右掌輕描淡寫般探出,輕輕的落向了林冕交叉在身前的雙臂之上,聲勢雖不浩大,但掌心那不斷流轉的靈力卻讓所有沈家小輩都明白,他們不可能抵禦得下來。

沈豐嘴角露出一絲令人不易察覺的幸災樂禍的笑容,心中忍不住對林冕嘲笑了兩聲。

就算你獲得了比武大賽冠軍又如何,煉體境五重敢接通靈境強者一掌,簡直是螳臂當車,不知死活。

“哼,雷雲槍最後還不是我沈家的……”

沈豐的低聲話語剛一落地,他的臉色已是瞬間劇變,因爲在銅人閣門口空地前,令人感到駭然的一幕出現在其視線中。

在沈宏的右掌即將拍中林冕手臂的瞬間,林冕的雙手陡然變化,一道奇特無比的印法出現在其手中,然後在所有人錯愕的目光中憾然迎了上去。

嘭!

印法對上孤掌,發出一道空氣炸裂的聲音,空地中,林冕的身形向後飛退,噔噔連退數步,眼見就要突破那十步之數。

沈豐和身後一票小輩皆是目不轉睛的盯着那倒退出去的林冕,他們着急想知道,林冕膽大包天面對通天境強者還敢發動反擊的後果到底是如何的。

一步。

兩步。

……

五步。

六步。

……

八步!

九步!

場地中的空氣彷彿是凝固了下來,在十幾道近乎呆滯的目光中,林冕低喝一聲,右腳猛然在地上一頓,腳跟幾乎是陷入泥土中,但卻最終將身形徹底穩固了下來。

“九步,沈族長,我贏了.”

林冕緩緩擡頭,嘴角帶笑平靜的說道,聲音不大,卻震撼了所有人。

沈宏回想起剛剛袖口那突然的一震,心中不知怎的升起一股奇怪的錯覺,但很快就被拋開,對林冕點頭道:“嗯,按約定,你贏得了這柄雷雲槍。”

“太好了!”沈歆立刻歡呼雀躍起來,甜甜的衝着自己的老爹吐了吐舌頭。

林冕也是展顏一笑,拱手道:“多謝沈族長手下留情。”

“用不着,希望這雷雲在你手中能發揮出它最大的用處,一個月後的狩獵大賽,期待你的表現。”

沈宏轉身欲走,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乾咳一聲道:“以後你就叫我沈叔吧,你和歆兒是好朋友,叫我一聲叔叔也無妨。”

林冕微微一愣神,旋即認真點頭道:“好,沈叔!”

待沈宏慢慢遠去後,沈豐一臉頹唐的呆立原地,眼中滿是驚訝與不甘,沈歆嘻嘻笑着走了過去,說道:“怎麼樣沈豐,冕哥哥厲害吧,還搶不搶雷雲槍啊?”

沈豐擡頭咬牙道:“算他走運!”

說罷便是帶着一羣還沒從剛剛那一幕反應過來的沈家小輩離開了現場,而眼見沈豐離開後,沈歆蓮步輕移來到小肉球沈圓身邊,捏着他的胖臉道:“小圓子,你把這件事告訴了沈豐,以後別想吃桂花糕了,哼!”

“歆姐,我錯了,沈豐他說如果我不告訴他你們在幹嘛,就要揍我,所以……”沈圓苦着一張小胖臉說道。

沈歆秀眉一皺,說道:“他就知道欺負比他小的,我就不怕他,以後他要揍你,你就來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林冕也不禁莞爾道:“對,小圓子,以後冕哥也站在你這邊,沈豐敢欺負你我們就欺負回去。”

“嘿嘿,好!”

…… 銅人閣鬧劇落幕後,雖然沈家家族裏面仍然有許多不贊同的聲音存在,但卻都在沈宏的一句話之後不敢再有半點反對之意。

林冕也不去計較那些聲音,反正林家之中除了歆兒,其他大部分人都跟自己沒什麼關係,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儘快提升實力,應付那一個月後的十鎮狩獵大賽。

而關於十鎮狩獵大賽,林冕也是聽了一些沈宏的解釋,緣由就是鷹城每年都會有的一個“靈墟溝”之行,這靈墟溝位於鷹城管轄範圍之內,是一處十分神奇的所在。

入靈境以下,煉體境除了能通過自身修煉、吞服藥物和使用符文這三種方式來錘鍊肉體強度之外,還存在一種更爲快捷的方法,那就是靈力捶打。

通過靈力的捶打,靈力經毛孔滲透進五臟六腑,不僅能讓皮膚大幅提升堅硬程度,更是可以提早讓人適應靈力入體,爲晉升到入靈境增加了成功率,像林冕那種靈力每天內部溫養經脈的方式也是和靈力捶打大同小異,只不過前者效率更爲顯著一些。

ωwш▪тт κan▪C〇

靈墟溝,通過靈力捶打從而讓煉體境以下的人提升實力,不過因爲靈墟溝是一處天然形成的神奇山溝,裏面不知什麼原因靈力風暴極其肆掠,只能由幾位通靈境強者合力壓制,才能夠安全的讓煉體境的人進到裏面去。所以,鷹城的城主府纔會開創了這麼一場只能由煉體境的少年參加的狩獵大賽,稱之爲十鎮狩獵大賽。

林冕在銅人閣外接下沈宏一掌的事蹟一傳開,便是在沈家和風陸鎮掀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大多數人都是親眼目睹了林冕比武大會與王川那一戰,雖然實力在風陸鎮小輩中算得上是頂尖,但要接下一個通靈境強者的一掌,說實話,十個人有九人都是搖頭不信,還有一人也是持着懷疑態度。

不過也有理智一些的人,認爲沈家不可能無緣無故拿一個小孩兒和自己家主開玩笑,即便接不下來,但那股勇氣也是可嘉的,所以倒是暗中對林冕表示讚歎。

而此時,王家之中,躺在牀上,正臉色鐵青的王川一掌將下人的餐盤給揮開,面容扭曲道:“林冕,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滾開,都給我滾!”

見王川近乎癲狂的怒吼着,王家的下人急忙收拾地上的碎片碟碗退了出去,纔出門,就遇到了前來探望親生兒子的二家主王雷。

“你們先下去。”

下人們紛紛離開,王雷走進王川的房間,一聲不吭的看着躺在牀上動彈不得的兒子,眼神中波瀾不驚。

“爹,那個敗家子怎麼會這麼厲害,幫我,我一定要打敗他!”王川盯着自己的父親,懇求道。

王雷雙手負於身後,道:“那小子的確不同尋常,隱藏的很深,不過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一隻煉體境的螻蟻,況且他和那件搶劫案怕是脫不了干係,放心,等你爺爺完成那最後一步,滅掉沈家是遲早的事,沒了沈家庇護,那姓林的小子也活不長久了……”

聞言,王川立刻是重重的點了點頭,追問道:“那狩獵大賽呢?”

“那小子是隊長,忍着點,反正在狩獵賽中自然會有人收拾他,你見機行事便可。”王雷雙眸中精光閃爍,淡淡道。

“是!”

……

隨着時間向前推移,距離那十鎮狩獵大賽也日漸趨近,林冕待在沈家的日子裏倒也算是開心,有沈歆和小狼陪着,似乎連修煉都變得不再那麼枯燥了。

從沈家銅人閣中得到的那柄武器雷雲槍和武技卷軸,林冕也是認真仔細的研究過不下幾十遍,雷雲槍本身的確算得上是一柄難得的利器,然而沈家老太爺留下的和雷雲槍想搭配的武技卷軸卻着實讓林冕摸不着頭腦。

武技名爲“雷雲吞靈閃”,名字聽起來十分酷炫,但林冕驚異的發現,這武技修煉到大成,頂多就是上等二級武技的水平,連三級武技都算不上,和雷雲槍相比較,反而顯得十分雞肋了。

林冕坐在沈家某處小院落之中,看着沈歆和小狼相互逗鬧着,突然出聲問道:“歆兒,你說你太爺爺留下的這卷二級卷軸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什麼?”沈歆擡起小臉,疑惑的看向林冕。

林冕握着雷雲槍,在半空中虛劃了兩下,槍尖劃破空氣發出短暫的呼嘯聲,而後一槍猛刺了出去,槍尖迎風而去,深深地刺進一顆一人合抱粗細的樹幹之中。


“你看,這是我普通攻擊下的力度,假如配合雷雲吞靈閃來使用,威力只有這樣的一半不到。”林冕擦拭着手中的雷雲槍,不解道。

沈歆歪着小腦袋想了片刻,突然嘴脣微掀,笑道:“冕哥哥,我們來切磋切磋吧,說不定在戰鬥中能發現什麼。”

林冕微微一愣,隨後單手手掌擡起,朝歆兒一彎,淡定笑道:“好,讓你先進攻。”

沈歆蓮步輕移,一個閃身便是來到林冕跟前,右掌擡起,朝着林冕的胸膛猛襲而去。

見沈歆來勢洶洶的一掌,林冕眼神一凜,將雷雲槍橫檔在胸前,準備硬接下這一擊。

“鐺鐺鐺……”

沈歆一掌擊中後卻並沒有退防,雙掌的速度反而是越來越快,掌法繚亂,一掌接着一掌準確無誤的打在林冕的雷雲槍上,讓得林冕不得不步步向後退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