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院長,他叫席爾維斯特曾是聖英學院的學生……”那名被詢問的導師急忙回答道。

“回院長,他叫席爾維斯特曾是聖英學院的學生……”那名被詢問的導師急忙回答道。

“席爾維斯特?名字不錯……等等!你剛纔說什麼? 什麼叫曾經是聖英學院的學生!”斯坦爾科轉過頭看着那名有些神情不自然的女魔導師問道。

“席爾維斯特於幾天前剛剛在聖英學院辦理畢業手續,因其實力遠超同階學員,故因此經常拿其他學員練習魔法,最終惹的其餘幾系的魔導師衆怒最終將此事告知了聖英學院的院長、與其說是畢業,不如說是被開除纔對……不過席爾維斯特非常得暗系的魔導師的欣賞,這次也是他提出來的”那名女魔導師小心的回答道,以免惹這名院長大人不高興。

“我沒有說過只有學院在校學員才能參加嗎?”斯坦爾科思考的問道。

“ 回院長!您沒說過,所以……我才允許他參加比賽的”女魔導師恭敬的說道。

“是嗎……原來我沒說過!不過他名義上已經不屬於聖英學院的學生,而且他還參加了這場比賽,就憑這點對於其餘的學院來說已經完全不公平了” 斯坦爾科犯起難來。

“那麼院長……是否終止這場比賽,”女魔導師看了一眼場上的比賽有些後悔的說道。

而此時場上的漢尼巴爾已經癱倒在地,土元素已經完全在場上消失無蹤!而充斥全場的則是那無邊無際浩瀚無垠的暗系元素。

“哼,自不量力!我就給你一個解脫好了” 席爾維斯特一臉狠色的說道。

雙手交叉,黑色的骨槍在席爾維斯特胸前凝結而出,那充滿陰森的黑暗氣息立刻令萊恩站了起來。

“喂!他已經失去抵抗意識,你已經贏了!趕緊住手”萊恩的聲音透過結界大聲的傳達道比賽的場地中。

席爾維斯特撇了撇嘴,鄙夷的看了一眼萊恩!胸前的骨槍冒出幽藍色如鬼火的火焰瞬間脫離而出。


觀看的學員與導師都是一驚!不過之前的那名空間系的魔導師還是在骨槍命中漢尼巴爾之前,趕到了、立刻將有些昏迷意識快要消散的漢尼巴爾拖進了空間隧道。

“哼!”席爾維斯特看着出現在界外的空間魔導師與已經徹底昏迷過去的漢尼巴爾冷哼了一聲。

“好強大的魔法,就連吟唱速度與施法技巧都已達到了魔導師的入門標準,不過他竟然敢當着四國的眼前想要殺人,此子也太目中無人了” 斯坦爾科有些生氣的說道。

“那麼我去宣佈終止職場比賽吧!”那名女魔導師頗爲自責自己當時准許他參加比賽而懊惱的說道。

“不可,首先咱們並沒有規定被開除的學員不可以參賽,如果強行終止比賽一定會遭到聖英學院嘲笑的!”斯坦爾科看着瀟湘學院第二名登臺的那名光系魔法師嚴肅的說道。

“可是那個叫席爾維斯特的暗系魔法師,您不是說已經有魔導師的實力了嗎?如果不中止比賽的話,瀟湘學院剩下的兩名學員都有可能會死的……”女魔導師焦急的說道。

“雖然你這麼說,但是戰爭學院的面子就不要了嗎?”斯坦爾科生氣的說道。

女魔導師:……

“院……院長!還記得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那名叫萊恩的學員嗎?”就在斯坦爾科犯難的時候,右邊一個深藍色的魔導師朝斯坦爾科問道。

“你說那個瀟湘學院的天才?”斯坦爾科漫不經心的問道。

“是的,賽巴斯安前段時間告訴我,那個叫萊恩的天才!似乎也在這裏”那名身穿深藍色的女魔導師猶豫片刻最終小聲的說道。

“ 你是想說!讓那名叫萊恩的魔法師也參加比賽對吧?”斯坦爾科聽出了這名女魔導師的意思、思索後的問道。

“是的,我聽賽巴斯安說過,那個叫萊恩的學員!二年級的時候就利用火蛇術破過艾瑪斯卡的火屏!不久之後就立刻晉級魔法師,現在已經過了這麼些年,我想他應該已經變的更加強了吧”深藍色女魔導師淡淡的說道。

“這也是個不錯的注意,那麼西莉雅這件事就由你去和賽巴斯安去說一下好了,畢竟你們從小一起長大關係也是非常好!”斯坦爾科聽到西莉雅的建議後經過一兩分中的沉思後立刻就同意了,既然不按照規定來,那就全都不按照好了。

“是!院長,我立刻就去” 西莉雅點了點頭立刻朝瀟湘學院的方向趕去。

而場上現在的戰況也變得越爲激烈,席爾維斯特的魔法操控技巧和造詣的確很高,但是碰到天生暗系的天敵光系魔法師歌德伯格!他也漸漸變得有些吃力了。

歌德伯格手持一把叫聖光的四階魔法杖,不但對光系魔法有加持作用,還有一個特殊妙用對於暗系魔法能消減一成威力!

席爾維斯特一次又一次的魔法均被歌德伯格抵擋下來,那純白色的魔法袍令席爾維斯特越發的討厭起來。

精神操控被歌德伯格消弱後根本就不足以在控制他的精神!惡魔牢籠將歌德伯格困在裏面之後、結果不到數秒就立刻被光系的輝耀天堂擊的粉碎!

雖然歌德伯格此時佔據了一些優勢!但是斯坦爾科深深的知道,歌德伯格落敗是遲早的事!席爾維斯特從始至終都沒有使用過一次超過三階的暗系魔法,就算是惡魔牢籠也只是三階的羣困魔法。

“希望那個叫萊恩的魔法師,能夠獲勝吧!“斯坦爾科摸着鬍子小聲的說道。(不過斯坦爾科要是知道萊恩是一個比席爾維斯特還要變態邪惡的死靈法師的話,恐怕會立刻起身集結四國之力來剿滅萊恩吧……) 當西莉雅找到賽巴斯安將此事說明白之後,賽巴斯安氣的有些沉悶!“萊恩的實力我並不清楚!不過他幾年前就有魔法師的實力而且擬化運用的異常完美!如果對比的話,現在他的實力的確應該比之前還要強纔對,不過他已經不是學院的學生,我只能以長輩的方式跟他談談”賽巴斯安苦惱的說道。

“呵呵,你看他那生氣的樣子!你認爲他會拒絕嗎?”西莉雅笑着朝這名已經很久沒見的好朋友笑着說道。

聽到西莉雅的話,賽巴斯安轉身看向萊恩。

此時的萊恩正站起身子,朝着賽場上的席爾維斯特破口大罵!絲毫沒有一個魔法師該有的風度,至於旁邊的那名紅衣少女更是左手叉腰、伸出右手食指罵的比萊恩更歡,唯一正常的可能就是坐在萊恩左邊那名臉色通紅不知所措的金髮女孩了。

“萊恩……大哥,不要這樣,你可是名魔法師怎麼能學潑婦罵街那而且……你們學院的那名導師好像一直在看着你那”克瑞絲臉色通紅小聲的勸到。

聽到克瑞絲的話,萊恩朝右前方看去!賽巴斯安正在與一名水系的魔導師聊天,不過的確時不時的會看自己一眼。

“額!那好吧,那我就不罵了,小愛給我繼續”萊恩有些心虛的說道,不過後面的話可一點都沒說明萊恩心虛。

小愛:*************

小愛身後的那名瀟湘學院的學員看的是一愣一愣的,這女的真彪悍……還好一開始沒有得罪她!

萊恩是真的有些氣不過,雖然是比賽!但是那名叫席爾維斯特的暗系魔法師自從剛纔開始,就一直沒有真正認真的比賽!完全是一副戲謔甚至是玩弄的姿態。

歌德伯格此時的魔法袍已經破的凌亂不堪!那是被黑暗系魔法腐蝕所造成的,要想腐蝕一名由光系加持的魔法袍到底要消耗多少魔力和暗元素? 他根本就是在玩弄歌德伯格。

歌德伯格大口的喘着氣,胸前一道慢慢腐蝕變黑的傷口正在告訴他不要堅持了,會沒命的!不過歌德伯格只是單純的舉起右手中的魔法杖。

“如果作爲光系魔法師的我倒下,那麼還有誰能擊敗你……”歌德伯格內心充滿不甘的想到。

此時的賽巴斯安正在與萊恩交流。

“什麼?讓我參加比賽!賽巴斯安導師,你是在認真的嗎?可是我已經不是學院的學生了吧”萊恩睜大眼睛阻止小愛繼續爆出髒口從而仔細聽着賽巴斯安的話繼而說道。

“這個不是問題,臺上的那個傢伙也不是聖英學院的在校學生,而且戰爭學院的院長也已經同意你的上場!”賽巴斯安看了一眼賽場上的歌德伯加速對萊恩的解釋。

“戰爭學院的院長?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而且還讓我參加比賽?”萊恩納悶的問道。

“關於這點……比賽後我自然會與你詳細解說,不過這次就當我拜託你!你也不想你的學弟死在那裏吧”賽巴斯安嚴肅的說道。

“參賽倒是沒問題,不過真的是單純要救歌德伯格嗎?之前那名空間魔導師似乎還在那裏,我想應該不會有生命安全的吧……還是說您想獲得最強帝國的稱號那!賽巴斯安導師?”萊恩立刻就拆穿眼前這名打着如意算盤的賽巴斯安導師的陰謀了……

“啊哈!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啊”賽巴斯安捋了一下頭髮前的髮梢,笑着朝萊恩身後的學員們說道。

萊恩:……

就在萊恩無語的時候,場上綠芒頓起!緊接着萊恩的身旁突然爆發出一陣極強的空間之力。

那名盡職的空間魔導師一臉難看之色攙扶着有些虛弱的歌德伯格從空間之門走出。

這次出場的空間魔導師相比之前要悽慘的多,在剛纔席爾維斯特朝歌德伯格發起強烈魔法的時候,那名空間魔導師的確成功的趕至!不過就在那時卻發生了異變,席爾維斯特所施展的魔法攻擊突然改變方向,徑直的朝空間魔導師撞去!雖然魔導師及時的進入空間隧道、但依舊還是輕微受了些挫傷。

“可惡!這傢伙,是在報復上把從他手中救出漢尼巴爾的空間魔導師嗎?竟然完全不把四國放在眼裏”萊恩心中一股怒氣而生。

那麼就由我來會會你好了,以我死靈法師的身份!(懶不是罪:我靠!你竟然擅自更改劇情,我判你死刑……)

“克瑞絲,借我一根魔法杖!用完後還你”萊恩朝右邊發呆的克瑞絲說道。

“要什麼系的?”克瑞絲回神的問道。

“給我一根火系的魔法杖吧、因爲紅炎此時仍在昏迷的哈澤爾手中,萊恩自然不會取回!於是就打算從克瑞絲手中先借一根用用。

“我找找看額!”數秒鐘後,一根小巧冒着淡淡紅光的魔法杖被克瑞絲拿了出來。

萊恩一把奪過克瑞絲手中的魔法杖,身體慢慢飄起!隨後落在那已經凌亂不堪的比賽場地上。

“接下來由瀟湘學院的萊恩繼續對席爾維斯特”空間魔導師已經聽賽巴斯安說過萊恩參賽的事,此時自然會完全配合。

“是你!膽敢在臺下罵我的小子” 席爾維斯特冷冷的說道。

“我叫萊恩,而且我貌似比你大!小子”萊恩微笑的反駁道。

“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剛纔的那名空間魔導師看似沒怎麼樣,不過他的體內已經被我的元素侵蝕!想要在施展空間魔法,至少要多吟唱數秒。所以這次你就不要做夢還會有人來救你了,乖乖的等死吧!”席爾維斯特用充滿戲謔的口氣朝萊恩說道。

“放心!我一定會打的你體無完膚,”萊恩保持溫和的語氣淡淡的說道。

雖然兩方都不願意,但是魔法禮還是必須的!

魔法禮過後,席爾維斯特便開始再度施展那些被他用過無數遍的黑暗系魔法!首先是意志操控!

萊恩左眼一道紅光閃過,輕易地捕捉到那從席爾維斯特身體裏出現的黑影!那是由暗元素組成精神體!

“呵!真是諷刺,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會又對上這一招的時候”萊恩自嘲的想到。

黑影的速度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萊恩的身後,一股束縛的感覺從靈魂深處傳來。

不過也僅僅只是片刻功夫!萊恩體內的死靈之氣瞬間暴增,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那股由黑暗元素組成、並能夠操控的精神的元素體徹底吸收。

在外界看來,只能單純認爲是萊恩的精神力遠超席爾維斯特!從而導致意志操控的精神體被瓦解造成。


“很不錯的精神力!”萊恩微笑着朝愣住的席爾維斯特說道。 一股怒意涌向心頭!一股龐大的黑暗元素從席爾維斯特身上涌現而出,嘴中那極快的吟唱速度令萊恩也不得不佩服他是個天才,至少在這吟唱方面絕對是個天才。

萊恩不知道他在吟唱什麼,但是那股強烈的元素波動在告訴萊恩那絕對是一個四階魔法!

萊恩握緊手中短小的魔法杖,開始吟唱自己最拿手的火龍咆哮!

“偉大的火之神王,以契約者的名義向汝借取滅世魔力,將世間一切萬物……什麼!

”正在吟唱中的萊恩大吃一驚,立刻中斷正在吟唱的魔法,轉而順發二階炎盾快速的朝身旁滾去。

就在萊恩向旁邊滾去的瞬間,一隻巨大的骨爪從萊恩剛纔的地方竄出出!如果不是那熟悉的出手姿勢,萊恩絕對不敢相信眼前這名叫席爾維斯特竟然可以使用亡靈魔法!

“這是怎麼回事?沒有轉化爲亡靈竟然能……不好”就在萊恩思考的時候又一直比先前更爲巨大的鬼爪從萊恩腳下毫無徵兆的竄出,躲閃不及的萊恩被緊緊的握在手心之中。

“哈哈哈哈!自以爲是的小鬼,還以爲你有多大的能耐,你就乖乖被這地獄之爪捏成骨渣吧!”席爾維斯特惡狠狠的說道,容不得空間魔導師傳送的時間!鬼爪瞬間開始收縮。

“咔”骨頭碎裂的聲音清晰的傳道在場的每一個人!

“萊恩!”賽巴斯安緊張的喊道。

不過隨後令人驚呆的不是萊恩被捏的粉碎!而是那隻巨大骨爪竟然硬生生的被萊恩融化,剛纔所發出的聲音,其實是由於骨爪內部受到高溫變得脆弱斷掉的聲音。

此時的萊恩雙眼通紅,火元素充斥着萊恩的每一片肌膚膚!

“火系五階防禦魔法,炎魔之障!”坐在觀衆席一臉嚴肅看着場上發生變化的斯坦爾科一臉嚴肅的說道。

“院長你說什麼!這個魔法……就是那個傳說級的炎魔之障?”一名與萊恩身穿同樣紅色魔法袍的五六十歲的老頭驚駭的問道。

“應該沒有錯, 腹黑嫡女:絕色小醫妃 !這個少年到底是如何學會的那……”斯坦爾科陷入沉思。

(炎魔之障:火神魔法筆記記載的高階防禦魔法其中之一,利用濃厚的火元素匯聚全身形成一道足有兩千高溫的屏障!毀滅一切接近之人據說是地底之下另外一界深淵魔域中的火系領主炎魔的拿手絕技。)


隨着萊恩一聲巨大的怒嚎,包裹萊恩的黑色巨爪終於不堪重負!被濃烈火元素徹底擊的粉碎!慢慢重新迴歸冥界。

不理髮呆中的席爾維斯特!一絲詭異的笑容出現在萊恩臉上,萊恩的嘴角開始微動,萊恩的動作令席爾維斯特立刻緊張起來。

默唸咒語是作爲魔導師的必修課,“這個傢伙同自己一樣!已經跨入了魔導師了嗎?“席爾維斯特臉色陰沉的想到。

想歸想!席爾維斯特可不會傻站在那裏,暗元素被席爾維斯特從體內拼命的抽離而出,不但渾身被暗元素覆蓋!就連整個場地也被暗元素覆蓋的漆黑一片、不過與此行成強大對比的是萊恩那邊!紅色的火元素與暗元素似乎形成對立一般。

整個場地被兩種元素徹底分割爲兩半!一面是紅色酷熱的火元素世界、另一面是黑色蔓延陰冷之極的暗元素世界。

兩人同時開始吟唱。

“黑暗即將來臨!萬物都將陷入沉眠,光明將不復存在!籠罩萬千世界的暗元素分子,聽我號令化爲無堅不摧的長矛吧——漆黑之長矛”五階單體暗系漆黑之長矛被席爾維斯特完整的念出。

而此時對面火紅世界的萊恩,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道自己正被一雙看不見的眼睛死死的鎖定住了。

“偉大的火之神王,以契約者的名義向汝借取滅世魔力,將世間一切萬物,讓火焰燃邊大地–火龍咆哮”一如既往的吟唱咒語四階的火龍咆哮很快的就凝結成形,只不過此時的這隻火龍卻不同以往!火元素暴躁至極,而作爲火元素凝結而成的火龍則更應該暴躁纔對!但是這隻火龍卻異常安靜的懸浮於萊恩的頭頂,靜靜的等着對面席爾維斯特咒語的完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