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棋。

圍棋。

卓景寧執黑子先行。

小狐狸拿白子瞎幾把放。

卓景寧神色淡定。

小狐狸玩的開心。

“下棋真好玩。”末了,小狐狸很開心的這樣說。

卓景寧點頭,心中則道:和你下棋好玩個屁!

然後他起身,拉開轎子的門簾子,這已經到了地頭,因爲停下了,他也正好出去散散步,把下棋下出來的一肚子鬱悶給釋放一下。

他擡眼一看,是一座翻新的關公廟。

難怪只用了幾天就弄好了。

想來這地方本來就是一座關公廟,收拾乾淨,然後填補一下就弄出來了。

此時,這關公廟前圍了不少人。

因爲這廟前禮過後,會發放一些糠咽菜餅。

這糠咽菜餅,就是拿穀物的殼,碾碎後,混合野菜,製作成的菜餅。沒有鹹味,還略微苦,甚至有一點澀味。

這種東西,任何一個書生,都是難以下嚥的。

但對聊齋世界的大多數人,有時候這東西卻是能救命的口糧。

所以,還源源不斷的有人快速往這兒奔來,這是才知道消息的,趕緊來佔點便宜。

人聲鼎沸,還有點嘈雜,甚至因爲擠到前頭,有人還打了起來。

不過這一切,在卓景寧到了後,瞬間安靜下來,原本扭打成一團的幾個人,都一下子老實了。

聊齋世界,衙役如狼,縣官似虎。

虎狼來了,誰不畏懼?

卓景寧環顧四周,發現自己還真好用。不需要出聲,人一到,沒人敢鬧騰,就跟嘈雜班級裏閃現出來個班主任似的。

這效果,真沒話說。

裴佔秋連忙上來迎接,然後行禮道:“恭迎卓大人,大人至此,蓬蓽生輝!”

卓景寧點點頭,有外人在,兩人不好說話,於是就走進了廟內,卓景寧纔開口道:“裴老怎麼有興趣在這文成縣攢一份家業?”

他之前已經知道了,裴佔秋不是這文成縣人士。

“實不相瞞,老兒有一個侄女,嫁到了本縣望族王家。”裴佔秋說道。

卓景寧仔細一想,問道:“可是縣內王書生的妻子,王裴氏?”

“正是。”

卓景寧這下明白了,這裴佔秋怎麼會出現在文成縣,原來是尋親來了。這個世界的修行中人,可沒有仙俠小說中那樣的延年益壽之能,年紀大了,女兒早已亡故,弟子成了惡鬼,估計妻子也是去了,孤身一人,難免會思念親人。

“裴老之前怎麼受的傷?”雖然清楚怎麼受的傷,卓景寧還是要問上一問。三天前裴佔秋過來,可沒說清楚,只說自己和縣內的一頭鬼怪遭遇上了。

“老兒侄女婿,招惹上了一頭披着人皮的鬼怪,老兒總不能見死不救……”裴佔秋說着搖了搖頭。

卓景寧本以爲接下來裴佔秋是要詳細講述一番他是怎麼和那鬼怪拼命的,結果裴佔秋話鋒一轉,只聽他說道:“老兒受了傷,但也意外得到了機緣,在養傷之地,得到了一卷古籍。”

裴佔秋說着,就雙眼看着卓景寧:“道友,老兒懇求你一件事,願以這古籍作爲謝禮。”

“但說無妨,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以裴老你我交情,我又怎會拒絕?”卓景寧想了想,沒有先問是什麼古籍,而是以退爲進的道。 卓景寧以交情堵住裴佔秋的嘴,免得他說出什麼超出他能力範圍,甚至要他拼命的請求來。

裴佔秋點點頭,活了五十多年,這些話裏弦外音他又怎麼會聽不出來,於是他笑道:“這事兒,對道友想來是不難。老兒那侄女婿,只是個秀才功名,老兒想爲他求一個舉人功名。”

這年頭,誰還老實巴交去參加科舉。

鬼萌小小妻 想當官,先看看口袋裏的銀子夠不夠。官位都能買賣,更何況只是個功名身份?

不得不說,若非這是聊齋世界,鬼怪居於上,清朝這幅做法,整個朝廷爛透,早就被推翻了。

但有了鬼怪作爲靠山,清廷還真可以如此肆意妄爲!

卓景寧聞言便點了點頭,這還真不難,他只需要去牽線搭橋下就行,“今年的府試,讓他準備萬兩銀子帶上。不過還是要委屈裴老的侄女婿,在那個憋屈地方,窩上三天,參加完整場府試才行。”

“如此多謝道友了。”裴佔秋笑容更盛,這是他侄女求他的,他也不好拒絕。而且這一段時日相處下來,他對這個侄女婿的感官還真不錯。心地善良,寬厚仁德,是少有的好人。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會爲了救這個侄女婿,而和畫皮鬼怪對上!

此外,他也有私心。

因爲他得到了一個讓他願望成真的機會!

這個機會,就藏在他要送給卓景寧的古籍中。這是一部從世家鎮壓鬼神時代留下來的古法!

也是因此,他纔會心甘情願的當一個關公廟的普通廟祝。

拿到了古籍,卓景寧沒有先看,而是和裴佔秋聊了會兒,最後還親眼見了一面那位王書生,這位王書生面見卓景寧之時,一直都是戰戰兢兢的。

在關公廟不好久留,所以很快的卓景寧就告辭離去,末了他添了一百兩銀子,當做關公廟的香火錢。

而裴佔秋,則是轉手就對外宣佈,再添加一百兩銀子分量的糠咽菜餅。

對外宣稱的名頭,是卓景寧。

這讓卓景寧,第一次在這文成縣有了一個好名聲。至於他以前,一小部分人只知道新任縣太爺是卓景寧,大多數人……都不甚清楚。

要說青州刺史的惡名,那是白甲……可不是他卓景寧。

坐在轎子裏,卓景寧翻了翻古籍,自己有些地方很迷糊,但明顯經過修訂,所以能看清楚。

字數不多,幾千字而已。

很快看完,卓景寧呼出口氣。

“成鬼祕法。”這居然是一門前人摸索出來,增加死後成鬼機率的祕法。就算是不成功,只要是在自身廟宇範圍內,觀想法之力,也能提升一倍!

這成鬼祕法的關鍵,就在於改動祭祀神明的祭文。

裴佔秋終究是道家的修行中人,這道家供奉的神明,哪怕是不存在,他也不敢不敬。所以,纔打起了這關公廟的主意。

“你在看什麼?”小狐狸等卓景寧看完了,她才問。

卓景寧把書遞給她。

小狐狸卻又扔回來,她有一種“一看書就頭疼得要死的學渣病”。

卓景寧只好解釋了一下。

小狐狸聞言撇撇小嘴,“這鬼有什麼好當的?”

哄你入我相思局 “裴老的執念罷了。”卓景寧深表認同,這鬼真沒什麼好當的。

過來人的表情.JPG。

散漫的日子繼續。

因爲卓景寧真的是無所事事。

搞個基建?

他沒這能力……

來場改革?

他這是死一次不過癮,想再死一次……

倒騰兩界貨物?

卓景寧這倒是很想做,然而很無奈的是——他人可以自由穿行聊齋世界和現實世界,甚至每次穿越,懲戒都很貼心的幫他連衣服褲子髮型都給換了。

但是他想將聊齋世界的東西帶去現實世界——沒門!

反之也一樣。

對此,卓寧寧的怨念越來越深了。

那麼當好一個縣太爺?

白蓮教的警告還在前面啊……

朱胖子好不容易大權在握,眼下可跟一直護食的狗差不多啊!誰敢伸手就咬誰!

所以,還是繼續鹹魚下去吧。

好歹讓朱胖子過過癮不是?

至於變強,卓景寧一直以來都很想的啊!

而且每日堅持不懈的修行,不就是想修成第三道年輪印記!

但心境修行,就是這麼看臉……

還有這懲戒強化,擊殺難纏鬼怪這一點才能生效這一前提,就已經註定這條變強道路沒卓景寧想象當中那麼好走。

不過效果也很明顯,只是兩層的懲戒體質強化,就讓他的體質很強大了。

很難想象三十三層體質懲戒強化後,他會不會變成——不死之身?

Wшw_TTKΛN_c ○

卓景寧在修行心境,也在等着畫皮鬼怪捲土重來……

然後,一直等啊等,等了足足小半年,李婉淑都不遠千里的趕來了,還是沒等到那畫皮鬼怪。

“這兩段劇情的時間間隔,那麼久的嗎?還是那畫皮鬼怪在外面迷路了?”卓景寧滿心不解,這畫皮鬼怪居然真的就一去不復還!

難不成是被小狐狸嚇到了?

可是,這不是這鬼怪花了重金,才從那位薛封君手裏買下來的地盤,就這麼說不要就不要了?

他將這份困惑藏在心底,然後去和李婉淑見面。

李婉淑是今日纔到的。

在一個月前,青州刺史白甲暴斃而亡的消息,一路傳到了青山縣,這讓李婉淑很不安,就不顧她哥哥的勸阻,跟着一路官兵到了青州文成縣。

說來也是巧,那一路官兵的帶隊將領,是卓景寧認識的。

焦郡的那位看守城門的將領,“鐵頭王”錢忠,一聽是官員家眷,還是當初很聊得來的卓秀才的妻子,就二話不說,順路送了過來。

卓景寧才和錢忠敘舊後,送了一份謝禮,樂得錢忠眉開眼笑。

他也沒想到,當初的小小秀才,一轉眼成了這文成縣的縣太爺,這官身可比他高多了。

在官場上,誰不想自己多個朋友?

“景寧。”到了屋內,李婉淑就忍不住撲進了卓景寧懷裏。

對付李婉淑能特意趕來找他,只是因爲聽說了“白甲”暴斃的消息,卓景寧還是很感動的。畢竟這可是聊齋世界,而不是出行方便的現實世界。

路上可是很危險。

卓景寧以爲李婉淑接下來要說想他了,他好順便來一發,畢竟異地戀情侶見面第一件事就是啪啪啪,結果卻聽李婉淑說道:“景寧,我在路上見到了白乙,他說他很想見見你。” 卓景寧的臉色微微一變,這大半年過去,他還真把白乙給忘了。

惹婚上身 畢竟白乙沒欠他錢。

就算是欠他錢,他也不是摳門之人,不會爲一塊兩塊的事情斤斤計較,一直念念不忘。

“是在哪兒?”卓景寧問道,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在觀察李婉淑的神色。

“是在來的路上,昨天夜裏,在錢將軍紮營後,小翠煲好了湯,我讓她給錢將軍送去一些,小翠是跟我多年的老人,她在錢將軍的營地中遇到了白乙,就帶着白乙來見我。白乙他知道了你我之事,也知道我是來找你的,就讓我來給你帶句話,他想見見你。”李婉淑認真地回憶了下後說道。

“你見到他人了嗎?”

“見到了。”

“看清他的臉了嗎?”

“當時天色較黑,沒看清楚,不過聽聲音是白乙。只不過白乙似乎是因爲白家的事情,患病了,聲音有些嘶啞。”

“小翠現在怎麼樣了?”卓景寧忽然問了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李婉淑倒是沒多想,她以爲是卓景寧見到了小翠,瞧見了小翠憔悴的樣子,就道’:“小翠夜裏着涼了,不過已經由大夫看過了,大夫說不嚴重的,好好修養和補補身子就行,說是精氣虧空導致的體虛。”

卓景寧可沒有見過這位叫小翠的丫鬟,他問了李婉淑這個問題後,就確定這個丫鬟哪裏是什麼體虛,分明是被白乙趁機吸走了精氣。

作爲第一個見到鬼怪的人,怎麼可能不出問題?

這麼說來,是白乙撐不住下去了嗎?

他當初帶着小狐狸跑來青州,恐怕是讓白乙的算盤落空,這一陣子很不好過,然後打聽到了他的蹤跡,但卻不敢踏入青州地界……

白乙如果敢踏入青州地界,或者是纔到青州邊界,是斷然不會找上李婉淑的。

這麼說來……

一系列線索碰撞在一起,卓景寧想到了畫皮鬼怪說過的那些話,兩眼立馬瞪大,心中跟着驚恐難安起來。

白乙,的確是不敢踏入青州地界。

但卻不是被那一羣鋥亮光頭追殺而來,而是被某之鬼怪逼迫着。

是那頭老狐狸!

白乙投靠了那頭老狐狸,所以倖免於難,不用擔心那一羣女尼身後的強大蛇級鬼怪,但也奉命來找他。

只不過,青州是薛封君的地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