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也很狂。

因為他也很狂。

在君不見和項宇說出自己和另外三人不是其對手,那個死人妖和雙胞胎都選擇了離開,顯然是相信了兩人所說。

可自己不相信!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傲嬌前妻請入懷 於是,戰烈向著古木沖了過去,武皇修為也徹底爆發。

看這陣勢。

是不想等古木和商崇連比斗完,而先行一戰。

證明給君不見和項宇他們看,自己很強!

在他風風火火追上去之後。

離開的項宇就已經覺察到,臉上毫無表情的說道:「白痴。」

同樣有這樣想法的還有梅蘭,以及那對雙胞胎。而他們三人不是因為戰烈找古木比斗的行為很白痴,而是這貨竟然輕易上了項宇和君不見的當。

項宇和君不見在那一唱一和。

說大家不是古木對手,這明顯是在刺激自己。

誰會上當?

好吧,戰烈上當了。

而上當的後果,就是他不服,他要去找古木打一場,如此,就會給項宇和君不見窺視其實力的機會。

讓人當槍使,自己還不知道。

這不是狂,這是傻。

梅蘭和雙胞胎兄弟知道,不過他們現在挺開心的,因為戰烈這種行為,無疑讓他們也受益,因為如此,他們便可以第一時間去判斷和分析古木真正的實力。

「哎,怎麼覺著,這兩個男人比羅宓還壞,還討厭呢?」梅蘭陰陽怪氣的說道,同時悄無聲息向著戰烈追了上去,而同樣,項宇和君不見以及雙胞胎兄弟,都將意念集中在他身上。

……

戰烈渾然不知自己被坑了,而且還怒氣騰騰的追了上去。

最終,在古木即將進入那草藥堂,他趕了過來,二話不說,雙拳爆發出強悍靈力,頓時向著古木打去。

此人修練的金系屬性。

那強大靈力充斥周圍,雙拳更是勢如破竹。

攻心計之大牌名門妻 古木正和白曉笙談笑風生,哦,不,是我們的古大少厚著臉皮和人家交談,而後者始終無語崩潰的走著。

感覺到那股強悍之力爆發而來。

古木臉色正然,旋即鬆開白曉笙嫩滑的小手。

「鏘!」

無芒劍從虛空浮現,就見他握在手中,旋即施展出『人劍合一』,整個人化為一道劍芒,向著戰烈沖了過去。

兩人的強勢爆發,將白曉笙給震的連連後退。

「咻!」

而當她站穩身子,定眼看去,便發現兩個男人已經撞在一起,而與此同時,她看到了一輩子最詭異的畫面,那就是古木化為劍芒,竟在途中打了個旋,繞過了戰烈的雙拳。

最後,劍芒散去。

那個男人,傲立在身後,劍尖貼在戰烈的脖頸上。

「……」

白曉笙瞪圓了雙眸,想著剛才那一幕,暗自道:「他剛才怎麼做到的,他剛才怎麼繞開了戰烈的雙拳?」

這個疑問,戰烈也很在意。

只看他愕然站在古木身前,無視劍架在脖子上,雙目暴睜的道:「你……你怎麼做到的?」

古木懶得和他解釋。

而是淡淡臉,道:「我說過,你把那個男人打敗,才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然後收回無芒劍,冷道:「滾!」 視頻到這裡,開始加速,直到穿著制服的韓欣彤,進了包間,看了一眼時間,韓欣彤在包間里呆了足足一個多小時。

第二個視頻,是韓欣彤衣衫凌亂,一副慘遭蹂躪的模樣,踉踉蹌蹌的從包間里抱出來。

經過一個包間,她突然停下了腳步。

鬼鬼祟祟的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她突然一改要跑的慌張,推門而入。

大約二十分鐘,韓欣彤從包間里出來,手上有一個微小的動作。

似乎是在關口紅蓋子。

撞上了煮解酒湯回來的江洵,她神色驟變,一副恐懼害怕的模樣。

她攏了攏身上的衣服,低垂著腦袋,從江洵身邊跑開了。

第三個視頻,是關於王思霓的。

視頻里,是她在玩女人,畫面淫~靡~不堪,重要部位都打了馬賽克。

喬安看得臉蛋羞紅,立即讓夏霖關掉。

夏霖也是很無辜,誰知道……視頻里的內容會這麼勁爆?

「喬小姐,這女人……是不是剛才韓欣彤進入包間里的那個女人?」

也就是說,王思霓是個同性戀,而韓欣彤身上那些吻痕,痕迹,全都是王思霓弄出來的。

至於慕靖西,顯然是韓欣彤路過包間,看到喝醉的慕靖西,臨時起意,玩了這麼一出栽贓嫁禍。

更巧的是,喬安偏偏在那個時候打電話來,韓欣彤從慕靖西身上找出手機,順勢接了起來。

說了一番讓她誤會的話。

喬安腦子亂糟糟的,快要無法思考了。

喬燃的話,在腦海里迴響著,難道,真的誤會了么?

回到官邸,慕靖西一直在等喬安的電話。

等到了後半夜,也沒接到她的電話。

他安慰自己,大抵她需要時間來消化真相。

好,他給她時間。

這麼久都等了,還差這一點時間么?

…………

島嶼上,氣溫炎熱。

司徒雲舒穿著清涼的裙子,站在陽台上,眺望著遠方暗潮洶湧的海面,

手中端著的酒杯,輕輕搖晃,紅酒的香氣,帶著幾分微醺的誘人。

抿了一口紅酒,便聽到手機響了起來。

轉身回到卧室里,拿起茶几上的手機。

看了一眼號碼,便接起,「江南……」

「雲舒……」

江南的聲音,少了一貫的清潤和沉穩,就像是喝醉了一樣,沙啞中透著幾分醉意,「雲舒,我好想你……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在我身邊?「

「江南,你喝醉了?」司徒雲舒蹙眉,放下酒杯,擔憂的往陽台走去。

她握緊手機,倚在羅馬柱上,「你喝了多少酒?」

「也沒多少……沒多少。」江南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鍥而不捨的追問,「雲舒,你還沒回答我,你有沒有想我。」

「江南,少喝一點。你胃不好,喝酒會刺激胃。胃疼了怎麼辦?」

江南依舊在笑,司徒雲舒聽到了酒瓶子落地的聲音,一聲悶哼,透出痛苦。

「江南?你怎麼了?!」

司徒雲舒一顆心,都揪緊了。

「……沒,沒事。」

「傷到了么?」

「沒事……雲舒,你是在擔心我么?」 一招被人架在脖子上。

這無疑是完敗!

戰烈已經無心去考慮,剛才古木是如何詭異轉彎,繞過自己的雙拳。

而是整個人獃滯在當場。

他是雎州的天之驕子!

修為已經達到武皇初期,而面對剛剛晉級武皇境界的男人,他竟然就這麼悲劇的被一招擊敗,如果不是後者手下留情,他相信,自己早就被劍穿透了喉嚨。

很強!

戰烈內心深處的狂,頓時被古木這種狂給擊敗。

或者說徹底的擊碎!

古木看他神色獃滯,沒有『滾』的打算。

於是便收回無芒劍,再次抓著白曉笙的手,向著草藥堂而去,不過在進入之前,卻有意無意向著遠方看去,嘴角抹出一絲微笑。

仿若是在向著那幾個觀戰的天才說:「抱歉,沒有如你們所願,這貨太菜,還不至於探出我的底細。」

古木帶著白曉笙走入了草藥堂。

身處遠方的幾個天才,神色都頗為肅然,尤其是那妖里妖氣的梅蘭,此刻也有了一點點陽剛之氣。

「這個男人,竟可以一招擊敗戰烈……」他心驚的說道。

東門裡和西門外也是震驚不已,顯然他們知道,自己的排名雖然比戰烈高,但實力也只是高出那麼一點點。

而古木卻能夠一招擊敗,換做自己,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可以說,古狂古少一招威脅戰烈,讓得三位天才頓時知道,原來項宇和君不見並非只是單純的刺激自己,而說的也確實屬實。

自己和這個武狂比起來,真的有差距!

雖然古木只是一招爆發,將戰烈搞定,但他們還是看出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是其對手,畢竟對方這還沒真正放開,就如此猛,一旦動用他那傳說中的三種真元,豈不是被秒?

想至此,這讓他們非常鬱悶。

畢竟三人被封為九州天才,向來都很自傲,未曾想,這個古木橫空出世,竟比自己還吊。

太打擊人了。

三人鬱悶的同時,也知道了古木的深淺。如今早沒了去招惹這傢伙的打算,心裡想著,還是認認真真看熱鬧吧。

「不過這傢伙既然如此猛,剛剛晉級武皇沒多久的商崇連會不會是他的對手呢?」梅蘭他們不打算惹古木,便開始關心起別人來了。

……

「雖然沒有暴露出真正實力,但還是很強,真如君不見所說,自己不是其對手嗎?」項宇立在某處房頂,看到古木剛才一招制敵,喃喃自語。

雖然他可以輕鬆擊敗戰烈,但自認不會如此快。

將目光移向遠方,他再次陷入沉思。

旋即搖搖頭,化身為虹離開了。

而他所看的方位,正是君不見所在的位置,只看後者淡淡的笑道:「商崇連的對手,豈是那麼簡單。」說罷,便消失在這片區域內。

當項宇和君不見都離開后,剛剛走入草藥堂的古木則收回了意念。

然後好奇的向白曉笙,道:「那幾個人是誰?」

白曉笙抓住這個機會,急忙將手抽了回來,然後轉動著手腕,臉上泛起微紅,憤然道:「你是武狂,連他們是誰都不知道嗎?」

古木聳聳肩,道:「這個天下,我只認識我的女人和親人,別人在我眼裡,根本不算什麼。」

這話忒狂了。

白曉笙頓時無語。

不過古木卻靠過來,笑著說道:「告訴我,你那一萬兩就此抵消。」

「你……」白曉笙氣不能語,剛才自己隨口問問,他竟然還賴上自己這一萬兩了?

「這一萬兩你不給,我也可以好好和你交流交流,比如,你為什麼要女扮男裝呢,比如,你到底長什麼樣呢?」古木壞壞的笑道。

古大少如此無恥齷齪的表情,讓白曉笙頓時心慌,急忙一五一十的將那些人的身份說了出來。

古木聞言,這才明白。

旋即皺眉道:「原來這六個人,竟是九州天才,還真是讓人意外。」

白曉笙聽他所說,差點笑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