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種感覺,歐陽娜娜不由的多看了老者幾眼,真的是很熟悉,彷彿…彷彿…

因為這種感覺,歐陽娜娜不由的多看了老者幾眼,真的是很熟悉,彷彿…彷彿…

「咳咳!」老者趕緊咳嗽兩聲,他察覺到了娜娜的目光,為了避免懷疑趕緊咳嗽打斷。

「老人家,你這是故意在這裡等待著我們?」伊耶絲嚴肅問道,不嚴肅不行,這其中蘊含的信息量可是極大,要知道伊耶絲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回來到這家早餐店,能夠確定他們過來,並且在這家店吃早餐顯然是完全掌握了他們的行蹤,而且肯定有這強大的分析系統,分析著他們可能的行為,最終確定了這裡。

當然,也說不定老者背後有著某位能夠特殊的契約者能夠感覺到他們的行蹤也說不定。

老者捋了捋自己剛剛想出的辦法,咳嗽一聲道:「不錯,自從你派旁邊那倆過來詢問我關於那不拉多骨帝的夥伴時,我便已經盯上了你們」

這句話倒也不算錯,他確實實在黑鼠要畫像之後對他們產生了懷疑,最後一直監視。

「為什麼?」伊耶絲沉聲道。

老者呵呵一笑,神秘道:「天機不可泄露,這裡人多眼雜,眾位隨我一道去老朽的住處商討可好,對了,姑娘你也跟來」

老者不忘了喊上歐陽娜娜,當然這也是正常的,憑藉著這小妮子的菜鳥模樣如果自己不出手幫助一下,估計她這輩子也完不成任務,最後傷心不已,而他最不忍心看到娜娜傷心的模樣。

別看骨帝是一名無比頂尖的存在,但是他卻對於歐陽娜娜極為呵護,否則也不會讓歐陽娜娜一直這麼無憂無慮,絲毫不去接觸外界。

要知道放在其他地方,歐陽娜娜這種類似於公主的存在必然早就接受了無數的教育,以及灌輸許多完全不符合她們年齡的知識。

當然更大的可能是已經被外嫁出去,當做政治的籌碼了。

出乎眾人的預料,老者居然居住在中央區域,而且他帶著一行人進入中央區域那些一動不動的守衛居然還是一動不動!對他們完全視若不見!

幸好,老者的家倒是沒有太誇張,僅僅是一個四合院小宅子,與中央區域其他地方那些動不動就豪宅大家不同,不過即便是小宅子,那風格也是由一種黑漆漆的神秘獸骨建造而成,伊耶絲對這方面沒有研究,也不可能認得出來。

倒是那個歐陽娜娜見到這個宅子的時候似乎看出那些骨頭的不一般,盯著看了半天,似乎頗有興趣。

老者很是熱情,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麼其他圖謀的樣子,不過伊耶絲可不敢放心,眼前這老者可是據說從那不拉多建立之初就存在的人!

伊耶絲也感覺不出這老者的真實狀況,不排除可能是一個極為強大的存在。

眾人在老者的著招待下坐入客廳,這裡的風格頗為復古,周圍的裝飾也頗為簡潔,看起來確實像是一位經歷了無數風雨之後,想要享受一絲寧靜的人的居所。

「陋室窮酸,各位不要嫌棄」老者為眾人倒了杯茶,微笑道。

「呵呵,能夠在中央區域擁有一塊地方,我可不敢低看。」伊耶絲話語似是譏諷,似是真心。

老者想要說什麼,伊耶絲不給他機會,直接打斷道:「老人家,現在地方也來了,你看我們這麼給面子了,你是不是也不要再賣關子,直接告訴我們便是,不然小子我放不下心吶,哦,還有旁邊這位美麗的姑娘,你到底找我有何事?說真的,我真的不認識你,安娜你要相信我」

伊耶絲可累了,一口氣說了這麼一大段話,跟她們好幾個人解釋了一通。

歐陽娜娜被伊耶絲這麼一說頓時又緊張起來,在位子上坐立不安,不知道如何回答,貝安娜和法蓮娜看向伊耶絲的眼神自然是那麼的平靜…平靜的完全不信任一般… 面對伊耶絲的步步緊逼,老者知道在不給個合理的解釋,必然會壞了事情,至少歐陽娜娜是沒有戲融入進去了!

「不知道諸位對情報組織了解多少?」老者拋磚引玉,直接扔出個話題,然不給伊耶絲回答的機會緊接著道:「我知道,一般說道情報組織你們最先想到的必然是暗跡、潛匿、蒲公英、遍生草等等大的情報組織」

呃,不,伊耶絲只知道暗跡,其他說的是什麼組織,他完全沒有聽說過,那只是一般人都常識,與他不搭噶。

老者自顧自繼續道:「然而你們卻不知道,在這些遍布整個啟明世界情報組織下面還存在著無數小組織,也正是這些小組織與大組織的合作,才使得所有情報能夠被他們所掌握。」

「不,我知道」伊耶絲很想這麼吐槽一句,但是還是算了,他想看看老者到底要說什麼,反正現在他是還沒理解老者的真正意思。

老者忽而靠近幾人,低聲道:「其實我便是那不拉多最大的情報組織——那不拉少的成員,至於具體什麼職位我卻是不能告訴你」

卧槽,那不拉少情報組織?那不拉多城最大的情報組織?這是在逗人玩呢?

伊耶絲一臉的不相信,老者淡淡的瞥了一眼,看到他的神色后,心道:果然不會這麼輕易相信,這種理由換做我也不會信,不過還好,畢竟我是骨帝,在那不拉多我說的便是真理!

與此同時,在中央的宮殿內,隨著骨帝的一聲令下,一位管家模樣的中年人急匆匆的走進宮殿,他是宮殿的總管,骨帝身邊最親密之人。

「骨帝大人,不知道如此緊急招我前來有何事?」

骨帝:「嵌克,穴中是否有著名為那不拉少的組織機構?」

嵌克不知道骨帝忽然問這個什麼意思,不過還是恭謹的回道:「沒有,那不拉多四字乃是穴的大忌,若非官方承認的組織機構,不允許佔用其中兩字以上,否則視為挑釁那不拉多的權威。」

「很好」骨帝點頭道,不知道是不是嵌克的錯覺,他似乎察覺到骨帝言語中有著一絲欣喜,這不可能,骨帝大人一直面無表情言語冷淡,怎麼可能因為那不拉少四個字感到喜悅,難不成這其中有著什麼特殊含義?

「啊!對了!」嵌克腦中忽然冒出個大膽的想法:「難不成沉寂多年的骨帝大人終於要展開戰旗,在其他地方開闢第二個穴——那不拉少?」

心中越想感覺越是如此,嵌克此刻久違的感到一絲熱血之意,骨帝大人終於要拓展勢力,攻佔整個地下世界了嗎?有朝一日是否還會沖向地表?

啊,老夫的戰鬥之心幾欲跳出!

骨帝沒有察覺嵌克心中的小九九,知道那不拉少的名字並未被佔用后,他直接道:「嵌克接令!」

「在!」嵌克大聲應道,心中的激情洶湧澎湃,難不成自己便要成為第一先鋒,前往其他地方攻城掠地了嗎?

卧槽,這麼激動幹嘛,骨帝被嵌克那巨大的音量嚇了一跳,不明白他為何如此激動。

「咳咳」骨帝咳嗽兩聲,自己要保持平靜,不能失態,「嵌克,吾命令你此刻立即前往中央區域外成立一個情報組織,名字便暫且定位那不拉少,記住必須將其偽裝成存在多年的組織,成員方面也要挑選一些合適的,我相信你能辦好,動作要快!」

「遵命!我這就去殺…哈?骨帝大人,您說的是什麼意思,我未能理解」嵌克心中戰意蓬勃,結果卻沒想到骨帝給的命令居然是這個!一瞬間,他萎了!

「嗯?嵌克,是吾說的不夠明白,還是你理解不了?」骨帝奇怪的看著嵌克,自己說的那麼簡單易懂,嵌克怎麼會聽不懂?一直以來他可都是能夠瞬間理解我的意思,今日是怎麼了?

嵌克立即低頭道:「抱歉,骨帝大人,我理解了,我這就下去辦!」

「等等」骨帝忽然喊住嵌克道:「記得把娜娜也加入那個組織,暫且定位那個組織的唯一核心絕對天才級別的人吧。」

「…,呃,好的」嵌克應道。

看著嵌克匆匆下去,骨帝微微點頭,這些事情交給嵌克,他十分放心,想必不出半日就能過搞定,伊耶絲那邊應該也不會露出任何馬腳,現在要做的便是把破綻圓過去,對了,還需要偷偷的提醒下娜娜。

骨質四合院中,老者在伊耶絲面前侃侃而談介紹著他們的組織,忽然他話鋒一轉,道:「其實從我的職業上來看你們便應該知道我說的沒有假,否則光憑我一個孤寡老人,豈能知曉那不拉多的歷史,說起來我們組織那不拉少其實存在的意義不為賺錢,而是為了其他一些事情,事關組織隱秘我也不多說了。」

「對了,有一件事情差點忘記說了,其實歐陽娜娜便是我暗中讓其今早來的,目的也是為了接觸你們,而我在那便是為了解除你們的疑惑,你們也看到了娜娜這小妮子沒怎麼接觸過外界,不擅長言語,天真無邪美麗大方。」

老者說著說著便開始誇讚歐陽娜娜了,這是骨帝的老毛病,改不了,這也算是大部分父親的通病了,女兒是掌上明珠吶!

聽到老者解釋歐陽娜娜的來歷,伊耶絲等人一愣,但是愣的更徹底的卻是歐陽娜娜,她完全沒聽說過吶,她什麼時候莫名其妙的加入了這麼一個奇怪的組織!不行,她需要解釋。

「我!」歐陽娜娜剛開口一個字,腦中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娜娜,一切照其說的做,這是我的安排!」

「骨帝!」歐陽娜娜立刻認出了,那是骨帝的精神傳音,以前宮殿的時候骨帝經常如此與她說話,最開始的時候還用這招嚇唬過她。

有了骨帝的吩咐,雖然不知道那個那不拉少是什麼玩意,但是她還是選擇了信任,因為告訴她的事骨帝,骨帝的話是絕對的。

「你要說什麼?」法蓮娜好奇的看向歐陽娜娜,這個漂亮的姑娘一直不說話跟著他們,忽然說了一個我字后便沒了下文,真是奇怪。 歐陽娜娜深吸一口氣道:「我確實是那不拉少的成員,一切如同他所說的那般」

歐陽娜娜從未撒謊,這破天荒的第一次使她內心緊張無比,雙手更是握緊了小拳拳。

不過幸好伊耶絲等人不了解她,也不在知道她撒謊時的小動作,再加上他們的注意力主要還是在老者身上,因此沒有多做懷疑。

老者心中鬆了口口氣,他還擔心娜娜不會撒謊,被看出來,還好娜娜天資聰慧即便第一次也是那麼的完美,啊,不愧是我美麗可愛善良溫柔聰明無比的女兒。

伊耶絲眉頭皺在一起,說實話他是不相信這個老者所言,但是似乎他們說的也沒什麼問題,不過這組織不組織的不是他關心的問題,「你們組織找上我到底有何事?」

「實不相瞞我們組織中有一位特殊的契約者能夠看出一些一般人所看不到的東西,而那日黑鼠兩人找上我時便被發現他們身上帶有一絲特殊之意,之後經過多方探查,發現你是他們的隊長之後我便來拜訪了。」

「說起來,我們並無歹意,而自從你出獄后,我們組織中的那位契約者曾近距離觀察過你,發現如同猜測那般,你非常的不一般!很有可能成為未來攪動天地風雲的特殊人物,因此想要來結交一番,至於讓娜娜能夠加入你們也是為了分一杯羹,至於結果如何無關重要,這一開始便是一場賭博。」

老者說的有模有樣,言語中更是似乎將伊耶絲當做未來的世界核心一般,伊耶絲對此…很贊同吶,且不說成為契約者后他經歷了多少普通契約者一輩子難以接觸的事情,光是他自己本身便是一個穿越者這點便註定他不會平凡!

「沒想到世界上還有如此神奇的契約者,果然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伊耶絲心中無比感慨。

老這察覺到伊耶絲似乎相信了,心中對自己倉促之下想出來的解釋頗為滿意,嘛,雖然漏洞很多,但是不要緊,當過眼前便可。

不過實際上老者這裡自然沒有那個所謂的契約者,也不知道伊耶絲到底能夠攪動風雲,但是他其實也不算說謊,因為他心中便是這樣想的,而依據便是塞雅嫻!

塞雅嫻的真正實力和身份他也不清楚,但是有一點不會錯,她絕對是整個世界的核心,與她扯上關係的人都不會平淡,而且伊耶絲似乎與其關係很是不一般,未來肯定不簡單。

而他讓娜娜前去融入伊耶絲隊伍,一方面是為了自己,另一方面確實是為了讓娜娜開闊眼界能夠有更好的發展,在那不拉多這個平穩安詳的地方是不會有著足夠的長進的。

「不過話雖如此,但是我如何相信你們,我可不認識你們」伊耶絲說道,雖然他心中勉勉強強相信了老者的話,但是問題是他為什麼要答應呢?更何況自己這裡秘密這麼多,一般人可不給進來。

「娜娜不漂亮嗎?」老者忽然問道。

伊耶絲:「呃…很漂亮。」

老者繼續道:「娜娜可不可愛、善良單純嗎?」

伊耶絲想了想,雖然與歐陽娜娜的接觸時間不長,但是看起來確實很單純,不像是那種有心機的人,他老老實實道:「可愛善良單純,嗯,應該吧。」

老者一拍手道:「既然如此,你還有什麼好拒絕的呢?有一個如此優秀的姑娘加入你們,還不是應該歡迎之極嗎?」

「呃,確實有道理,歐陽娜娜應該可以加入…」伊耶絲順著老者的話說了下去,確實完全符合入隊要求,「啊!不對!」

伊耶絲忽然驚醒,因為他察覺到了殺意!是貝安娜的,還有法蓮娜,塞莉你怎麼也盯著我!

「卧槽!老人家,你真是老奸巨猾,差點直接被你給帶入進去了」伊耶絲擦了擦頭上的汗,有些心虛道。

「小伊,我看你是自己心裡就是這樣想的吧」貝安娜不知何時到了伊耶絲的身後,彷彿飄過來一般無聲無息

法蓮娜幫腔道:「我看也是這樣,伊耶絲這傢伙走到哪就招惹哪裡的姑娘,簡直太花心了。」

喂!你也是我招惹來的好不好,你還是第一個呢!

「切,差點逼他說出來」老者心中冷哼一聲,差一點點就成功了,只要伊耶絲口頭答應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沒有人能夠在他面前說話不算話。

伊耶絲欲哭無淚,他感覺今天自己真的好累,應付的好疲憊,果然他還是不擅長對付女孩子,太麻煩了。

「那麼…也就是說,我不能…加入嗎?」後面歐陽娜娜楚楚可憐道,這我見猶憐的模樣是歐陽娜娜發自肺腑的模樣,這才更讓人難以拒絕。

「這…」伊耶絲看到歐陽娜娜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有心想要拒絕,但是又說不出口,「我並不是直接拒絕,只不過加入我的隊伍不但需要天真可愛善良,還需要有實力才行,我這裡不受弱者!」

伊耶絲實在是難以直接拒絕,最終只能搬出這麼一個理由,當然這個理由確實也是正確的,此話一出,即便是貝安娜和法蓮娜也不好多說什麼,冒險團現在確實滿缺人的,冒險團總部空蕩蕩的便是表現,現在冒險團急需人才。

「做的棒!」老者暗贊一聲,娜娜的表現實在是棒,那我見猶憐的模樣換做他自己就是天上的星辰都摘下來送給她了,「這可惡的伊耶絲到現在居然還不完全鬆口,不過既然考驗實力,那麼卻是沒有多大問題」

開玩笑,從小生活在一堆強者身邊的歐陽娜娜實力怎麼可能會差,即便是頭豬都能飛天了!更何況是娜娜這麼可愛聰慧善良美麗的姑娘!

「沒問題!」一提到實力方面,歐陽娜娜回答的很爽快,這是她難得有自信的方面,在實力方面她自信不輸於同階的任何人!

「恩…怎麼感覺事情的發展方向越來越古怪了,似乎已經偏離了最初的目的!」伊耶絲看著一臉笑容充滿自信的歐陽娜娜,心中不知怎麼的感覺十分的彆扭,似乎從一開始主動權就不在自己這裡了… 歐陽娜娜的高興是多個方面的,不止事因為在實力方面恰好是她擅長的,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因素便是通過實力測試之後自己便可以順利的加入伊耶絲的隊伍,融入進去,如此一來,骨帝所交代的任務便能成功完成了,一切都順利的進行。

唯一令歐陽娜娜內心不開心的一點便是這次依舊是借住了骨帝的力量,否則光靠她自己不可能成功,結束之後自己一定要總結錯誤,最重要的是要將那本書上所有的完美融入方法一字不差的背下來,熟記心中,畢竟以後用的到的。

看到歐陽娜娜如此開心,老者臉上不由的露出笑容,娜娜一直是他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否則他也不會費這麼大力氣搞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老者熱情的說道:「隨時可以開啟實力測試,我這裡空間雖然不大,但是也不小,足夠你們進行了,最主要的是我這還有神紋法陣覆蓋,一鍵開啟,絕對不會讓外人察覺到裡面的動靜。」

歐陽娜娜目光灼熱的盯著伊耶絲,她相信以自己的實力,絕對足以壓制伊耶絲等人,同階無敵,這是骨帝給她的評價。

既然已經答應,伊耶絲自然不會反悔,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何談著談著會發展到這一步,但是不重要,如果歐陽娜娜實力真的足夠強,那麼加入進來只有好事沒有壞事,說起來連黑鼠和鷹眼這兩個曾經對他出手的敵人他都能夠接受(雖然被下了禁制),更何況是歐陽娜娜如此一個美女。

伊耶絲點點頭:「其他的晚點再說,可以先行測試。」

老者面露喜色,帶著眾人來到院子處,隨即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做的,一層淡淡的光幕籠罩起四合院,若不仔細觀察,還真不一定能夠察覺得到。

「法陣已經激活,你們可以開始了」老者說完后便退到院子邊緣,小坐板凳早已放在那裡,點心茶水也是不缺,這明顯是打算看戲了呀!

歐陽娜娜站立院子中間等待著伊耶絲這邊的人上場,法蓮娜躍躍欲試,她也是一位天才,進階操縱者后實力更是增長不少,好久沒有盡情的戰鬥過了,恰好歐陽娜娜是一名操縱者,這勾起了她的戰鬥之心。

伊耶絲原本打算親自上場的,但是感覺那可能太欺負人了,畢竟自己此刻已經能夠媲美一般的掌控者了,若是自己出手可就太欺負人了,嘛,稍微不謙虛一點的說,他可是在同階中未嘗一敗,堪稱無敵!

伊耶絲看了遍自己這邊的人,似乎只有法蓮娜一人頗為戰意,嗯,說起來法蓮娜的實力也不差,雖然比不過自己,但是以聖騎士的皮糙肉厚,再加上法蓮娜還是兼職許多祭祀的治療輔助神術,頗為難纏,只要對方不是那種頂級勢力的核心成員,問題應該不大。

歐陽娜娜,骨帝養女,那不拉多的明珠,嗯,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其他都比核心成員高了不少…

可惜這一點伊耶絲等人皆不知道…

「法蓮娜,交給你了,全力出手考驗她的實力」伊耶絲吩咐道,對於歐陽娜娜的實力雖然他不是很清楚,但是確實是操縱者級別的,不愧是在那不拉多這種四芒星穴的情報組織,如此年輕的成員都有著不俗的天賦。

「嘻嘻,放心好了,聖騎士絕不放水!」法蓮娜拍著胸脯保證道。

法蓮娜拿著大劍,一步一步沉穩的走過去,在鎧甲的襯托下,她看起來英姿颯爽,彷彿一名女武神。

「姐姐,你真漂亮」歐陽娜娜讚歎道,這是她的真心話,在宮殿中她接觸的大多是那些五大三粗的長輩,侍女也有但是不多,而且長相雖然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

像法蓮娜、貝安娜和塞莉這種級別且各有千秋的美女,歐陽娜娜確實沒有見到過,因此這才忍不住讚歎道。

「哦?是嘛!嘿嘿嘿」法蓮娜居然傻笑起來,不過這也難怪,和伊耶絲這傢伙在一起基本就沒有跨過她,而貝安娜、塞莉、塞西莉亞或是安琪拉,這些身邊的女子一個個都不比她差,讓她好久沒有被人誇讚過了。

「你也特別漂亮」法蓮娜傻笑完后,回贊道。

歐陽娜娜:「騎士姐姐,為了加入你們的隊伍,待會我可不會留手,到時候請你務必小心了!」

法蓮娜拍了拍胸口,大劍駐地,大笑道:「當然是全力以赴!這樣才能稱得上是對決!」

伊耶絲負責主持,他來到兩人中間,單手高舉,口中說道:「法蓮娜、歐陽娜娜,此次雖是決鬥,但是實際上是為了測驗,因此點到為止!有無異議?」

「沒有」兩女回道。

「那麼,測試現在開始!」伊耶絲猛的一揮手,身形迅速后跳脫離她們都戰鬥區域。

法蓮娜在伊耶絲話音落下的瞬間,一步上前,瞬間突破到歐陽娜娜的身前,一個挑起,凌空飛起,大劍飛劈直指歐陽娜娜。

法蓮娜這一連套動作極為迅速,這是她的修行果實,要知道只要在家中時,她便一直在努力修鍊訓練,並且時不時的找伊耶絲比劃比劃,若是說誰對伊耶絲的攻擊方式最為了解,非他莫屬。

「叮!」一聲刺耳的碰撞聲響起,歐陽娜娜並沒有如同法蓮娜心中所想那般被擊飛,此刻在歐陽娜娜的周身骨刺環繞直接將其保護起來。

法蓮娜見一擊不成,直接借力翻身回來,她目光變得銳利,神情也十分嚴肅,一點不像平時那個笑嘻嘻呃傻姑娘。

伊耶絲看著兩人的初次接觸,沉聲道:「這歐陽娜娜的能力居然是骨頭?若非她看起來完全不似骷髏守衛的模樣,我都要懷疑她不是人類了。」

「不過這下法蓮娜麻煩了,如此迅速的一招都未奏效顯然歐陽娜娜的戰鬥經驗也不低,再加上那骨頭居然能夠擋下這一擊,必然極為堅硬,這對近戰的法蓮娜不利」伊耶絲心中一沉,沒想到那不拉多一個小小的情報組織都如此卧虎藏龍。 不過也許是伊耶絲太過看不起這個組織了,老者畢竟是活了許久的人物,能夠讓他加入的組織,並且延續至今肯定不一般。

如果伊耶絲知道那個所謂的情報組織此刻可能還在緊張的建立中,估計得吐血吧。

法蓮娜並不著急,剛才那一擊雖然沒有任何效果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但是這才對!否則怎麼能夠讓她盡情舒展身手!

歐陽娜娜周身的骨刺已然不見,她臉上完全沒有之前的不安和焦慮,有的僅僅是自信!這是基於自身實力而產生的!

「去!」歐陽娜娜雙手輕輕一推,瞬間無數的骨刺浮現身前,朝著法蓮娜激射過去。

法蓮娜右腳後撤一步,雙手發力,大劍在她手中彷彿毫無重量一般,被她耍的滴水不漏,形成一個嚴密的防禦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