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們認為江寂塵必然不可能渡過這樣的本源天道劫。

因為,他們認為江寂塵必然不可能渡過這樣的本源天道劫。

而這時候,江寂塵確實山窮水盡、油盡燈枯,面對本源天道之劫,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可是,他臉上無一絲懼意。

越是可怖的天劫,能夠壓榨出來的潛能越可怕。

將來,能夠成就的高度就越高。

「我要成為天上地下,諸天萬界,六道輪迴之中的最強,所以,就讓雷劫來得更猛烈吧。」

江寂塵狂呼。

同時,無盡混沌閃電落下,瞬間把江寂塵淹沒其中。

大地之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幽深不見底的巨洞。

而這個巨洞,完全的被無盡的混沌的閃電充滿。

「可惜,江寂塵終是失敗了。」

「引來如此的天劫,只怕他已經成為了永恆。」

「不過,身死道消,一切成空,從此世上再無塵!」

眾修士鬆了一口氣,同時卻又發出這樣的感嘆。 後來,連續好幾天都是如此。這點讓張小花不得不佩服她。她學習起來真是有模有樣,不學會誓不罷休的決心與態度,讓張小花都覺得自嘆不如。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傳授。也為了讓姜西紅方便,能夠自己學著操作。現在張小花已經坐在了辦公桌的外邊,而姜西紅已經做著辦公桌的主位上。

剛開始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到後來。張小花慢慢的發現。姜西紅很喜歡坐在電腦旁邊。一坐在電腦邊,就不太願意起來。

而且很重視死記硬背。把掌握理論知識,擺在首要的位置。重視理論知識,而不重視實際操作。

就算是,實際操作的工作,也只限於在電腦旁。然而,要是需要離開電腦,要做的工作的時候。都會讓張小花代她去做。

如果張小花提出來,帶她一塊去做的時候。她卻會張小花說

「這個那麼簡單,我知道的。那個很簡單。我不用學我都會。你先去做一下。

我這會,先把難做的內容,先學會再說。或者以後我們分工合作。於是姜西紅提出,以後像複印文件,找領導簽字。

現場統計材料,盤點什麼的工作內容,或者需要參加的會議等等…這些都由你去做。那樣也省得我去學了。」

聽姜西紅這話的意思,以後是她們倆,一同做這個崗位的工作。難道自己以前理解錯了嗎?主管並沒有要把她撤掉。而且找了一個人分擔她的工作。

因為她上次工作出錯,所以主管認為。是因為,工作內容太多的原因,而導致的出錯。所以現在加派人手,以防止後續再一次出錯嗎?

但是那天主管,跟她說的是。「因為她工作能力不足,已經不適應眼下的工作崗位。

並且由於她工作的失誤,對公司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公司原本是要開除她。但是被她們主管給保了下來。

理由是,現在部門正是缺人手的時候。一個產婦在家待產,生產後又是休產假。休完產假也不知道,還會不會來公司上班。

而且還有,另外一名員工馬上又要休婚假。近段時間又正是忙的時候,就怕到時候會忙不過來。後來領導才說暫緩對她的處置。

說起來自己還要謝謝主管。是主管保住了她的飯碗。自己眼下最不能丟的就是工作。自己需要這份工作,即使是閑著的工作她也願意。

不過之前還說,做的不好的話。要把調到產線去上班。其實調去產線上班也不錯。雖然比現在工資少一點。

但是起碼不用擔心出錯。既然累一點,也沒有覺得有任何壓力。只從出來那件事情后,對現在的工作,壓力倍增。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出錯。

可這上面的領導,卻偏偏不把她調到產線。而是走極端,直接要把自己開除。這讓她怎麼能接受。

雖然她不喜歡閑著。但是相比被開除,她寧願閑著。反正閑著也有錢拿。總比重新找工作強。

重新找工作的話,就會少拿一個月的工資。自己的工資已經被大哥算好了,如果到時候沒有那麼多,也不好跟大哥交差。

若是以後真的很空閑,自己也可以跟姜西紅以前一樣。學習一些有用的知識或者報一個網路學習班。想想好處也不少。

而聽了姜西紅的話,又打亂了張小花的計劃。因為姜西紅說,主管的意思是,讓她們共同,擔任現在的崗位工作。

剛開始張小花有些懷疑。怎麼主管前後說的話會不一樣。但是想起來,主管之前就說過。這個崗位的工作較多,又很繁瑣。以後讓她與樊雪共同擔任。

而樊雪,辦公室很多流言。說是,她家老公從小沒有母親。然後他老公的爸爸又找了一位阿姨。

但是這阿姨,並沒有和他爸爸結婚。雖然表面對他老公客氣。說是以後,可以幫他們帶孩子。

但是她生完孩子后,那阿姨都沒有露過面。就連同他爸爸也是,明知道她快要生了,還跑到那阿姨的娘家過年去了。

並且到現在都沒有回家。後來又說是。過完年,就從那阿姨的老家,直接坐車去外地上班。也就不回家裡去了。

所以。恐怕以後那樊雪,要自己在家裡帶孩子。就不能出來工作了。那樣的話,現在讓姜西紅來代替也是正常。

於是就聽從姜西紅的安排。一人負責一些工作內容。分工協做。而且事半功倍。現在基本上,一上午時間都不到,就把一天的工作量給做完了。果然多個人多份力。

就這樣一直做著。並且搭配的很和諧。直到有一天,主管把姜西紅叫了過去。

把一份紙質的賬單,交給了姜西紅。讓她先拿去複印三份。然後再拿到財務部與經營部,給部門老總審核簽字確認。

而這時張小花正好不在位置上。去了人事部送表單。姜西紅不會複印,於是就坐在位置上,想等張小花回來,再讓她去做這一切。

可是她的一屁股,才剛剛坐下來。那主管就在後面叫「姜西紅,剛給的年度賬單,很是緊急。你先去做一下。其他的事情,可以先緩一緩再做。」

聽到主管催促,姜西紅自然也著急。「是,主管。我現在就去做。」隨即拿著,年度賬單表,來到了複印機前。

在複印機前站了半響,但是遲遲下不了手。琢磨了半天,才把表單放進了複印機內。但是接下來,她卻不知道怎麼操作。

想起,剛調來的時候。有一次,跟同事學習複印。自己明明什麼都沒有按。而複印機就開始報警,出了故障不能使用。

後來it部門的人,來修了一下午,才把這複印機給修好。而上次,那位同事就沒說清楚。所以,她之前不知道怎麼用。

現在依然不會用。早知道,真應該跟張小花,把這個也給學一學。也不至於現在,站著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在這會主管,已經提著筆記本電腦,去了會議室開會。一時半會應該是回不來。最短的會議時間,應該也要半個小時,才能回來。

於是主管前腳出去,她後腳就坐到了位置上。等待著張小花回來。想著張小花總歸是快回來了。至少肯定會比主管要先到辦公室。

姜西紅一直等啊一直等啊。等了很久這張小花還沒有回來。然後她就有些著急了。

因為主管已經去開會,超過半個多小時了,就怕快要回來了。如果回來的時候,在問她的時候,她要怎麼跟主管解釋。

於是心裡不停的默念「張小花快回來,張小花快回來。張小花怎麼還沒有回來。張小花這人到底去了哪裡…」

頂點 但江寂塵真的死了么?

此時,天空之上,無盡的混沌雷劫落下,把大地轟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

那裡,彷彿已化成一片混沌雷海。

沒有修士知道,混沌雷海之中,現在是什麼情況。

江寂塵身處其中,此時已化身枯骨,靈嬰在氣海處,被一層若有若無的七彩戰甲包裹著,未曾滅去。

但在這樣的雷劫中,必然難逃毀滅的下場。

江寂塵的七彩神念,此時已經完全融入了靈嬰之中。

「如此下去,必然要粉身碎骨。」

江寂塵暗暗想道。

此時,連最堅硬的骨架都出現了裂痕,似要破裂。

現在,所有的東西,都被江寂塵收入了靈嬰的體內空間中。

他看著身上的一件件至寶,最終目光落在聖元龍髓之上。

聖元龍髓,無上極品,仙珍之物!

之前,江寂塵一直沒有動用,就想著在關鍵時候才動用。

江寂塵現在突破,已經消耗了無數的奇珍,但依舊擋不住混沌雷劫。

所以,他需要更驚人的異寶相助。

無疑,聖元龍髓就是最好的。

江寂塵沒有多想,九脈靈嬰,運轉《源字古經》、《不滅經》,開始吸收聖元龍髓。

他任由混沌雷劫落在骨身之上,只緊守七彩靈嬰處。

若是最後連七彩靈嬰都承受不住,那就是灰盡煙滅的下場了。

「我心不滅,我意不絕,我念永恆!」

「天道、地道、人道、鬼道、神道、魔道萬道萬空,唯一道永恆!」

「那就是本心之道。」

江寂塵心志堅定,不斷的吞噬著聖元龍髓的力量。

而聖元龍髓,效果真的太過驚人了。

仙珍之物,逆天無比。

特別是江寂塵把那一條龍髓吞入七彩靈嬰的體內之時,江寂塵的靈嬰體一震,綻放著耀眼無比的光芒。

甚至,連混沌雷劫都蓋不住。

不過,他現在處於深洞之中,無人可以看到了。

緊守本心,運轉功法,努力衝擊最後一層壁壘。

而經過混沌雷劫的洗禮也沒有滅去,那終將會強大到無邊。

無論是肉身,還是靈修。

在別人看來,哪怕是蒼天之上的高級、神秘的存在,也都不會認為江寂塵有成功的可能。

本源天道雷劫!

諸天萬界,沒有幾個修士可以引來。

但六道界中,未曾有修士成功能渡過這樣的雷劫。

江寂塵此時恐怕要成為先例了。

因為未動用聖元龍髓前,他憑肉身、靈修修為也抗衡了一陣子而不滅。

現在,加上聖元龍髓,無上功法,江寂塵堅守本心、靈嬰不滅。

不斷的接受本源天道雷劫的洗禮,也不斷進行著脫變。

靈嬰身上的七彩靈嬰戰甲越來越清晰,由虛化實,變得凝練起來。

這是天道一重境要突破成功的標誌。

天士煉甲,天人煉器,天師道府!

江寂塵,此時靈嬰煉甲成功。

本源的混沌雷劫,不僅不會再對他造成傷害,還會在度劫成功之後,生出混沌靈力,讓修士發生脫變。

這就是度雷劫成功的好處。

江寂塵現在已經是處於這一個階段。

無盡的混沌靈力,在混沌雷電飄渺,向他集聚而來。

江寂塵運轉功法,以吞噬之勢,把混沌靈力吸納入體。

第一步,他需要把靈嬰戰甲打造得最完美、強大。

哪怕,靈嬰離休,依舊強悍無邊,無懼一切。

靈嬰戰甲可凝出三層。

此時,才是第一層。

但江寂塵的靈嬰戰甲不同於任何修士。

他以混沌雷劫淬鍊,再納入混沌靈氣,靈嬰戰甲之強,無法想象。

不過,一層靈嬰戰甲並不是結束,江寂塵一股作氣。

趁著聖元龍髓、混沌靈氣的力量,生生凝出第二層靈嬰戰甲,把修為境界提升到了天道二重境。

這一刻,江寂塵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強大。

前世的諸多記憶,也紛然而至。

他強大了,靈魂漸漸被修補,煉器、煉藥的記憶也慢慢完整的回歸。

甚至,前世諸多強大無邊的功法,亦可動用了。

不過,現在江寂塵的注意力並不是在上面。

而是在於重塑肉身之上。

體修之道,剛剛受到混沌雷劫的洗禮、淬鍊,比之以往,更加的徹底強大。

踏進新的境界,也是水到渠成。

而聖體境后,便是道體境。

也正是因為如此,本源天道雷劫之後,天空的雷劫依舊沒有消失。

竟然,再一次降下了雷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