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包子,要不你聽老爺爺的,讓他幫你瞧病如何?”郭子琪眉宇之間有些擔憂。

“土包子,要不你聽老爺爺的,讓他幫你瞧病如何?”郭子琪眉宇之間有些擔憂。

“漢家人,這天下除了我爺爺,可就沒人能醫治你了,你當真不想醫?還是你怕我爺爺收你錢。”妮妮也對葉逸說道。

葉逸自然不會告訴他人,以自己”五行天辰訣“的玄妙,只需打坐幾日即可痊癒,只得說道:“是這樣,家師曾許小子幾粒丹藥,具有治百病之效,故而只需服用調養幾天即可。”

老者看出葉逸拒醫之意,只得擺了擺手說道:“算了,就當老夫沒說。”說完,竟然進屋去了。

“爺爺生氣了,你這漢家人,辜負了爺爺一番好意。”妮妮不滿地說道。

葉逸苦笑一聲,不做聲,取出手機,上面依舊顯示‘無服務’,看來得下山之後纔有辦法聯繫上李天宏了。

郭子琪端着碗,機械地往嘴裏趴東西,似乎在思量什麼,一頓飯,在沉悶中結束。

葉逸看了一眼有些疲憊的郭子琪,對郭子琪說道:“小琪,你兩天沒閤眼了,咱們休息一番之後,再做打算吧。”

郭子琪看了一眼妮妮,說道:“妮妮小妹,不知你這裏可方便?”


“當然,小琪姐姐來我家做客,小妹歡迎之至,你若不嫌棄小妹家簡陋,不如你到我房中休息。”

郭子琪被南山老鬼擄走兩天,一直沒閤眼,在葉逸身上咪了一會,如今確實困了,只是她擔心葉逸受傷一事,一時又不好去睡覺。

葉逸會意,說道:“小琪,咱們下山也不急一時,你先去休息,休息好了我們再做打算。”


郭子琪暗想讓老中醫醫治他,故而也有停留的打算,幫着妮妮收碗筷,和妮妮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葉逸自然沒興趣偷聽兩個女孩之間的悄悄話,所以兩人說什麼,葉逸倒不知道。

過了一會,郭子琪跑到葉逸面前說道:“妮妮說寨子裏面有一家人有電話,要不咱們先打個電話回去?”

葉逸有點意外,這個山凹裏,電話能打通,但既然郭子琪這麼說自然不會作假,所以葉逸打算去借這電話用一下。

郭子琪本來要跟着葉逸去的,被葉逸攔住了,這丫頭,蹦躂了一中午,就不累嗎。

葉逸按照妮妮指點有電話的人家方位,走到那家人後,才發現這家人其實是寨子裏面的族長,相當於村委會,得知葉逸來借電話用,那守護在電話旁的族長指了指身邊的電話,示意葉逸用。

葉逸進來時就看到了傳說中的電話,電話本身有些舊了,但葉逸認得出,這大塊頭是一個衛星電話,真是有些意外。

旁邊的族長見葉逸有些意外,解釋道:“咱們這寨子離城太遠,這不**說要與時俱進嘛,所以贈了我們一部電話,只是我們寨子外面又沒有可聯繫的人,所以我們一般都不用這稀奇玩意。”

葉逸點點頭,**配置的電話,這樣就不奇怪了,拿起電話,葉逸撥通了李天宏的號碼。

電話那頭的李天宏有些激動,兩人交流了一會,葉逸無非說些報平安的話,可能要耽擱一些時間,讓他放心云云,電話那頭倒是語重心長,雖然李天宏沒有說感謝的話,但言語之間甚是真切,粗略地問了個事情的大概,葉逸簡而言之,倒將事情說了一遍,只是省去了關鍵的一些事情,葉逸看着族長雙手來回搓動,突然明白了什麼,簡單和李天宏說了幾句,結束了通話。

掛了電話,那族長似乎有話要說,葉逸從兜裏摸索一陣,掏出一張紅票子遞給族長,當作用電話的費用。

葉逸不用這族長說也知道,這**是給寨子配了電話,可這玩意是要交費用的,Z國雖然科技發達,這與太空有關的東西,用着終究不太便宜,所以葉逸當然明白族長雙手搓動的意思,這玩意,可不是自給自足的苗家人能用的。 看着紅色的大票子,族長略微一愣,顯然是葉逸給的太多了,他有些尷尬,尋常人家,哪來錢找零呢。

“多謝您老的電話,這錢當是話費吧,您老爺不用找了,我用這電話,值這個錢。”

老者雙手搓着紅票子,眉宇之間和善了許多,嘴裏說着一些感謝的話云云。葉逸了卻一番心事,也不逗留,返回來找郭子琪了。

葉逸將通話和郭子琪講了一遍,讓郭子琪放心,郭子琪見葉逸報了平安,這才吐了吐舌頭,安心的去找妮妮這丫頭去了,院落裏只剩下葉逸一人,當然,那隻大黃狗在院落牆角處假寐。

郭子琪似乎睡了,妮妮從廂房出來,對葉逸說道:“漢家人,我看你也困了,阿爸的房間閒置多年,但我一直有收拾,要不你也去休息?”

“謝謝。”葉逸心情放鬆之下,確實有睏意襲來。

房間裏果然乾乾淨淨,雖然光線有些暗,但葉逸不是個挑剔之人,妮妮紅着臉,雙手在牀上摩挲一陣之後,乖巧地關門退了出去。

葉逸見妮妮走了之後,並沒有睡覺,而是將門反鎖之後,將鞋子脫掉,盤膝坐在牀上。

深吸了一口氣,葉逸比了個手勢,周圍淡淡的氣息向葉逸匯聚去,感受着身體被天地之氣溫養着,葉逸嘴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山野之家,果然纔是養傷的好地方,葉逸原本以爲要好幾日才能好的內傷,如今看來,在這山林附近,只需半日功夫即可。

中午的太陽雖然烈,但不熱,妮妮這丫頭一個人坐在院子裏,往廂房看了一眼,從懷裏掏出一片竹葉來,葉逸用它吹奏過曲子,妮妮,也用過。


看着泛綠的竹葉,妮妮嘆了一口氣……

老白翁進屋之後,便沒了動靜,只是屋子裏傳出濃濃的中藥味,想來老者並沒有閒着。

妮妮將竹葉往腰間收好,眼中恢復了清明,她去廚房找出一個揹簍,打算上山去揀點蘑菇,爲晚餐做準備。


竹篾編制的揹簍跟隨着妮妮瘦小的身影,穿梭在叢林,一曲竹葉之聲,悠揚地飄蕩在大山之中……

夕陽照耀着山坳裏的寨子,安靜而祥和,又是一家家青煙飄蕩,拿着鋤頭揹簍的苗家人,哼着獨特的小曲,往家裏趕,忙碌了一天,廚房的女人們,等待他們歸來,家裏的小孩們,等待着父母歸來,年輕的米多,已迫不及待,廚房裏,有巧手賢惠的妻子!

妮妮哼着小曲,小臉撲紅撲紅的,滿滿的一揹簍山貨,俏皮鮮嫩的蘑菇,是小丫頭一下午的收穫,背靠大山,享受着大自然的饋贈。

妮妮從缸子裏舀了一瓢水,看着滿滿的一缸水,怔了幾秒,然後俏皮地笑了笑,葫蘆瓢裏面的水被妮妮倒進了缸子。

她拿着一個竹篩子,將蘑菇野菜放進去,到小溪邊清洗去了,至於缸子裏面的水,還是留着的好。

當妮妮飯做到一半的時候,香氣將郭子琪從睡夢中喚醒,跑進廚房和妮妮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廚房裏歡樂之聲一片。

廂房內,彩色之光從葉逸身上散發出來,葉逸身上的氣息波動一陣之後,突然,葉逸眉頭皺了一下,一口黑血噴出來。

葉逸睜開了眼,隨手一甩,將地上的污穢之物弄乾淨,嘴角泛起一陣陣笑意。

“原來這“五行天辰訣”修煉後最大的好處竟然是具有強大的修復作用,我以前怎麼沒察覺,而且體內的真氣似乎又強大了一分,看來和那黑衣人的交手收穫比想象中的更多呢,至少以前體會不深的地方,現在已經弄明白了。”

突然,葉逸聞到一股山野之味,自然的芳香撲鼻而來,葉逸摸了摸鼻尖,出了廂房。

院子內,一盆木炭燒得火紅火紅的,上面一個鐵網罩着,上面正烤着松茸,雞樅等芳香四溢的蘑菇。

見葉逸出來,郭子琪小手招呼着,小嘴胡亂咀嚼一陣,看來在偷嘴呢,妮妮說道:“漢家人,快來嚐嚐,這就是我們的晚餐了。”

葉逸湊近一聞,果然是人間美味,一竹篾的蘑菇足夠當晚餐了。

白翁老者在葉逸出來之後就從裏屋走了出來,他手裏領着兩個葫蘆,坐在竹椅上,也不說話,丟給葉逸一個葫蘆,老者自顧自扒開葫蘆蓋,飲了一口,酒香四溢。

葉逸會意,扒開葫蘆,葫口對着嘴,咕嚕灌了一口,然後,葉逸眉頭皺了一下,接着雙手煽着嘴,齜牙咧嘴,很是狼狽。

“前輩,這酒?”

“嘿,漢家人,這是我爺爺的寶貝呢,只有尊貴的客人爺爺才肯拿出一點來招呼,你卻好,爺爺直接給了你一壺。”妮妮俏皮地打趣着,用筷子不斷翻滾着木炭上的蘑菇。

老者得意地搖着葫蘆,說道:“這是我們苗家自制的烤酒,味道醇着呢,老夫看你倒也順眼,所以年輕人,若是有酒量,不妨多飲一杯。”

葉逸眉頭皺了一下,說道:“前輩,小子的意思是我這酒應該和你那葫不一樣吧,這裏面竟然有百味草藥,前輩之恩,晚輩銘記在心。”葉逸說完,向老者真誠地施了一禮,看來這老頭子除了對妮妮這丫頭苛責一些,爲人還是不錯的,葉逸明白,這葫蘆的酒,可是爲自己而作,想來是老者擔心自己身體的緣故吧。

“好,好,你小子倒是有心,不枉費我一下午的苦心,這酒早晚一次,雖然不能根治你的病,但多少也有些作用,老夫實在不明白,你這小子爲何這般執拗。”

葉逸自然不會說傷勢已好,他在懷裏摸索一陣,一個翡翠杯,出現在葉逸右手中,左手多了一個玉瓶。

葉逸將翡翠杯置於老者面前,默不作聲地爲老者斟滿一杯,並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白翁見葉逸手中杯盞和酒瓶的時候,一臉好奇,待瓊漿傾倒而出時,老者臉色已經轉爲凝重。

他端起杯盞聞了一陣,手微微晃動了一下,然後呷了一口,老者閉上眼,再睜開之時,眼中精光一閃,隨即搖搖頭,說道:“慚愧,慚愧,原來閣下是一方高人,這杯中物,絕非世俗之物啊,而且,閣下的傷恐怕已經好了個七七八八了吧。”

“前輩,請勿介懷,這杯中物乃是我一好友所贈,並非晚輩之物,所以我也不是什麼高人,前輩若喜歡此物,我再贈你一些便是,至於小子的傷確實已經好了七七八八,有勞前輩掛懷了。”葉逸弄出一個瓶子,分了一些明日香,贈與白翁。

老者顫顫巍巍將瓶子收好,看向葉逸的目光越加柔和,倒是郭子琪找了兩個杯盞,要蹭葉逸的美酒,葉逸見妮妮一副意動的樣子,只得倒了兩杯,將手中玉瓶收好,佳餚已不多。看着兩女沉浸在杯中物不能自拔,葉逸稍微平衡了一些。

老者將葫蘆的酒狂灌了幾口,說道:“看小友似乎也略懂些醫術,不如你我交流一番如何?你可別隱瞞老夫。”

若單論醫術,葉逸自是不敢在白翁面前造次,只是葉逸一想到古書中一些關於醫學中的深奧東西不能顯於俗世終,而如今中醫有衰落,若是丟了祖宗遺留的精髓,終是遺憾,所以葉逸抱着對古人的崇敬之心,和白翁交談起來。

不得不說白翁在中醫一道的造詣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葉逸每每提及,白翁總有精髓的理解,若非葉逸從蜀山那老頭那裏學到了一些諸如“太素九針”等失傳的醫學手法,當真只能受教了。

白翁行醫幾十年,又得祖上親傳,加之研習了其他中醫之法,以爲已經能笑傲天下了,哪知眼前的少年,提出的某些觀念和見解令人深醒,讓白翁內心風起雲涌,心中對眼前的少年又高看了幾分,有一點白翁已經確定,那就是眼前的少年,一定是某個隱士高人之徒,或是上古門派走出來的人,對於這一類人,白翁自是充滿敬畏的。

兩人越談越歡,將兩女涼在一旁,好在兩女似乎也有說不完的話題,四人在火炭邊其樂融融,直到夕陽沒入西山不見。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兩女越聊越歡,老少爺們兒也扯開嗓子聊個不停,直到月上柳梢,暗夜微涼,四人才準備宴散歇場。

就在四人準備離場之時,葉逸眉頭皺了一下,凝望着遠方,一動不動。白翁臉色一動,院落的黃狗也吠叫起來。

“不好!是他!”葉逸冷哼一聲,下一秒,袖口一卷,包裹着郭子琪消失不見,只留下一臉驚呆的妮妮和白眉深鎖的老者。

還未等兩人反應過來,一道黑影從空而降,落入院落之中,來人竟是王伯,南山老鬼!

南山老鬼打量了白髮老者一眼,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便是下面那些人傳言中的苗家老中醫?”

白翁自知面前之人是傳說中的修道之人,不敢怠慢,說道:“在下便是,不知你找到這裏來卻是何事?”白翁不卑不亢。

“好,好,看你的樣子,還真有那麼一絲高人的樣子,老夫到這裏來,是向你取一物的。”

“在下山野匹夫,能有什麼東西是閣下看中的。”白翁一副古井無波,眼底卻閃過一絲焦急之色。

“哼,你當老夫找到你這裏是來消遣你嗎,我問你,三十年前,郭家是否讓你種植了一株九葉蘭花?你把它種植在了何處?”

“在下不知你所說的九葉蘭花是何物,至於郭家在下更是不知,閣下找錯人了。”白翁盯着黑衣人,一動不動。

“是嗎?看來你是不想說實話了,咦,這是你孫女吧,嘖嘖,真是個可愛的丫頭,你說她要出點意外,對你來說,總不太好吧!”

“你要幹什麼?”白翁一把將妮妮護在後面,眼中閃過一絲懼意。

“哈哈,老夫最後問你一次,九葉蘭花在何處?”

“那是別人託老夫種的藥,老夫不會給你的,除非你能得到主人家的許可。”白翁言辭之間不善起來。 黑衣人臉色一喜,說道:“好,只要九葉蘭花真在你手裏,這就好辦了,速速交出九葉蘭花,否則,別怪老夫無情了!”

“哼,老夫好歹也活了七十餘載了,還怕你威脅不成,要九葉蘭花沒有,老夫的命倒是有一條,閣下若是願意取了就是。”

“取你命?老夫上哪去找九葉蘭花,看來你是不交這蓮花了,好,老夫見這裏是個埋骨的好地方,讓你們族人長眠此處,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南山老鬼竟然用寨子里人的性命來威脅白翁。

“你這麼做,就不怕遭天譴嗎?”白翁話語之間掙扎不已。

“天譴?你不覺得用這個理由說服老夫太過幼稚了嗎?”

“ ……”

“怎麼辦?你幫幫他們啊,土包子?”郭子琪躲在暗角,見葉逸無動於衷,有些急了。

“別急,你很快就能見到熟人了,對了,一會你且莫出去,好生呆着,一切聽我的,好嗎?”

“嗯,但是你不能不管他們。”

“我知道。”葉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

“閣下究竟需要九葉蓮花做什麼?也許老夫可以幫你。”白翁轉而說道。

“區區凡夫俗子,居然妄想能幫到老夫,真是可笑,我數到三,如果你再不說出九葉蘭花的地點,我只好先那你孫女開刀了!”

白翁沒動。

“二。”

白翁眉宇間有一絲憤怒之意。

南山老鬼正準備數到三時,一道白影破空而來,怒喝道:“無恥老賊,想要我郭家之物,直接去找本少不就行了?”

“是你!”南山老鬼打量着郭爲,有點意外。

“爲大哥!”郭子琪從門縫內看見來人是郭爲,眉間一喜。

“你這傢伙,明知道我大哥來了,卻不告訴我,讓我好一陣擔心。”

“你以爲我不想出手,我只是不想讓你捲入是非之中而已,既然有人出手,我當然樂意,只是不知你這大哥到底有多少本事。”葉逸一臉平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