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一個神主之位的價值,已經無法用常人的眼光來衡量了!

因此,一個神主之位的價值,已經無法用常人的眼光來衡量了!

「玄土界可真是大手筆,一出手就是神主之位。」那個錦衣男子輕語道,眼中閃過一絲鋒芒。

「玄木界手筆也不小,之前將價格抬到了六個神主。」那白髮老者輕笑道:「都是五行界中的一員,玄木界可否割愛,將這功法讓給我玄土界?」

「雖說玄水,玄火,玄木,玄土,玄金五界同氣連枝,為五行界,但……這等功法,可讓不的。」錦衣男子說道:「更何況,我玄木界的帝王下令了,這本功法,我玄木界務必要得到。」

請伊入甕:嬌妻逆襲 說罷,便看到這錦衣男子揮了揮手,高聲道:「兩個神主之位!」

這話一出,在場之人無不動容!

一個世界,只有三個神主之位!

這一下子給出了兩個神主之位,這豈不是等於要送給無道界一個附屬世界了!

這手筆,未免太大了吧!?

再者,也有許多人疑惑,玄木界身為前十大世界,也不缺無上功法吧?

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只為了一本無上功法,真的值得嗎?

還是說……這本無上功法,來頭不小,另藏玄機!?

「我蒼龍一族,用一個世界換這本功法!」

而就在此刻,蒼塵淵開口了,只見揮了揮手,亮出了手中代表著蒼龍一族最高權力的令牌,高聲道:「我說的這個世界,無一個界主,無一個神主,無一個帝王!」

「那就是說,蒼龍一族,用十個界主,三個神主,一個帝王之位,競拍這本無上功法!?」

「天啊!這是瘋了嗎!?一本無上功法,什麼時候這麼值錢了!?」

……

這一刻,四周驚呼聲響起!

就連李瀟都震驚了,同時更加篤定,這本功法絕對不簡單!

「蒼聖子,蒼龍一族缺無上功法嗎?用得著花費這麼大的代價?」玄土界的那個老者沉聲道:「何必與我們爭呢。」

「沒錯,蒼龍一族,不差這麼一本功法嗎?」玄木界的錦衣男子冷聲道。

「玄土界和玄木界,怕也不差這本功法吧?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那你們為何要競爭呢?」蒼塵淵輕笑道:「這本功法,意味著什麼,你們心裡比誰都清楚,還需要我來點明嗎?」

第四章!求點推薦票月票!

(本章完) 無道界拍賣的這本無上功法,不知其名,只知道這本功法很強!

之前,李瀟就在猜測,這本功法怕是不簡單,另藏玄機。

如今,聽到蒼塵淵這話,李瀟就更加篤定心中的猜想了。

只不過,在場之人都沒說,似乎都在忌憚著,並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

畢竟,知道的人越少,競爭就越小。

但,就目前來說,這本無上功法,已經被拍出了天價!

「蒼龍一族真是財大氣粗,用一個所謂果位都空缺的世界來換取這本功法!」

「這本功法有這麼大的價值啊?」

……

不少人疑惑,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功法叫什麼,但也能感覺到這功法的不簡單。

就當眾人以為蒼塵淵能拍下這本功法時,玄木界的那個男子突然開口:「兩個世界!」

這話一出,全場之人瞬間動容。

就連蒼塵淵都凝眸了,心裡頗為震驚。

須知,競拍到了這種地步,這玄木界的男子所說的兩個世界,必定都是果位空缺的世界!

這就意味著,玄木界,用二十個界主,六個神主,三個帝王之位,以此來競拍這本功法!

這價格,堪稱要逆天了!

「別競拍了。」

此刻,李瀟看了一眼身邊的蒼塵淵,發現對方一副還要加價的樣子,不由輕語道:「有什麼用呢,這裡是通神界,是道心界域,得到了這功法,也要看能不能帶回去。」

「你……莫要胡來!」蒼塵淵凝眸,他當然知道李瀟這話的意思。

這分明是要搶!

「雖說這裡的人,都是道心境,但你要知道,有些人是壓制境界而來,他們的實力,不能用常人的眼光來看待!」蒼塵淵提醒道。

「是嗎?我倒是想要試試。」李瀟輕笑道。

蒼塵淵聞言,不由多看了李瀟一眼,卻沒再多說,並且也不加價了。

同時,隨著玄木界那男子的加價后,在場之人,也都閉嘴了。

畢竟,那價格太高了,不是一般的世界能承受得起的!

再者,與玄木界競拍,自身所在的世界,也要有那個底蘊和實力。

若不然,得罪了玄木界,等同於得罪了整個五行界!

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這是我玄木界帝王令,在此交給閣下,屆時可拿憑此令,去收我玄木界附屬的兩個世界。」玄木界的男子說道,並將一塊令牌交給了主持這場拍賣的陳世祥。

結果令牌過,陳世祥也沒含糊,當即就將那本功法,親手送到了玄木界的男子手中。

「嗯?拿到了功法,還不肯離去?」李瀟皺眉,看著那玄木界的男子,心裡不由竊喜:「你最好別走,等拍賣會結束了,你手裡的功法,也就是我的了!」

「接下來要拍賣的,是一塊神石。」陳世祥說道,第二件拍賣之物被拿了上來。

神石,在世上並不罕見,但陳世祥這次拿出來的神石,來頭大的驚人,在場之人,無不變色!

只因,這塊神石上,沾染著如淚珠一般的鮮血,更散發著一絲血色光輝。

並且,仔細看去,這神石的內部,有一團光輝在閃爍,裡面似乎孕養著什麼東西!

「帝王血淚!」

「這種神石,可是鑄造至強兵器的至寶!」

「用帝王血淚鑄造而成的兵器,威能極大,堪比帝王親自出手!這種東西,哪怕是帝王都要眼紅!」

……

四周,喧嘩聲連番響起。

「諸位,這塊帝王血淚內部,有大道之氣在凝聚,指不定今後就能凝聚出一部天生地養的無上功法!」陳世祥指著帝王血淚,道:「眾所周知,有些功法,並非是人為創造出來的,而是這天地自己誕生出來的。」

「我無道界的幾個神主都研究過此神石,神石內部,那一團光輝,誕生出功法的幾率很大!」陳世祥說道。

這話一出,當即就有人按耐不住了!

天地孕養而成的功法,那可是堪稱天書,神典!

這種功法,其威能之高深,不可言喻!

就如如今的無道界來說,其之所這麼強,正是因為無道界在建立時,曾經得到了一本天書,被稱為無道神典!

正是有了這本無道神典,無道界才會崛起!

那麼,若這塊帝王血淚中,真的能孕養出一部天書,神典,那麼得到這本天書的世界,是否可以稱為第二個無道界!?

賴上極品女教師 「十個界主之位!」

「一個神主之位!」

「帝王之位一個!」

……

剎那間,人群中呼喊連連,幾乎所有人都在搶著競拍!

僅僅是十幾息時間,這塊帝王血淚,就被競拍到了一個世界的價格!

但,李瀟卻發現,玄木界,玄土界,乃至蒼塵淵,以及凰族的人,都沒有競拍。

似乎,他們並不在意這塊帝王血淚!

「你怎麼不去競拍?」李瀟好奇的問道。

「陳世祥自己都說了,這塊帝王血淚中,有幾率誕生出天書神典,而不是百分百的。」蒼塵淵說道:「這種靠幾率的東西,不可博。」

「也對哦,萬一這塊帝王血淚中,沒有誕生出天書神典,那拍下的人怕是要血虧了。」李瀟嘀咕道。

但,若是真的誕生出了天書神典呢!?

「真的誕生出了天神神典,你覺得無道界能坐視不管嗎?」蒼塵淵輕笑道:「到時候,無道界指不定會暗中將這塊帝王血淚收回來。」

「而以無道界的實力,他們要想回收,有幾個世界敢反抗的?」

這話一出,李瀟頓時釋然,怪不得無道界有恃無恐的拍賣這塊帝王血淚。

「你們怎麼還不走?都在等六道神技嗎?」李瀟問道。

「嗯,這一次要拍賣的六道神技,非同一般,尤其是對那些大人物來說,十分關鍵!」蒼塵淵沉聲道:「那東西,我蒼龍一族,勢在必得!」

「我覺得吧,你還是別競拍了,大不了到時候我搶走後,複印一本給蒼龍一族。」李瀟挑著眉頭說道:「這樣豈不是更好,你蒼龍一族還省錢了呢。」

「這……這……」蒼塵淵一本正經,但說實話,他確實是心動了啊!

(本章完) 六道神技,按理來說,肯定是不如之前那本無上功法。

但,這一次要拍賣的六道神技,非同一般,關乎甚大!

正是如此,蒼塵淵等人才沒有離去,就連玄木界的那個男子,都還在觀望著。

眾人都明白,這場拍賣會,真正的高潮,就在那本六道神技上!

「凰族對這本六道神技十分重視,他們估計會不惜一切代價得到六道神技。」蒼塵淵說道。

「究竟是什麼神技?」李瀟問道,十分好奇。

「生之道神技,涅槃重生!」蒼塵淵凝眸,提醒道:「這神技,堪稱逆天,更是已經失傳了好幾個時代了,哪怕是在十一時代,也被稱為十大神技之一!」

十一時代,李瀟自然知道,那是聖界誕生出第十一個界主的時代。

而那個時代,距離現在已經很遙遠了,相隔了好幾個時代。

而這涅槃重生,從十一時代之後,便失傳了。

到了如今,這神技被發現,更是被無道界拿出來拍賣了!

「這種神技,無道界也捨得拿出來拍賣?」李瀟問道。

「無道界肯定有自己的打算。」蒼塵淵說道:「這神技,拍賣起來,恐怕會有其他一些要求和條件,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而此刻,拍賣還在火熱進行,那塊帝王血淚,最終被佛界的一個老界主拍走了。

之後,又出現了幾樣東西,都乃珍品。

不過相比之前的無上功法和帝王血淚,接下來的幾樣東西,就顯得有些不入流了,但也引起了不少轟動。

但,那些大人物,卻沒有聲音,都在靜靜的等待著六道神技的出現!

「那個……你等下如果真的要搶的話,需要造作準備。」蒼塵淵神色古怪,偷偷的把一塊龍鱗塞到了李瀟的手中,道:「這是燭龍逆鱗,可禁錮空間,你將它布置在陣法,可封絕這一方天地,到時候他們想用回靈符回去也不行!」

「嘿嘿,你可真是懂事。」李瀟笑道,知道蒼塵淵是心動了,這是在幫他搶劫呢!

隨後,李瀟悄然離去,在城外布置陣法。

當然,這一切都在暗中進行,李瀟也做的很隱蔽,不曾被人發現。

直到半柱香后,李瀟回到了蒼塵淵的身邊。

「辦妥了?」蒼塵淵問道。

「放心,這裡的人,一個都出不去!」李瀟笑道:「等我搶到了六道神技,看在二師兄的面子上,會複印一份給你們的。」

「多謝。」蒼塵淵點頭道。

沒過多久,拍賣會接近了尾聲!

也就在此刻,陳世祥拿出了一個古樸的盒子,卻沒有打開。

但,在場之人,尤其是那些大人物,紛紛凝眸,盯著那個盒子,眼中閃爍著精光!

尤其是凰族的人,眼中更是冒著鳳凰之火!

只因,他們都知道,這盒子內,裝著的就是六道神技——生之道——涅槃重生!

「諸位,這東西我就不多說了,想必各位也都知道了。」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陳世祥說道:「六道神技,生之道,涅槃重生。」

「陳世祥,你別墨跡,快說這東西怎麼拍!」玄木界的男子急忙問道,看似已經等不及了。

「很簡單,拍下這六道神技的人,需要答應我無道界一個條件。」陳世祥說道:「幫我無道界的一個神主續命,涅槃重生!」

「只要能得到這神技,幫無道界神主續命,也無可厚非!」

「沒錯,既然無道界肯把這神技拿出來拍賣,替無道界神主續命,也是刻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