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還真不知道你和我表姐是什麼關係,溫大帥哥能不能告訴我啊?”夏雨薇繼續陶侃溫旭道。

“噢?我還真不知道你和我表姐是什麼關係,溫大帥哥能不能告訴我啊?”夏雨薇繼續陶侃溫旭道。

溫旭苦笑道:“當然是純潔的朋友關係了。”

“哦!”夏雨薇故作失望地嘆道,“我還以爲你想當我表姐夫呢!”

“噴!”幸好溫旭這個時候沒喝水,不然肯定噴夏雨薇一身。

顧安悅這時打完電話走了過來,見到溫旭和夏雨薇在聊天,不禁問道:“你們兩個在聊什麼啊?”

溫旭沒說話,夏雨薇開口對顧安悅說道:“沒聊什麼,我就是想問問溫旭想不想當我的表姐夫。”

夏雨薇說得平靜,但聽到顧安悅的耳朵裏,卻猶如一塊巨石掉進了河裏,頓時在顧安悅的心裏激起了千層浪。

顧安悅笑眯眯的臉立刻垮了下來,繃着臉問道:“那不知道溫大少爺是怎麼回答的?”

夏雨薇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好像有些失望,又有點慶幸,淡淡地對顧安悅說道:“他說他跟我表姐是很純潔的男女朋友關係,暫時沒有往那方面想。”

夏雨薇的話與溫旭剛纔的話雖然是同一個意思,但加了“男女”“暫時”這些詞,聽起來的味道就不像那麼回事了。

溫旭當然知道這是夏雨薇故意爲之,不禁朝夏雨薇翻了翻白眼,趕緊轉移話題道:“顧安悅,你剛纔和李秀寧說了什麼?”

顧安悅心中雖然有氣,但當着夏雨薇的面也不好說什麼,朝溫旭翻了翻白眼,淡淡地說道:“秀寧說她在江州。”

溫旭知道李秀寧在江州租着一套房子,所以對她在江州並沒有感到奇怪。只是,顧安悅接下來的這句話卻讓溫旭有點發懵了。

“秀寧說,她馬上開車過來,和我們一起逛街。”顧安悅淡淡地說道。

“什麼!”溫旭驚恐地喊道。

顧安悅和夏雨薇已經夠磨人了,如果再來兩個脾氣火爆的大姐……溫旭想想都覺得一陣涼風吹進了心口,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不行,小命要緊,老子必須在她們來之前撤退,溫旭打定主意準備溜走。可是,前腳剛邁出第一步,耳後就響起了久違的許純標誌性聲音——小旭子,你這是要去那裏啊!

溫旭只好回頭對許純訕訕地笑了笑,剛準備編一個藉口忽悠許純,卻聽夏雨薇說道:“表姐,你的小旭子看你來了,好像……”

“姑奶奶,你可不能斷送我的小命啊!”溫旭急忙給夏雨薇打眼色,讓她千萬不要亂說,夏雨薇卻裝作沒有看到,把頭往反方向一偏。

“好像……蜜蜂見了花一樣。”夏雨薇故意頓了頓,這才張口說道。

這個小妞,沒事弄這麼嚇人幹什麼,溫旭在心裏埋怨道。

“是嗎,小旭子?”許純轉頭朝溫旭問道。

“純姐,你還不瞭解我嗎?”溫旭訕訕地笑道,拍着許純的馬屁,“一段時間不見,純姐又長漂亮了。”

“虛僞!”顧安悅和夏雨薇齊聲在心裏對溫旭鄙視道。

“呵呵!一段時間不見,你倒是會說話了。不過,老孃可不吃這一套。”許純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許純的高興。

“表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溫旭的同學,也和我在同一個學校,顧安悅。”夏雨薇看着顧安悅向許純介紹道。

“顧安悅,這是夏雨薇的表姐純姐。”溫旭對顧安悅說道。


“你好!”顧安悅和許純握了握手,禮貌地說道。

許純打量了一下顧安悅,眼神中毫不掩飾那抹驚訝的神色,笑着說道:“看來,溫旭還真是沒有說謊。”

一紀絕塵 ,只聽許純又解釋道:“溫旭以前跟我說他的班上是一個大美女,我起初還不信,現在見了真人,不信也不行咯。”

聽到許純的誇獎,顧安悅紅着臉看了溫旭一眼,謙虛地說道:“有我們學校的校花在,我可算不上大美女。”

“薇薇雖然漂亮,但你們卻不是一個類型。”許純這個評價倒算是中肯。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樓上的咖啡廳休息一下吧,免得某人又說我們折磨他了。”夏雨薇提議道。

溫旭當然是非常願意,只是李秀寧那個小妞還沒有來。

“我還有一個朋友要來,要不你們先上去吧?”溫旭對夏雨薇和許純說道。

“我們上去,誰來跟我們買單啊!”許純說着,轉頭朝溫旭問道,“你這位朋友應該是女的吧?”


“嗯!”溫旭輕輕地點了點頭,只聽顧安悅接着說道,“不僅是一個女生,還是一個美女哦!”

“是嘛!”聽顧安悅這麼一說,許純和夏雨薇對視一眼,紛紛把目光投向了溫旭,看得溫旭有些不自在。

“這個……長得還算馬馬虎虎吧!”溫旭訕笑道。

“溫旭,揹着人家說人家的壞話可不好哦。萬一被秀寧聽到了,那可就不好了啊!”聽到溫旭這昧着良心的話,顧安悅忍不住打趣道。

你以爲她是順風耳啊,溫旭心下不以爲然,揮手對顧安悅說道:“什麼壞話,我說得是實話好不好?她跟你們三位大美女比起來,倒還差了一點。”

“是嗎?”顧安悅的眼神中劃過一抹狡黠,朝溫旭問道,“你真的覺得秀寧不漂亮?”

溫旭說道:“漂亮這個詞天生都不適用她。”

“誰說漂亮不適用姑奶奶?”溫旭的話音剛落,背後就傳來了一聲暴喝。 第二百四十五章 酒桌上的戰爭

或許是因爲脾氣很相似,許純和李秀寧倒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幾句話不到就以姐妹相稱了,看得溫旭不禁咂舌道:“誰說女人不玩義氣這一套,她們不僅有姐們兒,也會有哥們。”


隨着許純和李秀寧的加入,美女團隊的人數徑直翻了一番,逛街的熱情也徒然增大了許多,說說笑笑地把整個商業街都逛了一個遍。

最後,若不是溫旭以肚子餓爲名,極力地阻止了四個女人的瘋狂,鬼知道她們還要逛多久,自己手裏的包還要多好多。

在衆人的商議下,五個人打了一個車來到了一家川菜館。

美女註定是焦點,當四個女孩兒走進菜館的時候,室內的空氣也隨之凝結了起來。畢竟,偶爾看到一個美女不驚訝,但同時看到四個風格迥異的美女,那就不簡單了。

“美女,你們是在大堂吃還是去包間?”服務員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在包間用餐,我們會加收三十塊的包間費。”

許純用眼光掃了一下四周,淡淡地對服務員說道:“爲了其他的客人着想,我覺得你應該替我們把那三十塊的包間費免了,然後再給我們提供一個大包間。”

正當服務員猶豫的時候,老闆走了過來,臉上堆着笑朝許純說道:“沒問題!不僅包間不會要錢,我們還爲你們的菜餚打九折,只希望這位帥哥和各位美女以後經常來小店照顧我們的生意。這是我的名片!”


許純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名片,隨意地瞟了一下,東來川菜館,然後擡頭對老闆說道:“只要你的菜做得好吃,我們當然不會拒絕再來光顧。”

“那是自然!各位樓上請!”老闆立馬笑道,雖然他的目光並未達到,但這並不妨礙老闆保持職業性的微笑。

五人進了包間,圍着一張圓桌隨意地坐了下來。李秀寧和許純挨着坐,她們的兩邊依次是顧安悅和夏雨薇,而溫旭則坐在了兩個女孩兒的中間。

有五個美女在,溫旭自然把點菜的任務交給了她們,然後翻了翻後面的酒水,朝她們問道:“你們要什麼酒水?”

溫旭本以爲她們不會喝酒,只要一些軟飲料,沒想到許純卻接道:“我和秀寧一見如故,怎麼也要喝兩杯。”

許純說着,不管溫旭是否同意,直接向服務員要了一瓶十年釀的劍南春。

“你們也喝這個?”溫旭苦笑着看了許純一眼,轉頭對顧安悅和夏雨薇問道。

顧安悅對溫旭說道:“我不喝酒,給我來兩杯新榨的橙汁吧!”

夏雨薇點頭道:“我還是來兩杯橙汁吧。”

“那好!就來一瓶劍南春,一壺新榨的橙汁吧!”溫旭轉頭對服務員交代道。

很快,服務員就把白酒和鮮橙汁拿了上來。

作爲桌上唯一的男性,倒酒的任務自然落在了溫旭的頭上。溫旭從椅子上站起來,拿起那壺橙汁先給夏雨薇倒了一杯。

“謝謝!”夏雨薇禮貌地說道。

溫旭接着又給顧安悅倒了一杯,顧安悅也跟着夏雨薇向溫旭說了一聲謝謝,溫旭不禁笑道:“你們現在怎麼這麼客氣了,剛纔讓我幫你們拎包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給你一點陽光,你還燦爛了,顧安悅沒好氣地瞪了溫旭一眼,而夏雨薇也是朝溫旭翻了翻白眼,逗得溫旭大笑道:“原來,你們也有這麼默契的時候。”

溫旭給夏雨薇和顧安悅倒完橙汁,準備給自己的杯裏也倒一點,沒想到被子卻被許純一下子搶了過去。

“你就忍心看我們兩個女孩兒喝酒,你喝橙汁啊?溫旭,你陪我們喝。”許純不等溫旭反應,親自爲溫旭倒滿了一杯酒,遞了過去。

“我害怕自己喝醉了。”溫旭望着杯裏的白酒,苦澀地笑道。

“醉了就回去睡,沒什麼大不了的。溫旭,你要是一個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地推辭了,乾脆點!”許純不耐煩地朝溫旭說道。

老子是擔心我喝醉了,不能像上次那樣,把你送到賓館去,你以爲我喝不過你啊!溫旭想到那晚上的糾結,只是心裏徒然有些緊張了起來,偷偷地瞟了許純一眼,只見許純正瞪着牛鈴鐺一般的大眼睛,也朝自己看了過來。

“她居然也會臉紅,該不會也是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了吧?”溫旭在心裏猜道。

溫旭猜得還真是沒錯,許純確實是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只不過,她臉紅並不是因爲害羞,而是氣紅了的。

“哼!你以爲我還會讓你佔便宜嗎,想得倒美!”許純在心裏不滿地哼道。

夏雨薇看着許純和溫旭的表情,不禁掩嘴笑道:“表姐,你若看溫旭不順眼,待會兒就敬他三杯。”

夏雨薇說得本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許純卻當了真。菜一上來,許純立馬對溫旭說道:“溫旭,我敬你三杯,先乾爲敬了!”

說着,許純先是仰頭將杯裏的酒喝了,然後晃了晃酒杯,又爲自己連續倒了兩杯酒,快速地喝了下去。

雖然許純用的杯子是那種一兩的小杯,但三兩酒下去,還是有不小的勁兒,許純的臉上不禁泛起了一抹鮮豔的紅暈。

夏雨薇看了一眼許純,有些歉意地說道:“表姐,我剛纔是開玩笑的。”

許純沒有理會夏雨薇,只是衝溫旭挑了挑眉,不悅地說道:“我的酒已經喝了,溫大帥哥不喝,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女人啊?”

不就是喝三杯酒嘛,也不用上升到這種高度吧,溫旭苦笑着將酒杯拿了起來,然後一飲而盡,學着許純的樣子,晃了晃自己的空杯子,以示自己把酒喝完了。

溫旭再爲自己倒滿第二杯,也是一口喝了下去。

溫旭正準備倒第三杯的時候,一旁的顧安悅伸手阻止道:“溫旭,你不能再喝了,給純姐說一聲,她肯定會放過你。”

你太不瞭解許純了,如果憑我一句服軟的話,許純就放過我,那她就不是許純了,何況我也不會說這樣的話。溫旭朝顧安悅搖了搖頭,拿過酒瓶爲自己倒滿了第三杯,毫不拖泥帶水地把杯裏的酒喝了下去。

喝死你!顧安悅不滿地在心裏罵道,但看到溫旭臉紅的樣子,還是忍不住投以關切的目光,輕聲對他問道:“你沒事吧?”

溫旭搖頭道:“我沒事!”

顧安悅見溫旭只是臉有一些紅,其他倒沒有什麼,緊張的心不禁放了下來,連忙給溫旭夾了一筷子菜,讓他先穩一下肚子。


夏雨薇將頭朝許純靠了過來,關心地問道:“表姐,你沒事吧?”

許純不以爲意地說道:“他都沒事,我怎麼會有事。沒事!我等會兒再敬他三杯。”

夏雨薇瞪了許純一眼,知道這個表姐是嘴硬的人,心裏也不當一回事,夾了一筷子許純愛吃的小炒鴨肉給她,沒好氣地說道:“吃點東西,別光顧着喝酒。”

許純欣然笑道:“放心吧,你表姐沒有你想得那麼脆弱。”

溫旭的酒量雖然不差,但一口氣喝這麼多酒,胃裏還是感到有些不適,好在及時吃了一些菜,這纔好了不少。只是好景不長,溫旭剛準備將碗裏的鴨肉夾進嘴裏的時候,李秀寧也照着許純的樣子,拿起杯子向他敬酒。

“秀寧,你……”顧安悅見李秀寧也跟着許純灌溫旭的酒,頓時不滿地嘟起了嘴,心裏覺得李秀寧好歹也是自己的朋友,怎麼跟着許純來折騰溫旭呢。

李秀寧卻像是沒有看到顧安悅的表情一樣,舉杯對溫旭說道:“我敬你三杯。”

李秀寧自小跟着李大浩在桃花幫摸爬滾打,酒量自然不會差,三下五除二就把三杯酒喝了下去,然後默默地看着溫旭。

不就是三杯酒,用得着這麼看着老子嗎?溫旭拿起酒杯,準備一飲而盡,沒想到一邊的顧安悅卻把溫旭的酒搶了過來,然後對李秀寧說道:“秀寧,這三杯酒,我替溫旭喝着。”

只見顧安悅眉毛一挑,自斟自酌地喝完了三杯酒,然後朝夏雨薇問道:“你是不是也準備敬溫旭三杯酒啊?”

夏雨薇沒這意思,但聽到顧安悅這句話,心裏頓時有些火了,順手拿起許純的酒,朝顧安悅說道:“我不敬溫旭,我敬你三杯!我也先乾爲敬了。”

那個喪屍有點萌 ,說不出的嫵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